華夏先世:上古三代與其周邊

来自维基学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華夏先世,顧名思義,是指華夏族群形成之前、擁有民族意识之前的漢族先世歷史,類同吐蕃帝國之前的雪域各文化人群歷史,或蒙古帝國以前的草原各文化人群歷史,或統一新羅以前的朝鲜族先世各文化人群的歷史,以上東亞地區的原居民各民族都是由蒙古人種組成。

神話與傳說[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神話時代[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根據漢族流傳的古代神话及相關古代文獻記載,世界最初是一片渾沌,這片混亂、什麼都沒有的世界不知道過了多久,被後世人稱之為「盤古」的一位神在渾沌中誕生,同一時間,渾沌中輕的物質上升、重的物質下沉,輕重分開就形成「天」與「地」,最初「天」與「地」很接近,但每過一日,天就升高一丈、地就增厚一丈,盤古神亦長高一丈,就這樣過了18000年,天與地已經分開很遠,這時,盤古神的身體變化為自然界上的一切[1][註 1]

在創世之後,接着就是三皇的時代[註 2],早期傳說指出,男神伏羲與女神女媧結合,生下四神,分別是青木榦、朱四單、戮黃難、灘墨榦,負責管理世界的山川、氣侯、時間等秩序,從後來「炎帝乃命祝融以四神降」來看,水正玄冥、木正句芒、金正蓐收、土正后土這四正之官——可能還包括火正祝融——皆具有祭祀四神的職能,類似溝通神明的巫師[註 3]

後来世界出現劫難,支撐天地的「四極」被毀,「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一幅地獄慘況,於是女媧以「五色石」填補破損的天,以大鼇之四足來代替「四極」支起上天,殺黑龍等「食顓民」、「攫老弱」的猛獸,又用蘆灰——類似息壤[11]的東西——來止息洪水[12]。在漢族神話的另一個版本裏,發生一場幾乎將人類滅絕的大洪水,伏羲與女媧作為一對兄妹因為被龍背負上天而得以幸存,洪水過後,伏羲與女媧互為婚姻,繁衍出後世全人類[13][14]。又有神話相傳人類是由女媧神用泥土創造出來[15]

在伏羲與女媧之後,被稱之為赤縣神州的土地上出現過很多氏族,如容成氏、大皞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陸氏、驪畜氏、赫胥氏、尊盧氏、燧人氏、有巢氏、神農氏等等,這些氏族在史籍上僅留下稱呼,其他信息皆茫然無考[註 4],這些氏族活動的時代被稱為「至德之世」,例如容成氏時代「道路雁行列處,托嬰兒于巢上,置餘糧於畮首,虎豹可尾,虺蛇可蹍,而不知其所由然」[18],赫胥氏時代的「民居不知所為,行不知所之,含哺而熙,鼓腹而遊」[19],眾多氏族中,有巢氏、燧人氏與大皞氏對後世有比較大的影響,燧人氏「鑽燧取火」煮熟食,有巢氏「搆木為巢」建屋,都改變了住民的生活方式,燧人氏後世不顯,應在後來氏族部落的戰爭中滅亡,有巢氏則因為內亂而亡[20][21]

大皞氏與少皞氏同以「皞」命名,彼此很可能有血緣關係,大皞氏的居地位於濟水流域,南及淮北的陳國[22],後來大皞氏有一支後裔遷徙至鄂西川東一帶聚居,在當地遂步建立起名為「巴」的國家,不過在商代末年之前,后稷姬棄的一支後裔逆襲成為巴國的統治階層[23]

當時「民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樂其俗,安其居」,彷彿人類的黃金時代,這三十萬年的太古(神話)時代[24]留給後人的都是美好的想像。

直至神農氏時代,人民開始以耕作為業[25],後來在各氏族的鬥爭中,有熊氏黃帝崛起,繼承神農氏成為強而有力的氏族共主(帝),開啟同樣受後世稱頌的五帝時代。

王者傳説:黄帝氏與其姻亲集团[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古老相傳,黃帝與炎帝是少典氏與有蟜氏這兩大氏族的共同後裔,[26],黃帝因姬水(今潩水河)[27]之名而得姓姬,炎帝因姜水(今橫水河)[28]之名而得姓姜[註 5],從地理位置上看,少典氏與有蟜氏兩大氏族的共同聚居地至少東至鄭州一帶、西至岐山一帶,已囊括河洛盆地與關中平原及其之間的地區,其中有蟜氏主要聚居於東部的河洛盆地[29],西部的關中平原則由少典氏所佔有[註 6]

黃帝又有軒轅氏、有熊氏的稱號,傳說因其居地而得名,《山海經》是最早記有軒轅一名的傳世文獻,如「軒轅之丘」、「軒轅之山」、「軒轅之國」、「軒轅之臺」,但《山海經》地名的具體位置已難以考實。傳說黃帝統治期長達三百年[31],又有軒轅氏、有熊氏的氏族稱號,黃帝顯然並不是某一人的特稱,而是不同統治者的共同稱號,而且很可能出自有熊氏(軒轅氏)這一個家族,既然黃帝非一人,那這些散見於《山海經》的「軒轅」地名,極可能是黄帝氏歷任统治者(酋長)曾經活動的居地,一如後來夏王國的諸王也遷移至不同的居地,不過「有熊」的位置卻是清楚的,在今鄭州一帶[32][33]。由此可知有熊氏的居地位於嵩山山脈東麓的平原,作為有熊氏母系的有蟜氏,有熊氏的酋長很可能繼承有蟜氏的居地,如此一來,嵩山山脈及其周邊平原的河南省大部分地區是在初興的有熊氏控制之中。

雖然黃帝在傳說中地位非常高,後世很多家族皆出自黃帝,但黃帝並非生來就是最高統治者,在有熊氏之上還有神農氏的炎帝[註 7],神農氏出自與有熊氏同一父系的少典氏[26],至黃帝帶領有熊氏崛起之前,神農氏已歷「十七世」,代表炎帝這一稱號與黃帝同樣並非特指某一人,而是一連串前後相承的酋長稱號[37],神農氏除了統治自己居地的關中平原以及有熊氏外,自有熊氏東至沿海的夙沙氏亦由神農氏炎帝管理[38][39],也曾經封禪泰山[40],神農氏的分支之一有逢氏亦遷至今山東省一带定居[41][42],可見黃河中游流域及黃河下游流域的山東地區已經統一起來,至少在名義上由同一位酋長或同一氏族所統治。

神農氏正如其氏族名,擅長農業,對農業技術的擴散作出令後世留下深刻印象的貢獻[43][44][45],從考古研究可知,公元前3000年以前整個黃河中游流域全境已經是一個以黍、粟為主,稻為輔的原始農耕区[46]

神農氏統治的末年,位於黄帝氏領地以東,以泰沂山脈為居地的蚩尤氏族[註 8]率先採用金屬為兵器[50],開始向神農氏的權威發起挑戰[36],對於共主炎帝來說,顯然是「作亂」[51],同樣以炎帝為共主的有熊氏於是站到與蚩尤氏對立的陣營,當炎帝兵敗「涿鹿之河」後,有熊氏黃帝開始接手對付蚩尤氏的戰爭[36],相傳黃帝打敗蚩尤氏的地方是「涿鹿」(又名濁鹿)[52][53],從有熊氏與蚩尤氏的領地位置來看,涿鹿當在泰沂山脈與嵩山山脈之間[註 9]

古來名涿鹿之地不一,揆諸地理,以山陽縣(今修武縣)之濁鹿(涿鹿)最切合形勢[56],是蚩尤氏向西攻打神農氏部落共主的必經之途,南臨黃河,也有一片平坦的平原,符合「涿鹿之河」及「涿鹿之野」[57]的記載,炎帝亦曾在山陽縣東北方向的淇山以南一帶(約今林州市)活動[45],佐證蚩尤氏曾與炎帝「爭于涿鹿之河」的記載[36][58],也符合蚩尤被殺於「冀州之野」[59]、「中冀」[36]的記載。

涿鹿之戰,黃帝一戰而滅蚩尤氏[60],涿鹿一帶隨後被改稱為絕轡之野[36],蚩尤氏覆亡後,炎帝尚未高興多久,有熊氏就成為神農氏共主的挑戰者,黃帝率領有熊氏及各氏族部落的聯軍攻打炎帝,於當時炎帝的居地阪泉[註 10]與神農氏的軍隊作戰[57][61],炎帝三戰三敗,此戰過後,有熊氏黃帝正式取代神農氏炎帝成為黃河中游及下游流域的共主(帝),據傳,黄帝氏在平定蚩尤氏、神農氏後,其勢力範圍[註 11]

涿鹿之阿,即涿鹿平原[66],其地大約在鄭州黃河段以北的「絕轡之野」一帶[註 12],如在修武縣一帶,正好位於上述勢力範圍的中心地區[註 13]。當黃帝討平「不順者」後,自不必再「遷徙往來無常處」,故而「居于軒轅之丘」,軒轅之丘實際位置不詳,但當在有熊氏領地之內,不會離鄭州太遠,而且黃帝成為各氏族共主後,亦沒有理由長期遠離有熊氏舊地,黃帝所居的軒轅之丘應在今河南省境內[68]

不過黃帝氏並非只在軒轅之丘一帶活動,也曾經在洞庭之野、空桐山[69][70][65]、具茨山一帶活動,甚至親自上泰山封禪,這些應是後世巡狩之禮的濫觴[註 14]

當黃帝穩定中原地区的各氏族共主之位後,率軍北上至釜山區域一帶,與名為「葷粥」的敵人交戰並取得勝利,在交戰地區帶來另一個「涿鹿」地名,以黃帝戰勝蚩尤氏之地「涿鹿」命名來紀念黃帝氏族對葷粥部落取得的勝利。

繼黄帝氏之後成為黃河中下游流域氏族共主(帝)的是少皞氏,傳說中並沒有關於少皞氏以武力取代有熊氏的只語片言,可見少皞氏是以和平的方式接替有熊氏成為氏族共主,而且少皞氏與有熊氏有血緣關係的顓頊氏關係密切[74],當時很可能已經有一套共通規則,令氏族共主(最高酋長、帝)的職務由數個家族共同壟斷,在黄帝為氏族共主時期,少皞氏就與有熊氏有着密切的關係,「命少昊清司馬鳥師」,是黃帝氏统治集團的一支[36]

少皞氏的居地大約位於魯國一帶[75],東至郯國[76],而屬於少皞氏世官的爽鳩氏居於齊國[41],故此整個泰沂山脈周邊一帶都是少皞氏的直轄區,從有熊氏手上接過氏族共主的少皞氏酋長名叫摯,按傳說中黃帝至顓頊之間有昌意、韓流兩代人[77],則少皞氏壟斷氏族共主之位只有兩代人的時間。

少皞氏除了以鳥名官,當時已存在火正祝融、水正玄冥、木正句芒、金正蓐收、土正后土这五個重要官职[78]

繼少皞氏之後為顓頊氏[79],顓頊氏又稱高陽氏[80],出自黄帝氏,即是黃帝的家族[81][82],顓頊氏繼承少皞氏成為氏族共主之際,一度受到另一氏族——神農氏炎帝的一支後裔——共工氏的挑戰[83][84][85],顓頊氏的居地主要在衛國[22]以及泰沂山脈一帶[86],少皞氏的居地也由顓頊氏所繼承。

顓頊氏的分支老童這一支曾垄断火正祝融這一職務,老童後裔就是戰國七雄之一楚國王室的祖先[註 15],又有一支後裔女修與少皞氏的一支結合,成為秦國王室的起源[註 16],顓頊氏的另外一支後裔有虞氏是田氏齊國的祖先[96][97],即是戰國時代之秦、趙、楚、齊这四大諸侯國皆與顓頊氏有着密切的血缘關係。

史載繼高陽氏顓頊之後,由高辛氏帝嚳擔任氏族共主[註 17],高辛氏與高陽氏同樣是黃帝氏的分支[100],曾經與高陽氏對抗的共工氏亦與高辛氏產生矛盾,但並沒有影響高辛氏的統治[88]。據傳說,高辛氏分別與陳鋒氏、娵訾氏、有娀氏、有邰氏等四個氏族通婚,這五個氏族的互動分化出以放勳、摯、契、棄為祖先的新氏族部落[100][101][102][81][82]

  • 高辛氏与娵訾氏聯姻而生下摯,與少皞氏祖先摯同名,可能是因為高辛氏或娵訾氏與少皞氏有關聯,摯成為氏族共主後不久就被放勳所替代。
  • 高辛氏与陳鋒氏聯姻而生下放勳,即是帝堯,是陶唐氏的酋長。
  • 高辛氏與有娀氏的簡狄生下的契氏[註 18]是商部落的祖先,契氏可能與擔任火正祝融的閼伯有更緊密的關係,契氏的後裔相土就曾擔任火正祝融[104][105][註 19]
  • 高辛氏與有邰氏的姜嫄生下棄氏[註 18],是周部落的祖先,後因善於農事而被陶唐氏封為后稷,世襲后稷一職,居於有邰(今中國陜西省武功縣一帶[110])。

除此之外,帝鴻氏也是出自高辛氏[111]

陶唐氏帝堯,是傳说中五帝倒數的第二位,陶唐氏壟斷氏族共主之位118年[100]。在陶唐氏統治的晚年,中原地區發生洪水,同是黃帝氏後裔的鯀[註 20]。被陶唐氏的帝堯派遣去治水,但歷經九年都不成功,同時帝堯也在選擇氏族共主的繼任人,最後放棄兒子丹朱,改為選擇桃姓有虞氏的舜作為繼任人,並將兩位女兒娥皇、女英嫁給舜,在匯入黃河的媯水邊(今中國山西省永濟一帶)實現陶唐氏與有虞氏的聯姻[117]。當帝堯確立舜為氏族共主(帝)繼承人後,鯀和共工氏卻表示反對,引發帝堯與共工氏、鯀之間的戰爭,共工氏、鯀皆被平定[118],共工氏被放遂至北部的幽都地區(今中國北京市一帶[119]),鯀因為治水無功,被帝堯派舜殺鯀於羽山(今中國山東省臨沂縣與贛榆縣一帶[120][121])。

舜在帝堯統治的最後8年即已掌控氏族共主的權力,在此期間,高陽氏後裔的八個氏族蒼舒、隤敳、檮戭、大臨、尨降、庭堅、仲容、叔達,以及高辛氏後裔的八個氏族伯奮、仲堪、叔獻、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貍,被舜所起用,將這十六個氏族成為自己的支持者,除此之外,在舜的運作下,帝堯以鯀之子禹為司空、棄氏為后稷[註 21]、契氏為司徒、皋陶為大理、垂為工師、伯益為虞人、伯夷為秩宗、夔為典樂、龍為納言,令以陶唐氏與有虞氏為首的氏族部落聯盟得到各氏族首領的支持,同時舜又將帝鴻氏後裔渾敦、少皞氏後裔窮奇、高陽氏後裔檮杌以及縉雲氏後饕餮這四個合稱為「四凶族」的氏族流放到邊遠地區[92],其中身為神農氏炎帝後裔的饕餮,即是三苗氏[124][125],其中也包含部分高陽氏的分支[126]。當帝堯過世後,舜為帝堯服三年之喪後才出任氏族共主。

帝堯之子丹朱被稱為「帝丹朱」[98],可能在有虞氏成為氏族共主之前,丹朱曾經成氏族共主。

有虞氏繼陶唐氏之後成為氏族共主(帝),帝舜,姚姓,是高陽氏分化出的一支氏族[100],居於今黃淮之間的山東省地區[註 22][註 23]

舜成為氏族共主(帝)後,早前被流放至南方洞庭湖至彭蠡澤之間[131]的三苗氏因为不同意舜繼堯位的权力更替,於是起兵造反[132],不久,三苗國發生內亂,於是步入權力中心的禹受到帝舜的任命,統率軍隊南攻三苗國,用了30日的時間擊潰三苗國,但未能徹底平定三苗國,經由帝舜採用「誕敷文德,舞干羽於兩階」等德化柔和手段,用了70日的化解三苗氏對氏族共主有虞氏的敵對情绪,才徹底安定南方氏族,算上戰爭的30日,平定三苗國總共用了100日[133](一說為三年[134])。

帝舜平定三苗氏之後,封其弟象於有庳[135](今中國湖南省永州市一帶[136]),又派禹接下其父鯀的末竟之業,帶領大費(又名伯翳、伯益)、契等人負責治水工作,這一做就是十三年,這段時間,禹走遍四瀆流域以研究治水方法,治水的過程非常艱苦,根据傳世文獻,涉及的地理範圍並不十分清晰,但至少可以确定北抵燕山及太原、西到隴西、東盡大海、南達巴蜀及長江以南的江東等地,同時也令大禹及其上司帝舜對於各地氏族部落的風俗、物產及位置深化認識,將各氏族部落的這一塊大地劃分為九個部分,分别為豫、冀、青、徐、兗、揚、荆、梁、雍,合稱九州[137],别稱赤縣神州[138],同時以貢賦加強對各地氏族部落的控制,史稱:

禹治水成功後,被帝舜赐姓「姒」、氏「有夏」[139],故可稱為姒姓有夏氏,禹名文命,按現代漢族姓名的稱謂,可稱呼為姒文命,治水任務令禹遠離權力中心十三年,但亦令禹遇上塗山氏之女[140][141],在治水過程中,禹與塗山氏的聯姻令禹得到塗山氏(今中國安徽省蚌埠市[142])的支持,成為禹後來登上氏族共主的助力之一,姒文命之子姒啟即出生於治水時期。

治水功績成为姒文命的政治資本,不久即被帝舜任命為繼承人;大費被帝舜賜姓嬴氏並與有虞氏通婚,娶得「姚姓之玉女」[103];契被帝舜賜姓子氏並封於「商」——可稱之為商氏[101]

十七年後,帝舜統治的第三十九年,帝舜在一次往南方巡狩的中途崩逝,葬於蒼梧之野[143][144](今中國湖南省九嶷山一帶[145][146],在象受封的有庳國附近一帶[136]),姒文命為帝舜服丧三年,其後姒文命居於陽城(今中國河南省禹州市一帶[147]),被各氏族部落推舉為氏族共主(帝) ,於是有夏氏成為繼有虞氏之後的氏族部落聯盟共主[148],當時統治者(氏族首領)稱為「后」,所以又有夏后氏之稱[149][81],而帝舜之子商均則以氏族首領(諸侯)成為夏后氏部落聯盟的一部分[註 24](今中国虞城縣一带)。

姒文命即位後以管豁司法的大理皋陶為繼承人,但皋陶在姒文命在位期間過世,姒文命將皋陶的後裔分别封建為六國(今中國安徽省六安市)、英國(今中國湖北省英山縣)[148][100],在姒文命統治倒數的第七年,姒文命改立管豁山林湖泊資源的「虞人」伯益(大費)為繼承人[151][152][103][153]

就任氏族共主的姒文命,在其妻的娘家塗山氏地區內開了一次召集各氏族部落的大會,據傳說,這次大會出席的氏族部落多達10000個,體現了姒文命在各氏族部落的權威,這次大會成為有夏氏500多年统治開始的征兆[154]。後來姒文命在會稽(今中國浙江省會稽山一帶[155])又開了一次氏族部落的大會,因為防風氏遲到,被姒文命斬殺[156],由此進一步加強氏族共主夏后氏對各地氏族部落的生殺大權,姒文命還收集九州各地氏族部落的貢金用以铸造代表九州的九個大鼎,不過鑄鼎對於當時中原土著來説是一项大工程,直至姒啟成為氏族共主後,才完成九鼎的铸造[157][158]

氏族共主姒文命在位45年[159],逝世後,應由伯益繼任氏族共主[151],不過夏后氏的影響力巨大,得到各氏族部落的支持,最終氏族共主之位落入姒啟手上[152],不過姒啟得到氏族共主之位的過程並一帆風順,來自伯益的阻礙一直存在,甚至令姒啟一度遭「憂」,姒啟大權在握後就把對手伯益處決,與舜繼堯、禹繼舜不同,舜與禹並沒有把陶唐氏丹朱與有虞氏商均趕盡殺絕,姒啟與伯益之爭開始體現出部族最高權力之爭的殘酷性。雖然姒啟壓倒伯益成為新氏族共主,但伯益所代表的反姒啟勢力並未從此煙銷雲散。

