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卑大帝国

来自维基学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诸鲜卑的诞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鲜卑人是来自东胡帝国诸族的一支,自从匈奴冒顿单于在公元前三世纪末消灭东胡帝国后,鲜卑人先世即远窜至鲜卑山,鲜卑人之名明显是因山而得名。

在匈奴帝国的强势之下,鲜卑人长期默默无闻,直至公元一世纪三十年代左右,鲜卑人才作为一支独立的势力,因为与匈奴军、乌桓人联手南下侵掠[1]而进入汉族精英阶层的视线内,从而在汉文典籍留下记载,不过彼时鲜卑人在政治上处于分裂的状态,类似先秦时代汉族的政治状态,鲜卑人的诸部,相当于汉族的诸国,乌桓人亦处于类似的状态。

建武二十二年(公元46),乌桓人与匈奴帝国决裂,向匈奴帝国发动攻击,令匈奴帝国“北徙千里”、“漠南地空”,汉国乘机拉拢乌桓人,至建武二十五年(公元49)就有920部(国)的乌桓首领转向汉国阵营,汉廷于是重设护乌桓校尉,屯驻在上谷郡宁城,负责有关乌桓人及鲜卑人的事务并“岁时互市”进行边境贸易,并容许部分乌桓人乃至鲜卑人入居辽西、右北平、渔阳、广阳、上谷、代郡、雁门、太原、朔方等九郡塞内地界,以及辽东郡属国,为“汉侦备”,但不是所有乌桓人都安份守己,后来赤山乌桓的首领歆志贲举兵反汉,多次入掠上谷郡,毕竟南接汉边,与其工作经商赚钱还不如直接抢劫杀人,汉廷为此而“设购赏”,但一直没有取得效果[2]

至于鲜卑人与匈奴帝国的联合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在匈奴帝国分裂后不久即行中止,转而与汉国联合起来对付北匈奴帝国,建武二十五年,匈奴帝国正式分裂的同年,鲜卑人即与汉国进行外交来往,其中偏何统领的一部(国)迅速倒向汉国,并攻击北匈奴帝国,取得斩2000多级的战绩,因为鲜卑人根据在对北匈奴帝国战争中的斩首级数来向汉国换取财物,这极大提高了鲜卑人攻打北匈奴帝国积极性,相当于汉国用财物买北匈奴人的人头,鲜卑人则扮演汉国雇佣兵的角色[2]

尝得甜头的偏何连年攻击北匈奴帝国,以斩杀的人头来向汉国换取金钱,到了建武三十年(公元54),又有于仇贲、满头等两部成为汉国的雇佣兵,至永平元年(公元58),在辽东郡太守祭肜的鼓励下,偏何领兵打败多次入掠上谷郡的赤山乌桓并斩杀其首领歆志贲,得到大批“购赏”,自此鲜卑人全都由亲匈奴转向亲汉,成为北匈奴帝国的敌人,直至永元元年(公元89),汉国每年都给鲜卑人二亿七千万钱,以作为借刀(鲜卑)杀人(北匈奴)的代价[2][3]

建武二十五年(公元49年)春,成功独立建立南匈奴单于国的䤈落尸逐鞮单于挛鞮比派左屠耆王挛鞮莫率军北伐,大败单于挛鞮蒲奴的军队,生俘北单于之弟薁鞬左屠耆王、俘虏万余、马7000匹、牛羊万头,逼得挛鞮蒲奴不得不“却地千里”,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草原上的牧民信仰丛林法则,自然倾向追随强者,南匈奴初战大胜,北匈奴帝国的薁鞬骨都侯与右骨都侯共率部众30000多男女南附南匈奴,次年夏,南匈奴单于国的五个骨都侯与之前被俘的薁鞬左屠耆王一同率领30000多男女叛入草原,然后薁鞬左屠耆王被五个骨都侯拥立为单于,之后五个骨都侯旋即爆发内哄,互相攻杀一个多月,激烈程度以至五个骨都侯都战死,骨都侯之位其子接任,接着五个新骨都侯“各拥兵自守”,暂时消停下来,而薁鞬左屠耆王这位单于在内哄中被迫自杀。

