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九大钱庄资本家族集团

来自维基学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776年前建的上海钱业公所《内园》大门,今在上海城隍庙豫园内。
1776年前建的上海钱业公所《内园》晴雪堂,今在上海城隍庙豫园内。
1891年 Bank Guild Hall 滬北錢業會館。(Virtual Cities Project 提供)


上海钱庄简介:在近代银行诞生之前,钱庄是中国三大主要金融机构之一(钱庄、票号典当)。钱庄主要分布于长江流域及江南各大城市,但以上海为中心。上海的钱庄已有悠久的历史,根据上海钱业公所内园碑记所载,从1776年(乾隆41年)到1796年(嘉庆元年)间,有记录的钱庄共有106家之多[1]:2

石源隆、三泰源、正和庄、长源庄、凌太源、复鼎新、冯信庄、章恒源、潘新庄、许鼎茂、郑永庄、协裕庄、顾恒裕、泰恒新、孙永发、恒和庄、广和庄、朱合盛、隆茂庄、恒茂庄、永森庄、永泰庄、恒泰庄、大和庄、朱合丰、正丰庄、祥和庄、泰和庄、叶懋和、天元庄、仁裕庄、协丰庄、怡昌庄、鼎丰庄、义懋庄、信昌庄、王永义、协昌庄、顺源庄、正裕庄、正衡庄、元茂庄、元号庄、孙茂源、怡泰庄、四昌庄、同丰庄、天和庄、恒盛庄、三阳庄、锦盛庄、永顺庄、公信庄、和丰庄、宝源庄、恒升庄、正义庄、正大庄、瑞成庄、协成庄、泰昌庄、同茂庄、大生庄、信永庄、茂盛庄、通源庄、张裕庄、瑞和庄、张永盛、启泰庄、嘉盛庄、大有庄、福和庄、源利庄、新隆庄、源顺庄、协有庄、合生庄、庆成庄、泳盛庄、信成庄、益和庄。(以上只是82家钱庄,另有24家因庄名残损,无法辨认。)[1]:11-12

上海的钱庄视资本规模的大小划分为三类:汇划庄、挑打庄、零兑庄,“汇划庄资本比较厚、营业范围比较广,所出的庄票信用度高,流通普遍。通常所称的上海钱庄,实指汇划庄。挑打庄的资本比较小,营业范围也狭窄,对于票据的收解必须委托汇划庄代理。零兑庄的资本最小,主要业务是零星兑换银元、辅币等,以现兑现,又称作现兑钱庄”[2]。上海钱庄多为江浙财阀所把持,不但在上海金融界有很大势力,甚至在全国金融市场里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3]

1843年上海开埠,当时华资银行业尚未兴起,传统的山西票号仍把官府和官员作为主要客户,而上海钱庄则对做进出口贸易的中国商人提供融资服务。那时外国银行将其多余的资金拆借给中国钱庄,让其扩大经营规模。这样就在上海的金融业中,形成了外国银行和上海钱庄两强称雄的局面。到了二十世纪初(民国初期),华资银行虽然有较大的发展,但钱庄业的地位仍然不可动摇。原因是华资银行的业务,侧重于政府公债的经营和对大型的纺织、面粉等企业进行抵押贷款;而上海钱庄侧重于数量众多的中、小型企业的融资并提供信用贷款,因此至民国中期,上海钱庄与外资和华资银行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钱庄曾被誉为上海的百业之首,在20世纪30年代之前,上海钱庄业的作用和影响不亚于华资银行业”[4]

从19世纪后半期到20世纪中叶这一时期,在上海因经商致富,拥有4家汇划钱庄以上的有九家钱庄资本家族集团。他们是镇海方家、镇海李家、苏州程家、慈溪董家、镇海叶家、湖州许家、洞庭山严家、宁波秦家、洞庭山万家[5]。这九家家族都来自于江浙二省,他们的钱庄联号遍及于长江流域和江南各大城市,对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上海九大钱庄资本家族集团[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镇海方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方氏家族(桕墅方家)共42家钱庄[1]:730-734

