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全民电视公司

来自维基学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本文整理了维基百科民间全民电视公司条目中过多口水战、原创研究、原创总结、第一手新闻来源堆砌的内容。

沿革[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996年1月10日,民视举办外商投资研习会,美商中欧媒体事业集团(CME)希望投资51%,但民视希望投资上限为45%。1996年1月24日,蔡同荣带队赴欧洲考察CME投资欧洲电视媒体的情形,张俊宏说,国内资本家认为台湾卫星电视林立、投资第四家无线电视台风险高而不愿投资民视,使民视筹资只能筹到新台币15亿元,因此1995年12月民视已考虑引进外资;如果1996年2月底前民视无法在台湾找到足够资本,“恐怕无法避免”CME取得民视股权50%左右[1]。1996年2月18日,台湾各大报社都收到紧急新闻稿,指称民视将引进外资持股51%[1]。但CME是被报导有美国情报机构入股的跨国财团,这对1995年6月民视取得第四家无线电视台执照时所标榜的“防止财团垄断”、“股权与经营权分开”、“使电视成为人民的公器”等语形成莫大的讽刺[2]

1996年3月3日,民视筹备会在台北世界贸易中心召开大会,为了引进外资,主导民视筹备的蔡同荣、李镇源等人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说“外国人要投资,这是看得起我们哩,有什么不好”、“控制权还是在我们手中,不会影响电视台的本土性格啦”;出席的小额投资人数百人,在没有得到完整的发言机会后,就被迫照案通过权力核心提出的董监事名单[3]

1996年3月21日,蔡同荣等人成立“民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登记总部地址为台北市松山区八德路三段30号14楼(敦北长城大楼)[4]

在民视筹备过程中,身兼民进党中央常务委员(中常委)的蔡同荣,为了让即将开播的民视能够顺利租到中华民国公共电视台筹备委员会(公视筹委会)的铁塔以发射节目讯号,替民进党中央党部拟了一份公文给新闻局与公视筹委会,主要内容是解释民进党中常委不是重要党职。民进党秘书长邱义仁坚持不肯在该文上盖章,也不愿意帮蔡同荣把该文上呈民进党主席许信良;于是蔡同荣亲自把该文送到主席室、请许信良同意盖章,许信良同意用印。公视筹委会收到该文后,汇整委员们的意见,送交新闻局。但公视筹委会秘书长王晓祥说,该会只有铁塔的使用及维护权,而所有权属于新闻局;另外,该会负责技术审查,签约与否是新闻局的权责,因此该会委员们的意见只是提供新闻局参考。[5]

同样在民视筹备过程中,一个多星期内,蔡同荣每天都到台北市议会,坐在中庭沙发上,请求民进党籍台北市议员连署要求当时已是民进党主政的台北市政府续租竹子湖发射站土地给台湾电视公司、同时开放其他电视台附挂天线;期间蔡同荣甚至抬出台北市市长陈水扁名义来游说市议员签字,最后民进党籍市议员18人中仅有段宜康贲馨仪坚持不签字;但台北市政府新闻处处长罗文嘉在列席民进党台北市议会党团会议时否认陈水扁曾经在此议题上对蔡同荣有承诺,党团遂决定撤签。最后,台北市政府与台视达成协议开放竹子湖发射站铁塔给各家无线电视台附挂天线,才解决了民视无铁塔可发射节目讯号的问题。而在聘请陈刚信担任民视常务董事的过程中,蔡同荣每天都去华视门口等陈刚信下班,然后拉陈刚信去吃饭、聊天,连续找了四十几趟才让陈刚信同意担任民视常务董事。[5]

1997年3月20日,《民视全球资讯网》上线[6]。1997年4月25日,民视成立民视文化公司

1997年5月5日晚上19:00,民视新闻台正式开播英语Sign-on and sign-off

;1997年6月10日,民视取得新闻局的播出执照;隔日(1997年6月11日)晚上18:00,在时任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按钮之下,民视无线台正式开播[7]。历经三年的筹备,台湾第一家“民营无线电视台”民视正式成立。

民视成立时以民间投资与全民电通为两大控股公司,民间投资是由隶属民进党福利国连线的蔡同荣、王明玉等人发起的公司,全民电通是由隶属民进党美丽岛系余陈月瑛、张俊宏等人发起的公司。为了方便营运及兼顾派系的协调,双方早在民视成立时达成协议,在“总裁、副总裁、董事长副董事长”这四个职位上各取平衡,任期各三年。1997年9月时,余陈月瑛任民视总裁,田再庭任民视副总裁;而原本应该由张俊宏任民视董事长,但由于当时张俊宏兼任民进党立法委员与民进党代理主席,故改由蔡同荣任民视董事长,张俊宏则任民视副董事长。[8]民间投资股东与全民电通股东,只能分别组成民间投资董事会与全民电通董事会,监督民间投资与全民电通,无法直接监督民视。[9]