約公元前2023年[註 25],以姒啟成為新氏族共主開始,由黃河中游流域及海岱地區所組成的中原地區進入了一個新時代,一個氏族部落競爭更殘酷、階級差距更大的時代。

姒啟打敗伯益之後,召集聯盟內的各氏族部落在自己所居的陽城附近一帶的鈞台[147]大會,以此來確立氏族共主的權威,此時氏族部落聯盟己經漸漸向封建王權演變,而氏族共主經過黃帝氏的征戰以及堯舜時代攻打共工氏、有苗氏的戰爭,其權力進一步坐大,甚至姒啟的祖父鯀被氏族共主帝堯以治水不力為由處決,至姒文命時代,己經可以以遲到為借口處決氏族首領,氏族共主的身份轉而成為任意處決地方氏族酋長的王,王的權力凌駕於任何人之上,而且王權由直系親屬繼承,相當於地方氏族酋長的巨無霸版,所以也可以認為「王」只是凌駕眾酋長之上的大酋長,大酋長與眾酋長之間的差別只在於大酋長所直接掌握的土地,特別是人口比任一酋長更大更多,其可供養及領有的軍隊人數自然更多,「王」與「氏族共主」的差別在於前者對眾酋長擁有生殺大權並壟斷最高權力之位父子相承。

漢族上古氏族部落传承世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少典氏
神農氏
炎帝
有熊氏
黃帝
昌意玄囂駱明
韓流蟜極有崇氏[註 18]
共工氏縉雲氏高陽氏
帝顓頊
高辛氏
帝嚳
饕餮氏族窮蟬老童「八愷」氏族[92]檮杌氏族「八元」氏族[92]帝鴻氏族
敬康
句望
橋牛陶唐氏
四岳有苗氏瞽叟陶唐氏
帝堯
有虞氏
帝舜
陶唐氏
丹朱
有崇氏

有虞氏
商均
子姓氏族

姬姓氏族

姒姓氏族
大禹
夏王國
商王國
呂尚媯姓氏族
媯滿
諸侯國
宋國
周王國諸侯國
杞國
諸侯國
越國




夏部落:傳說與信史之間的部落聯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姒啟在鈞台之會得到各氏族部落酋長的歸順[160],由此開啟了夏后氏長近500年的統治時代,不過初登王位的姒啟仍然遭受挑戰,挑戰者是來自關中平原的有扈氏,於是姒啟先發制人,率軍攻入有扈氏領地,在甘地[161]與有扈氏主力大軍對峙,戰前,姒啟以其父的名義作《甘誓》[註 26],以賞罰兩種形式來鼓勵軍隊作戰:

從《甘誓》可以看姒啟所率領的大軍並非全都直接聽命於姒啟,所以才需要強調「用命」、「弗用命」,在甘之戰的姒啟軍隊應該是由臣属夏后氏的各氏族部落派出的部队,加上夏后氏本部軍力所組成。

甘之戰以夏后氏取得完勝告終,王国平定西部的叛亂,而東部地區就有夏后氏的分家——斟鄩氏與斟灌氏——坐镇,至此姒啟已壓服不滿勢力,完整地將黄帝氏至大禹的歷任氏族共主管轄範圍轉化為夏王國的統治範圍。

姒啟在位三十九年[註 27],其後王位不再禪讓授親,而是直接父子相承,由其子姒太康繼位。

但姒太康的統治能力明顯不如其父,史稱其「娛以自縱」[164]、「盤遊無度」,在此時期,來自王國東部地區的诸侯有窮氏,在其酋長羿的領導下,勢力不斷坐大,並將自己的居地由鉏(今中國河南省滑縣一帶[165])南遷至窮石[137],可能是因為有窮氏的強勢南進,夏王姒太康將治所由陽城(今中國河南省禹州市一帶)遷至西北方向的舊斟鄩(今中國河南省二里頭遺址[165][166]),但顯然於事無補,有窮氏最後居然控制了王國的軍政大權,成為夏后氏的權臣,羿雖然不是王,但權勢擬於王者,被稱為「后羿」。

當時有窮氏后羿與姒太康與同居於舊斟尋地[167],可見有窮氏的權勢之強,已經將夏王緊緊控制在手,一如後世之王莽與漢平帝、曹操與漢獻帝,不過后羿並沒有出现以有窮氏取代夏后氏為王的舉動,夏王姒太康統治短短四年[168]就駕崩,之後后羿擁立姒太康之弟姒中康為新王,其時夏王國朝政主要在后羿的控制下,當然,王國中並非所有人都服從后羿的統治,在中康時代就爆發犧和事件,羲和作為一方氏族,與有窮氏發生矛盾,於是在后羿控制下,王國派胤氏酋長胤后率軍討伐犧和,戰爭結果史無明文,但自陶唐氏統治時代以來就存在的犧和氏從此消失在文獻記載中[169],除此之外,王國的樂正伯封亦與有窮氏產生沖突,旋被后羿派兵平定,在這兩場戰爭後不久,夏王姒中康僅統治七年就駕鶴西歸,之後王位由其子姒相繼承,不過姒相初即位就移居至商丘[170],其行徑似是遠離后羿的影響,從位置上看,移治商丘显然得到有虞氏的支持,大約與此同時,商氏族酋長相土南遷至商丘附近一帶,可見夏后氏的王權亦得到商部落的支持[104][105],如此一來,夏王國就出現居於舊斟尋地的后羿以及居於商丘的夏王姒相兩個權力中心。

在夏王姒相統治的第一年(約公元前1973年),位於東部的姒相發動對淮河流域部落(淮夷)[註 23]的戰爭,將淮夷部落由名義上的臣服轉為納入夏王國的强力統治下,次年,姒相又派兵征服風夷部落與黃夷部落,進一步強化對東部氏族部落的控制,之後數年,被祖父姒啟征服的有扈氏乘王國分裂之機,又一次發起叛亂,這種以卵擊石的行徑毫不意外地被夏王國敉平[註 28],後来,姒相迎聚有仍氏[171]的后缗為妻,加上曾祖母所属的塗山氏,夏后氏的分家斟鄩氏與斟灌氏,以及有虞氏、商氏,這些可以視為姒相即位後為爭取各氏族部落(諸侯)支持與重振王室的努力,令失去半壁江山的夏后氏在東部的统治得到加強與穩固[172],另一方面,在后羿領導下的夏王國派兵西征位於隴東的畎夷,經過七年的戰爭,終於將畎夷降服,使其成為后羿的勢力範圍[173]

至此,夏王國的西部與東部地區分别由有窮氏與夏后氏統治,假以時日,隨著矛盾的累積,如非一方吞併另一方,就是后羿统治的西部地區從夏王國正式分裂出去,由有窮氏統治,可稱為窮王國,如同由夏后氏(有夏氏)統治而稱之為夏王國,然而王國內部卻產生了一股新勢力,最终將雙方都吞併了結。處於萬人之上位置的后羿與姒太康相似,「淫遊以佚畋」、「不脩民事而淫于原獸」,忽略了身後權力中心的野心家,在后羿不知不覺中,朝政大權落入有窮氏的家臣——來自伯明氏的「讒子弟」——寒浞手中[137]

就在夏王姒相統治的第八年,羽翼己豐的寒浞發動政變攻殺后羿及其諸子,由此,寒浞成功取代並接收后羿的勢力,但后羿的其中一位臣子靡逃亡至有鬲氏(約在今中國德州市至濱州市一帶[165]),為寒浞勢力敗亡埋下伏筆[137]。隨後,寒浞成為姒相的对手,在與寒浞的鬥爭中處於劣势,次年,姒相退居至斟灌氏之地,企圖以泰沂山脈抵禦寒浞,但只是拖延了寒浞軍隊的攻勢,兩國相持直至寒浞之子寒澆也長大,寒澆天生神力[174],在其率领下,夏后氏的军隊節節敗退,第二十六年,寒澆率軍攻滅斟灌氏[175],姒相亡奔斟鄩氏,不過斟鄩氏在次年旋被寒澆所滅,姒相被俘,於下一年(約公元前1946年)被弒,经過一連串军事行動後,寒浞封建其子寒澆於過地(約今中國莱州市一带[165])、寒豷於戈地(位置不確,約在今中國河南省東部一帶),在東部的姒相势力範團内確立統治,而原先站在姒相一方的氏族部落不得己向寒浞稱臣,商氏更被迫遷離商丘一带,北遷至河北平原中部,至此,夏王國自姒啟建立统治以來,歷經七十八年後覆亡,其原有勢力範圍盡為寒浞所有,窮王國成為中原地區無可爭議的主宰[176]

在姒相被有窮氏俘掳時,其妻后緡正懷孕在身,在戰亂中逃亡回娘家有仍氏,在當地產下姒少康,姒少康長大後成為有仍氏族的牧正,負責管理氏族内的畜牧業[137],不過作為夏后氏的繼承人,必然引起有窮氏的猜忌,在寒澆的威脅下,有仍氏不得不放棄對姒少康的庇護,姒少康輾轉逃亡至有虞氏的領地,得到有虞氏酋長的收容並擔任有虞氏的庖正————顯然姒少康有一手好廚藝,不久,姒少康迎娶有虞氏族的兩位女性為妻,還得到綸地(今中國河南省商丘市西南雎陽區一帶)作為根據地以及500名士兵[177],然後就是一系列密謀恢復夏后氏統治的合縱連橫,當中的具體事宜至公元前六世紀已經佚失,但不外乎與有窮氏內部的夏后氏殘部聯絡,以及拉攏不服從窮王國統治的氏族部落,例如收容后羿遺臣靡的有鬲氏、被寒澆滅亡的斟灌氏與斟尋氏殘部,由此,姒少康的勢力一步步坐大,姒少康與有窮氏鬥爭的經過不詳,傳世文獻只記錄鬥爭的結果,姒少康的軍隊在靡的帶領下,成功推翻有窮氏的統治,殺寒浞,恢復夏后氏的統治(約公元前1906年)[176]

在經歷四十年[註 29]流亡生涯後,姒少康繼承其父姒相的王位,繼續追杀有窮氏的殘馀勢力,瀕臨大海的寒澆被姒少康率軍攻殺,而寒豷則被年輕王位繼承人——姒杼所消滅率軍,全面恢復夏王國原有的勢力範圍,史稱少康中興[176],姒少康以舊斟尋(今中國河南省二里頭遺址[166])為王國首都,此後無論夏王將治所遷移至何處,舊斟尋都是夏王國的首都,其他如原、老丘等都只是作為次要的政冶經濟中心而存在[178]

姒少康統治王國二十一年,在第十八年(約公元前1889年)移治原地(今中國河南省濟源市一帶[179]),姒杼繼其父為王,在統治的第五年(約公元前1881年),姒杼將治所遷至老丘(今中國河南省開封市一帶[178]),不過舊斟尋仍然是王國最重要的都城。

在夏王姒杼時期,王國曾經派兵東征瀕海地區,在三壽之地獲得一只九尾狐,姒杼統治的二十七年間,夏王國邁入了一個強盛的時代,而在東南方向,夏王姒杼的兄弟姒無餘成為寧紹平原的氏族酋長——後來越國公室的初代祖先[註 30]

在姒杼之後,夏王國在姒芬、姒芒、姒泄、姒不降、姒扃、姒廑等五世六王統治下繼續強盛,時間長達250年(約公元前1885年~約公元前1635年),在這個時代,夏王國的勢力東至大海,南有塗山氏、英國、六國、有男氏,直抵長江邊上,西有莘氏、后稷家,以有邰氏為王國西大門,甚至遠至畎夷部落也向夏后氏臣服,而臨汾盆地、運城盆地以及與王都舊斟尋之間的山區則在夏后氏的直接統治之下[註 31],北有鬲氏、商氏等等代表夏后氏在河北平原的管治,而上黨高原也在夏后氏的羈縻之下。

姒芬時,來自王國邊境的九大部落派使入朝;姒泄時,九大部落中有六個成為王國的一方諸侯,不過對於這些臣屬,夏王只是羈縻而己,夏王對其控制力不強,如同小封建領主之於大封建領主,從屬關係只是基於雙方實力差距巨大而建立,一旦實力差距不大或產生利益沖突,這種從屬關係隨時都會消失。在這段時期,王國北部諸侯商氏與其北邊的有易氏產生沖突,商氏酋長王亥——契的七世孫——在一次與有易氏的來往中發生矛盾而被有易氏殺害,王亥之子上甲微為了復仇,向河伯——可能是代表夏后氏的勢力[註 32]——借兵,然後打敗有易氏,完成報仇[183],這個勝利令上甲微被視為「能帥契者」,受到後世商王室的紀念[81]

一般認為夏王國的衰敗根源可以追溯至第十三任夏王姒孔甲,其最出名的事跡是誤食「龍」肉[78],其次就是音樂才能,姒孔甲的破斧之歌成為中原東部地區流行音樂的始源[註 33],從這些傳說可以看出姒孔甲並非暴君,最多只是昏庸之主,而王國的臣屬商氏自上甲微以來日漸坐大,不過其實力仍然與夏后氏存在巨大的差距,直至子履——上甲微的七世孫——時,商氏的直轄地——不包括臣屬商氏的各氏族部落——只有方圓七十里大小[185]

姒孔甲的曾孫姒履癸是末代夏王,作為暴君形象的崇奢侈和重女色都在姒履癸身上均有所體現,在位期間大修王宮別苑,頃宮、瑤臺、瓊室、玉門是其中四個主要建築,女色則以妹喜為代表,是姒履癸在征討反叛氏族有施氏後而得,雖然妹喜是有施氏戰敗而獻給夏王,不過卻是姒履癸的元妃,在夏后氏的地位明顯不低。雖然在姒履癸的統治下,夏后氏內部累積起大量不滿,但夏后氏的實力仍然強大,姒履癸在有仍氏地區發起召集各氏族部落的諸侯大會,敉平中途反叛的諸侯有緡氏[160],同時夏后氏對上黨高原加強控制,將其成為夏王國的王畿之地,時值公元前16世紀初。

在酋長子履的領導下,商氏族從河北平原遷至南亳,以此為新據點遂步壯大商氏,傳说此時子履已有代夏的野心,正求賢若渴,卞隨、瞀光都曾被子履招覽,但皆被拒绝,直至子履與有莘氏的一次聯姻,一個陪嫁的奴僕庖人——被视為「天下之賤人」——伊尹(又名阿衡)毛遂自荐向子履展示自己的才學,由此得到子履的賞識,成為商氏族的大臣[186][187]

子履的野心可能被姒履癸探知而一度被囚禁在夏台,伊尹亦可能因此而入臣夏王,為争取釋放子履在夏后氏内部交通關係,子履獲釋後,商氏族正式步上擴張勢力的道路[148],而伊尹多次為夏王服務,為子履收集夏后氏的情報,故而才有「五就湯,五就桀」一說[188]

葛國,是子履向外擴張的第一個犧牲品,據稱子履聽聞葛國的首領葛伯不祀祭鬼神,在派人了解葛伯不祭祀的原因後,又派人送牛羊肉酒水黍稻予葛伯以便祭祀,不料葛伯卻直接派人從送者搶奪食物,甚至因此殺害小童,留下「葛伯仇餉」的典故,得到開戰籍口的子履於是直接出兵攻滅葛國[101]


姒姓夏王國(约公元前2023年─约公元前1550年[註 34]
夏王國王表
王名 積年 統治年份(推測) 備注
姒啟
三十九[163] 約公元前2023年~約公元前1985年 不適用
姒太康
[190] 約公元前1984年~約公元前1981年 不適用
姒中康
[190] 約公元前1980年~約公元前1974年 不適用
姒相
二十八[190] 約公元前1973年~約公元前1946年 不適用
姒少康
二十一[190] 約公元前1906年~約公元前1886年 不適用
姒杼
二十七[191] 約公元前1885年~約公元前1859年 不適用
姒芬
四十四[190] 約公元前1858年~約公元前1815年 不適用
姒芒
五十八[190] 約公元前1814年~約公元前1757年 不適用
姒泄
二十五[190] 約公元前1756年~約公元前1732年 不適用
姒不降
五十九[190] 約公元前1731年~約公元前1673年 不適用
姒扃
十八[190] 約公元前1672年~約公元前1655年 不適用
姒廑
二十[192] 約公元前1654年~約公元前1635年 不適用
姒孔甲
三十一[193] 約公元前1634年~約公元前1604年[註 35] 不適用
姒皋
十一[194] 約公元前1603年~約公元前1593年 王墓在殽山南道一帶[195]
姒發
十二[194] 約公元前1592年~約公元前1581年 不適用
姒履癸
三十一[190] 約公元前1580年~約公元前1550年 不適用
夏后氏的分支氏族部落
氏族名 姓氏 位置 備注
斟鄩氏
不適用 原居於今中國河南省二里頭遺址一帶[166],後遷至今中國山東省安丘市一帶[165] 不適用
斟灌氏
不適用 今中國山東省壽光市一帶[196] 不適用
有扈氏
不適用 今中國陕省西安市一帶[197] 不適用
有男氏
不適用 今中國江漢平原一帶[198] 不適用
有莘氏 不適用 今中國河南省民權縣一帶[199];另一支在今中國陜西省合陽縣一帶[200] 氏族分支分散居於不同地方
夏后氏管辖的異姓氏族部落
有仍氏 任姓[171] 不適用 不適用
有虞氏 姚姓 今中國河南省虞城縣一帶 不適用
陶唐氏
不適用 唐國,約今中國山西省翼城縣一帶[201][202];丹朱一支在今中國河南省淅川縣一帶[203][204] 氏族分支分散居於不同地方
御龍氏
不適用 今中國河南省魯山縣一帶[78][205] 陶唐氏的分支[206]
商氏
子姓
今中國河南省商丘市一帶[104][105] 不適用
有娀氏
不適用 今中國山西省永濟市一帶[207] 不適用
后稷氏
姬姓
今中國陜西省武功縣一帶[110] 不適用
有邰氏
姜姓
今中國陜西省武功縣至扶風縣一帶[30] 不適用
有鬲氏
不適用 約在今中國德州市至濱州市一帶[165][208] 不適用
塗山氏
不適用 今中國安徽省蚌埠市一帶[142] 不適用
六國
偃姓
[209]
今中國安徽省六安市一带 不適用
英国
今中國湖北省英山縣一带 不適用
有窮氏
不適用 今中國河南省滑縣一帶[165] 本為夏后氏之臣,為夏王國的一部分,後取代夏后氏成為王國的新統治,然而約四十年後被重新崛起的夏后氏所消滅。

商部落:下克上的神權部落[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子姓商王國(约公元前1550年─约公元前1046年[註 34]
商王國王表
稱號 王名 積年 統治年份(推測) 備注
成湯
子履
十二[190] 約公元前1550年~約公元前1539年 不適用
外丙
子勝
[153] 約公元前1538年~約公元前1537年 不適用
仲壬
子庸
[153] 約公元前1536年~約公元前1533年 不適用
太甲
子至
十二[210] 約公元前1532年~約公元前1521年 不適用
沃丁
子絢
十九[190] 約公元前1520年~約公元前1502年 不適用
小庚
子辨
[190] 約公元前1501年~約公元前1497年 不適用
小甲
子高
十七[190] 約公元前1496年~約公元前1480年 不適用
雍己
子伷
十二[190] 約公元前1479年~約公元前1468年 不適用
太戊
子密
七十五[190] 約公元前1467年~約公元前1393年 不適用
仲丁
子莊
[190] 約公元前1392年~約公元前1384年 不適用
外壬
子發
[190] 約公元前1383年~約公元前1374年 不適用
河亶甲
子整
[190] 約公元前1373年~約公元前1365年 不適用
祖乙
子滕
十九[190] 約公元前1364年~約公元前1346年 不適用
祖辛
子旦
十四[190] 約公元前1345年~約公元前1332年 不適用
沃甲
子踰
[190] 約公元前1331年~約公元前1327年 不適用
祖丁
子新
[190] 約公元前1326年~約公元前1318年 不適用
南庚
子更
[190] 約公元前1317年~約公元前1312年 不適用
陽甲
子和
[190] 約公元前1311年~約公元前1308年 不適用
盤庚
子旬
二十八[190] 約公元前1307年~約公元前1280年 不適用
小辛
子頌
[190] 約公元前1279年~約公元前1277年 不適用
小乙
子歛
[190] 約公元前1276年~約公元前1267年 不適用
武丁
子昭
五十九[190] 約公元前1266年~約公元前1208年 不適用
祖庚
子曜
[211] 約公元前1207年~約公元前1201年 不適用
祖甲
子載
三十三[190] 約公元前1200年~約公元前1168年 不適用
廪辛
子先
[190] 約公元前1167年~約公元前1164年 不適用
庚丁
子囂
[190] 約公元前1163年~約公元前1156年 不適用
武乙
子瞿
三十五[190] 約公元前1155年~約公元前1121年 不適用
文丁
子托
十三[190] 約公元前1120年~約公元前1108年 不適用