上海25 家:同裕、尔康、安康、延康、五康、允康、寿康、安裕、钧康、承裕、和康、汇康、赓裕、庶康、元康、乾康、复康、元大亨、晋和、元益、敦和、元祥、会余、益和、森和。

宁波13 家:敦裕、益康、瑞康、义生、成裕、同和、咸和、祥和、谦和、恒和、大和、元亨、元通。

杭州3 家:慎裕、豫和、赓和。

汉口1 家:同康。

方氏家族(桕墅方家)祖籍浙江宁波镇海桕墅方村。据2015出版的家书记载,方氏家族约有170年的经商史(1786-1956)[6]。旅沪第一代方建康和堂弟方介堂于清乾嘉年间先后来沪经营糖业,第二代方仰乔、方润斋和方梦香继而经营大宗贸易。道光十年(1830年),方润斋将贸易所得的利润开设履和钱庄(后改组为安康钱庄)。此后方润斋七弟方性斋和方仰乔三子振玉、蓉舟、鼎甫承上启下,以钱业为核心向其它行业拓展。到了第五代,方氏家族投资的领域从传统的糖业、钱庄、商贸、航运、银楼、地产、到现代的银行、钢铁(方文年出资大鑫钢铁厂[7])、日化、化工、轻工、制药、无线电等新兴工业[8]

资料记载,方氏经营钱庄是从1830年至1950年新政府成立后歇业,其中安康(原名履和)钱庄有整整120年的历史,这是中国钱、票业界中经营时间最长的一家金融机构[9]

镇海李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李氏家族(小港李家)共有9家[1]:734-737

上海:慎余、崇余、立余、同余、会余、芲余、渭源、敦余、恒巽。

小港李家源自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县,“小港”是当地地名;后来行政区划变更之后,小港李家的发源地位于今宁波市北仑区。小港李家是原上海滩著名金融资本家族,她也是宁波商帮和江浙财团的著名家族。当沙船业兴起之时,小港李家曾一度垄断上海的沙船业。小港李家经营遍布多种行业,包括航运业、钱庄业(后演变为银行业)、制造业、地产等。

小港李家自清朝末年来沪经商已有五代。第一代李也亭(1807年—1868年),学徒出身,后成为上海沙船业和钱业巨擘。他是李家的“发财太公”。李家的第二代中,李梅堂和李听涛是上海房产巨商。他们曾在上海自辟马路,命名为“地丰路”(今上海乌鲁木齐北路)和“李诵清堂路”(今上海陕西北路、江宁路、西康路、新闸路、武定路、安远路、长寿路等处)。李家第三至五代,在上海的金融、地产、工业界里都有佼佼者。[10]

苏州程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程氏家族共有4家[1]:738-742

上海:福源、安滋、福康、顺康。

苏州程氏原籍地是安徽,后迁居苏州。第一代经商者是程衡斋,他以经营典当业起家。在清朝咸丰元年到同治三年(1851年—1864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期间,程衡斋的四子程卧云,携资本100000两白银,来上海经商并开设钱庄。程氏家族所开的钱庄,几经改组,大约可分为四个系统:

一、“延泰”钱庄于1876年开设,1919年改组成“福源”钱庄,一直经营到1952年。

二、“安滋”钱庄于1876年开设,1893年改组成“永康”钱庄,1912年永康收束,并入“顺康”。

三、“福康”钱庄于1894年开设,一直经营到1952年。

四、“顺康”钱庄于1905年开设,1912年“安滋”钱庄并入,“顺康”一直经营到1952年。[11]

程氏虽然只有这四家钱庄,但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前的钱业界里,她是非常著名的钱业家族。