1997年8月15日,蔡同荣在民视内部刊物《民视通讯》说:“确保台湾不被中国并吞,是民视的最高指导原则。如何确保台湾?我们有责任要培养台湾人民守土的决心,培养台湾爱乡的感情,培养台湾人的爱国主义(Taiwanese nationalism)。我们不允许任何民视同仁,利用民视去鼓吹中国人的民族主义(Chinese nationalism)。所有民视的节目和新闻内容,都要在Taiwanese nationalism之大原则下制作。”[10]

1997年9月,民视爆发第一个争议案件“民视杨宪宏调职争议”,起因为民视新闻部经理杨宪宏被民视当局以不正当方式取得的录音带调离原职、改调董事长特别助理,舆论哗然;同年9月28日,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抨击,民视此举是搞白色恐怖;同年9月30日,张俊宏发布声明稿,以“无法为错误决策背书”为由辞职。由于蔡同荣长期担任民进党中常委及立法委员,本案让长年推动“党政军退出媒体”的社会运动人士开始注意到“政治人物介入媒体”的问题;同年10月7日,施明德在立法院召开公听会,检讨政治人物介入媒体的问题。同年10月16日,民视召开董事会并举行不记名投票处理本案,出席董事21人中有11人赞成解除杨宪宏的委任职务,杨宪宏表示会继续争取应有的权益;同日,台湾之声广播电台创办人许荣棋率领一群计程车司机到民视不断大骂蔡同荣舞弊、搞窃听,被台北市政府警察局松山分局警员拖出去[11]

1997年12月15日,民视宣布成立民视国际台(FTVI)与北美民视新闻台(FTVN),都是在北美透过“太空电视系统”(Space TV Systems, Inc.)以卫星播出的频道,前者为每日播出8小时的综合娱乐频道,后者全天候与民视新闻台同步播出[6]。1998年2月下旬,民视国际台与北美民视新闻台开播;但最后因太空电视系统倒闭,民视与太空电视系统的合作案中止;截至2001年,民视国际台与北美民视新闻台均已不存在[12]

1998年6月,民视推出台歌《智慧的光》,由新宝岛康乐队创作,该首歌后来被改编为歌曲《猪血汤》[13][14]民视新闻台曾在每日上午5点播出民视台歌的完整版。

1998年6月8日,全民电通在台湾各大报纸刊登大幅广告,要求李光辉应为未达收支平衡的营运承诺辞任民视总经理。1998年6月9日,全民电通股东常会决议不再投资赔钱的民视,之后全民电通董监事未出席民视一周年相关庆祝活动。1998年7月20日,民视董监事联席会议,李光辉提出辞呈。1998年8月10日,民视临时董事会决议批准李光辉辞呈,陈刚信自本年9月1日起兼任民视总经理。

1998年7月中旬,民视新闻部员工193人连署召开“派系退出民视,回归新闻专业”记者会,记者林芥佑代表串联连署陈情书,不满民间投资、全民电通与民视高层借由外部力量互揭疮疤而不循内部体制解决歧见,要求派系退出民视[15][16]。1998年9月19日,民视员工成立民间全民电视公司企业工会(民视工会),以新闻部记者为发起主体,业务部、工程部及节目部员工陆续入会,全体员工四百多人中已有240人入会[15]

1998年7月28日,民视成立子公司台员多媒体

1999年5月10日,蔡同荣在民视工会刊物《民视工讯》的专访中强调,民视“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业电视台,它是一个具有理想性的电视台”[17];民视工会解读,依据蔡同荣大举干预民视新闻的纪录,蔡同荣所谓的“具有理想性的电视台”是“将台湾政治势力掌控电视、电视依附在政治势力下的三十年过程,压缩成十天”的电视台[18][19]

2001年,民视各节目片尾标示的公司名称从“民间全民电视公司”改为“民视电视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2月,民视各节目片尾标示的公司名称改为“民视电视公司”(早在1997年民视开播酒会的邀请柬里,就有“民视电视公司”的名称)。

2001年11月17日,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董事长贺德芬苗栗县社区大学演讲中批评,总统陈水扁执政后,民进党丧失在野时的“党政军退出媒体”理念,纵容蔡同荣经营民视,是走回中国国民党的老路;她主张,政治人物必须全面退出媒体,民进党应主导修法限制政治人物经营媒体。同日,蔡同荣回应,他担任民视董事长以来,不曾干预民视新闻、不曾支薪、不曾用过一毛公关费,因此他觉得自己没有退不退出民视的问题[20]

2002年9月,民视成立子公司凤凰艺能

2003年8月28日下午,民视举行临时董事会,蔡同荣请辞董事长,田再庭接任董事长。[21]

2006年,民视在台北市内湖区旧宗路一段及新湖三路交叉口购地,预计兴建钢筋混凝土(RC)结构、地下2层、地上11层的民视第一栋独栋总部,预定开工日期为2007年6月1日,预定完工日期为2013年4月28日,但该地始终荒废。