子羡
[190] 約公元前1107年~約公元前1099年 不適用

子受
五十三[190] 約公元前1098年~約公元前1046年 不適用

周部落:血緣氏族與文化王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周王室東遷後,在周平王長達五十一年的统治中,東部王畿地区尚算和平,而西部王畿自公元前771年開始,大部分地區均落入被稱之為「戎狄」的勢力手中,直至公元前697年,秦國——周平王所分封的諸侯——才將「戎狄」遂出關中地区,有關關中失陷的75年間(包括公元前771年及公元前697年)的記載極為稀缺,由秦國東復周土的所遇上的敵人來看,除了語意不詳的「戎」、「戎人」外,有具體的稱呼只有「蕩杜」、「蕩氏」、「亳王」、「彭戲氏」、「小虢」等勢力。關於「亳王」,據秦本記的記載:

(秦憲公二年)遣兵伐蕩社。三年,與亳戰,亳王奔戎,遂滅蕩社。

秦國派兵攻打蕩社而與「亳王」發生戰爭,並且在打敗「亳王」後才得以滅亡蕩社,故亳王應為蕩社的首領,亳王與蕩社實属同一政治勢力。亳王被擊敗後「奔戎」,可以理解為投奔另一股势力,亳王下场史無記載,不過在滅蕩社的9年後:

十二年,伐蕩氏,取之。

從「蕩社」、「蕩氏」的名稱来看,兩者應有關連,基於上述兩段記載,可以推测亳王兵敗後,在一支戎人势力庇护下東山再起,當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蕩社」與「蕩氏」完全無關的可能性。

在攻滅蕩氏七年後,也即公元前697年,秦國又攻滅彭戲氏,在秦國奉天子之命收復王畿,進一步東扩的背景下,入居驪山一帶的姬姓戎人勢力(驪戎)不得不東徙[註 36],於是秦國的版图東至西岳華山一带,不過當年周平王只是賜给秦國岐豐及岐豐以西之地,關中東部就不是秦國一家獨大的局面,既然王室東遷,關中也非完全是「戎狄」的天下,至少在關中東部還有梁、芮兩個諸侯國,在關中西部也有小虢——未随西虢國東遷的西虢國臣民——這一姫姓諸侯存在,可見周王朝在公元前771年後的公元前8世纪並没有徹底失去關中地區,晚至公元前660年,西虢國還曾在渭汭(黄河與渭水交會處一带)攻破「犬戎」勢力。

在公元前672年,晉國派兵攻滅驪戎。

步入公元前7世紀,王室進一步衰落,內有王弟叛乱,外有諸侯相逼,特别是晉國,晉獻公時晉國攻併了為王室看守王畿西大門的西虢國,晉文公時,透過替王室平定王子帶之亂,而將王畿位於黄河以北的南陽地区(相當於漢朝的河內郡)併入晉國。

姬姓周王國(约公元前1046年─公元前256年[註 34]
周王國王表
稱號 王名 積年 統治年份 備注
武王
姬發
約公元前1046年~約公元前1043年 不適用
成王
姬誦
三十二 約公元前1043年~約公元前1011年 不適用
康王
姬釗
十五 約公元前1010年~約公元前996年 不適用
昭王
姬瑕
十九 約公元前995年~約公元前977年 不適用
穆王
姬满
五十五 約公元前976年~約公元前922年 不適用
共王
姬繄扈
二十二 約公元前921年~約公元前900年 不適用
懿王
姬囏
約公元前899年~約公元前892年 不適用
孝王
姬辟方
約公元前891年~約公元前886年 不適用
夷王
姬燮
約公元前885年~約公元前878年 不適用
厲王
姬胡
三十七 約公元前877年~約公元前841年 不適用
不適用 約公元前841年~約公元前828年 不適用
宣王
姬静
四十六 公元前827年~公元前782年 不適用
幽王
姬宮涅
十一 公元前781年~公元前771年 不適用
平王
姬宜臼
五十一 公元前770年~公元前720年 不適用
桓王
姬林
二十三 公元前719年~公元前697年 不適用
莊王
姬佗
十五 公元前696年~公元前682年 不適用
釐王
姬胡齊
公元前681年~公元前677年 不適用
惠王
姬閬
二十五 公元前676年~公元前652年 不適用
襄王
姬鄭
三十三 公元前651年~公元前619年 不適用
頃王
姬壬臣
公元前618年~公元前613年 不適用
匡王
姬班
公元前612年~公元前607年 不適用
定王
姬瑜
二十一 公元前606年~公元前586年 不適用
簡王
姬夷
十四 公元前585年~公元前572年 不適用
靈王
姬泄心
二十七 公元前571年~公元前545年 不適用

Q & A[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期文獻的真實性[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目前,遺存至今的專門記述史事的早期文獻最早只到東周時代,例如《左傳》,約成書於戰國初期,但其據以記載春秋史事的材料,則可能追溯至春秋時代,即使是較《春秋》晚成書的《國語》,亦可能是以春秋時代遺留至當時的史料編輯而成。又如《詩經》、《逸周書》、《山海經》、《尚書》、《世本》都是成書於戰國秦漢間,個别篇章的形成可以追溯至春秋時代乃至西周時代,疑古論以很多晚出文獻內的人物及事跡在早期文献內没有記載為由,認為都是后世偽造出來,又提出「古史层累说」,這種觀點就如同過去有聲音指出是濫用默證,也提出"古史层累遗失说”。認為古史固然有层累造成的一面,但同时也有层累遗失的一面,而且后者更为重要,不能只强调前者而忽略后者。 在此引张荫麟的一段評論來説明疑古論的問题:

「 吾侪于日常生活中,每谓‘此事果真,吾侪当已闻之。’默证即根此感觉而生。其中实暗藏一普遍之论据曰,倘若一假定之事实,果真有之,则必当有纪之之文存在。欲使此推论不悖于理,必须所有事实均经见闻,均经记录,而所有记录均保全未失而后可。虽然,古事泰半失载,载矣而多湮灭,在大多数情况下,默证不能有效;必根于其所涵之条件悉具时始可应用之。现存之载籍无某事之称述,此犹未足为证也。更须从来未尝有之。倘若载籍有湮灭,则无结论可得矣。故于载籍湮灭愈多之时代,默证愈当少用。其在古史中之用处,较之在十九世纪之历史不逮甚远。」
——张荫麟《评近人对于中国古史之讨论》

當然,要求「必须所有事实均经见闻,均经记录,而所有记录均保全未失而后可」是難以做到,但歷史本來是一分材料一分貨,要求理論假説於史有征是基本要求,即使要作出推測猜想,其推測猜想也不應該完全偏離史料。 有觀點認為《詩經》提到「維禹」,但没有「夏禹」,所以禹與夏無關,將禹與夏聯繫起來只是「戰國偽史家」捏造出来,又謂禹只是上古的一個神,後來才被人格化。然而《詩經》這類早期文獻没有提到「夏禹」就代表禹與夏無關?《詩經》也没有「商湯」、「商纣」、「周文」、「周武」等記載,難道湯、纣、文王、武王就與商周没有關?至於以禹的功績是敷土、旬山、息壤等認為禹最初是一個神,其論證薄弱,就如用「天不生仲尼,萬古長如夜」来描述孔子,孔子最初是一個神?與其説禹由神到人,不如說是相反,如同孔子一樣,禹最初是上古一個重要人物,但经過一千多年的美化渲染,加上距离時代越远記憶越模糊,才令禹出現神格化的跡像,關羽又是一個例子,原來是劉備的一名將军,地位只是漢壽亭侯,經一千多年的美化渲染,至萬曆年間,居然號稱「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關聖帝君」,所以即使禹以息壤止洪水,也不代表只是一尊神而不存在其歷史原形的人物,相比而言,説在西周時代,禹已经有神化跡象才謹慎的推测,至於公元前21世纪是不是真有禹其人及禹是否夏王朝的建立者,基於「一分材料一分貨」,在没有任何同時代或相近時代的文字證據的情況下,神話仍然是神話、傳说仍然是傳說,不應該武斷地一概否定,將神話及傳說視為虚構的產物從而抹去上古史,這已不是疑古,而是滅古[註 37],疑古疑古,「疑」即是神話及傳說仍然具有部分真的可能性,信者傳信,疑者從疑,就像藏族史的「天赤七王」,是信史之前傳説時代的歷史,這才是負責任的態度。

又所謂「戰國偽史家」偽造論,這完全是臆想,所謂偽造,就是無中生有,説諸子百家對五帝堯舜禹有所美化誇張渲染則可,如説憑空創作則否,從百家爭鳴的情形來看,只會成為被别人攻击的一個弱點,即使偽造出來,最终只會被敵國或敵對派别所揭穿,所以春秋戰國的時代,是不存在偽造的客觀條件。

採用默証即使不要求「所有记录均保全未失而后可」,至少也要當時重要史事均經記錄下來且有大量記錄全而未失才可,商代以前歷史的早期文献記载稀少且零碎,也没有當時的文字記錄遺存,所以對此的默証運用必須要更慬慎,小心假設,小心求證。假如去證明一個人有罪(比如造假),舉證是控方的責任,其證據必須構成閉合性證據環,不存在其他可能,才能断定偽造是事实,否則偽造說只是一個激進的假想。

又有觀点以考古文化來否定黃帝、五帝、堯舜的存在,但所謂考古學文化,是用陶瓷等锅碗瓢盆的形態差異来区分不同的文,問题是这些陶器群的差異是不是必然等同人群的文化差異?又商周以前部落林立,黄帝、堯舜禹都只是部落聯盟的共主,不同的部落之間的文化有所差别是很正常的事,就如現在有的民族半農半牧,因而令同一民族內部因不同的生產方式或自然環境而產生文化有所差異的群體(例如同属希臘民族的雅典人和斯巴達人,這種不同甚至催生族群內部的地域歧视),且不同的考古學文化並不代表該考古學文化所屬的人群必然不會隸屬於黄帝的部落聯盟!以二里頭文化為例,二里頭文化分布範圍不能等同於夏王朝的勢力範圍,隸屬夏部落聯盟也不代表文化必然與河洛地区完全一樣,又如《禹貢》雖然有經後人编辑的痕跡,但不能因此斷定是戰國時代才製造出来,至少也存在一種這樣的可能性:禹貢的一些基本内容(比如涉及的地區、地区物產)最初產生於夏代,但只是口頭傳說,至漢字產生,能寫下數百字的文章後才記載下來,到戰國時代才為學者整理编排為《禹貢》。而《禹貢》內的「貢赋」可能反映的是夏代黄河流域與其他地区的來住,也可能是夏代以後的人们或戰國學者對他们所見到的夏代相關史料而認定是「貢賦」,至如後世也有的政權將其他國家派使節前來視同朝貢,所以不能斷定《禹貢》100%或大部分都是偽造的,而且目前早期文獻講述商代以前史跡的史料不多,對於《禹貢》這種在古代地位很重要的傳世文獻不應輕易否定。又,在上海的廣富林文化(年代下限在夏代)是由在豫東皖北的王油坊類型遷移來,既然夏代的淮北與上海已有大規模的文化遷移(更可能是人群遷移所致的),加上後来二里頭先民南下致令二里頭文化大量南傳至長江流域,例如至遲在二里頭四期,二里頭文化已經占據了江漢平原地區[212],假如二里頭人群對長江流域一無所知,又豈會南下!所以没有理由認為夏王朝统治者(大酋長)的视線及勢力範圍只會局限於二里頭文化之內。

黄帝是各诸侯国的共同祖先——有没有可能?[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民族起源多元早已有之,比如滿族之布庫里雍順實僅為愛新覺羅氏一家之始祖,巴塔赤罕也非乃蠻、汪古、克烈等族群之祖先。

根據基因研究,現代漢族父系有超過40%可以追溯至生活在新石器時代的三位男性身上,說明漢族以三皇五帝為祖及炎黃子孫的這些以少數幾名男性為血緣祖先的傳說有着一定的事實支持,並非向壁虚构的[213]

華夏人相關列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三代王室世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黃帝氏
有崇氏高辛氏
姒姓氏族
大禹
子姓氏族

初代后稷

(1)
姒啟
昭明
(2)
姒太康
(3)
姒中康
相土
(4)
姒相
昌若
(5)
姒少康
曹圉
姒無餘(6)
姒杼
(7)
姒槐
王亥
(8)
姒芒
上甲微
(9)
姒泄
報乙
(10)
姒不降
(11)
姒扃
報丙
(13)
姒孔甲
(12)
姒廑
報丁
(14)
姒皋
主壬
(15)
姒發
主癸
(16)
姒履癸
(17)帝成湯
子履
太丁(18)帝外丙
子勝
(19)帝中壬
子庸
(20)帝太甲
子至
末代后稷
不窋
(21)帝沃丁
子絢
(22)帝太庚
子辨
(22)帝小甲
子高
(23)帝雍己
子伷
(24)帝太戊
子密
公劉
(25)帝中丁
子莊
(26)帝外壬
子發
(27)帝河亶甲
子整
慶節
(28)帝祖乙
子滕
皇僕
(29)帝祖辛
子旦
(30)帝沃甲
子踰
差弗
(31)帝祖丁
子新
(32)帝南庚
子更
毀隃
(33)帝陽甲
子和
(34)帝盤庚
子旬
(35)帝小辛
子頌
(36)帝小乙
子歛
公非
(37)帝武丁
子昭
高圉
(38)帝祖庚
子曜
(39)帝祖甲
子載
亞圉
(40)帝廩辛
子先
(41)帝庚丁
子囂
公叔祖類
(42)帝武乙
子瞿
古公亶父
(43)帝文丁
子托
太伯虞仲季歷
(44)帝乙
子羡
姬昌
子開子衍(45)帝辛
子受
杞國
東樓公
武庚