慈溪董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董氏家族共有11家[1]:742-743

上海:泰吉、晋大、会大。

杭州:阜生、阜源。

宁波:义生、祥余、瑞余、恒余、正余。

汉口:同大。

董氏家族源自浙江慈溪。据慈溪董氏家谱所记载,先祖董绳先从明万历年间“家故贫,乃弃铅椠,挟轻赀贸易资用,后逐富。”清康熙年间董晋良“在蜀创办崇川药肆”。董之策“在襄汉间经商”,董之笔“受计然策,挟资往来楚蜀,家业自此饶裕”。雍正年间的董廷锷,“从事商业于江苏苏州太仓沙溪镇,家小康。”董大智“带弟董大略及族人在塞外多伦诺尔等地设肆贸易。”乾隆年间董尔琦“仿计然策,跋涉数千里,吴、楚、蜀、晋诸省靡不遍历。”董振乾“自越而历吴楚,首尾二十年,资用饶裕……以商起家”。特别在乾嘉年间董氏家族走出了代表人物董杏芳(字棣林),往来东北宁古塔,于吴地经营药材,积累了相当厚实的资财。董棣林的儿子董耿轩和董友梅曾开设大生沙船号,往来南北、装运土产,在上海销售。

董友梅的孙子仰甫于1878年在上海开设泰吉钱庄,后裔子咸在上海设会大钱庄,杭州设阜源、阜源钱庄,慎甫在上海设晋大钱庄,汉口设同大钱庄,仰甫在宁波设义生钱庄。另外宁波祥余钱庄、瑞余钱庄、正余钱庄、恒余钱庄,系慎甫、子咸共同设立。[12]

镇海叶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叶氏家族共有11家[1]:743

上海:升大、衍庆、大庆、怡庆、余大(湖州许氏合资)、瑞大(湖州许氏合资)、 志大(湖州许氏合资)、 承大(湖州许氏合资)。

杭州:和庆、元大。

芜州:怡大。

叶澄衷(1840-1899)原名成忠,祖籍宁波镇海,清末著名的大资本家,宁波帮早期代表人物之一。叶澄衷幼时丧父,家境贫寒。14岁到上海做学徒,17岁在黄浦江摇舢舨谋生。1862年,经营五金零件诚信起家,后涉足火油业、金融业、火柴业、缫丝业、航运业等多个领域。叶家所经营的各字号,都用“叶永承号”名义出面。[13] [1]:743

湖州许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许氏家族共有10家[1]:743-744

上海:阜丰、鼎丰、通裕、通源、余大(叶氏合资)、瑞大(叶氏合资)、志大(叶氏合资)、承大(叶氏合资)、宏大(洞庭山万氏合资)、正大(洞庭山席氏等人合资)。

许春荣(1839年~1910年)原籍浙江宁波,清朝末年上海巨商、德华银行和花旗银行买办,以经营纺织业、钱庄业闻名。许春荣早期与宁波翁氏家族开设大丰洋货公司,是当时华商第一家经营进口布料的华商商号,后来在浙江、江苏也开有多家分号,垄断了英商泰和洋行从英国进口的洋布。[14][1]:743-744

据钱庄史料记载,许家大约在同治年间进入钱业。许家除拥有自己的独资钱庄外,还曾与镇海叶家、洞庭山万家和席家等家族合资钱庄。

洞庭山严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严氏家族共有9家[1]:745-746

上海:镇昌、德森、裕祥、久源、德庆、庆昌。

苏州:德和

常熟:正德

木凟:庄名不详

洞庭山严家。严氏原居浙江宁波鄞县,宋建炎中有四十八公者,为平江路判官,占籍吴地,为当地著姓,其中一支定居东山。严氏是东山贾儒相间、经商与仕进迭相为用的一个家族。明弘治九年(1496年),严经“奋起于货殖之中”,登进士,进入仕途,后来官至彰德知府,严氏从此起家。但一代中个别人的科举成功并不足以长久维持家业,嘉、万时期,严氏不得不弃儒为商。晚清时,严氏仍有人“读书不成名,候时转物于淮淝间”,或在上海等地经营钱业、轮船运输业等。