冬季,去年被逼“却地千里”的北单于挛鞮蒲奴重返草原,五个骨都侯被逼率众三千重新南投南匈奴单于国,不过半路上被挛鞮蒲奴派出的军队成功阻截。

从公元一世纪四十年代末至五十年代,匈奴帝国不止自身份裂而受到削弱,还多出鲜卑人、乌桓人这两个强敌,北单于挛鞮蒲奴遂不时向汉国放还之前数十年间所劫掠的汉民,以向汉国释出善意,仅遣军南侵南匈奴单于国,每次过境都以:

为词,避免与汉国产生军事冲突,北匈奴帝国亦分别在公元51年、公元52年、公元55年三度遣使汉国要求和亲以避免多线作战,均被汉国含蓄拒绝[4]

直至章和元年(公元87年)春,汉国对鲜卑人近四十年的投资生效,鲜卑人在与北匈奴帝国的一次战争中斩杀北匈奴优留单于,隔年,汉国与南匈奴单于国联合出兵北征,成功击溃北匈奴单于率领的大军,令汉国开启后期治世,次年,南匈奴单于国单独遣军北征,大破北匈奴军,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年,汉国又遣军北征,再次大破北匈奴军,连年的战败,令北匈奴帝国失去草原地区的控制,被鲜卑人逐渐渗入,当地的匈奴人被鲜卑化,当鲜卑人扩张实力的同时,北匈奴帝国因为衰落而退出草原,令鲜卑人失去来自汉国每年二亿七千万钱的金援,于是富裕繁荣的汉国在数年后成为鲜卑人“发穷恶”的受害者。

永元九年,鲜卑人首次入侵汉国,大掠肥如县而去,代表汉-鲜卑联盟的破裂,进入公元二世纪后,多支不同的鲜卑人开始入侵汉国,至后期治世终结后的永初三年(公元109年)夏,南匈奴单于国起兵叛汉,六月,渔阳郡乌桓人与居于右北平郡的胡人合谋举兵叛乱,劫掠代郡、上谷与涿郡,到了九月,鲜卑首领丘伦与渔阳、右北平、雁门三郡乌桓首领无何,加上南匈奴单于三方联手叛乱,在劫掠五原郡,又击败汉军于九原郡高梁谷,直至次年(公元110年)三月,三方叛军才被汉军夷平,经过这场叛乱,汉廷将自建武二十五年移入塞内的乌桓人与鲜卑人重新迁回塞外[5]

同年(公元109年),以燕荔阳为首的鲜卑人首领在受到汉廷封王、通市的笼络下,鲜卑人的侵扰告一段落,但也只是喘息数年,到了元初二年(公元115年),鲜卑人重又开始南掠,辽西、代郡、上谷诸郡汉民皆受其殃。

永宁元年(公元120年)十二月,原属辽西郡负责外交的乌伦和其至鞬这两位鲜卑首领派使向汉廷结好,受到汉廷的高度重视,封乌伦为率众王、其至鞬为率众侯,“赐彩缯各有差”,不过到了次年秋,其至鞬即举兵入侵汉边,攻掠云中、代郡而去,此后一直至其至鞬死前,其至鞬势力都一直威胁汉国的边境安全,其至鞬在阳嘉年间死后,鲜卑人的入掠才“抄盗差希”[6][2]

其至鞬身死的这一段时间内,约公元二世纪三十年代末,北匈奴帝国的军队成员中有一名叫投鹿侯——可能为官职名——的男人多了一名家庭成员,就是后来成就足以媲美匈奴冒顿单于的檀石槐,但却是投鹿侯在外从军三年后出生的,显然出轨的产物,自然不为投鹿侯所接受,于是檀石槐就由其外祖父母一家所养大[2]

合众为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帝国解体[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相关列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有记载的鲜卑诸部(国)列表
首领名 首次出现时间 备注
偏何 建武二十五年(公元48)
于仇贲 建武三十年(公元54)
满头
燕荔阳 永初三年(公元109)
丘伦
连休 元初四年(公元117)
乌伦 永宁元年(公元120) 被汉廷封为率众王
其至鞬 被汉廷封为率众侯,然而不到一年即南侵掠