備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有說法認為漢族的盤古神话是由西南民族移入,但有關盤古神话的文字記載首見於吳國漢族人徐整的《三五曆記》,有人認為这是別的民族的神话,但沒有証據證明,且《三五曆記》又載有漢族的三皇神話[2][3],加上引用《三五曆記》的《藝文類聚卷一天部上》及《太平御覽天部二》皆述漢族傳統文化中有關「天」的認識,不涉及其他民族的神話,可證《三五曆記》記載的必是漢族神話無疑,其次漢族歷史上受到五胡、契丹、女真、蒙古、滿等民族統治,亦未見漢族神話存在大量由上述民族神話引入的內容,沒有理由認為西南民族的神話會對漢族神話有關起源部分產生替換的如此重大影響,至於三國時代以前有關盤古傳說不見記載,可能與儒家「子不語怪力亂神」的價值觀有關,盤古只是下層百姓的口頭傳說,自然長期不為上層知識分子所關注,更可能的是,盤古在三國時代以前並不叫「盤古」,而是名「伏羲」[4],一說「盤」以「般」為聲符,「般」有大之義,「盤」的異體字「槃」也有大之義[5],盤古即大古,也就是太古,可能後來人格化,所以之前才不見有關「盤古」的記載。「盤古」之名可能是後來受到西南民族的影響才改名,同在公元三世紀,並沒有西南民族流傳盤古神话的記載,而西南民族有關盤古神话的記載相對很晚才出現,合理推測是漢族移民入西南,令當地民族受到漢族文化影響之故。
  2. 三皇是指哪三皇,歷來有爭議,侯選人物有伏羲、女媧、燧人、祝融、神農等五人,從伏羲、女媧的救世造人神話來看,三皇肯定包含伏羲與女媧,而且在漢代畫像中伏羲與女媧的形象都是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與其說是「皇」,不如說是「神」更贴切,所謂三皇其實就是三神,以此而論,燧人、祝融、神農不太適合列入三皇。筆者認為地位比伏羲與女媧更高的至高神「太一」[6]或「昊天上帝」都可能是三皇之一[7][8],一說生下日月的帝俊是天帝,地位高於伏羲與女媧[9],也是三皇侯補。
  3. 有說法認為出土於湖南省長沙的楚帛書甲篇代表西南民族的成分,非也,從帛書可知其記載了伏羲、女媧、炎帝、祝融等漢族神話傳說人物,所以實為流傳於戰國時代的漢族神話[10],有的將「为禹为禼」釋為「为禹为契」,皆為漢族神話傳說中從黃帝氏族分化出來的新氏族的首領,故知其必源自漢族的神話,但其出土於楚國南部的長沙,不能排除漢族神話的一些細節受到西南民族文化影響的可能性。
  4. 《莊子》[16]《容成氏》[17]都有記載尊盧氏、赫胥氏、軒轅氏、神農氏等氏族,其中軒轅氏排在神農氏之前,伏羲氏排在軒轅氏之後,可證其並沒有依從時間先後排序,在《容成氏》中這些氏族被視為「有天下」,即曾為氏族共主,而且皆「不授其子而授賢」,顯然一個禪讓制的理想世界,但從堯禪舜、舜禪禹的事跡來看,雖然亦「不授其子而授賢」,但此「賢」又是陶唐氏的女婿就是與有虞氏同宗的有夏氏,可見「授賢」即授親,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陸氏、驪畜氏、赫胥氏、尊盧氏等等氏族應該都是血緣或關係密切的氏族。
  5. 姜非羌,「羌」是指西羌人、羌族;「姜」是少典氏的一支後裔群體,是古中原人的一部分,姜姓之民是分布最西的古中原人(漢族先民),因而與羌族先民存在密切來往,漸染羌風,如後世之董卓、馬騰,因此容易混淆,雖然隴山以東的古中原人與隴山以西的羌族先民有同源關係,但彼時沒有民族意識且流向不同,西為羌、東為漢,不可姜羌不分以致指漢為羌。。
  6. 神農氏的後裔有邰氏在關中[30],且姜水亦在關中[28],當為神農氏領地所在,既然有蟜氏、有熊氏領地皆在河南省,則少典氏亦應與神農氏同居陜西省。
  7. 雖然近代有說法認為神農氏、炎帝、赤帝並稱呼並非一人,但這只是濫用默證而得出的观点,從「神農有炎之德」的記載來看[34],神農氏與炎帝確有可能是一人的不同稱呼,筆者認為炎帝是神農氏歷任酋長的稱呼,而「神農氏」可以是指神農氏酋長,所以神農氏、炎帝並非一人之稱呼的說法,是對也不對,如吐蕃帝國歷史上有多位贊普,但同一時間只會有一位贊普存在,如同香港特區政府之特首,一如神農氏之於炎帝,所以神農氏與炎帝才能分別封禪泰山,而且黃帝是在戰勝炎帝後才得以取代神農氏的天下[35],關於赤帝,在《逸周書》中就提到赤帝、蚩尤、黄帝[36],其中赤帝顯然就是《史記》中敗於阪泉的炎帝,「炎帝為火師」,亦與烈山氏這個別稱產生關聯,傳統將神農氏、炎帝、赤帝三者等同的說法仍然可信。
  8. 與黃帝、炎帝相同,蚩尤一稱同樣一連串前後相承的酋長稱號,在黃帝擊殺蚩尤後,仍然有蚩尤活動的傳說,所以應該以「蚩尤氏」稱之[47],其統治中心大約位於黃河以東以南的微山湖、濟寧、東平湖等泰山周邊地區[48][49]
  9. 雖然位於張家口市的涿鹿縣自漢代以來即相傳為涿鹿之戰的涿鹿,但從有熊氏與蚩尤氏的領地位置來看是不太可能向北跑到張家口決戰,而且相傳黃帝與炎帝阪泉之戰的阪泉亦在當地[54],神農氏地盤在陜西省,黃帝地盤在河南省,又怎會跑到張家口市決戰?且位於山區之中,對無論哪一方行軍都有困難,有平原不走反進山区决戰,實咄咄怪事。涿鹿與阪泉,分別是黃帝滅蚩尤、降炎帝的關鍵地點,與黃帝的成就息息相關,這些地名應是有熊氏的一支後裔遷入張家口市一帶而帶來的,周代商後,即封「黃帝之後於薊」[55],薊國位於今北京市範圍,與燕國相鄰,離涿鹿縣很近,薊國可能曾將涿鹿縣收入版图。薊後為燕滅,薊國遺民或西遷山區或被燕國遷至涿鹿縣一帶,於是為當地帶來涿鹿、阪泉的地名;也可能是後來有熊氏成為共主後,黃帝曾經在冀北晉北與北方葷粥對抗而留下的足跡。
  10. 阪泉是地名,考黃帝居軒轅之丘而稱軒轅氏、居有熊而稱有熊氏,則阪泉氏之稱當是炎帝居阪泉之故[58];與涿鹿一樣,阪泉位置亦有爭議,主要有陽曲縣東北说、涿鹿縣東南說、運城市說、扶溝縣說,從黃帝與炎帝的領地分處河洛嵩山、關中平原的形勢來看,只有運城市說位於神農氏領地與有熊氏領地之間,而炎帝居阪泉,也代表汾河平原也是神農氏領地,炎帝可以東經上黨高原至淇山,也可以從垣曲一帶沿黃河而下經豫北平原而至淇山
  11. 按《列子》所記,黃帝曾在空同(空桐)山[62][63]、洞庭之野[64][65]活動,正與《史記》所載「西至于空桐,登雞頭。南至于江,登熊湘」符合,當然這只是黄帝部落的勢力范圍,偏遠如岱宗、長江一带的部落只是名義上奉黄帝為最高酋長,不太可能受到類似後世王朝郡縣制力度的統治。
  12. 文字前言「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後「邑于涿鹿之阿」,不排除是指今涿鹿縣之涿鹿,可能是黃帝在「北逐葷粥」戰爭時的屯駐地,除去葷粥的威脅後,繼續平定天下「不順者」,以致「遷徙往來無常處」、「披山通道,未嘗寧居」;此時黃河流域已進入定居農業的時代[46],以「遷徙往來無常處」攀附黃帝為游牧民族,實無稽之談,何況《史記》後文即言「播百穀草木」,而且在仰韶時代,哪怕是蒙古高原也尚未出現游牧的生業方式,另外,或游牧或定居農業,只是生產方式的變化,設令一蒙古人以耕作為業而其族属仍属蒙古不變,那一漢族人以游牧為業亦不能改变其族属,游牧漢族人仍屬漢族。如《史記》所言,黃帝之所以「遷徙往來無常處」只是因為征服不順諸侯,為完成有熊氏取代神農氏的共主的過程。
  13. 也有說法認為涿鹿在彭城一帶[67],可能代表「涿鹿」本身並非特定單一地名,而是發生過重大戰爭的地方皆以涿鹿命名,所以炎帝戰蚩尤氏、黃帝戰蚩尤氏,甚至黃帝戰炎帝之地都有涿鹿之名,其實只是同名異地。
  14. 巡狩的目的為了維持對各地氏族(諸侯)的控制,即所謂「會諸侯,考不同」,如有必要作為各氏族的共主(天子)可發兵「誅有罪」,亦即所謂「不順者」,經過「從而征之」,黃帝對各地氏族的控制力大大加強,相比炎帝作為共主時只能「教而不誅」,黃帝則「誅而不怒」[71][72][73],不過巡狩在黃帝時代尚未形成制度,因此黃帝的巡狩才被稱為「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為營衛」[57],但其實是征伐「天下有不順者」、「討不義」的舉動;在黃帝成為氏族共主之前有無懷氏、虙羲氏、神農氏曾經在泰山封禪,而黃帝是有明確記載親自上泰山封禪的第一位[47][40]
  15. 雖然傳世文獻有差异,但皆指出楚國公室祖先祝融一支是出自顓頊氏[87][88][89],楚国出土文献亦證明楚國公室出自顓頊氏[90],不過,視顓頊、老童、季連等為一人则其人壽會長到离奇,視顓頊、老童、季連為氏族之稱號才合情理,又如高陽氏之子八人及高辛氏之子八子合稱為「十六族」,渾敦、窮奇、檮杌、饕餮被視為「四凶族」,可證其必為氏族之稱,随着人口增加與政治鬥爭,一個氏族分化出多個氏族亦理所當然。另據文獻記載,楚国官方史書名为《檮杌》[91],而顓頊氏的一支後裔亦以檮杌為名[92],可證楚国公室與顓頊氏有密切的关係。
  16. 雖然《史記》只明確記載嬴姓母系祖先是女修,父系祖先並沒有明確記載,但郯國與秦國同源[93],郯國是少皞氏的後裔[76],加上嬴秦公室祭祀少皞氏[94],所以嬴秦公室的父系祖先很明顯是少皞氏。一說認為黃帝之子青陽即是少皞氏[95],為己姓,但無論少皞氏是己姓還是嬴姓,均與嬴秦公室出自少皞氏的世系並不矛盾,因為嬴姓是得自有虞氏的賜姓[93]
  17. 有觀點認為帝嚳即《山海經》中的帝俊,也有觀點認為帝俊即是有虞氏帝舜,但帝舜與帝俊曾經在《山海經》一同並列[98][99],故筆者採信帝嚳=帝俊的觀點
  18. 18.0 18.1 18.2 18.3 陶唐氏壟斷氏族共主(帝)之位過百年,活動於陶唐氏統治末年及帝舜統治時期的契、棄均不太可能與帝嚳之子契、棄為同一人,帝嚳所生的契、棄應是帝舜統治時期的契、棄的祖先,所以筆者以契氏、棄氏來稱呼活動在五帝時代的契、棄二人。不過,一個氏族不擔任氏族共主(帝)並不代表該氏族的滅亡,比如伯益之母出自少典氏[103],高辛氏可以是在陶唐氏為帝(氏族共主)時代才與有娀氏及有邰氏通婚,所以契、棄分別是某一位人士的稱號的可能性也存在。同樣,黄帝氏可能是在陶唐氏統治時代才分化出有崇氏一支。本家雖然衰落,不過分家就強盛起來。
  19. 有些說法稱為「商族」、「商民族」,但無論是甲骨文還是出土或傳世文獻皆沒有此稱呼,也沒有留下足以作為民族共同體意識存在的文字證據,極其量只是一個部族;從流傳於世的傳說來,虞夏商周皆黃帝子孫,也就是說,商人或商王室並不存在一個排除虞夏周而獨立的民族共同體意識,何況,所謂夏人、商人、周人,廣義上只是中原地區土著被不同氏族統治而出現的一個稱呼,被夏后氏統治即為夏人、被商氏統治即為商人、被周氏統治即為周人,純屬政治身份歸屬的稱謂,政權更替並非人群更替,而狹義上的虞夏商周只是統治者氏族的稱謂,所謂「夏民族」、「商民族」、「周民族」只是近代幻想出来、歷史上不曾存在過的群體,所以筆者以夏后氏、商氏、周氏的稱呼更為合理。如同有虞氏的統治下沒有「虞民族」,夏、商、周的統治亦然,晚至東周時代的中原地區群體還尚未成為穩定的共同體,至於其他更少文字記載的先秦「蠻夷戎狄」更不可能是民族群體。另外,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其實「族類」的初義是指氏族、家族、宗族,並非民族,在其第一次出現的語境中,僅指異姓氏族[106]。而先秦「華夏」最初僅為周王室及其姻親集團的代稱,只有遵周禮,特别是属於周天子「母弟甥舅」之諸侯國人才能歸類為諸華、諸夏,而不遵守周禮、不尊重周天子、更非周天子「母弟甥舅」的諸侯國人則被視為「蠻夷戎狄」[107][108],縱使是源自周王室的吳國,稱王(不守周禮)的舉動,一樣被視為「蠻夷戎狄」[109]
  20. 所謂「黃帝生駱明」,其實是指駱明這一家族自黃帝氏族分化出來[112],如同「有五世而遷之宗」[113],新氏族從舊氏族中分化出來[114]。至於所謂「禹生石紐」是「禹生於石」的誤解,而「禹生於石」其實「啟生於石」的誤傳,從傳說中禹的身世與事跡來看,禹是絕不可能生於西羌或興於西羌[115],只有治水時「浮于積石」、「道河積石」涉及後世西羌人之地,東漢景云碑亦只说禹有「石纽汶川之会」[116],除此以外,禹的事跡與西羌無涉,顯然不能得出禹是西羌人的結論,何況在一個重視血缘的氏族部落社會,沒有血緣關係是绝不可能踏入統治階層頂端。
  21. 此後,后稷一職由棄氏[註 18]的家族世襲,如台蠒及其子叔均,皆為后稷以事農耕[122],帝嚳(帝俊)至后稷叔均之間至少還有兩代人[123],顯見「帝俊生后稷」中「后稷」是指世襲后稷的家族,然而歷任后稷之名失載,至不窋始見記載,所以筆者以后稷氏稱呼自棄至不窋之間的世系。
  22. 據古載關於舜為氏族共主之前的居地有雷澤、歷山[127][128][129]、負夏、壽丘[100]等地,其中河濱、河瀕意即黃河岸邊,雷澤一地明確是定陶[130],負夏、壽丘、歷山當在附近一帶,即黃河以南、淮河以北地區。
  23. 23.0 23.1 按《孟子》云「舜生於諸馮,遷於負夏,卒於鳴條,東夷之人也。文王生於岐周,卒於畢郢,西夷之人也。地之相去也,千有餘里;世之相後也,千有餘歲。得志行乎中國,若合符節。先聖後聖,其揆一也。」據《孟子註疏》解釋孟子之所以說是舜是東夷人,是「以其地在東方,故曰東夷之人」,同樣也是因為周文王「其地在西,故曰西夷之人........孟子言自舜帝所居終始之地與文王所居終始之地有千里以外之遠,自舜所生之世文王所生之世相後有千二百歳之久,其皆得志行政於中國以致治如合其符節有周而無異,一為先聖於前一為後聖在後,其所揆度則一而無二也,以其同也揆度也。」即只是因為舜地處中原東部、周文王地處中原西部,才稱其為東夷人(東方人)、西夷人(西方人)。故此「夷」並非少數民族的代名詞,從傳說來看,舜、周文王皆是黃帝後裔,當然不可能是非漢或非華夏人群,孟子之「東夷」、「西夷」,僅是指諸馮、負夏、鳴條以及岐周、畢郢這分別位於東方和西方的地區,將此處「東夷」、「西夷」視同非華夏人群或非漢族的代稱只是後人的誤解,這個误解也成為外來民族征服漢族地區後尋求統治合法性的借口。
  24. 有觀點認為在夏后氏統治之前存在一個歷時數百年「虞朝」,筆者認為此論不足信,因為傳世文獻皆指出姒文命是鯀之子[150],而鯀活動於陶唐氏帝堯時期,姒文命則繼承帝舜成為氏族共主(帝),由此觀之,有虞氏的統治時間不會超過一代人。另外,雖然在帝舜之前有虞氏存在「自幕至於瞽瞍」的世系[96],但考慮到高陽氏、高辛氏、有夏氏等皆先後由黃帝氏分化出來,然後各氏族彼此是平行存在,「自幕至於瞽瞍」完全可以是有虞氏成為帝(氏族共主)之前的歷任氏族酋長,不必以「虞朝」來解釋。
  25. 夏后氏諸王統治年月無定說,筆者在此採用夏商周斷代工程给出的公元前2070年為夏后氏統治的始年,減去姒文命的四十五年及横跨三個年頭的服丧期,则姒啟的統治開始於公元前2023年。
  26. 雖然有說法認為有扈氏領地在原陽縣,不過如此一來就和姒啟所居的陽城過於接近,筆者認為傳統說法的戶縣説更合理,因為如有扈氏在原陽縣,距陽城不過咫尺之隔,而戶縣離陽城更遠,加之古本《竹書纪年》云「啟征西河」,戰國時代魏國将洛水至黄河之間的地區设立為西河郡,可證在姒啟曾在關中地區作戰,與進攻有扈氏的方向相同,而且遙遠的位置才能令作為弱勢方的有扈氏相信反抗夏后氏統治能成功[162],而原陽縣應理解為有扈氏戰敗後,部分民眾被姒啟強制遷至黃河以北地區,以便就近看管。根據傳世文獻,夏后氏曾經在姒文命、姒啟、姒相時期與有扈氏發生戰爭,考慮到大禹姒文命在治水、平三苗的威望,姒啟很有可能在即位之初曾假借父命行事,以姒文命的名義發佈命令,令1500年後的人誤以為甘之戰是姒文命時期發生的。
  27. 在位積年據古本《竹書紀年》[163],然其歲數當有誤,若姒啟出生於姒文命治水時期,則姒啟歲數應大於姒文命統治期(45年)與姒啟统治期(39年)之和,即年壽八十四以上。
  28. 從有扈氏的位置来看,無論是在戶縣或原陽縣,特别後者更是位於有窮氏的原居地——鉏與后羿治所舊斟尋之间,所以這次叛亂應由后羿派兵平定,姒相只是名義上的代表。
  29. 寒浞在殺害后羿後「因羿室,生澆及豷」,至「使澆用師,滅斟灌及斟尋氏」,可見這一段時间至少足以令一名初生嬰兒成長為領兵作戰的大將[137],按今本《竹書纪年》,寒浞在殺害后羿在姒相八年,后缗逃奔有仍氏在姒相二十八年,20年時間足以令一名初生嬰兒成長為領兵作戰的大將,故20年一説可從,而后缗生姒少康,姒少康之子姒杼在滅亡有窮氏的戰役中已能領兵「滅豷於戈」,假设姒少康在20歲左右生姒杼,姒杼「滅豷於戈」時年约20歲[137],則寒浞殺姒相至姒少康殺寒浞之間约有四十年的歲月。
  30. 基於位置遠離夏后氏起家之地,姒無餘成為當地酋長更可能是當地氏族與夏后氏聯姻的結果,也有可能是姒無餘的後人遂步遷移至寧紹平原,殷革夏後,夏王姒履癸就南奔至南巢。夏代中原地區的原始瓷器就是由浙南閩北地區出產,既然有貨物來往[180],出現少量人群交流或氏族部落之间出现外交往来亦非不可能的事,所以自淮河一带向南跨過長江越過江東平原就到達寧紹平原,不論分封、流放或聯姻,對於夏后氏王室成員來說是有可能發生的。
  31. 筆者認為考古學上的二里頭文化分布範圍屬於夏后氏的直接統治區域,相當於夏王的王畿,而夏王國還包括向夏后氏稱臣的氏族部落,所以夏王國的範圍遠大於二里頭文化分布範圍。
  32. 河伯,在后羿執掌夏政時曾經被后羿所欺壓[181],在夏王姒芬時代,河伯馮夷曾與洛伯用發生爭執[182],河伯的「河」是指黃河,洛伯的「洛」是指洛水,既然河伯馮夷能與洛伯用發生爭執,那河伯與洛伯的居地不會太遠,洛伯應居於河洛地區附近,而河伯居於黃河以北,如此才能派兵支援商氏族,考慮到河伯與洛伯皆居於河南省,位於夏王國的王畿之內,那河伯如非夏后氏同姓氏族就是姻親部落,其派兵援助商氏族的舉動至少取得夏王的默許。
  33. 據《呂氏春秋》,北音、南音、東音、西音是指中原地區東南西北四處具有地方特色的音樂,其誕生正好與上古統治者有關,應該是有宮庭音樂的背景才被記載下來,後來東南西北四處吸收了不同時代的音樂特色,所以這些宮庭音樂才被稱東南西北四音之「始」,可說是漢民族音樂文化最早的記載[184]
  34. 34.0 34.1 34.2 二里頭文化第四期约在公元前1565年~公元前1530年[189],商代夏約在第四期晚段之際,參考古籍有關夏代列王的積年,所以筆者推測约發生在公元前1550年,同時也採信夏商周斷代工程以公元前2070年為夏代的始年、公元前1046年為周滅商之年,自周昭王以後的西周列王年代亦採之夏商周斷代工程。
  35. 姒不降的統治始於公元前1731年,其子姒孔甲卒於公元前1604年,兩代人長達127年,乍看之下似乎不可能,但後世也有兩代人時間過百年的例子:英國亨利八世生於公元1491年6月28日,其女伊麗莎白一世卒於公元1603年3月24日,長達112年;英國喬治三世生於公元1738年6月4日,其子漢诺威國王奥古斯特一世卒於公元1851年11月18日,長達113年;齊前莊公統治始於公元前795年,其子齊僖公卒於公元前698年,兩代人統治97年,衞僖公統治始於公元前855年,其子衛武公卒於公元前758年,兩代人統治97年,又秦惠文王生於公元前356年,其子秦昭襄王卒於公元前251年,長達105年;古埃及拉美西斯一世生於公元前1303年,其子麦倫普塔卒於公元前1203年,正好100年;斯里蘭卡Anuradhapura王国的pandukabhaya王統治始於公元前437年,其子Mutasiva王卒於公元前307年,兩代人統治130年。所以兩代人統治127年的可能性也不是零的,不過,相比起父子關係,從時間來看,姒孔甲是姒不降之孫的可能性更大。
  36. 歷來都將驪戎定位在驪山一带,但如此一來就與秦國東境早在公元前697年推至華山的事實產生矛盾,如果華山以西盡為秦境,晉國何得能深入秦境攻滅驪戎而還?在同一年,史書記載秦國與晉國在河陽發生了一場戰爭,會不會與晉國攻打驪戎有關?综合史料,推测在秦國東進的形勢下,驪戎至遲在公元前672年已離開驪山一带東移,而被西虢國擊敗的犬戎也是受秦國威胁而東遷至渭汭,於是结束內亂只數年的晉國才能攻滅已不在驪山的驪戎。
  37. 滅古派又有「打破民族出於一元」的主張,這種先入為主的偏見可能會加劇民族歧視,從外部看,會令極端民族主義者以「多元」為由來肢解民族,或以民族出於「多元」而以雜種蔑視之,從内部看,否定起源史會極大削弱民族的凝聚力,既然最初是多元,為什麼不可以重新「恢復」為多元?所以「打破民族出於一元」是一種危險的主張,其影響必然會溢出學術以外,所以學術自由應該如同言論自由一樣設有限制。另外,何為「一元」?如果一元是指出自一個男人的後代,那世上所有民族都不是出於一元;如果一元是指一個群體,那何為「一個」群體(元)?以地域論?文化論?這些都是含糊的地方,即使民族出於多元,那「多元」只會是有限的「元」,考慮到民族的聚居地面積有限,多元亦只能是有限地域内的有限的「元」(群體),不可能是無限元、無數元、許多元,而「無限」、「無數」、「許多」等模糊的說法亦可能被極端民族主義者利用,或分化肢解族群或逼使族群接受其他族群的移民(更多元),所以筆者認為「打破民族出於一元」這種主張是有害的。觀乎「元」的定義,民族可以是出於一元,比如可以將民族的起源群體歸於同一分類,那就可以視民族出於一元,基於分類的數目,亦可以是二元、三元、四元等等,以個人而論,父親的父親的父親是祖源,父親的母親的父親亦是祖源,母親的父親的父親亦是祖源,所以一個人可以有很多以至數百名祖先,不過認同可以是一元,設使數百名祖先分屬ABC三族,個人則可以屬於ABC任一族,這些是世上所有民族都存在的現象,但無論如何,由多個群體融合而成的民族本身已經是一元,如同兩個家庭通婚的後代已經融合為一個家庭而不可分割、熱水與冷水混合後就不可分離一樣,當然,一個民族亦可能會分化為多個民族,但這是分化出新的,不是恢復舊的,而這種分化還需要取得原來民族的全體一致共識作為前提。