2006年5月24日,张俊宏在报纸上刊登广告,要求民视配合全民电通发放所持有的民视股票给投资人。张俊宏表示,民视成立时,由于当时法令规定自然人不能持有电视台的股票,所以民视股东有四万人拿到的不是民视的股票、而是集资投资民视的民间投资与全民电通的股票;为了能让投资人直接持有民视股票,全民电通已经于2005年解散清算,希望将所持有的民视25%股票重新切割分配给投资人;然而全民电通持有的民视股票都是新台币百万元大面额的,要给投资民众,第一步就是要切割成小面额的,“这需要蔡同荣及田再庭的配合,但是他们始终不配合,因此第一关就卡住了”[22]

2006年6月22日上午,杨宪宏、许荣棋与国民党立法委员邱毅共同召开“为民视小股东请命”记者会抨击,民视小股东持有的股票并非民视股票,但陈水扁政府未曾处理这种违法现象;许荣棋感叹,大多数立法委员都不愿意碰触民视股权问题,只有邱毅接获他的陈情之后伸出援手;杨宪宏说,他是民视新闻部首任经理,但他坚持要处理民视股权问题,导致他惨遭民视董事会决议开除[23]。许荣棋当场出示他持有的民间投资及全民电通股票,虽然都印着“民视”二字,但股东权益受损时的求偿对象不是民视、而是民间投资与全民电通,这不符合当初的期待,他呼吁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主动介入调查。杨宪宏说,“投资民视的都是肚子扁扁也要选‘扁(陈水扁)’的民众”,民视因此顺利募得三亿股、共新台币三十亿元资金,却迟迟不发股票给小股东;他质问民视董监事、张俊宏、蔡同荣及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等“人格者”,这些人“出过多少钱投资民视”;民进党秘书长林佳龙在行政院新闻局局长任内曾经要处理民视股权问题,但还来不及做就被调职;民视被一般大众视为泛绿媒体,却被少数人把持,他呼吁陈水扁与陈水扁政府积极处理[24]。同日,NCC官员表示,日前民视曾经来文表示民间投资及全民电通要将股份回归给原始股东,询问NCC是否同意;NCC的立场是,股份回归原始股东,NCC乐观其成;至于法人股东股份如何处分,要依《公司法》规定,与NCC无关,在股权变更后再向NCC申请许可即可[25]。同日晚间,民视发表声明强调,民视一向正视及维护股东权益,将保留对不实报导及污蔑提告之权利[24]

2011年7月21日,《财讯双周刊》报导,蔡同荣以其妻蔡丽蓉名义持有民视股权仅0.1%,却仍然能在他被迫辞去民视董事长之后维持“政媒两栖”的实质影响力,关键之一是民进党多年来都提名他为全国不分区立法委员;关键之二是,蔡同荣利用《公司法》第198条掌控民视董事会,并且在立法院多次阻挡该条修正案[26]

2012年4月16日,民视总经理陈刚信与新北市市长朱立伦分别代表民视与新北市政府签约,新北市政府规划新北市林口区林口产业专用区中位于文化一路二段及信义路附近的1.5公顷用地予民视进驻,民视预定在此兴建第一栋独栋总部、2015年10月正式启用第一栋独栋总部,民视成为首家进驻新北市的无线电视台[27][28][29]

2013年,民视开始使用中文网址“www.民视.com”。2015年12月22日,新北市林口区民视新总部工地举行上梁典礼,预计在2016年9月10日完工。

2014年1月11日,蔡同荣逝世。2014年10月16日,民视成立“民视顾台湾顾问团”,许世楷担任团长,彭明敏担任荣誉顾问,李素贞担任首席执行官,康宁祥郭倍宏杨绪东赖静娴薛化元陈奕齐沈清楷杨宗澧、王明玉等人担任常务顾问;田再庭说,成立顾问团之目的,系继承蔡同荣照顾台湾民众言论自由、并让民视成为“民主深化媒体”的遗愿;许世楷说,顾问团之目的在于提醒台湾媒体报导选举新闻时公正报导参选人并凸显政策价值,顾问团将于2016年中华民国总统副总统及立法委员选举中支持“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候选人[30]

2015年,民视成立子公司凤梨传媒(Online Media),民视新媒体事业群副总经理王宗弘兼任凤梨传媒首任总经理,专责建置自有品牌OTT服务四季线上影视”。2015年7月20日,四季线上影视上线。

2016年5月26日,民视董事会改选,田再庭举手提名董事郭倍宏接任董事长,常务董事7人以4票对3票通过郭倍宏接任董事长;由于郭倍宏担任董事长的宏昇营造[31]是新北市林口区民视新总部的承包商,部分董事及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刚信不满郭倍宏没做到利益回避就当选董事长,陈刚信愤而口头请辞[32]。2016年5月27日,陈刚信已经没进民视;民视常务董事王明玉则说,民视多年来推动和着重台湾本土文化,“但我们不是民进党电视台”,而陈刚信口头请辞“是表达要退休[32]。2016年5月28日,陈刚信证实已经口头请辞,其他不愿多言;民视副总经理许念台也证实,陈刚信已经口头请辞,本月30日就不再进民视[33]