据钱庄史料记载,严家的钱庄业始于严怀瑾次子严兰卿。严兰卿在上海担任任敦裕洋行买办后,出资在上海、苏州等处开设钱庄七、八家,这些钱庄大半系独资性质。最早的一家——镇昌钱庄是在1884年由严兰卿独资的,经理为自己的继妻弟金殿甫,金殿甫去世后由其子培生继任。[15]

宁波秦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秦氏家族共有8家[1]:747-750

上海:恒兴、恒隆、永聚、恒大、恒赉、恒巽(与镇海李氏合资)、同庆、慎源。

宁波秦家出自宁波腰带河头。家族早年在上海经营颜料,秦家的几代人,如秦君安、秦际瀚、秦伟楚等均是上海商业、地产和钱业界里的翘楚。秦家以颜料起家,秦君安又是恒丰昌颜料大股东,因此秦家开设钱庄时的出面股东,或用恒丰昌,或用秦余庆堂,或用个人名义,并不一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秦家积累了大量财富,在租界购置大量的地产同时也开始与人合资钱庄。秦家的第一家钱庄开设于1905年,最后在1939年全部歇业。[16][1]:747-750

洞庭山万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万氏家族共有9家[1]:750-752

上海:宏大(与许氏合资)、久源、森康、德庆、 志庆、庆成、庆祥、庆大。

苏州:庆泰

洞庭山万家第一代创始人万梅峰,他先是在上海一洋行中当伙计,后在河南路济阳里创设恒兴洋货号,由于经营有方而致富,并开设多家钱庄。

1892年,与许春荣合资创设“宏大”钱庄,经理洪念祖;1904年,与严蟾香、席立功等合资开设“久源”钱庄,经理王子欣;1906年,与王驾六合资开设“森康”钱庄,经理万建生;1909年,与严养和、叶翰甫合资开设备“德庆”钱庄,经理金凌云;1913年,与沈子华、王驾六合资开设“志庆”钱庄,经理严迪藩、刘恂如、万建生;1919年,由万梅峰之子万振声独资开设“庆成”钱庄,资本金白银10万两,经理刘恂如、万建生、万锦明;1921年,与杨信之、陆寅生、施少初合资开设“庆祥”钱庄,经理叶继高。“庆大”钱庄系1923年由“庆祥”改组而成,经理叶继高,由万振声与王驾六、陆寅生合资,万振声投资4股,资本金共白银32000两,地址在宁波路景行里4号。

万氏不但在上海、苏州拥有大批产业,而且在沪宁铁路一带合伙开设典当10余家,仅在苏州就有田产5000多亩,是江南地区有名的富商。[17]

1830年-1952年各庄相关数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家族名 开设时间 钱庄数量 经营时间
方氏钱庄 1830年 42家 120年(1830-1950)
李氏钱庄 1850年 9家 89年(1850-1939)
程氏钱庄 1876年 4家 76年(1876-1952)
董氏钱庄 1878年 11家 32年(1878-1910)
叶氏钱庄 1897年 11家 14年(1897-1911)
许氏钱庄 1870年 10家 41年(1870-1911)
严氏钱庄 1884年 9家 27年(1884-1911)
秦氏钱庄 1905年 8家 34年(1905-1939)
万氏钱庄 1892年 9家 58年(1892-1950)

[1]:730-750

1938年各庄相关数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家族名 资本(法币) 经营时间
方氏钱庄 2,260,000 4家
李氏钱庄 400,000 1家
程氏钱庄 1,800,000 3家
董氏钱庄 - 歇业
叶氏钱庄 - 歇业
许氏钱庄 - 歇业
严氏钱庄 - 歇业
秦氏钱庄 300,000 1家
万氏钱庄 920,000 2家