参考資料[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藝文類聚卷一天部上天》引徐整《三五曆紀》曰:「天地混沌如雞子,盤古生其中,萬八千歲,天地開闢,陽清為天,陰濁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長一丈,如此萬八千歲,天數極高,地數極深,盤古極長,後乃有三皇,數起於一,立於三,成於五,盛於七,處於九,故天去地九萬里。」
  2. 《太平御覽皇王部三人皇》引《三五歷紀》曰:有神聖人九頭,號人皇。天皇、地皇、人皇為太古。
  3. 《太平御覽皇王部三天皇》引徐整《三五歷記》曰:溟涬始芽,濛鴻滋萌,歲起攝提,元氣肇啟,有神靈人十二頭,號曰天皇。
  4. 韩湖初《闻一多“盘古即伏羲” 说难以动摇-兼评盘古神话由印度传入“已作结论” 说》
  5. 《儀禮卷第一士冠禮第一》:「周弁、殷冔、夏收」鄭玄注:「弁名出於槃,槃大也,言所以自光大也,冔名出於幠,幠覆也,言所以自覆飾也,收言所以收斂髮也,齋所服而祭也,其制之異亦未聞。」
  6. 《史记孝武本紀》神君最貴者太一,其佐曰大禁、司命之屬。
  7. 《逸周書克殷解》王入,即位于社,太卒之左,群臣畢從,毛叔鄭奉明水,衛叔封傅禮,召公奭贊采,師尚父牽牲,尹逸筴曰:「殷末孫受德,迷先成湯之明,侮滅神祇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章顯聞于昊天上帝。」武王再拜稽首,膺受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
  8. 《詩經大雅蕩之什雲漢》
  9. 張露勝《沂南北寨汉墓中帝俊画像考》
  10. 《楚帛書甲篇》曰古□□伏羲,出自□□,处于脽寽□,厥□漁漁,□□□女,梦梦墨墨,无章弼弼,□□水□,风雨是於。乃取□□□子之子曰女填,是生子四。□□是襄,而天踐是格,参化唬逃,为禹为禼,以司堵襄。晷而天达,乃上下腾传。山陵不卫,乃命山川四海。□□热气滄气,以为其卫,以涉山陵,泷汩凼澫。未有日月,四神相代,乃峜以为岁,是唯四时。伥曰青木榦,二曰朱四单,三曰翏黄难,四曰潬墨榦。千又百岁,日月夋生。九州不平,山陵备卹,四神乃作,至于复天,旁动捍蔽之青木、赤木、黄木、白木、墨木之棈。炎帝乃命祝融以四神降,奠三天,维使敷奠四极,曰:「非九天则大卹,则毋敢[睿攵]天灵。」帝夋乃为日月之行。共工夸步十日,四时□□神则闰四□,毋使百神风雨、辰祎乱作。乃逆日月,以剸相□,使有宵有朝,有昼有夕。
  11. 《山海經海內經》:「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殺鯀于羽郊。鯀復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郭璞注曰:「息壤者言上自長息無限,故可以塞洪水也。」
  12. 《淮南子覽冥訓》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背方州,抱圓天,和春陽夏,殺秋約冬,枕方寢繩,陰陽之所壅沈不通者,竅理之;逆氣戾物,傷民厚積者,絕止之。當此之時,臥倨倨,興眄眄,一自以為馬,一自以為牛,其行蹎蹎,其視瞑瞑,侗然皆得其和,莫知所由生,浮游不知所求,魍魎不知所往。當此之時,禽獸蝮蛇,無不匿其爪牙,藏其螫毒,無有攫噬之心。考其功烈,上際九天,下契黃壚,名聲被後世,光暉重萬物。乘雷車,服駕應龍,驂青虯,援絕瑞,席蘿圖,黃雲絡,前白螭,後奔蛇,浮游消搖,道鬼神,登九天,朝帝於靈門,宓穆休於太祖之下。然而不彰其功,不揚其聲,隱真人之道,以從天地之固然。何則?道德上通,而智故消滅也。
  13. 《天地开辟以来帝王纪》:「复遥百劫,人民轉多,食不可足,遂相欺奪。强者得多,弱者得少,地肥神聖,化為草棘。人民飢困,递相食噉,天知此惡,即下洪水蕩除,萬人死尽,唯有伏羲得存其命,進稱天皇承后。」
  14. 伏羲女娲源出敦煌遗书
  15. 《太平御覽皇王部三女媧氏》引《風俗通》曰:俗說天地開辟,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作人,劇務,力不暇供,乃引繩於縆泥中于舉以為人。故富貴者黃土人也,貧賤凡庸者縆人也。
  16. 《莊子外篇胠篋》子獨不知至德之世乎?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陸氏、驪畜氏、軒轅氏、赫胥氏、尊盧氏、祝融氏、伏羲氏、神農氏,當是時也,民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樂其俗,安其居,鄰國相望,雞狗之音相聞,民至老死而不相往來。若此之時,則至治已。
  17. 《容成氏》昔者容成氏、□□氏、□□氏、□□氏、□□氏、□□氏、□□氏、 □□氏、□□氏、□□氏、□□氏、□□氏、□□氏、尊盧氏、赫胥氏、喬結氏、倉頡氏、軒轅氏、神農氏、椲□氏、壚■氏之有天下也,皆不授其子而授賢。其德輶清,而上愛下,而一其志,而寢其兵,而官其材。於是乎喑聾執燭,瞀工鼓瑟,跛躃守門,侏儒爲矢,長者懸度,僂者裒塿,癭者煮鹽,厇蜀者漁澤,瑕棄不廢。凡民蔽芾者,教而誨之,飲而食之,思役百官而月請之。
  18. 《淮南子本經訓》昔容成氏之時,道路雁行列處,托嬰兒于巢上,置餘糧於畮首,虎豹可尾,虺蛇可蹍,而不知其所由然。逮至堯之時,十日並出,焦禾稼,殺草木,而民無所食。猰貐、鑿齒、九嬰、大風、封豨、修蛇皆為民害。堯乃使羿誅鑿齒于疇華之野,殺九嬰于凶水之上,繳大風於青丘之澤,上射十日而下殺猰貐,斷修蛇於洞庭,禽封豨于桑林,萬民皆喜,置堯以為天子。於是天下廣狹、險易、遠近,始有道里。舜之時,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龍門未開,呂梁未發,江、淮通流,四海溟涬,民皆上丘陵,赴樹木。舜乃使禹疏三江五湖,開伊闕,導廛、澗,平通溝陸,流注東海,鴻水漏,九州幹,萬民皆寧其性,是以稱堯、舜以為聖。
  19. 《莊子外篇馬蹄》夫赫胥氏之時,民居不知所為,行不知所之,含哺而熙,鼓腹而遊,民能以此矣。
  20. 《韓非子五蠹》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獸眾,人民不勝禽獸蟲蛇,有聖人作,搆木為巢以避群害,而民悅之,使王天下,號曰有巢氏。民食果蓏蚌蛤,腥臊惡臭而傷害腹胃,民多疾病,有聖人作,鑽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說之,使王天下,號之曰燧人氏。中古之世,天下大水,而鯀、禹決瀆。
  21. 《逸周書史記解》昔者有巢氏有亂臣而貴,任之以國,假之以權,擅國而主斷,君已而奪之,臣怒而生變,有巢以亡。
  22. 22.0 22.1 《左傳昭公十七年》冬,有星孛于大辰,西及漢,申須曰:「彗所以除舊布新也,天事恆象,今除於火,火出必布焉,諸侯其有火災乎?」梓慎曰:「往年吾見之,是其徵也,火出而見,今茲火出而章,必火入而伏,其居火也久矣,其與不然乎,火出,於夏為三月,於商為四月,於周為五月,夏數得天,若火作,其四國當之,在宋衛陳鄭乎?宋,大辰之虛也,陳,大皞之虛也,鄭,祝融之虛也,皆火房也,星孛天漢,漢,水祥也,衛,顓頊之虛也,故為帝丘,其星為大水,水火之牡也,其以丙子若壬午作乎,水火所以合也,若火入而伏,必以壬午,不過其見之月。」鄭裨灶言於子產曰:「宋衛陳鄭,將同日火,若我用瓘斝玉瓚,鄭必不火。」子產弗與。
  23. 《山海經海內經》西南有巴國。大皞生咸鳥,咸鳥生乘釐,乘釐生後照,後照是始為巴人。
  24. 《列子楊朱》楊朱曰:「太古之事滅矣,孰誌之哉?三皇之事,若存若亡;五帝之事,若覺若夢;三王之事,或隱或顯,億不識一。當身之事,或聞或見,萬不識一。目前之事或存或廢,千不識一。太古至于今日,年數固不可勝紀。但伏羲已來三十餘萬歲,賢愚、好醜、成敗、是非,无不消滅,但遟速之閒耳。矜一時之毀譽,以焦苦其神形,要死後數百年中餘名,豈足潤枯骨?何生之樂哉?」
  25. 《呂氏春秋開春論愛類》神農之教曰:「士有當年而不耕者,則天下或受其饑矣;女有當年而不績者,則天下或受其寒矣。」故身親耕,妻親績,所以見致民利也。
  26. 26.0 26.1 《國語晉語四》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黃帝、炎帝。黃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異德,故黃帝為姬,炎帝為姜
  27. 姬水河研讨会纪要
  28. 28.0 28.1 《水經注卷十八渭水》:「岐水又東逕姜氏城南為姜水,按《世本》『炎帝,姜姓』《帝王世紀》曰『炎帝,神農氏,姜姓。母女登遊華陽,感神而生炎帝』。長于姜水,是其地也。東注雍水。雍水又南,逕美陽縣之中亭川,合武水,水發杜陽縣大嶺側,東西三百步,南北二百步,世謂之赤泥峴。沿波歷澗,俗名大橫水也,疑即杜水矣。其水東南流,東逕杜陽縣故城,世謂之故縣川。又故虢縣有杜陽山,山北有杜陽谷,有地穴北入,亦不知所極,在天柱山南,故縣取名焉,亦指是水而攝目矣,即王莽之通杜也。」
  29. 炎黄母族有蟜氏故地考
  30. 30.0 30.1 《說文解字邑部》邰:炎帝之後,姜姓所封,周棄外家國。从邑台聲。右扶風斄縣是也。〈詩〉曰:「有邰家室。」
  31. 《孔子家語·五帝德》宰我問於孔子曰:「昔者吾聞諸榮伊曰:『黃帝三百年。』請問黃帝者,人也?抑非人也?何以能至三百年乎?」
  32. 《括地志》云:「鄭州新鄭縣,本有熊氏之墟也。」
  33. 《史記》注引《集解》譙周曰:「 有熊國君,少典之子也。」皇甫謐曰:「有熊,今河南新鄭是也。」
  34. 《列子說符》關尹謂子列子曰:「言美則響美,言惡則響惡;身長則影長,身短則影短。名也者,響也;身也者,影也。故曰:慎爾言,將有知之;慎爾行,將有隨之,是故聖人見出以知入,觀往以知來,此其所以先知之理也。度在身,稽在人。人愛我,我必愛之;人惡我,我必惡之。湯武愛天下,茲王;桀、紂惡天下,故亡,此所稽也。稽度皆明而不道也,譬之出不由門,行不從徑也。以是求利,不亦難乎?嘗觀之神農有炎之德,稽之虞、夏、商、周之書,度諸法士賢人之言,所以存亡廢興而非由此道者,未之有也。」
  35. 《莊子雜篇盜跖》神農之世,臥則居居,起則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與麋鹿共處,耕而食,織而衣,無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然而黃帝不能致德,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堯、舜作,立群臣,湯放其主,武王殺紂。自是之後,以強陵弱,以眾暴寡。湯、武以來,皆亂人之徒也。
  36. 36.0 36.1 36.2 36.3 36.4 36.5 36.6 《逸周書嘗麥解》王若曰:「宗揜大正,昔天之初,誕作二后,乃設建典,命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少昊,以臨四方,司□□上天未成之慶,蚩尤乃逐帝,爭于涿鹿之河,九隅無遺,赤帝大懾,乃說于黃帝,執蚩尤殺之于中冀,以甲兵釋怒,用大正,順天思序,紀于大帝,用名之曰絕轡之野,乃命少昊清司馬鳥師,以正五帝之官,故名曰質,天用大成,至于今不亂,其在啟之五子,忘伯禹之命,假國無正,用胥興作亂,遂凶厥國,皇天哀禹,賜以彭壽,思正夏略,今予小子,聞有古遺訓,予亦述朕文考之言,不易。予用皇威,不忘祗天之明典,令□我大治,用我九宗正州伯教告于我,相在大國,有殷之□辟,自其作□于古,是威厥邑,無類于冀州,嘉我小國,其命余克長王國。嗚呼!敬之哉!如木既顛厥巢,其猶有枝葉作休,爾弗敬恤爾執,以屏助予一人,集天之顯,亦爾子孫,其能常憂恤乃事,勿畏多寵,無愛乃嚚,亦無或刑于鰥寡非罪,惠乃其常,無別于民。」
  37. 《呂氏春秋審分覽慎勢》神農十七世有天下
  38. 《呂氏春秋離俗覽用民》夙沙之民,自攻其君,而歸神農。
  39. 壽光故事鹽宗夙沙氏與中國海鹽
  40. 40.0 40.1 《史記封禪書》管仲曰:「古者封泰山禪梁父者七十二家,而夷吾所記者十有二焉。昔無懷氏封泰山,禪云云;虙羲封泰山,禪云云;神農封泰山,禪云云;炎帝封泰山,禪云云;黃帝封泰山,禪亭亭;顓頊封泰山,禪云云;帝嚳封泰山,禪云云;堯封泰山,禪云云;舜封泰山,禪云云;禹封泰山,禪會稽;湯封泰山,禪云云;周成王封泰山,禪社首:皆受命然後得封禪。」
  41. 41.0 41.1 《左傳‧昭公二十年》十二月,……飲酒樂,公曰:「古而無死,其樂若何?」晏子對曰:「古而無死,則古之樂也,君何得焉?昔爽鳩氏始居此地,季萴因之,有逢伯陵因之,蒲姑氏因之,而後大公因之,古者無死,爽鳩氏之樂,非君所願也。」
  42. 《山海經海內經》炎帝之孫伯陵,伯陵同吳權之妻阿女緣婦,緣婦孕三年,是生鼓、延、殳。始為侯,鼓、延是始為鍾,為樂風。
  43. 《商君書算地》神農教耕而王天下
  44. 《管子形勢解》神農教耕生穀,以致民利
  45. 45.0 45.1 《管子輕重戊》神農作樹五穀淇山之陽,九州之民,乃知穀食,而天下化之。
  46. 46.0 46.1 《中全新世仰韶文化扩张的环境背景》認為「仰韶时期,黄土高原年均气温较现代高约2℃,年降水高出现代约100 mm,季风强劲,降水增加,400 mm等降水量线较现代向西北内陆推进200 km左右,黍粟作种植的范围扩大,仰韶文化相应扩张。」又指出「考古证据表明全新世暖期北方农业文化遗存北界的大致位置为:从绥芬河至宁安镜泊湖南岸,经农安左家山、通辽,沿西拉木伦河北侧向西南延伸,至化德、商都,沿阴山南麓、大青山南麓至包头、乌拉特前旗,向南经东胜以西,鄂克托旗、杭锦旗以东,向西经宁夏固原、河西走廊至南经青海湖东缘一线。」
  47. 47.0 47.1 《韓非子十過》引師曠言:「昔者黃帝合鬼神於泰山之上,駕象車而六蛟龍,畢方並轄,蚩尤居前,風伯進掃,雨師灑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後,騰蛇伏地,鳳皇覆上,大合鬼神,作為清角。」
  48. 《史記封禪書》三曰兵主,祠蚩尤。蚩尤在東平陸監鄉,齊之西境也。
  49. 《漢書郊祀志下》又祠四時於琅邪,蚩尤於壽良。
  50. 《呂氏春秋孟秋紀蕩兵》人曰「蚩尤作兵」,蚩尤非作兵也,利其械矣。未有蚩尤之時,民固剝林木以戰矣,勝者為長。
  51. 《史記殷本紀》引湯誥:「維三月,王自至於東郊。告諸侯群后:『毋不有功於民,勤力乃事。予乃大罰殛女,毋予怨。』曰:『古禹、皋陶久勞于外,其有功乎民,民乃有安。東為江,北為濟,西為河,南為淮,四瀆已修,萬民乃有居。后稷降播,農殖百穀。三公咸有功于民,故後有立。昔蚩尤與其大夫作亂百姓,帝乃弗予,有狀。先王言不可不勉。』曰:『不道,毋之在國,女毋我怨。』」
  52. 《戰國策秦策一蘇秦始將連橫》黃帝伐涿鹿而禽蚩尤
  53. 《史記五帝本紀》注引《索隱》:「或作『濁鹿』,古今字異耳。」
  54. 《水經注卷十三㶟水》涿水出涿鹿山,世謂之張公泉,東北流逕涿鹿縣故城南,王莽所謂抪陸也。黃帝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留其民于涿鹿之阿。即于是也。其水又東北與阪泉合,水導源縣之東泉。魏《土地記》曰:『下洛城東南六十里有涿鹿城,城東一里有阪泉,泉上有黃帝祠。』晉《太康地理記》曰:『阪泉亦地名也。泉水東北流與蚩尤泉會,水出蚩尤城,城無東面。』魏《土地記》稱,涿鹿城東南六里有蚩尤城。泉水淵而不流,霖雨併則流注阪泉亂流東北入涿水。涿水又東逕平原郡南,魏徙平原之民置此,故立僑郡,以統流雜。涿水又東北逕祚亭北,而東北入㶟水。亦云涿水枝分入匈奴者,謂之涿邪水。地理潛顯,難以究昭,非所知也。
  55. 《史記·樂書》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車,而封黃帝之後於薊,封帝堯之後於祝,封帝舜之後於陳;下車而封夏后氏之後於杞,封殷之後於宋,封王子比干之墓,釋箕子之囚,使之行商容而復其位。
  56. 《水經注卷九清水》:「山陽縣東北二十五里有陸真阜,南有皇母、馬鳴二泉,東南合注于吳陂也。次陸真阜之東北,得覆釜堆,堆南有三泉,相去四五里,參差次合,南注于陂。泉在濁鹿城西,建安二十五年,魏封漢獻帝為山陽公,濁鹿城,即是公所居也。」
  57. 57.0 57.1 57.2 《史記·五帝本紀》軒轅之時,神農氏世衰。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農氏弗能征。於是軒轅乃習用干戈,以征不享,諸侯咸來賓從。而蚩尤最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諸侯,諸侯咸歸軒轅。軒轅乃修德振兵,治五氣,藝五種,撫萬民,度四方,教熊羆貔貅貙虎,以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三戰然後得其志。蚩尤作亂,不用帝命。於是黃帝乃徵師諸侯,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遂禽殺蚩尤。而諸侯咸尊軒轅為天子,代神農氏,是為黃帝。天下有不順者,黃帝從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嘗寧居。東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雞頭。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為營衛。官名皆以雲命,為雲師。置左右大監,監于萬國。萬國和,而鬼神山川封禪與為多焉。獲寶鼎,迎日推筴。舉風后、力牧、常先、大鴻以治民。順天地之紀、幽明之占、死生之說、存亡之難。時播百穀草木,淳化鳥獸蟲蛾,旁羅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勞勤心力耳目,節用水火材物。有土德之瑞,故號黃帝。黃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黃帝居軒轅之丘,而娶於西陵之女,是爲嫘祖。嫘祖爲黃帝正妃,生二子,其後皆有天下
  58. 58.0 58.1 《逸周書史記解》武不止者亡,昔阪泉氏用兵無已、誅戰不休、并兼無親,文無所立,智士寒心,徙居至于獨鹿,諸侯叛之,阪泉以亡。
  59. 《山海經大荒北經》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龍畜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魃不得復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後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為田祖。魃時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決通溝瀆。