2016年6月1日,民视节目事业群副总经理许念台、民视业务事业群营运长朱蓓苓、民视行政部经理叶延馨、民视节目制作部经理郝孝祖、民视总经理特别助理陈申青与民视文化公司副总经理杨淑津已经递出辞呈,声援陈刚信;陈刚信回应,他不在台北,不知民视哪些主管请辞[34]。2016年6月2日,民视员工发起内部连署,连署书提出三项理由请陈刚信留任总经理,许念台亦在连署书上签名[35]。2016年6月14日,陈刚信正式提出书面辞呈。2016年6月15日,许世楷说,郭倍宏已辞去宏昇营造董事长职位且已无持有宏昇营造股票,宏昇营造施工的民视新总部正在请领使用执照,郭倍宏担任民视董事长并无利益回避的问题;至于外传民视一级主管6人将与陈刚信同进退,民视再度确认后仅知只有1人辞意甚坚[36]。同月,味王董事长兼民视第一大股东陈清福向《周刊王》透露,与郭倍宏同为台湾独立建国联盟友人的民视副总经理王明玉悄悄修改公司章程、并引进她的医师弟弟王大源成为常务董事,他身为民视第一大股东却被蒙在鼓里[37]

2016年6月16日,民视董事会决议,核准陈刚信辞总经理职、但保留副董事长及常务董事身份,执行副总经理廖季方暂代总经理,辞职主管皆慰留;但陈刚信在董事会发表声明稿,质疑郭倍宏至今未对利益回避问题做出足以让人信服的作为或白纸黑字的承诺[38]

2016年8月1日,民视无线台与民视四季台频道标志做出调整,无线台频道字体放大,台徽缩小至字体同样高度,并在“民视”字体右侧加上“HD”字样(仅限数位有线电视、MOD,无线数位则无HD字样;目前民视四季台已改名为民视台湾台)。

2016年8月,民视副总经理王明玉因郭倍宏提名而升任总经理,成为民视成立近20年来首位女总经理。2016年9月1日,NCC通过郭倍宏接任民视董事长;从本年5月26日民视董事会决议选出郭倍宏接任董事长,到9月1日NCC正式通过此案,足足有3个月时间;相对过去类似案件多半采形式审查、半个月就过关,郭倍宏堪称“史上最难被NCC认同的媒体董座”[39]。2016年9月6日民视二级主管扩大会议上,王明玉公开表示,本年8月民视亏损新台币4,100万元,是民视15年来首次出现单月亏损[39]

2017年2月8日,民视于新北市林口区信义路99号“民视林口数位媒体总部”举行新春团拜与开工仪式,预定同年6月正式启用林口数位媒体总部,启用后将有12个摄影棚(4个新闻棚、8个戏剧综艺棚),其中6个摄影棚约200坪[40]

2017年3月24日,王明玉在《自由时报》的专访中说,2012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大陆领导人习近平上任前曾经托人收购民视股票,当然不是用习近平的名义收购,“来讲的人还暗示习会是未来接班人”;郭倍宏当选民视董事长以后,提名陈刚信担任副董事长,也邀请陈刚信担任总经理;陈刚信申请总经理退休,民视“很有情有义”保留了他的副董事长位子;陈刚信说要带人从民视离职,“但其实离职的只有一位”[41]。2017年3月26日,陈刚信发表声明,宣布辞去民视所有职务,强调民视创办人是蔡同荣,不满曾任蔡同荣助理的王明玉在蔡同荣去世后自认是民视创办人之一[42]。2017年3月27日,陈刚信说,蔡同荣去求他31次才让他跳槽民视,他把民视现值做成新台币100亿元以上,王明玉却讲出这种没有公理正义的话;王明玉不予回应[43]

2017年3月28日,民视大股东宋文洲镜传媒的专访中说,王明玉说习近平曾经托人收购民视股票,此言令他感到啼笑皆非,“我们当大股东十多年,负责股务的王明玉从来不曾提过”;而且王大源是最近市场上收购民视股票最多的人,王明玉的说词等于是说习近平透过王大源收购民视股票[44]。2017年3月28日,陈刚信说,这些日子他会辞任民视总经理、但留下副董事长头衔,是因为这19年来他与民视员工打拼的情景历历在目;王明玉的说词没有职场伦理、越说越过分,因此他在本月26日向民视提出辞呈[45]

2017年3月28日,民间投资监察人林德盛刊登报纸广告,公告4月12日提前召开民间投资2017年度第一次股东临时会,提案解散民间投资、换发民视股票。2017年3月30日,民间投资刊登报纸广告宣称,民视历年获利稳定、平均收视率勇夺冠军宝座,出现亏损是因独家转播奥运及支付陈刚信退休金新台币数千万元;本年6月民间投资就要召开年度股东常会,林德盛欲提前召开股东临时会“恐是假借召集股东会之名,行搜集股东个资之实,造成股东间不必要的恐慌及对立”;最后公告,民间投资股东事务于本月28日起改为该公司股务单位自办,不再委托台新国际商业银行股务代理部[46]