有记载的历次鲜卑人军队南侵汉洲列表
年代 鲜卑劫掠事件 汉民人命损失
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建武二十一年(公元45年) 鲜卑人、赤山乌桓人与匈奴军联手多次南掠汉洲,“杀略吏民”而去[1] 人命财产损失失载。
永元九年(公元97年) 八月,鲜卑人入侵汉国辽西郡肥如县而去[7]
永元十三年(公元101年) 冬季,鲜卑人入侵汉国,抄略右北平郡,至渔阳郡被汉军击破[7]
延平元年(公元106年) 四月,鲜卑人入侵汉国,抄略渔阳郡而去[7]
永初三年(公元109年)~永初四年(公元110年) 九月,汉国雁门郡的鲜卑首领丘伦及乌桓首领无何起兵叛,与南匈奴叛军联合,以七千骑兵抄略五原郡,又在九原郡高梁谷打败汉军,直至次年三月才被增援的汉军击败,无何投降,丘伦率众退还草原[6][2][8]
元初二年(公元115年) 八月,汉国辽东郡属国管豁的鲜卑人发动叛乱,围攻无虑县,九月,又攻入夫犂县杀掠。[6][2]
元初四年(公元117年) 四月,辽西郡管豁的鲜卑首领连休起兵叛,劫掠辽西郡,但因为连休与乌桓首领于秩居有旧怨,于秩居与汉军联手击破连休[6][2]
元初五年(公元118年) 八月,代郡管豁的鲜卑人起兵叛,入侵代郡,烧官寺,杀长吏而去”,十月,同一批鲜卑人入侵上谷郡,攻打居庸关不克而退[6][2]
元初六年(公元119年) 七月,鲜卑人入侵汉国代郡马城塞,杀长吏,汉军与南匈奴军联手追击,至塞外大胜而回[6][2]
建光元年(公元121年) 四月,高句丽王国遣军与鲜卑人联兵入侵汉国辽东郡,大掠而去[6][2]
八月,鲜卑首领其至鞬率军攻打居庸关,旋又入侵云中郡,击败汉军,围攻代郡马城,汉军增援,逼退其至鞬[6][2]
十一月,鲜卑人入侵劫掠汉国玄菟郡而去[6][2]
延光元年(公元122年) 十月,鲜卑首领其至鞬率军入侵汉国雁门、定襄两郡,十一月又入侵太原郡,杀掠汉民而去[6][2]
延光三年(公元124年) 六月,鲜卑人入侵汉国玄菟郡[6]
七月,鲜卑人入侵汉国代郡,寇高柳而去。
永建元年(公元126年) 八月,鲜卑首领其至鞬率军入侵汉国代郡而去[9][2]
十月,鲜卑人入侵汉国沿边诸郡。
永建二年(公元127年) 二月,鲜卑6000多人入侵汉国辽东、玄菟两郡而去,后被护乌桓校尉派汉兵与乌桓人共同追出塞所击败[9][2]
永建三年(公元128年) 九月,鲜卑人入侵汉国渔阳郡而走[9][2]
永建四年(公元129年) 十一月,鲜卑人入侵汉国朔方郡而走[9][2]
阳嘉元年(公元132年) 九月,鲜卑人入侵汉国辽东郡属国而走[9][2]
阳嘉二年(公元133年) 秋季,鲜卑人入侵汉国代郡,寇马城而走[9][2]
永熹元年(公元145年) 六月,鲜卑人侵掠汉国代郡[9][2]
永寿二年(公元156年) 七月,鲜卑单于檀石槐遣军侵掠汉国云中郡而去[10][2]