[1]:319-321

1947-48年各庄相关数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家族名 资本(法币) 经营时间
方氏钱庄 30,000,000 3家
李氏钱庄 - 歇业
程氏钱庄 35,000,000 3家
董氏钱庄 - 歇业
叶氏钱庄 - 歇业
许氏钱庄 - 歇业
严氏钱庄 - 歇业
秦氏钱庄 - 歇业
万氏钱庄 20,000,000 2家

[1]:344-345

1949年5月18-22日各庄存款余额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金圆券百万元)

家族名 钱庄数量 5.18 5.19 5.20 5.21 5.22 5天均数
方氏钱庄 三家 37,669 49,318 93,478 68,960 18,537 53,592
李氏钱庄 歇业 - - - - - -
程氏钱庄 三家 60,878 42,059 26,686 26,771 28,206 36,920
董氏钱庄 歇业 - - - - - -
叶氏钱庄 歇业 - - - - - -
许氏钱庄 歇业 - - - - - -
严氏钱庄 歇业 - - - - - -
秦氏钱庄 歇业 - - - - - -
万氏钱庄 二家 10,267 8,247 9,495 22,242 13,579 12,766

[1]:377

其他名人和家族[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红顶商人胡雪岩[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上海阜康银号、阜康雪记钱庄,杭州阜康银号、泰来钱庄,宁波通裕银号、通泉钱庄,福州裕成银号,汉口乾裕银号,北京阜康福记银号。[1]:48

汇丰买办席正甫[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协昇、久源、正大、裕祥。[1]:752

棉纱大王荣宗敬[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同新、生昶。[1]:768

上虞名人陈春澜[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永丰、兆丰、寿丰、宝丰、五丰、厚丰、和丰。[1]:754

火柴大王刘鸿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五丰、志裕、义昌。[1]:150

地产大王程霖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恒余、衡吉、泰昌、鼎元、成丰、吉昌。[1]:767

四明银行孙衡甫[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益昌、成丰、恒赉、恒隆、信裕。[1]:769

上海九大钱庄部分精英[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姓名 钱庄 商会/公会 银行
方椒伯 方氏家族成员 上海总商会副会长 上海银行公会会董
屠云峰[1]:731 方氏钱庄经理 钱业董事
王尧阶[1]:482 方氏钱庄经理 钱业董事
陈笙郊[1]:149 方氏钱庄经理 钱业董事 中国第一家银行——通商银行第一任华经理
谢纶辉[1]:149 方氏钱庄经理 钱业董事 中国第一家银行——通商银行第二任华经理
王鞠如[1]:648 方氏钱庄经理 钱业公会副会长
盛筱珊[1]:648、151 方氏钱庄经理 钱业公会副会长 中和银行董事
赵文焕[1]:151 方氏钱庄经理 钱业委员 煤业银行董事
张知笙[1]:149 方氏钱庄经理 钱业董事 江苏银行经理
林莲荪[1]:149 李氏钱庄经理 钱业董事 中华银行第一任经理
楼恂如[1]:149 李氏钱庄经理 钱业董事 中华劝工银行经理
俞佐廷[1]:150 李氏钱庄经理 钱业委员 交通银行董事
秦润卿[1]:149 程氏钱庄经理 钱业公会会长 垦业银行董事长
李寿山[1]:150 程氏钱庄经理 钱业董事 交通银行董事
陆书臣[1]:151 程氏钱庄经理 钱业委员 永亨银行董事
胡熙生[1]:151 叶氏钱庄经理 钱业理事 绸业银行董事
王子崧[1]:149 叶氏钱庄经理 交通银行上海分行副经理
洪呤蓉[1]:149 秦氏钱庄经理 江海银行董事兼经理
陈绳武[1]:149、649 秦氏钱庄经理 候补钱业执委 统原银行经理
叶秀纯[1]:151、651 万氏钱庄经理 钱业理事 庆大银行董事