2017年3月28日,民视与民间投资第一大股东颖川建忠说,外传王明玉陪同蔡同荣找他入股民视、为民视化解危机,这是错误的说法,“从头到尾都是蔡同荣跟我接触,我赞同他要办一个‘帮台湾人发声’电视台的理念才投资”,“做生意要和政治分开”;郭倍宏上任民视董事长以后,把民视财务主管换成跟了他十多年的宏昇营造董事张美力,没有利益回避。陈清福加码抨击,郭倍宏上任民视董事长至今未曾召开常务董事会,所有决议都送到董事会举手表决,“我们的股权比他们(田再庭、郭倍宏与王明玉)加起来多好几倍,但他们在董事会21席中掌控15席,每次开会举手我们都输”;最近民视要追加工程款预算新台币1亿6千万元,“这个用举手的也是完蛋了”,郭倍宏与王明玉有私心、违背公司治理[47]

2017年4月12日,民间投资2017年度第一次股东临时会流会,林德盛发出声明稿指出,民间投资少数经营阶层为了阻止股东临时会召开,利用监察人必须取得股东名簿才能寄发开会通知单给股东的程序障碍,违法指示股务代理机构不得提供股东名簿给监察人;随即未经董事会决议,擅自将股务作业收回自办,导致本月1日以前不能依《公司法》规定寄发开会通知单给股东,只好取消股东临时会。声明稿批评,虽然民间投资改在本月25日于富邦国际会议中心重新召开股东临时会,但本月11日他到民间投资股务单位时,承办人表示“股东名簿在总经理王明玉身上”、“王明玉不在公司”;这些不合情理的推诿之词,显然已经违反《公司法》及违背公司治理,并涉及民事及刑事责任[48]。民视回批,监察人召开股东临时会将造成股东对立,郭倍宏被指控违反利益回避、参与华视会议涉嫌违反《公司法》第209条等情事均属不实[49]。2017年4月22日,曾经大举收购民间投资股票的民视创始股东吴子嘉说,郭倍宏只会靠“挟持股东名册”这种小手段巩固自己的民视董事长位子,“挺郭派”只持有民间投资5%股权,他要让郭倍宏这个“5%董事长”撑不到下一任[50]

2017年4月25日,原定于富邦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民间投资股东临时会再度流会;部分民间投资股东在同地点举行“民视股东自救会发起会议”,发起成立民视股东自救会,诉求民间投资股票全面换发民视股票,同时支持民视股票上市、利润分享股东[51]。陈清福说,蔡同荣在其自传书《民视与我》清楚表示“董监事来民视包工程是利益冲突,应回避”,郭倍宏没做到利益回避,“员工怎么敢监督自己老板盖的大楼工程”;郭倍宏还把民视专业的财务主管换成他在宏昇营造的私人账房,付钱的与收钱的变成同一人,“利益冲突很大”,公司治理崩坏无遗[52]。陈清福披露,2016年8月民视常务董事会决议内湖总部预定地交给专业机构估价,但此后民视董事会始终悬而不决;民视林口总部土地是租的,一年租金新台币数千万元[53]。陈清福说,成立自救会,不是要争夺民视经营权,而是要唤起股东觉醒,把不对的改正[54]。民间投资监察人法人代表人蔡景勋召开记者会宣告民视股东自救会成立[55],他说,民视林口总部新建工程是民视最大的投资,最后由郭倍宏经营的宏昇营造得标;郭倍宏毫不避嫌地以承包商的身份成为民视董事,后来更进一步成为民视董事长,甚至把民视专业的财务主管换成宏昇营造的私人账房,公司治理崩坏无遗[56]。民视回应,一切遵照《公司法》处理[57]

目前民视总部及新闻部设于新北市林口区信义路99号(民视林口数位媒体总部),南部新闻中心设于高雄市三民区博爱一路366号24楼(王象世贸大楼),中部新闻中心设于台中市南区忠明南路760号36楼。民视汐止摄影棚设于新北市汐止区汐万路二段228巷16号(林肯大郡),用于拍摄连续剧。民视林口总部启用前,民视租用华视媒体园区摄影棚录综艺节目,《成名一瞬间之超级童盟会》、《明日之星Super Star》、《猪哥会社》等综艺节目都在华视媒体园区录影。民视大型转播车不出勤时,早期都停在民视汐止摄影棚停车场,现已停至民视林口总部。

2017年5月1日,民视大型歌唱综艺节目《台湾那么旺 Taiwan NO.1》与大型舞蹈综艺节目《舞力全开》移至民视林口数位媒体总部录影。

2018年2月28日,民视论坛中心成立新媒体《读报》。

2019年3月14日,民间投资董事黄明展在董事会以民视连年亏损和郭倍宏借贷账目不清为由提案撤换郭倍宏,并提名自己接任董事长,经表决以5比2(原本媒体报导为4比3)的票数通过。民视董事长确定换人,将于5月9日改选,此外郭倍宏拟撤换总经理王明玉,也是董座职务遭拔的原因之一[58]