  60. 《史記五帝本紀》注《集解》引《皇覽》曰:「蚩尤冢在東平郡壽張縣闞鄉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氣出,如匹絳帛,民名為蚩尤旗。肩髀冢在山陽郡鉅野縣重聚,大小與闞冢等。傳言黃帝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黃帝殺之,身體異處,故別葬之。」
  61. 《列子·黃帝》黃帝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帥熊、羆、狼、豹、貙、虎為前驅,鵰、鶡、鷹、鳶為旗幟,此以力使禽獸者也。
  62. 《莊子在宥》黃帝立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聞廣成子在於空同之上,故往見之
  63. 《列子湯問》唯黃帝與容成子居空桐之上,同齋三月,心死形廢,徐以神視,塊然見之,若嵩山之阿,徐以氣聽,砰然聞之若電霆之聲。
  64. 《莊子在宥》北門成問於黃帝曰:「帝張〈咸池〉之樂於洞庭之野,吾始聞之懼,復聞之怠,卒聞之而惑,蕩蕩默默,乃不自得。」
  65. 65.0 65.1 《史記五帝本紀》注引括地志云:「空桐山在肅州福祿縣東南六十里。抱朴子內篇云『黃帝西見中黃子,受九品之方,過空桐,從廣成子受自然之經』,即此山。」括地志又云:「笄頭山一名崆峒山,在原州平高縣西百里,禹貢涇水所出。輿地志云或即雞頭山也。酈元云蓋大隴山異名也。莊子云廣成子學道崆峒山,黃帝問道於廣成子,蓋在此。」
  66. 《史記五帝本紀》注引《正義》:「廣平曰阿。」
  67. 《漢書刑法志第三》注引鄭氏曰:「 涿鹿在彭城南。與炎帝戰,炎帝火行,故云火災。」
  68. 《記纂淵海卷十九鄭州》軒轅丘在新鄭縣境,黃帝生此。
  69. 《史記孝武本紀》上遂郊雍,至隴西,西登空桐 ,幸甘泉。
  70. 《史記孝武本紀》注引史記正義:「空桐山在原州平高縣西一百里。」
  71. 《商君書更法》引公孫鞅云:「……伏羲神農教而不誅,黃帝堯舜誅而不怒。……」
  72. 《司馬法仁本》賢王制禮樂法度,乃作五刑,興甲兵,以討不義。巡狩省方,會諸侯,考不同。其有失命亂常,背德逆天之時,而危有功之君,偏告于諸侯,彰明有罪。乃告于皇天上帝,日月星辰,禱于后土四海神祇,山川冢社,乃造于先王。然後冢宰徵師于諸侯曰:「某國為不道,征之。以某年月日,師至于某國會天子正刑。」冢宰與百官布令於軍曰:「入罪人之地,無暴神祇,無行田獵,無毀土功,無燔牆屋,無伐林木,無取六畜、禾黍、器械。見其老幼,奉歸勿傷。雖遇壯者,不校勿敵。敵若傷之,醫藥歸之。」既誅有罪,王及諸侯修正其國,舉賢立明,正復厥職。
  73. 《孟子梁惠王下》引晏子云:「天子適諸侯曰巡狩,巡狩者巡所守也;諸侯朝於天子曰述職,述職者述所職也。無非事者。春省耕而補不足,秋省斂而助不給。夏諺曰『吾王不遊,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吾何以助?一遊一豫,為諸侯度。』」
  74. 《山海經大荒東經》東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國。少昊孺帝顓頊於此,棄其琴瑟。
  75. 《左傳‧定公四年》……昔武王克商,成王定之,選建明德,以藩屏周,故周公相王室以尹天下,於周為睦,分魯公以大路大旂,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殷民六族,條氏、徐氏、蕭氏、索氏、長勺氏、尾勺氏,使帥其宗氏,輯其分族,將其類醜,以法則周公,用即命于周,是使之職事于魯,以昭周公之明德,分之土田倍敦,祝宗卜史,備物典策,官司彝器,因商奄之民,命以伯禽,而封於少皞之虛;分康叔以大路,少帛,綪茷,旃旌,大呂,殷民七族,陶氏、施氏、繁氏、錡氏、樊氏、饑氏、終葵氏,封畛土略,自武父以南,及圃田之北竟,取於有閻之土,以共王職,取於相土之東都,以會王之東蒐,聃季授土,陶叔授民,命以康誥,而封於殷虛,皆啟以商政,疆以周索;分唐叔以大路密須之鼓,闕鞏沽洗,懷姓九宗,職官五正,命以唐誥,而封於夏虛,啟以夏政,疆以戎索。三者皆叔也,而有令德,故昭之以分物,不然,文武成康之伯猶多,而不獲是分也,唯不尚年也。……
  76. 76.0 76.1 《左傳‧昭公十七年》秋,郯子來朝,公與之宴,昭子問焉,曰:「少皞氏鳥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黃帝氏以雲紀,故為雲師而雲名,炎帝氏以火紀,故為火師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紀,故為水師而水名,大皞氏以龍紀,故為龍師而龍名,我高祖少皞,摯之立也,鳳鳥適至,故紀於鳥,為鳥師而鳥名,鳳鳥氏歷正也,玄鳥氏司分者也,伯趙氏司至者也,青鳥氏司啟者也,丹鳥氏司閉者也,祝鳩氏司徒也,鴡鳩氏司馬也,鳲鳩氏司空也,爽鳩氏司寇也,鶻鳩氏司事也,五鳩,鳩民者也,五雉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為九農正,扈民無淫者也,自顓頊以來,不能紀遠,乃紀於近,為民師而命以民事,則不能故也。」
  77. 《山海經海內經》黃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處若水,生韓流。韓流擢首、謹耳、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豚止,取淖子曰阿女,生帝顓頊。
  78. 78.0 78.1 78.2 《左傳‧昭公二十九年》秋,龍見于絳郊,魏獻子問於蔡墨曰:「吾聞之,蟲莫知於龍,以其不生得也,謂之知,信乎?」對曰:「人實不知,非龍實知,古者畜龍,故國有豢龍氏,有御龍氏。」獻子曰:「是二氏者,吾亦聞之,而知其故,是何謂也?」對曰:「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實,甚好龍,能求其耆欲以飲食之,龍多歸之,乃擾畜龍以服事帝舜,帝賜之姓,曰董氏,曰豢龍,封諸鬷川,鬷夷氏其後也,故帝舜氏世有畜龍,及有夏孔甲,擾于有帝,帝賜之乘龍,河漢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獲豢龍氏,有陶唐氏既衰,其後有劉累學擾龍于豢龍氏,以事孔甲,能飲食之,夏后嘉之,賜氏曰御龍,以更豕韋之後,龍一雌死,潛醢以食夏后,夏后饗之,既而使求之,懼而遷于魯縣,范氏其後也。」獻子曰:「今何故無之?」對曰:「夫物物有其官,官脩其方,朝夕思之,一日失職,則死及之,失官不食,官宿其業,其物乃至,若泯棄之,物乃坻伏,鬱湮不育,故有五行之官,是謂五官,實列受氏姓,封為上公,祀為貴神,社稷五祀,是尊是奉,木正曰句芒,火正曰祝融,金正曰蓐收,水正曰玄冥,土正曰后土。龍,水物也,水官棄矣,故龍不生得,不然,周易有之,在乾之姤曰『潛龍勿用』,其同人曰『見龍在田』,其大有曰『飛龍在天』,其夬曰『亢龍有悔』,其坤曰『見群龍無首,吉』,坤之剝曰『龍戰于野』,若不朝夕見,誰能物之?」獻子曰:「社稷五祀,誰氏之五官也?」對曰:「少皞氏有四叔,曰重、曰該、曰脩、曰熙,實能金木及水,使重為句芒、該為蓐收、脩及熙為玄冥,世不失職,遂濟窮桑,此其三祀也;顓頊氏有子曰犁,為祝融。共工氏有子曰句龍,為后土,此其二祀也,后土為社。稷,田正也,有烈山氏之子曰柱,為稷,自夏以上祀之,周棄亦為稷,自商以來祀之。」
  79. 《國語楚語下》及少昊之衰也,九黎亂德,民神雜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為巫史,無有要質。民匱于祀,而不知其福。蒸享無度,民神同位。民瀆齊盟,無有嚴威。神狎民則,不蠲其為。嘉生不降,無物以享。禍災薦臻,莫盡其氣。顓頊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屬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屬民,使復舊常,無相侵瀆,是謂絕地天通。
  80. 《史記·五帝本紀》帝顓頊高陽者。注引《索隱》宋衷云:「顓頊,名; 高陽 ,有天下號也。」
  81. 81.0 81.1 81.2 81.3 《國語魯語上》:「故有虞氏禘黃帝而祖顓頊,郊堯而宗舜;夏后氏禘黃帝而祖顓頊,郊鯀而宗禹;商人禘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湯;周人禘嚳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幕,能帥顓頊者也,有虞氏報焉;杼,能帥禹者也,夏后氏報焉;上甲微,能帥契者也,商人報焉;高圉、大王,能帥稷者也,周人報焉。」韋昭注:「賈侍中云:『有虞氏,舜後,在夏、殷為二王後,故有郊、禘、宗、祖之禮也。』昭謂:此上四者,謂祭天以配食也。祭昊天於圓丘曰禘,祭五帝於明堂曰祖、宗,祭上帝於南郊曰郊。有虞氏出自黃帝、顓頊之後,故禘黃帝而祖顓頊,舜受禪於堯,故郊堯。禮祭法:『有虞氏郊嚳而宗堯。』與此異者,舜在時則宗堯,舜崩而子孫宗舜,故郊堯也。」又注:「舜,當為嚳,字之誤也。禮祭法曰:『商人禘嚳。嚳,契父,商之先,故禘之。』後鄭司農云:『商人宜郊契。』」
  82. 82.0 82.1 《禮記祭法》有虞氏禘黃帝而郊嚳,祖顓頊而宗堯。夏后氏亦禘黃帝而郊鯀,祖顓頊而宗禹。殷人禘嚳而郊冥,祖契而宗湯。周人禘嚳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
  83. 《山海經海內經》炎帝之妻,赤水之子聽訞生炎居,炎居生節並,節並生戲器,戲器生祝融,祝融降處于江水,生共工,共工生術器,術器首方顛,是復土穰,以處江水。共工生后土,后土生噎鳴,噎鳴生歲十有二。
  84. 《列子湯問》其後共工氏與顓頊爭為帝,怒而觸不周之山,折天柱,絕地維,故天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滿東南,故百川水潦歸焉。
  85. 《淮南子天文訓》昔者共工與顓頊爭為帝,怒而觸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維絕。天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滿東南,故水潦塵埃歸焉。
  86. 《左傳昭公十年》十年,春,王正月,有星出于婺女,鄭裨灶言於子產曰:「七月戊子,晉君將死,今茲歲在顓頊之虛,姜氏任氏,實守其地,居其維首而有妖星焉,告邑姜也,邑姜,晉之妣也,天以七紀,戊子,逢公以登星斯於是乎出,吾是以譏之。」
  87. 《山海經大荒西經》有芒山。有桂山。有榣山。其上有人,號曰太子長琴。顓頊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長琴,是處搖山,始作樂風。…………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樞也。吴姖天門,日月所入。有神,人面無臂,兩足反屬于頭上,名曰嘘。顓頊生老童,老童生重及黎,帝令重獻上天,令黎印下地。下地是生噎,處于西極,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
  88. 88.0 88.1 《史記楚世家》楚之先祖出自帝顓頊高陽。高陽者,黃帝之孫,昌意之子也。 高陽生稱,稱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為帝嚳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嚳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亂,帝嚳使重黎誅之而不盡。帝乃以庚寅日誅重黎,而以其弟吳回為重黎後,復居火正,為祝融。
  89. 《國語鄭語》且重、黎之後也,夫黎為高辛氏火正,以淳耀敦大,天明地德,光照四海,故命之曰『祝融』,其功大矣。…………姜,伯夷之後也,嬴,伯翳之後也。伯夷能處于神以佐堯者也,伯翳能議百物以佐舜者也。
  90. 2017年9月黃德寬《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概述》這批簡可能是一部較為完整的楚國官修史書,簡文從「顓頊生老童」起到楚(獻) 惠王「白公起禍」止,記載了楚先祖及熊麗以下至惠王時期各王的終立更替和重大歷史事件。…………根據安大簡第一組楚史類文獻材料初步整理的結果,楚早期世系為帝顓頊生老童,是為楚先。老童生重及黎、吳及韋 (回) 。黎氏即祝融,有子六人,其六子曰季連,是為荊人。「融乃使人下請季連,求之弗得。見人在穴中,問之不言,以火爨其穴,乃懼, 告曰:酓 (熊) 。」使人告融,「融曰:是穴之熊也。乃遂名之曰穴酓 (熊) ,是為荊王」。穴熊生熊鹿 (麗),穴熊終,熊鹿 (麗) 立。簡本對楚先祖的來源、世系的記載非常清楚,與《楚世家》等傳世文獻比較,簡本主要有6點不同。一是老童為顓頊所生,不是稱所生。老童所生有四子,即「重及黎、吳及韋 (回) 」。簡文兩個「及」這麼用,顯然是要防止將四子誤為兩人。二是黎氏即祝融,而不是重或吳、回。三是無陸終其人,生六子者就是祝融黎,文獻陸終當是祝融之誤。四是季連就是穴熊,而且簡文交待了穴熊得名之由。五是不存在附沮一世。六是穴熊生熊麗,期間並不存在世系的中斷,這也證明《楚世家》鬻熊就是穴熊。以上只是對簡本撮其大要,與《楚世家》進行初步比勘。可以看出,簡本對楚早期傳說歷史進行了清理和整合,記述翔實,線索清晰。《史記》關於楚先祖歷史記錄的一些矛盾和不清楚的地方,簡文都交待得很清楚。根據簡文記載,原來老童出自顓頊,是楚人始祖,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季連,季連就是穴熊,是楚人的直接祖先,因此,楚簡中才會出現祭祀「老童、祝融、穴 (鬻) 熊」這三位祖先的組合,「三楚先」確定無疑就是這一組合的簡稱。長期以來困惑學者的問題,根據簡本楚史的記載就迎刃而解了。這證明安大簡楚史與其他楚簡對楚先祖世系的記載是一致的,是戰國時期楚人業已形成的統一看法。因此,我們認為安大簡楚史可能是楚國的一部官修史書。
  91. 《孟子離婁下》孟子曰:「王者之迹熄而詩亡,詩亡然後春秋作。晉之乘,楚之檮杌,魯之春秋,一也。其事則齊桓、晉文,其文則史。孔子曰:『其義則丘竊取之矣。』」
  92. 92.0 92.1 92.2 92.3 《左傳‧文公十八年》昔高陽氏有才子八人,蒼舒、隤敳、檮戭、大臨、尨降、庭堅、仲容、叔達,齊聖廣淵,明允篤誠,天下之民,謂之八愷,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伯奮、仲堪、叔獻、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貍,忠肅共懿,宣慈惠和,天下之民,謂之八元,此十六族也,世濟其美,不隕其名,以至於堯,堯不能舉,舜臣堯,舉八愷,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時序,地平天成,舉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義、母慈、兄友、弟共、子孝、內平、外成;昔帝鴻氏有不才子,掩義隱賊,好行凶德,醜類惡物,頑嚚不友,是與比周,天下之民,謂之渾敦,少皞氏有不才子,毀信廢忠,崇飾惡言,靖譖庸回,服讒蒐慝,以誣盛德,天下之民,謂之窮奇,顓頊有不才子,不可教訓,不知話言,告之則頑,舍之則嚚,傲很明德,以亂天常,天下之民,謂之檮杌,此三族也,世濟其凶,增其惡名,以至于堯,堯不能去。縉雲氏有不才子,貪于飲食,冒于貨賄,侵欲崇侈,不可盈厭,聚斂積實,不知紀極,不分孤寡,不恤窮匱,天下之民,以比三凶,謂之饕餮,舜臣堯,賓于四門,流四凶族,渾敦、窮奇、檮杌、饕餮,投諸四裔,以禦螭魅,是以堯崩而天下如一,同心戴舜,以為天子,以其舉十六相,去四凶也,故虞書數舜之功曰『慎徽五典,五典克從』,無違教也。曰『納于百揆,百揆時序』,無廢事也。曰『賓于四門,四門穆穆』,無凶人也。
  93. 93.0 93.1 《史記秦本紀》秦之先,帝顓頊之苗裔孫曰女修。女修織,玄鳥隕卵,女修吞之,生子大業。大業取少典之子,曰女華。女華生大費,與禹平水土。已成,帝錫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費為輔。」帝舜曰:「咨爾費,贊禹功,其賜爾皁游。爾後嗣將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費拜受,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柏翳。舜賜姓嬴氏。………………太史公曰:「秦之先為嬴姓,其後分封,以國為姓,有徐氏、郯氏、莒氏、終黎氏、運奄氏、菟裘氏、將梁氏、黃氏、江氏、修魚氏、白冥氏、蜚廉氏、秦氏。然秦以其先造父封趙城,為趙氏。」
  94. 《史記封禪書》秦襄公既侯,居西垂,自以為主少皞之神,作西畤,祠白帝,其牲用騮駒黃牛羝羊各一云。
  95. 《潛夫論五德志》大星如虹,下流華渚,女節萬接,生白帝摯青陽。世號少曎。代黃帝氏,都于曲阜。其德金行。其立也,鳳皇適至,故紀於鳥。
  96. 96.0 96.1 《左傳昭公八年》晉侯問於史趙曰:「陳其遂亡乎?」對曰:「未也。」公曰:「何故?」對曰:「陳,顓頊之族也,歲在鶉火,是以卒滅,陳將如之。今在析木之津,猶將復由。且陳氏得政于齊,而後陳卒亡,自幕至于瞽瞍,無違命,舜重之以明德,寘德于遂,遂世守之,及胡公不淫,故周賜之姓,使祀虞帝,臣聞盛德必百世祀,虞之世數未也,繼守將在齊,其兆既存矣。」
  97. 《陳侯因齊敦銘文》唯正六月癸未,陳侯因齊曰:「皇考孝武桓公,恭哉,大慕克成,其唯因齊揚皇考,紹緟高祖黃帝,邇嗣桓文,朝問諸侯,答揚厥德,諸侯夤薦吉金,用作孝武桓公祭器敦,以蒸以嘗,保有齊邦,世萬子孫,永為典常。」
  98. 98.0 98.1 《山海經海內北經》帝堯臺、帝嚳臺、帝丹朱臺、帝舜臺,各二臺,臺四方,在崑崙東北。
  99. 《山海經大荒南經》帝堯、帝嚳、帝舜葬於岳山。
  100.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史記五帝本紀》
  101. 101.0 101.1 101.2 《史記殷本紀》
  102. 《史記周本紀》
  103. 103.0 103.1 103.2 《史記·秦本紀》
  104. 104.0 104.1 104.2 《左傳‧襄公九年》晉侯問於士弱曰:「吾聞之,宋災,於是乎知有天道,何故?」對曰:「古之火正,或食於心,或食於咮,以出內火,是故咮為鶉火,心為大火,陶唐氏之火正閼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紀時焉,相土因之,故商主大火,商人閱其禍敗之釁,必始於火,是以日知其有天道也。」公曰:「可必乎?」對曰:「在道,國亂無象,不可知也。」