名人对上海钱庄的评语[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马寅初:上海钱庄八大优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信用 - 银行放款全需抵押品,而钱庄则注重信用,抵押品一层可以通融。
  2. 担保 - 银行放款还须保人签字盖章,手续非常麻烦,钱庄则无此等手续。
  3. 数目 - 银行放款,数目较大,数目小者,不甚受欢迎。钱庄放款,数目随便,数百元数千元均可。
  4. 方便 - 银行办事时间有一定,例假不做生意。钱庄则不然,无论假期礼拜,自早到晚,并无休息。
  5. 内容 - 银行对于商情市况,不如钱庄之明了,而钱庄为我国特有的出产,由来已久,对于商家,知之甚详,所以放款,不用抵押品,亦无何种危险。
  6. 历史 - 银行成立甚晚,所发钞票支票,均不得社会之信仰,故钞票在市面上,不能与庄票一律看待。
  7. 技术 - 分别洋钱之真假,为钱庄特具本能,银行行员,难得比得上。
  8. 出货 - 钱庄所发庄票,能在洋行出货,外人极信赖之。银行钞票,无此功能”。[18]

卢孟宇:钱庄与银行比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国之钱庄银行皆为商业银行之性质,商业银行之营业,不在乎股本,而赖乎外来之资金,果能经营得法,信用昭著,则一面吸收存款,一面经营放款,其营业之范围,乃至无穷。虽然商业银行之营业,无关乎股本之数目,而商业银行之信用,则有赖乎股东之责任,果一旦而营业停止,宣告破产,存款人之存款,必有所提取,债权人之权利,必有人清理,而后人乃信任之。我国银行之组织,皆系有限公司,股东之责任,皆属有限,一旦破产,倘资产短于债务,则债权人之权力,惟有付之损失而已。然而钱庄则不然,股本虽小,而股东之责任则无限,而为其股东又为殷实富户,一旦破产,股东负责清理,是一社会甚信仰之。信用既生,存款自来,钱庄之势力亦不期其大而自大矣”。[19]

上海南市钱业碑文[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上海钱业始于南市。1906年南市钱业议事场所竣工后,在碑文上记录了当年南市主要34家汇划钱庄捐资名(其中前三位是方氏家族的元大亨钱庄、安康钱庄、安裕钱庄,第四位是李氏家族的立余钱庄)[20]

元大亨助洋壹佰员、安康助洋壹佰员、安裕助洋壹佰员、立余助洋壹佰员、厚泰助洋壹佰员、元源助洋壹佰员、鼎昌助洋壹佰员、嘉惠助洋壹佰员、大丰助洋壹佰员、聚生助洋壹佰员、正泰助洋壹佰员、元益助洋壹佰员、顺元助洋壹佰员、源成助洋壹佰员、和祥助洋壹佰员、元兴助洋壹佰员、恒泰助洋壹佰员、晋元助洋壹佰员、安春助洋壹佰员、乾元助洋壹佰员、鼎兴助洋壹佰员、元春助洋壹佰员、慎和助洋柒拾员、敦泰助洋柒拾员、立生助洋柒拾员、和丰助洋柒拾员、德大助洋柒拾员、承泰助洋柒拾员、鸿余助洋柒拾员、同吉助洋柒拾员、瑞兴助洋柒拾员、瀛丰助洋柒拾员、义昌助洋伍拾员、纯泰助洋伍拾员。

趣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九家钱庄家族之间的姻亲关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方氏家族姻亲:李氏家族、董氏家族、叶氏家族
  • 李氏家族姻亲:方氏家族、董氏家族
  • 董氏家族姻亲:方氏家族、李氏家族
  • 叶氏家族姻亲:方氏家族、许氏家族
  • 许氏家族姻亲:叶氏家族、许氏家族

上海钱庄的利润[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上海钱庄以自己少量的资本,凭着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和信誉,充分利用别人(票号、中外银行)的资金,来获取最大的利润。上海钱庄利润丰厚,每年获取的利润同资本的比例经常维持在100%左右。好的年份利润率高达500%,如福源钱庄,2万两的资本,一年可赚10万两。[1]:序言 11