股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16年6月3日,国立台湾艺术大学广播电视学系教授兼中央广播电台总台长赖祥蔚说,民视自诩“来自民间,属于全民”,官方网站也强调“股权大众化,防止大财团垄断”,成立之初仰赖股东数万人募资新台币数十亿元,但成立至今仍有投资人抱怨无法享有股东权益,“显见问题尚未解决”[59]

连续剧的评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歹戏拖棚[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背景
民视建台之初,自制的本土连续剧不多,尤其是八点档(在八时播出,至少长达一小时)的节目。开台大戏《妈妈请你也保重》虽有陈美凤等知名演员助阵,成绩也不尽理想。推出了白冰冰白晓燕命案后复出的第一部本土连续剧《春天后母心》、《春天父母心》以后,大受欢迎。民视接连推出《将心比心》、《长男的媳妇》等八点档,这些连续剧的集数愈来愈长,长达过百集。民视推出《飞龙在天》,长达212集。
  • 意涵
民视的本土连续剧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就是“边拍边播”所造成的“歹戏拖棚”现象;也就是只要本土连续剧的收视率够好,就会刻意把剧情越拉越长,导致观众出现倦怠感,却又为了看完结篇而不得不继续准时收看,形同被民视绑架。
民视总经理陈刚信的想法是:大部分观众看“连”续剧时,都是无意识地持续观看,他说:“我们要把观众养饱,让看民视的观众不会跑掉。”他认为:延长强戏集数,不但有节省场景成本的优点,还可以压制友台。民视不以新戏跟对手硬碰硬,而是以旧戏打友台的前三至五集;他说:“头一打掉,即使民视的观众想要转台,都无法连贯五集以后的情节。”因此观众也就会顺着民视的戏继续看下去,完全打消友台势力坐大的机会。
  • 反方意见
台湾资深演员江霞批评:这种本土连续剧“写了字就是剧本,讲了话就算台词,录到影就是戏”,常常是今天录完影、明天播,毫无完整一体的剧情结构,也缺少尊重观众的诚意。江霞认为,这种作戏的态度,不但让日剧韩剧大举入侵台湾,蚕食了国内连续剧的生存空间,更消磨了台湾观众对本土连续剧的信心与收视意愿。
知名作家、电视剧制作人琼瑶说:如果戏剧被收视率牵着鼻子走,品质会被拉低;今天拍、明天播的作业方式,完全是开倒车;大家应该救救台湾电视剧。
三立台湾台台湾霹雳火》、《金色摩天轮》等本土剧的编剧郑文华接受中天电视康熙来了》节目专访时,说每部电视剧都教坏小孩子,因为每部戏都有坏人使坏;他自承说:“电视剧就是垃圾,看完就忘掉,就像是吃泡面一样,吃完后得不到任何营养。”[60]
2004年12月,郑文华在《可乐新闻》上的专栏对民视总经理陈刚信开炮,虽未指名道姓,但明眼人一看就知冲着陈刚信来。郑文华强力批判民视本土连续剧的“歹戏拖棚”策略涉嫌剥削演员:“民视演员有命赚钱,却不一定有命花钱;三立演员却可以周休一日,泡温泉。”陈刚信不愿回应,只说:“他讲他的,我做我的;如果他讲错话,我就告他。”
2004年12月16日,三立电视行销公关部发表声明稿,批评民视:“虽然输的感觉很不好,但不要一输了就到处批评、开骂。再者,要批评别人的戏之前,请先检视自己的戏。是谁先在剧情中出现火烧人、开枪等情节?是谁率先将八点档战火从原本的60分钟延长为90分钟,甚至更长?另外,一直标榜电视电影、优质八点档的《意难忘》,不也出现子预谋杀父、黑道纵火、酒家女动辄拿枪等不良示范情节?”(按:《意难忘》是当时的民视八点档连续剧。)
另一方面一些曾拍过本土剧的演员到中国大陆拍过戏后直指台湾的本土剧拍摄方式跟对岸相比对演员极为不尊重。而边拍边播的方式也曾传出部分演员的健康亮起红灯。
  • 正方意见
从台湾本土演员的角度来看,民视仍是台湾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台,长集数戏剧只是民视因应频道过多(人口2000多万,100个频道,主要频道50个,不管制外国内容)市场竞争激烈、降低制作成本的制作方式。若进一步探讨各国电视,竞争情况不像台湾激烈的美国(人口2亿9000万,4大全国性商业电视台,管制外来内容)、日本(人口1亿2000万,6家全国性商业电视台,管制外来内容)也都曾经出现过长集数戏剧。若说这种情形只出现在台湾或民视三立,是完全不了解传媒历史的选择性批评。况且,相较于只会播外来戏剧、不在本地制作上付出却瓜分广告收益的日剧、韩剧频道,已经是本土演员演出机会的基本保障。演出本土剧的演员,也因为民视戏剧经由其他媒体同业配音之后销往中国等地(例如民视八点档《飞龙在天》)而增加区域性的演出机会,开展他们在台湾以外的事业,例如贾静雯黄维德等。