备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1.0 1.1 《后汉书·祭肜传》当是时,匈奴、鲜卑及赤山乌桓连和彊盛,数入塞杀略吏人。朝廷以为忧,益增缘边兵,郡有数千人,又遣诸将分屯障塞。帝以肜为能,建武十七年,拜辽东太守。至则励兵马,广斥候。肜有勇力,能贯三百斤弓。虏每犯塞,常为士卒锋,数破走之。
  2.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后汉书·乌桓鲜卑列传》
  3. 《后汉书·耿弇列传》是时乌桓、鲜卑屡寇外境,国素有筹策,数言边事,帝器之。及匈奴薁鞬日逐王比自立为呼韩邪单于,款塞称藩,愿捍御北虏。事下公卿。议者皆以为天下初定,中国空虚,夷狄情伪难知,不可许。国独曰:“臣以为宜如孝宣故事受之,令东捍鲜卑,北拒匈奴,率厉四夷,完复边郡,使塞下无晏开之警,万世有安宁之策也。”帝从其议,遂立比为南单于。由是乌桓、鲜卑保塞自守,北虏远遁,中国少事。
  4. 《后汉书南匈奴列传》
  5. 《三国志·乌丸鲜卑东夷传》引《魏书》至安帝时,渔阳、右北平、雁门乌丸率众王无何等复与鲜卑、匈奴合,钞略代郡、上谷、涿郡、五原,乃以大司农何熙行车骑将军,左右羽林五营士,发缘边七郡黎阳营兵合二万人击之。匈奴降,鲜卑、乌丸各还塞外。
  6.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后汉书·孝安帝纪》(永初三年)九月,雁门乌桓及鲜卑叛,败五原郡兵于高渠谷。……(元初二年)八月,辽东鲜卑围无虑县。九月,又攻夫犁营,杀县令。……(元初四年四月)己巳,鲜卑寇辽西,辽西郡兵与乌桓击破之。……(元初五年)鲜卑寇代郡,杀长吏。冬十月,鲜卑寇上谷。……(元初六年)秋七月,鲜卑寇马城,度辽将军邓遵率南单于击破之。……(永宁五年十二月)辽西鲜卑降。……(建光元年)夏四月,秽貊复与鲜卑寇辽东,辽东太守蔡讽追击,战殁。……(八月)鲜卑寇居庸关,九月,云中太守成严击之,战殁。鲜卑围乌桓校尉于马城,度辽将军耿夔救之。……(十一月)鲜卑寇玄菟。……(延光元年)冬十月,鲜卑寇雁门、定襄。十一月,鲜卑寇太原。……(延光三年)六月,鲜卑寇玄菟。……(七月)鲜卑寇高柳。
  7. 7.0 7.1 7.2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永元九年)八月,鲜卑寇肥如,辽东太守祭参下狱死。……(永元十三年)鲜卑寇右北平,遂入渔阳,渔阳太守击破之。……(延平元年)鲜卑寇渔阳,渔阳太守张显追击,战没。
  8. 《东观汉记·恭宗孝安皇帝》三年,雁门乌桓及鲜卑叛,战九原高梁谷。
  9. 9.0 9.1 9.2 9.3 9.4 9.5 9.6 《后汉书·孝顺孝冲孝质帝纪》八月,鲜卑寇代郡,代郡太守李超战殁。……鲜卑犯边。庚寅,遣黎阳营兵出屯中山北界。告幽州刺史,其令缘边郡增置步兵,列屯塞下。调五营弩师,郡举五人,令教习战射。……(永建二年)二月,鲜卑寇辽东、玄菟。……(永建三年)九月,鲜卑寇渔阳。……(永建四年)鲜卑寇朔方。……(阳嘉元年)鲜卑寇辽东。……(阳嘉二年)鲜卑寇代郡。……(永熹元年)六月,鲜卑寇代郡。
  10. 《后汉书·孝桓帝纪》(永寿二年)秋七月,鲜卑寇云中。……(延熹元年)十二月,鲜卑寇边,使匈奴中郎将张奂率南单于击破之。……(延熹二年)春二月,鲜卑寇雁门。……六月,鲜卑寇辽东。……(延熹六年)五月,鲜卑寇辽东属国。……(延熹九年)六月,南匈奴及乌桓、鲜卑寇缘边九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