  105. 105.0 105.1 105.2 《左傳‧昭公元年》晉侯有疾,鄭伯使公孫僑如晉聘,且問疾,叔向問焉,曰:「寡君之疾病,卜人曰『實沈、臺駘為祟』,史莫之知,敢問此何神也?」子產曰:「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閼伯,季曰實沈,居于曠林,不相能也,日尋干戈,以相征討,后帝不臧,遷閼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為商星;遷實沈于大夏,主參,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其季世曰唐叔虞,當武王邑姜,方震大叔,夢帝謂已,余命而子曰虞,將與之唐,屬諸參而蕃育其子孫,及生有文在其手,曰虞,遂以命之,及成王滅唐而封大叔焉,故參為晉星,由是觀之,則實沈,參神也。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為玄冥師,生允格、臺駘,臺駘能業其官,宣汾洮,障大澤,以處大原,帝用嘉之,封諸汾川,沈、姒、蓐、黃,實守其祀,今晉主汾而滅之矣,由是觀之,則臺駘,汾神也,抑此二者,不及君身,山川之神則水旱癘疫之災,於是乎禜之,日月星辰之神則雪霜風雨之不時,於是乎禜之,若君身,則亦出入飲食哀樂之事也,山川星辰之神,又何為焉?僑聞之,君子有四時,朝以聽政、晝以訪問、夕以脩令、夜以安身,於是乎節宣其氣,勿使有所壅閉湫底,以露其體,茲心不爽,而昏亂百度,今無乃壹之,則生疾矣。僑又聞之,內官不及同姓,其生不殖,美先盡矣,則相生疾,君子是以惡之,故志曰『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違此二者,古之所慎也,男女辨姓,禮之大司也,今君內實有四姬焉,其無乃是也乎,若由是二者,弗可為也已,四姬有省,猶可無則,必生疾矣。」叔向曰:「善哉,肸未之聞也,此皆然矣。」
  106. 《春秋左傳正義‧成公四年》秋,公至自晉,欲求成于楚而叛晉,季文子曰:「不可,晉雖無道,未可叛也,國大臣睦而邇於我邇,近也,諸侯聽焉聽,服也,未可以貳,史佚之志有之周文王大史。大音泰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楚雖大,非吾族也與魯異姓,其肯字我乎字,愛也?」公乃止。
  107. 《國語鄭語》史伯對曰:「王室將卑,戎狄必昌,不可逼也。當成周者,南有荊、蠻、申、呂、應、鄧、陳、蔡、隨、唐;北有衛、燕、狄、鮮虞、潞、洛、泉、徐、蒲;西有虞、虢、晉、隗、霍、楊、魏、芮;東有齊、魯、曹、宋、滕、薛、鄒、莒;是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也,則皆蠻荊戎狄之人也。非親則頑,不可入也。其濟、洛、河、潁之間乎!是其子男之國,虢、鄶為大,虢叔恃勢,鄶仲恃險,是皆有驕侈怠慢之心,而加之以貪冒。君若以周難之故,寄孥與賄焉,不敢不許。周亂而弊,是驕而貪,必將背君,君若以成周之眾,奉辭伐罪,無不克矣。若克二邑,鄔、弊、補、舟、衣、柔、歷、華,君之土也。若前華後河,右洛左濟,主芣、騩而食溱、洧,修典刑以守之,是可以少固。」
  108. 《漢書·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下·韓地》周宣王弟友為周司徒,食采於宗周畿內,是為鄭。鄭桓公問於史伯曰:「王室多故,何所可以逃死?」史伯曰:「四方之國,非王母弟甥舅則夷狄,不可入也,其濟、洛、河、潁之間乎!子男之國,虢、鄶為大,恃勢與險,崈侈貪冒,君若寄帑與賄,周亂而敝,必將背君;君以成周之眾,奉辭伐罪,亡不克矣。」
  109. 韓愈《五百家注昌黎文集·卷十一·原道》:「孔子之作《春秋》也,諸侯用夷禮則夷之,進於中國則中國之。」
  110. 110.0 110.1 《史記周本紀》引《集解》徐廣曰:「今斄鄉在扶風。」《索隱》即詩生民曰「有邰家室」是也。 邰即斄,古今字異耳。《正義》括地志云「故斄城一名武功城,在雍州武功縣西南二十二里,古邰國,后稷所封也。有后稷及姜嫄祠。」
  111. 《山海經大荒東經》有白民之國。帝俊生帝鴻,帝鴻生白民,白民銷姓,黍食,使四鳥:虎、豹、熊、羆。
  112. 《山海經海內經》黃帝生駱明,駱明生白馬,白馬是為鯀
  113. 《禮記喪服小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而立四廟。庶子王,亦如之。別子為祖,繼別為宗,繼禰者為小宗。有五世而遷之宗,其繼高祖者也。是故,祖遷於上,宗易於下。尊祖故敬宗,敬宗所以尊祖禰也。庶子不祭祖者,明其宗也。庶子不為長子斬,不繼祖與禰故也。庶子不祭殤與無後者,殤與無後者從祖祔食。庶子不祭禰者,明其宗也。
  114. 《朱子語類雜類》古者姓、氏,大概姓只是女子之別,故字從「女」。男則從氏,如「季孫氏」之類,春秋可見。後世賜姓,殊無義理。氏,如孟孫叔孫季孫是也。姓則同姓,後世子孫或以氏為姓。今人皆稱張氏李氏,謂從上下來,只是氏了。只有三代而上經賜姓者為姓,如姚如姒如姬之類,是正姓。唐時尚有氏不同而同出者,不得為婚姻。沈莊仲問:「姓、氏如何分別?」曰:「姓是大總腦處,氏是後來次第分別處。如魯本姬姓,其後有孟氏季氏,同為姬姓,而氏有不同。某嘗言:『天子因生以賜姓,諸侯以字為諡,因以為族。』竊恐『諡』本『氏』字,先儒隨他錯處解將去,義理不通。且如舜生於媯汭,武王遂賜陳胡公滿為媯姓,即因生賜姓。如鄭之國氏,本子國之後,駟氏本子駟之後。如此之類,所謂『以字為氏,因以為族』。」姓與氏之分:姓是本原所生,氏是子孫下各分。如商姓子,其後有宋,宋又有華氏魚氏孔氏之類。周自黃帝以來姓姬,其後魯衛毛聃晉鄭之屬,各自以國為氏,而其國之子孫又皆以字為氏。如魯國子展之後為展氏,展禽喜是也。如三家孟仲季為氏,或因所居為氏,如東門氏之類。
  115. 廖名春《大禹故里說文獻考辯》
  116. 《景云碑》漢巴郡朐忍令广汉景云叔于,以永元十五年季夏仲旬已亥卒。君帝高阳之苗裔,封兹楚熊,氏以国别。高祖龙兴,娄敬画计,近诸关东豪族英杰,都于咸阳,攘竟蕃卫。大业既定,镇安海内。先人伯沇,匪志慷慨,术禹石纽汶川之会。帏屋甲帐,龟车留滞,家于梓幢,九族布列,裳絻相龙,名右冠盖。君其始仕,天资明括。典牧二城,朱紫有别。强不凌弱,威不猛害,政化如神,蒸民乃厉。州郡并表,当享符艾。大命颠覆,中年殂殁。如丧考妣,三载泣怛,退勿八音,百姓流泪,魂灵既载,农夫恻结。行路抚涕,织妇喑咽。吏民怀慕,户有祠祭。烟火相望,四时不绝。深野旷泽,哀声悼切。追歌遗风,叹绩亿世。刻石纪号,永永不灭,呜呼哀哉,乌呼哀哉!赞曰:皇天炳壁,郢令名矣。作民父母,化洽平矣。百工维时,品流刑矣。善劝恶惧,物咸宁矣。三考絀勑,陟幽明矣。振华处实,畼遐声矣。重曰:皇灵禀气,卓有纯兮。惟汶降神,梃斯君兮。未升卿尹,中失年兮。流名后载,久而荣兮。勒铭金石,表积勋兮。冀勉来嗣,示后昆兮!熹平二年仲春上旬,朐思令梓潼雍讳陟字伯宁,为景君刊斯铬兮
  117. 《史記陳杞世家》昔舜為庶人時,堯妻之二女,居于媯汭,其後因為氏姓,姓媯氏。舜已崩,傳禹天下,而舜子商均為封國。
  118. 《韓非子外儲說右上》堯欲傳天下於舜,鯀諫曰:「不祥哉!孰以天下而傳之於匹夫乎?」堯不聽,舉兵而誅,殺鯀於羽山之郊。共工又諫曰:「孰以天下而傳之於匹夫乎?」堯不聽,又舉兵而誅共工於幽州之都。於是天下莫敢言無傳天下於舜。
  119. 《史記五帝本紀》引《括地志》云:「故龔城在檀州燕樂縣界。故老傳云舜流共工幽州,居此城。」
  120. 《史記五帝本紀》引《括地志》云:「 羽山在沂州臨沂縣界。」
  121. 《史記五帝本紀》引《水經》云淮水出南陽平氏縣胎簪山,東北過桐柏山。沂水出泰山蓋縣艾山,南過下邳縣入泗。蒙山在泰山蒙陰縣西南。羽山在東海祝其縣南,殛鯀之地。
  122. 《山海經大荒西經》有西周之國,姬姓,食穀。有人方耕,名曰叔均。帝俊生后稷,稷降以百穀。稷之弟曰台蠒,生叔均。叔均是代其父及稷播百穀,始作耕。
  123. 《山海經海內經》后稷是播百穀。稷之孫曰叔均,是始作牛耕。
  124. 《漢書‧律曆志第一上》顏師古注曰:「三苗,國名,縉雲氏之後為諸侯者,卽饕餮也。」
  125. 《史記·五帝本紀第一》孔安國注三苗云:「縉雲氏之後為諸侯,號饕餮也。」
  126. 《山海經大荒北經》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顓頊生驩頭,驩頭生苗民,苗民百姓,食肉。有山名曰章山。
  127. 《呂氏春秋孝行覽慎人》功名大立,天也;為是故,因不慎其人不可。夫舜遇堯,天也;舜耕於歷山,陶於河濱,釣於雷澤,天下說之,秀士從之,人也。夫禹遇舜,天也;禹周於天下,以求賢者,事利黔首,水潦川澤之湛滯壅塞可通者,禹盡為之,人也。夫湯遇桀,武遇紂,天也;湯武修身積善為義,以憂苦於民,人也。舜之耕漁,其賢不肖與為天子同。其未遇時也,以其徒屬,堀地財,取水利,編蒲葦,結罘網,手足胼胝不居,然後免於凍餒之患。其遇時也,登為天子,賢士歸之,萬民譽之,丈夫女子,振振殷殷,無不戴說。舜自為詩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所以見盡有之也。盡有之,賢非加也;盡無之,賢非損也;時使然也。
  128. 《墨子卷二尚賢中》古者舜耕歷山,陶河瀕,漁雷澤,堯得之服澤之陽,舉以為天子,與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伊摯,有莘氏女之私臣,親為庖人,湯得之,舉以為己相,與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傅說被褐帶索。庸築乎傅巖,武丁得之,舉以為三公,與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
  129. 《墨子卷二尚賢下》昔者舜耕於歷山,陶於河瀕,漁於雷澤,灰於常陽。堯得之服澤之陽,立為天子,使接天下之政,而治天下之民。昔伊尹為莘氏女師僕,使為庖人,湯得而舉之,立為三公,使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昔者傅說居北海之洲,圜土之上,衣褐帶索,庸築於傅巖之城,武丁得而舉之,立為三公,使之接天下之政,而治天下之民。
  130. 《後漢書郡國三定陶》本曹國,古陶,堯所居。有三鬷亭。冤句有煮棗城。成陽有堯冢、靈臺,有雷澤。乘氏侯國。有泗水。有鹿城鄉。句陽有垂亭。鄄城離狐故屬東郡。廩丘故屬東郡。有高魚城。有運城。單父侯國,故屬山陽。成武故屬山陽。有郜城。己氏故屬梁。
  131. 《史記吳起列傳》魏文侯既卒,起事其子武侯。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顧而謂吳起曰:「美哉乎山河之固,此魏國之寶也!」起對曰:「在德不在險。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義不修,禹滅之。夏桀之居,左河濟、右泰華,伊闕在其南,羊腸在其北,修政不仁,湯放之。殷紂之國,左孟門、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經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殺之。由此觀之,在德不在險。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盡為敵國也。」武侯曰:「善。」
  132. 《山海經·海外南經》郭璞注:「昔堯以天下讓舜,三苗之君非之,帝殺之。有苗之民叛入南海,為三苗國」
  133. 《尚書·大禹謨》正月朔旦,受命于神宗,率百官若帝之初。帝曰:「咨,禹!惟時有苗弗率,汝徂征。」禹乃會群后,誓于師曰;「濟濟有眾,咸聽朕命。蠢茲有苗,昏迷不恭,侮慢自賢,反道敗德,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棄不保,天降之咎,肆予以爾眾士,奉辭伐罪。爾尚一乃心力,其克有勳。」三旬,苗民逆命。益贊于禹曰:「惟德動天,無遠弗屆。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帝初于歷山,往于田,日號泣于旻天,于父母,負罪引慝。祗載見瞽瞍,夔夔齋慄,瞽亦允若。至諴感神,矧茲有苗。」禹拜昌言曰:「俞!」班師振旅。帝乃誕敷文德,舞干羽于兩階,七旬有苗格。
  134. 《韓非子五蠹》當舜之時,有苗不服,禹將伐之,舜曰:「不可。上德不厚而行武,非道也。」乃修教三年,執干戚舞,有苗乃服。
  135. 《孟子萬章上》萬章曰:「舜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殺三苗于三危,殛鯀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誅不仁也。象至不仁,封之有庳。有庳之人奚罪焉?仁人固如是乎?在他人則誅之,在弟則封之。」
  136. 136.0 136.1 《史記五帝本紀》引括地志云:「鼻亭神在營道縣北六十里。故老傳云,舜葬九疑,象來至此,後人立祠,名為鼻亭神。輿地志云零陵郡應陽縣東有山,山有象廟。王隱晉書云本泉陵縣,北部東五里有鼻墟,象所封也。」
  137. 137.0 137.1 137.2 137.3 137.4 137.5 137.6 《左傳‧襄公四年》(魏絳)對曰:「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鉏遷于窮石,因夏民以代夏政,恃其射也,不脩民事,而淫于原獸,棄武羅、伯困、熊髡、尨圉,而用寒浞,寒浞,伯明氏之讒子弟也,伯明后寒棄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為己相,浞行媚于內,而施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樹之詐慝,以取其國家,外內咸服,羿猶不悛,將歸自田,家眾殺而亨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諸,死于窮門,靡奔有鬲氏,浞因羿室,生澆及豷,恃其讒慝詐偽而不德于民,使澆用師,滅斟灌及斟尋氏,處澆于過,處豷于戈,靡自有鬲氏,收二國之燼以滅浞,而立少康,少康滅澆于過,后杼滅豷于戈,有窮由是遂亡,失人故也,昔周辛甲之為大史也,命百官,官箴王闕,於虞人之箴曰:『芒芒禹跡,畫為九州,經啟九道,民有寢廟,獸有茂草,各有攸處,德用不擾,在帝夷羿,冒于原獸,忘其國恤,而思其麀牡,武不可重,用不恢于夏家,獸臣司原,取告僕夫。』,虞箴如是,可不懲乎!」
  138. 《史記孟子荀卿列傳》騶衍睹有國者益淫侈,不能尚德,若大雅整之於身,施及黎庶矣。乃深觀陰陽消息而作怪迂之變,終始、大聖之篇十餘萬言。其語閎大不經,必先驗小物,推而大之,至於無垠。先序今以上至黃帝,學者所共術,大並世盛衰,因載其禨祥度制,推而遠之,至天地未生,窈冥不可考而原也。先列中國名山大川,通谷禽獸,水土所殖,物類所珍,因而推之,及海外人之所不能睹。稱引天地剖判以來,五德轉移,治各有宜,而符應若茲。以為儒者所謂中國者,於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國名曰赤縣神州。 赤縣神州內自有九州,禹之序九州是也,不得為州數。中國外如 赤縣神州者九,乃所謂九州也。於是有裨海環之,人民禽獸莫能相通者,如一區中者,乃為一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環其外,天地之際焉。其術皆此類也。
  139. 《國語·周語下》皇天嘉之,祚以天下,賜姓曰『姒』、氏曰『有夏』,謂其能以嘉祉殷富生物也。
  140. 《楚辭天問》禹之力獻功降省下土四方,焉得彼塗山女而通之於台桑?
  141. 《呂氏春秋季夏紀音初》禹行功,見塗山之女,禹未之遇而巡省南土。塗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待禹于塗山之陽,女乃作歌,歌曰「候人兮猗」,實始作為南音。周公及召公取風焉,以為周南、召南。
  142. 142.0 142.1 《漢書地理志第八上九江郡》引應劭曰:「禹所娶塗山侯國也。有禹虛。」
  143. 《山海經海內南經》蒼梧之山,帝舜葬于陽,帝丹朱葬于陰。
  144. 《山海經大荒南經》赤水之東,有蒼梧之野,舜與叔均之所葬也。
  145. 《山海經海內經》南方蒼梧之丘,蒼梧之淵,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長沙零陵界中。
  146. 《史記秦始皇本紀》三十七年十月癸丑,始皇出游。左丞相斯從,右丞相去疾守。少子胡亥愛慕請從,上許之。十一月,行至雲夢,望祀虞舜於九疑山。
  147. 147.0 147.1 《後漢書郡國志第二潁川郡》陽翟,禹所都。有鈞臺。有高氏亭。有雍氏城。
  148. 148.0 148.1 148.2 《史記·夏本紀》
  149. 《說文解字卷十后部》后:繼體君也。象人之形。施令以告四方,故厂之。
  150. 《楚辭天問》伯禹愎鯀,夫何以變化?纂就前緒,遂成考功,何續初繼業而厥謀不同?洪泉極深何以窴之?地方九則何以墳之?河海應龍何畫何歷?鯀何所營禹何所成?
  151. 151.0 151.1 《韓非子外儲說右下》潘壽見燕王曰:「臣恐子之之如益也。」王曰:「何益哉?」對曰:「古者禹死,將傳天下於益,啟之人因相與攻益而立啟。今王信愛子之,將傳國子之,太子之人盡懷印為,子之之人無一人在朝廷者,王不幸棄群臣,則子之亦益也。」王因收吏璽自三百石以上皆效之子之,子之大重。
  152. 152.0 152.1 《韓非子外儲說右下》燕王欲傳國於子之也,問之潘壽,對曰:「禹愛益,而任天下於益,已而以啟人為吏。及老,而以啟為不足任天下,故傳天下於益,而勢重盡在啟也。已而啟與友黨攻益而奪之天下,是禹名傳天下於益,而實令啟自取之也。此禹之不及堯、舜明矣。今王欲傳之子之,而吏無非太子之人者也。是名傳之,而實令太子自取之也。」燕王乃收璽自三百石以上皆效之子之,子之遂重。
  153. 153.0 153.1 153.2 《孟子萬章上》萬章問曰:「人有言:『至於禹而德衰,不傳於賢而傳於子。』有諸?」孟子曰:「否,不然也。天與賢,則與賢;天與子,則與子。昔者舜薦禹於天,十有七年,舜崩。三年之喪畢,禹避舜之子於陽城。天下之民從之,若堯崩之後,不從堯之子而從舜也。禹薦益於天,七年,禹崩。三年之喪畢,益避禹之子於箕山之陰。朝覲訟獄者不之益而之啟,曰:『吾君之子也。』謳歌者不謳歌益而謳歌啟,曰:『吾君之子也。』丹朱之不肖,舜之子亦不肖。舜之相堯,禹之相舜也,歷年多,施澤於民久。啟賢,能敬承繼禹之道。益之相禹也,歷年少,施澤於民未久。舜、禹、益相去久遠,其子之賢不肖,皆天也,非人之所能為也。莫之為而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匹夫而有天下者,德必若舜禹,而又有天子薦之者,故仲尼不有天下。繼世以有天下,天之所廢,必若桀紂者也,故益、伊尹、周公不有天下。伊尹相湯以王於天下。湯崩,太丁未立,外丙二年,仲壬四年。太甲顛覆湯之典刑,伊尹放之於桐。三年,太甲悔過,自怨自艾,於桐處仁遷義;三年,以聽伊尹之訓己也,復歸于亳。周公之不有天下,猶益之於夏,伊尹之於殷也。孔子曰:『唐虞禪,夏后殷周繼,其義一也。』」