成也AC尼尔森,败也AC尼尔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06年6月30日,民视总经理陈刚信出席中华民国电视学会理事长交接典礼,以“搧阴风,点鬼火”一语炮轰AC尼尔森民调公司残害台湾媒体生态。[1]有趣的是,民视之所以常常宣称自己的八点档连续剧收视率“全国第一”,依据的正是AC尼尔森所作的收视率调查报告。

台湾文学作品影音化[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民视开播以来,即致力于本地文学创作影音化的工作,例如《天马茶房》及《台湾作家系列》的制作与播出。2003年至今,尝试发展偶像剧种,如洪金宝主演的《偷天换日》。2004年起,民视播出由台湾与中国经典文学名著改编之电视连续剧,如《浪淘沙》(青苹果有限公司制作)、《京华烟云》(中国中央电视台制作)等,《浪淘沙》是台湾第一部“大河连续剧”,并获得多座电视金钟奖的肯定。但是由于这些连续剧都被排在冷门时段播出,所以影响力不高。

新闻广告化[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与一般台湾媒体相同,民视新闻广告化的问题非常严重,而且也会出现替(泛绿及泛蓝)政治人物置入性行销的情况Template:来源请求

参考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1.0 1.1 冯建三著,《大媒体 贰:媒体社会运动》,元尊文化1998年3月初版,ISBN 978-9578399747,第73页。
  2. 冯建三. “民间全民”岂能由外资掌控. 自由时报. 1996-02-29. 
  3. 冯建三. 外资怪兽入侵全民. 申齐月刊. 1996-04. 
  4. 经济部商业司公司及分公司基本资料查询[永久失效链接]
  5. 5.0 5.1 张菁雅 文,〈民进党中常委职位是不重要党职?〉,《新新闻》第527期。
  6. 6.0 6.1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ATTNT TV Yearbook 10的引用提供文字
  7. 李小芬. 李总统按钮 民视开播. 中国时报. 1997-06-12: 22. 
  8.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民視大股東群醞釀撤換蔡同榮的引用提供文字
  9. 余慕苏,〈杨宪宏的位子在哪里? 既单纯又复杂的民视家变内幕〉,《今周刊》第45期(1997年9月28日出版)第111至113页。
  10. 蔡同荣. 民视面临新挑战. 《民视通讯》第6期. 1997-08-15 (中文(台湾)‎). 
  11. 陈慧梅 罗聪平. 民视董事会场面火爆 杨宪宏遭撤职. 华视新闻. 1997-10-16 [2016-06-10]. 
  12. 陈彦龙,《电视媒介与台湾的民主化:民间全民电视台个案研究》国立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硕士论文,2001年,第117页。
  13. 智慧之光(民视台歌)
  14. 民视台歌-智慧的光,随意窝 Xuite日志
  15. 15.0 15.1 林芥佑、蔡崇隆. 民视工会成立 过程很顺利. 《目击者双月刊》第8期 (台湾新闻记者协会). 1998-11-01: 54 [2016-06-09]. 
  16. 余慕苏. 民视家变再起 股东有苦说不出 总经理李光辉走人 民视何时转亏为盈?. 《今周刊》第88期. 1998-08-02: 41-42 [2016-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4日). 
  17. 台性本如此,不应有异议!! 专访董事长蔡同荣. 《民视工讯》第6期. 1999-05-10: 1. 
  18. 工会广角镜. 在平衡木上摇晃的民视新闻. 《民视工讯》第6期. 1999-05-10: 1. 
  19. 陈炳宏著,《传播产业研究》,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01年出版,ISBN 957-11-2380-3ISBN 978-957-11-2380-6),第303页。
  20. 傅潮标、邱燕玲. 贺德芬:政治人物应全面退出媒体. 自由时报. 2001-11-18 [2016-06-04]. 
  21. 吴素柔. 蔡同荣请辞民视董事长 遗缺田再庭接任. 中央通讯社. 2003-08-28 [2014-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1月3日). 
  22. 张德厚. 张俊宏登广告 要求民视配合发放股票. 中广新闻. 2006-05-24. 
  23. 实在看不下去!深绿媒体人陪同邱毅呛扁. 中评社香港. 2006-06-22 [2016-06-04]. 
  24. 24.0 24.1 陈舜协. 遭指控侵占小股东钱 民视保留法律追诉权. 中央通讯社. 2006-06-22. 
  25. 徐毓莉. NCC:乐观其成民视股票回归原始股东. 中央通讯社. 2006-06-22. 
  26. 田习如. 蔡同荣牢控民视 何时“还台于民”?. 《财讯双周刊》第377期. 2011-07-21 [2016-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4日). 