上海钱庄经营秘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经营钱庄犹如治军[21]

  • 后备军:钱庄东家资本、公积、盈余,作为长期或定期押款。
  • 续备军:钱庄定期存款,做各种抵款。
  • 常备军:钱庄活期存款,以一半放出短期贷款,一半留存钱庄。

上海钱业公会会长秦润卿回忆[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从前南市元大亨钱庄(桕墅方家钱庄)开出庄票,只盖骑缝图章,庄名用笔书写,不再加盖庄章。按钱庄庄票用笔书写庄名不盖庄章的,前后只有此一家”。[1]:543

清政府关于钱庄处罚规定[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不论老店或新开,均须五家连环担保...如倒欠存款或借入款项,关店逃匿,所有合伙人都可被追诉、缉捕、监禁。[1]:16
  • 1883年上海道台对钱庄闭门欠款潜逃者的处罚:120两以上充军,1000两以上发黑龙江安置当差,1万两以上拟绞监候(绞刑的缓刑),钧勒限追赔,不完治罪。[1]:45

钱、银业票据交换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光绪十六年(1890),中国首家“票据交换所”设立于方氏的兴仁里。之后的40多年中,直到1933年华商银行业票据交换所成立,上海华商银行和钱庄的票据,都在此清算。

参考文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上海钱庄史料》. 上海: 人民出版社. 1960年3月. 
  2. 《钱庄的分类》,上海通志馆期刊,1933年4月,第804-812页
  3. 钱庄. 百度百科. 
  4. 近代上海钱庄业的兴衰变迁.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2年04月12日. 
  5. 钱庄.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2008年7月14日. 
  6. 方煜东. 镇海桕墅方氏家族研究. 中国图书对外推广网. 2015-06-23. 
  7. 上海钢铁工业志.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22003/1/14. 
  8. 徐兵. 方氏钱庄“供血”申城百业.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2019-03-08. 
  9. 徐兵. 解密安康钱庄及镇海方家.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2019-03-01. 
  10. 情系中华. 寻访一个“宁波帮”家族的百年变迁 —走进北仑小港李氏家族纪念馆. 中共浙江省委统一战线工作部. 2014年09期. 
  11. 程正文. 上海福源钱庄. 世界程氏宗亲联谊会网. 2011年01月08日. 
  12. 徐兵. 上海九大钱庄家族之慈溪董家: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2016-09-01. 
  13. 张林. 叶澄衷:“五金大王”. 中国网 china.com.cn. 2011-11-24. 
  14. 五、洋行买办.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2012年7月8日] (中文(简体)‎). 
  15. 徐海伦. 一个太湖小镇曾掌控着上海的金融命脉. 澎湃. 2014-07-28. 
  16. 天一阁的“家人”秦秉年先生病逝. 浙江在线. 2015年07月04日. 
  17. 徐兵. 万树梅花一士魁——上海九大钱庄资本家家族之洞庭山万家.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2018.5.11. 
  18. 马寅初:银行之势力何以不如钱庄,《东方杂志》第23卷,第4期,1925年2月25日,第17页。
  19. 卢孟宇:我国之钱庄,《海光》第1卷,第9期, 1929年9月,第9-13页。
  20. 上海博物馆图书资料室编:《重建沪南钱业公所碑》,1980年6月,第399-400页。
  21. 《银行周刊》第9卷,第25期,1925年7月7日,第37页

延伸阅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上海钱庄史料》上海: 人民出版社. 1960年3月
  • 许檀(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暨历史学院教授)《乾隆、道光年间的北洋贸易与上海的崛起》
  • 周武(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近代上海史创新型学科首席专家)《五口通商,为什么只有上海在开埠后快速兴起?》
  • 杜恂诚(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近代上海钱庄业的兴衰变迁》
  • 朱荫贵(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大分流之后的与时俱进 - 传统钱庄业在近代中国的变化与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