  154. 《左傳·哀公七年》禹合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萬國。
  155. 《呂氏春秋有始覽有始》何謂九山?會稽,太山,王屋,首山,太華,岐山,太行,羊腸,孟門。
  156. 《韓非子飾邪》禹朝諸侯之君會稽之上,防風之君後至而禹斬之。
  157. 《漢書郊祀志下》有司皆言:「聞昔泰帝興神鼎一,一者一統,天地萬物所繫象也。黃帝作寶鼎三,象天地人。禹收九牧之金,鑄九鼎,象九州。皆嘗鬺享上帝鬼神。其空足曰鬲,以象三德,饗承天祜。夏德衰,鼎遷於殷;殷德衰,鼎遷於周;周德衰,鼎遷於秦;秦德衰,宋之社亡,鼎乃淪伏而不見。周頌曰:『自堂徂基,自羊徂牛,鼐鼎及鼒;不羁不敖,胡考之休。』今鼎至甘泉,以光潤龍變,承休無疆。合茲中山,有黃白雲降,蓋若獸為符,路弓乘矢,集獲壇下,報祠大亨。唯受命而帝者心知其意而合德焉。鼎宜視宗禰廣,臧於帝庭,以合明應。」
  158. 《墨子卷十一》巫馬子謂子墨子曰:「鬼神孰與聖人明智?」子墨子曰:「鬼神之明智於聖人,猶聰耳明目之與聾瞽也。昔者夏后開使蜚廉折金於山川,而陶鑄之於昆吾;是使翁難卜於白若之龜,曰:『鼎成三足而方,不炊而自烹,不舉而自臧,不遷而自行,以祭於昆吾之虛,上鄉!』又言兆之由曰:『饗矣!逢逢白雲,一南一北,一西一東,九鼎既成,遷於三國。』夏后氏失之,殷人受之;殷人失之,周人受之。夏后、殷、周之相受也。數百歲矣。使聖人聚其良臣與其桀相而謀,豈能智數百歲之後哉!而鬼神智之。是故曰鬼神之明智於聖人也,猶聰耳明目之與聾瞽也。」
  159. 古本《竹書紀年》「禹立四十五年」
  160. 160.0 160.1 《左傳昭公四年》夏。諸侯如楚,魯、衞、曹、邾不會,曹邾辭以難,公辭以時祭,衞侯辭以疾,鄭伯先待于申。六月丙午,楚子合諸侯于申,椒舉言於楚子曰:「臣聞諸侯無歸,禮以為歸。今君始得諸侯,其慎禮矣。霸之濟否,在此會也。夏啟有鈞臺之享、商湯有景亳之命、周武有孟津之誓、成有岐陽之蒐、康有酆宮之朝、穆有塗山之會、齊桓有召陵之師、晉文有踐土之盟,君其何用?宋向戌、鄭公孫僑,在諸侯之良也,君其選焉。」王曰:「吾用齊桓。」王使問禮於左師與子產,左師曰:「小國習之,大國用之,敢不薦聞,獻公合諸侯之禮六。」子產曰:「小國共職,敢不薦守,獻伯子男會公之禮六。」君子謂合左師善守先代,子產善相小國。王使椒舉侍於後以規過,卒事不規,王問其故,對曰:「禮,吾未見者有六焉,又何以規?」宋大子佐後至,王田於武城,久而弗見,椒舉請辭焉,王使往曰:「屬有宗祧之事於武城,寡君將墮幣焉。」敢謝後見。徐子吳出也,以為貳焉,故執諸申。楚子示諸侯侈,椒舉曰:「夫六王二公之事,皆所以示諸侯禮也,諸侯所由用命也。夏桀為仍之會,有緡叛之;商紂為黎之蒐,東夷叛之;周幽為大室之盟,戎狄叛之。皆所以示諸侯汏也,諸侯所由弃命也。今君以汏,無乃不濟乎?」王弗聽。子產見左師曰:「吾不患楚矣,汏而愎諫,不過十年。」左師曰:「然,不十年侈,其惡不遠。遠惡而後棄,善亦如之,德遠而後興。」
  161. 《史記卷二夏本紀》引《集解》馬融曰:「甘,有扈氏南郊地名。」《索隱》:「夏啟所伐,鄠南有甘亭。」
  162. 《逸周書史記解》弱小在彊大之閒,存亡將由之,則無天命矣。不知命者死,有夏之方興也,扈氏弱而不恭,身死國亡。
  163. 163.0 163.1 古本《竹書紀年》:「即位三十九年亡,年七十八。」
  164. 《楚辭離騷經》啟九辯與九歌兮,夏康娛以自縱。不顧難以圖後兮,五子用失乎家巷。羿淫遊以佚畋兮,又好射夫封狐。固亂流其鮮終兮,浞又貪夫厥家。澆身被服強圉兮,縱欲而不忍。日康娛而自忘兮,厥首用夫顛隕。
  165. 165.0 165.1 165.2 165.3 165.4 165.5 165.6 《史記卷二夏本紀》引《括地志》云:「故鉏城在滑州韋城縣東十里。晉地記云河南有窮谷,蓋本有窮氏所遷也。」《括地志》云:「商丘,今宋州也。斟灌故城在青州壽光縣東五十四里。 斟尋故城,今青州北海縣是也。故過鄉亭在萊州掖縣西北二十里,本過國地。故鬲城在洛州密縣界。杜預云國名,今平原鬲縣也。」戈在宋鄭之閒也。寒國在北海平壽縣東寒亭也,伯明其君也。臣瓚云斟尋在河南,蓋後遷北海也。汲冢古文云:「太康居斟尋,羿亦居之,桀又居之。」尚書云:「太康失邦,兄弟五人須于洛汭。」此即太康居之,為近洛也。又吳起對魏武侯曰「夏桀之居,左河、濟,右太華,伊闕在其南,羊腸在其北」。又《周書度邑篇》云武王問太公「吾將因有夏之居」,即河南是也。《括地志》云:「故鄩城在洛州鞏縣西南五十八里,蓋桀所居也。陽翟縣又是禹所封,為夏伯。」
  166. 166.0 166.1 166.2 探秘华夏之光——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
  167. 古本《竹書紀年》:「太康居斟尋,羿亦居之。」
  168. 如没有说明,文中夏后氏諸王的統治積年皆参自今本《竹書紀年》
  169. 《尚書·夏書·胤征》
  170. 古本《竹書紀年》:「帝相即位,處商丘。」
  171. 171.0 171.1 《史記》引《集解》賈逵曰:「有仍,國名,后緡之家。」《索隱》未知其國所在。春秋經桓五年「天王使仍叔之子來聘」,穀梁經傳並作「任叔」。仍、任聲相近,或是一地,猶甫呂、虢郭之類。案:地理志東平有任縣,蓋古仍國。而生少康。《集解》服虔曰:「后緡遺腹子。」
  172. 古本《竹書紀年》:「元年,征淮夷。」、「二年,征風夷及黃夷。」、「后相即位,二年,征黃夷。」
  173. 《後漢書西羌傳》昔夏后氏太康失國,四夷背叛,及后相即位,乃征畎夷,七年然後來賓。至於后泄,始加爵命,由是服從。后桀之亂,畎夷入居邠、岐之間,成湯既興,伐而攘之。及殷室中衰,諸夷皆叛。至於武丁,征西戎鬼方,三年乃克。故其詩曰:「自彼氐羌,莫敢不來王。」及武乙暴虐,犬戎寇邊,周古公踰梁山而避於岐下。
  174. 《史記仲尼弟子列傳》注引孔安國曰:「羿,有窮之君,篡夏后位,其徒寒浞殺之,因其室而生奡。奡多力,能陸地行舟,為夏后少康所殺。」
  175. 《楚辭天問》惟澆在戶何求於嫂,何少康逐犬而顛隕厥首?女歧縫裳而館同爰止,何殿易厥首而親以逢殆?湯謀易旅何以厚之?覆舟斟尋何道取之?
  176. 176.0 176.1 176.2 《左傳哀公元年》吳王夫差敗越于夫椒,報檇李也,遂入越,越子以甲楯五千,保于會稽,使大夫種因吳大宰嚭以行成,吳子將許之,伍員曰:「不可,臣聞之,樹德莫如滋,去疾莫如盡,昔有過澆,殺斟灌以伐斟鄩,滅夏后相,后緡方娠,逃出自竇,歸于有仍,生少康焉,為仍牧正,惎澆能戒之,澆使椒求之,逃奔有虞,為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於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諸綸,有田一成,有眾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謀,以收夏眾,撫其官職,使女艾諜澆,使季杼誘豷,遂滅過戈,復禹之績,祀夏配天,不失舊物。今吳不如過,而越大於少康,或將豐之,不亦難乎?句踐能親而務施,施不失人,親不棄勞,與我同壤,而世為仇讎,於是乎克而弗取,將又存之,違天而長寇讎,後雖悔之,不可食巳,姬之衰也,日可俟也,介在蠻夷而長寇讎。以是求伯,必不行矣!」弗聽,退而告人曰:「越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訓,二十年之外,吳其為沼乎?」三月,越及吳平,吳入越不書,吳不告慶,越不告敗也。
  177. 《後漢書地理志郡國二梁國》睢陽本宋國閼伯墟。有盧門亭、有魚門、有陽梁聚。虞有空桐地,有桐地,有桐亭。有綸城,少康邑。
  178. 178.0 178.1 《夏都老丘考略》張國碩
  179. 《史記趙世家》引《括地志》云:「故原城在懷州濟原縣西北二里。左傳云襄王以原賜晉文公,原不服,文公伐原以示信,原降,以趙衰為原大夫,即此也。原本周畿內邑也。」
  180. 《试论夏商时期原始瓷的运输路线》秦超超、曹峻
  181. 《楚辭天問》帝降夷羿革孽夏民,胡射夫河伯而妻彼雒嬪?馮珧利決封豨是射,何獻蒸肉之膏而後帝不若?浞娶純狐眩妻爰謀,何羿之射革而交吞揆之?
  182. 古本《竹書紀年·夏紀》
  183. 《山海經大荒東經》有人曰王亥,兩手操鳥,方食其頭。王亥託于有易,河伯僕牛。有易殺王亥,取僕牛。河念有易,有易潛出,為國於獸,方食之,名曰搖民。帝舜生戲,戲生搖民。
  184. 《呂氏春秋季夏紀音初》夏后氏孔甲田于東陽萯山,天大風晦盲,孔甲迷惑,入于民室,主人方乳,或曰:「后來是良日也,之子是必大吉」,或曰:「不勝也,之子是必有殃」。后乃取其子以歸,曰:「以為余子,誰敢殃之?」子長成人,幕動坼橑,斧斫斬其足,遂為守門者。孔甲曰:「嗚呼!有疾,命矣夫!」乃作為破斧之歌,實始為東音。
  185. 《孟子公孫丑上》孟子曰:「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國,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湯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贍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悅而誠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詩云:『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此之謂也。」
  186. 《呂氏春秋孝行覽本味》
  187. 《墨子卷十二貴義》
  188. 《鬼谷子忤合》古之善背向者,乃協四海,包諸侯忤合之地而化轉之,然後以之求合。故伊尹五就湯,五就桀,而不能有所明,然後合於湯。
  189. 《新砦—二里头—二里冈文化考古年代序列的建立与完善》张雪莲、仇士华、蔡莲珍、薄官成、王金霞、钟建
  190. 190.00 190.01 190.02 190.03 190.04 190.05 190.06 190.07 190.08 190.09 190.10 190.11 190.12 190.13 190.14 190.15 190.16 190.17 190.18 190.19 190.20 190.21 190.22 190.23 190.24 190.25 190.26 190.27 190.28 190.29 190.30 190.31 190.32 190.33 190.34 190.35 今本《竹書紀年·卷上》
  191. 《路史·後紀》帝杼能帥禹者,故夏氏報焉,二十有七嵗陟,子槐立。
  192. 《路史·後紀》帝厪,一曰頓,立二十嵗而陟。
  193. 《資治通鑑外紀》云孔甲「在位三十一年。」《皇極經世》亦同。
  194. 194.0 194.1 《路史·後紀》帝臯,是為簡臯,十有一嵗陟,葬于殽,所謂南陵。子敬發立,一曰惠,是為后敬,其始即繼諸夷式賔獻其樂舞,於是思禹之功庸意于治,十有二嵗陟。
  195. 《左傳僖公三十二年》冬,晉文公卒。庚辰,將殯于曲沃,出絳柩,有聲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將有西師過軼我,擊之必大捷焉。」杞子自鄭使告于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勞師以襲遠,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遠主備之,無乃不可乎?師之所為,鄭必知之。勤而無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誰不知。」公辭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師於東門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臯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秦師遂東。
  196. 《史記卷一百五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引《括地志》云:「淳于國城在密州安丘縣東北三十里,古之斟灌國也。春秋『州公如曹』,傳云『冬,淳于公如曹』。注水經云『淳于縣,故夏后氏之斟灌國也,周武王以封淳于公,號淳于國也』。」
  197. 《史記卷二夏本紀》引《集解地理志》曰:「扶風鄠縣是扈國。」《索隱地理志》曰:「扶風縣鄠是扈國。」《正義括地志》云:「雍州南鄠縣本夏之扈國也。地理志云鄠縣,古扈國,有戶亭。訓纂云戶、扈、鄠三字,一也,古今字不同耳。」
  198. 《逸周書補注》:「知能均而不親,並重事君者危,昔有南氏有二臣貴寵,力鈞勢敵,競進爭權,下爭朋黨,君弗能禁,南氏以分。」孔注二臣勢鈞而不親,權重養徒黨,所以分國也。補注路史夏后紀禹後有南氏以二臣勢均爭權而分,國名紀世本之有男氏,潛夫作南,周書之有南也,二臣勢均爭權而分,楚地紀云漢江之北為南陽漢江之南為南郡者是,衡案鄧名世姓氏辨正以有南氏為盤庚之後,盧文弨曰有南氏之國,水經注以為在南郡。施彥士曰案南郡,今湖北荊州府是。
  199. 《史記殷本紀》注引正義括地志云:「古莘國在汴州陳留縣東五里,故莘城是也。陳留風俗傳云陳留外黃有莘昌亭,本宋地,莘氏邑也。」
  200. 《史記周本紀》注引正義括地志云:「古㜪國城在同州河西縣南二十里。世本云莘國,姒姓,夏禹之後,即散宜生等求有莘美女獻紂者。」
  201. 《左傳襄公二十九年》吳公子札來聘,見叔孫穆子,說之,謂穆子曰:「子其不得死乎?好善而不能擇人。吾聞君子務在擇人。吾子為魯宗卿而任其大政。不慎舉,何以堪之。禍必及子。請觀於周樂。」使工為之歌周南、召南,曰:「美哉,始基之矣。猶未也。然勤而不怨矣。」為之歌邶、鄘、衞,曰:「美哉。淵乎。憂而不困者也。吾聞衞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衞風乎?」為之歌王,曰:「美哉思而不懼。其周之東乎。」為之歌鄭,曰:「美哉。其細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為之歌齊,曰:「美哉。泱泱乎。大風也哉。表東海者,其大公乎?國未可量也。」為之歌豳,曰:「美哉。蕩乎。樂而不淫,其周公之東乎?」為之歌秦,曰:「此之謂夏聲。夫能夏,則大,大之至乎其周之舊也。」為之歌魏,曰:「美哉。渢楓乎。大而婉,險而易,行以德輔,此則明主也。」為之歌唐,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遺民乎?不然,何憂之遠也。非令德之後,誰能若是?」為之歌陳,曰:「國無主,其能久乎?自鄶以下。無譏焉。」為之歌小雅,曰:「美哉。思而不貳,怨而不言,其周德之衰乎?猶有先王之遺民焉。」為之歌大雅,曰:「廣哉。熙熙乎。曲而有直體,其文王之德乎?」為之歌頌,曰:「至矣哉。直而不倨,曲而不屈,邇而不偪,遠而不攜。遷而不淫。復而不厭,哀而不愁,樂而不荒。用而不匱,廣而不宣。施而不費,取而不貪。處而不底,行而不流。五聲和,八風平。節有度,守有序,盛德之所同也。」見舞象箾南籥者,曰:「美哉。猶有憾。」見舞大武者,曰:「美哉。周之盛也,其若此乎。」見舞韶濩者,曰:「聖人之弘也,而猶有慙德,聖人之難也。」見舞大夏者,曰:「美哉。勤而不德,非禹其誰能脩之。」見舞韶箾者,曰:「德至矣哉,大矣,如天之無不幬也,如地之無不載也,雖甚盛德,其蔑以加於此矣,觀止矣,若有他樂,吾不敢請已。」
  202. 《史記鄭世家》引括地志云:「故唐城在絳州翼城縣西二十里。徐才宗國都城記云『唐國,帝堯之裔子所封。春秋云「夏孔甲時有堯苗冑劉累者,以豢龍事孔甲,夏后嘉之,賜曰御龍氏,以更豕韋之後。龍一雌死,潛醢之以食夏后。既而使求之,懼而遷于魯縣」。夏后蓋別封劉累之後于夏之墟,為唐侯。至周成王時,唐人作亂,成王滅之而封太叔,遷唐人子孫于杜,謂之杜伯,范氏所云在周為唐杜氏也』。地記云『唐氏在大夏之墟,屬河東安縣。今在絳城西北一百里有唐城者,以為唐舊國』。」然則叔虞之封即此地也。
  203. 《史記五帝本紀》引范汪荊州記云:「丹水縣在丹川,堯子朱之所封也。」括地志云:「丹水故城在鄧州內鄉縣西南百三十里。丹水故為縣。」
  204. 《史記高祖本紀》引括地志云:「故丹城在鄧州內鄉縣西南百三十里,南去丹水二百步。汲冢紀年云后稷放帝子丹朱于丹水是也。輿地志云秦為丹水縣也。地理志云丹水縣屬弘農郡。抱朴子云『丹水出丹魚,先夏至十日,夜伺之,魚浮水側,光照如火,網而取之,割其血以塗足,可以步行水上,長居川中不溺』。」
  205. 《史記晉世家》引括地志云:「故唐城在絳州翼城縣西二十里,即堯裔子所封。春秋云夏孔甲時,有堯苗裔劉累者,以豢龍事孔甲,夏后嘉之,賜氏御龍,以更豕韋之後。龍一雌死,潛醢之以食夏后;既而使求之,懼而遷於魯縣 。夏后蓋別封劉累之孫于大夏之墟為侯。至周成王時,唐人作亂,成王滅之,而封大叔,更遷唐人子孫于杜,謂之杜伯,即范匄所云『在周為唐杜氏』。按魯縣,汝州魯山縣是。今隨州棗陽縣東南一百五十里上唐鄉故城即是。後子孫徙於唐。」
  206. 《左傳襄公二十四年》春。穆叔如晉,范宣子逆之問焉,曰:「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謂也?」穆叔未對,宣子曰:「昔匄之祖,自虞以上為陶唐氏,在夏為御龍氏,在商為豕韋氏,在周為唐杜氏,晉主夏盟為范氏,其是之謂乎?」穆叔曰:「以豹所聞,此之謂世祿,非不朽也。魯有先大夫曰臧文仲,既沒,其言立,其是之謂乎?豹聞之,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若夫保姓受氏以守宗祊,世不絕祀,無國無之。祿之大者。不可謂不朽。」
  207. 《史記殷本紀》注引集解淮南子曰:「有娀在不周之北。」正義按:記云「桀敗於有娀之墟」,有娀當在蒲州也。
  208. 《後漢書地理志郡國四平原郡》鬲侯國。夏時有鬲君,滅浞立少康。
  209. 《漢書·地理志下·六安國》六,故國,皋繇後,偃姓,為楚所滅。
  210. 古本《竹書紀年·殷紀》
  211. 《資治通鑑外紀》云祖庚「在位七年。」
  212. 參自向桃初《二里頭文化向南方的傳播》
  213. 《探寻人类的起源和进化》严实指出:「我把他们分别称为Oα、Oβ和Oγ。这三个大约6000年前的人的后代构成了现在汉族人群的40%以上。之所以很特别,是因为在这三个扩张以前的Y染色体树的所有分支,都是二叉,而这三个扩张是星状扩张,即突然从一个人演化出难以分出先后的5~7个支系,而且这5~7个支是都有后代一直延续到现在的。长支或二叉当中的那些古人无数辈的兄弟都没能传下男性后代,当时的人口扩张也相对缓慢,只有这几支幸运儿的后代终于活到了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