  27. 许书端. 民视进驻林口 朱:这是新北影视城的开端. 新北市政府新闻局. 2012-04-16 [2016-06-04]. [永久失效链接]
  28. 杨正海. 民视林口媒体总部计画 今签约. 联合晚报. 2012-04-16. 
  29. 何玉华. 影视城第一炮 民视总部落脚林口. 自由时报. 2012-04-17 [2016-06-04]. 
  30. 林朝亿、林雨佑. 民视成立顾问团 接班梯队隐然成形. 新头壳. 2014-10-06 [2016-06-19]. 
  31. 中华民国国家企业竞争力发展协会. 2010 第7届国家品牌玉山奖得奖名单. 国家品牌玉山奖官方网站. 2010 [2016-05-29]. 全国首奖得奖名单……杰出领导人:宏昇营造股份有限公司/郭倍宏董事长 
  32. 32.0 32.1 洪秀瑛、林淑娟. 17年拼出黄金电视台 不满董事长改选惹议 陈刚信口头辞民视. 中国时报. 2016-05-28 [2016-05-29]. 
  33. 陈慧贞、林怡秀. 不满董座改选 民视董事陈刚信不干了. 联合报. 2016-05-28 [2016-05-29]. 
  34. 林淑娟. 6将随陈刚信请辞 民视恐爆发营运危机. 中国时报. 2016-06-02 [2016-06-04]. 
  35. 林淑娟. 慰留陈刚信 民视员工大连署 感性喊话不容17年血汗白流. 中国时报. 2016-06-03 [2016-06-04]. 
  36. 林朝亿. 民视顾问:郭倍宏已辞去营造公司职位. 新头壳. 2016-06-15 [2016-06-19]. 
  37. 王超群. 蔡同荣女密友拉胞弟 掀民视家变. 《周刊王》第113期. 2016-06-21 [2016-12-13]. 
  38. 洪秀瑛. 辞民视总经理 痛心新董座难以信服 陈刚信:神明都知道要回避. 中国时报. 2016-06-17 [2016-06-19]. 
  39. 39.0 39.1 王超群. 揭民视董座包工程真面目 李敖:郭倍宏沦国民党狗腿特务. 《周刊王》第130期. 2016-10-04 [2016-12-13]. 
  40. 洪秀瑛. 民视进驻林口总部欢喜开工. 中国时报. 2017-02-09 [2017-05-01]. 
  41. 易慧慈. 习近平曾托人买股票 各种势力欲介入民视. 自由时报. 2017-03-25 [2017-04-16]. 
  42. 郑景雯. 陈刚信发声明 即日起辞去民视所有职务. 中央通讯社. 2017-03-26 [2017-04-22]. 
  43. 赵大智. 陈刚信沾中国千亿亲家 辞民视副董无奈遭抹红. 台湾苹果日报. 2017-03-28 [2017-04-22]. 
  44. 邓丽萍、李孟璇. 【民视股权掀战火】习近平想染指民视?大股东说话了. 镜传媒. 2017-03-29 [2017-04-16]. 
  45. 李孟璇. 【民视股权掀战火】为何说出:“我不要再待了!” 陈刚信闪辞内幕. 镜传媒. 2017-03-28 [2017-04-16]. 
  46. 何醒邦. 一本“股东名册”成民视经营权关键 董座郭倍宏抓紧主导权出狠招. 上报. 2017-03-31 [2017-05-01]. 
  47. 邓丽萍、李孟璇. 【民视股权掀战火】打破沉默 94岁最大股东不满郭倍宏. 镜传媒. 2017-03-29 [2017-04-16]. 
  48. 李孟璇. 公司派恶搞不给股东名册? 民视最大股东“民间投资”临股会开不成. 镜传媒. 2017-04-12 [2017-04-16]. 
  49. 林淑惠. 民视经营权之争 延至4/25. 工商时报. 2017-04-13 [2017-04-16]. 
  50. 何醒邦. 民视内斗“反郭派”大串联 三立林崑海、美丽岛吴子嘉密谋拔除郭倍宏. 上报. 2017-04-22 [2017-05-01]. 
  51. 黄晶琳. 民视及民投股东成立股东自救会 吁全面换民视股票. 经济日报即时新闻. 2017-04-25 [2017-05-01]. 
  52. 何醒邦. 味王董座“倒郭”组自救会:把民视“乔乎正”不抢经营权. 上报. 2017-04-25 [2017-05-01]. 
  53. 林上祚. 民视常董陈清福爆:《政经看民视》1年烧7000万,谢志伟以前有花这么多吗?. 风传媒. 2017-04-25 [2017-05-01]. 
  54. 项家麟. 把不对的乔正 民视自救会唤股东觉醒. 经济日报即时新闻. 2017-04-25 [2017-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25). 
  55. 李孟璇. 【民视争夺战】“反郭派”阵线扩大 要拉下民视董事长郭倍宏. 镜传媒. 2017-04-25 [2017-05-01]. 
  56. 邱兆衡. 民视发起自救会 要求尊重股东利益. 台湾新生报. 2017-04-28 [2017-05-01]. 
  57. 王靖怡. 股东成立自救会 民视:公司法处理. 中央通讯社. 2017-04-25 [2017-05-01]. 
  58. (独家)民投奇袭拔董内幕再曝光!郭倍宏痛失董座关键票在这
  59. 赖祥蔚. 民视风暴的背后. 中国时报. 2016-06-03 [2016-06-19]. 
  60. 台湾霹雳火狂烧 娱乐过头后有许多省思空间.大纪元.2003-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