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伦·斯沃茨与知识共享运动

来自維基學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Aaron Swartz
Lawrence Lessig 和 Aaron Swartz (2002)

外界评价[编辑 | 编辑源代码]

Creative Commons: Remembering Aaron Swartz[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13年1月12日,Creative Commons发表了悼念Aaron Swartz的文章:Remembering Aaron Swartz。同时亦在首页顶部显示:

Aaron Swartz was a friend and inspiration to the Creative Commons community.

亚伦·斯沃茨是知识共享社区的朋友与精神鼓舞。

以表达对Aaron Swartz的缅怀与肯定。

原文如下:

Friends and Commoners,

It is with incredible sadness that I write to tell you that yesterday, Aaron Swartz took his life. Aaron was one of the early architects of Creative Commons. As a teenager, he helped design the code layer to our licenses, and helped build the movement that has carried us so far. Before Creative Commons, he had coauthored RSS. After Creative Commons, he co-founded Reddit, liberated tons of government data, helped build a free public library at Archive.org, and has done incredibly important work to reform and make good our political system. (DemandProgress.org, his most recent org, was instrumental in blocking the SOPA/PIPA legislation one year ago.)

More than all that, Aaron was a dear friend to all of us, and an inspiration to me and many of you. Our prayers are with his parents and those who knew his love. But everything we build will forever know the product of his genius.

译文:

朋友和人民们,

我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告知你们这个消息:昨天,亚伦·斯沃茨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亚伦是Creative Commons的早期创建者之一。尽管还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他却帮助设计了我们的许可的代码层,并且帮助推进了这个运动——他给了我们如此多的帮助。在Creative Commons之前,他还与人合作完成了RSS标准。在Creative Commons之后,他与人共同创建了Reddit, 解放了大量的政府数据,帮助创建了Archive.org上的一个自由图书馆,并且为改革优化政治体系作出了卓越贡献。(DemandProgress.org,他最近创办的组织,在一年前对阻止SOPA/PIPA法案起到了重要作用。)

除此之外,亚伦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好朋友,鼓舞着我和你们当中的很多人。我们的祷告将伴随着他的父母和那些他深爱的人们。我们所建立起的一切,将永远铭记他的精神遗产。

国内社会:反应迟滞,褒贬不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亚伦·斯沃茨离世的消息在中国国内并没有立即受到关注。主流媒体只将其作为一起知名人士的自杀事件来报道,而未认识到此事件关系到的知识共享与版权制度间的冲突。最初是开源社区和中文维基百科将其作为重要新闻公布,并在中文网络社群中引起广泛的大讨论。这场讨论在2013年1月20日前后达到了顶峰,这时已经距离亚伦·斯沃茨离世十天左右。

在开源社区和维基百科社群内的讨论更多是缅怀亚伦·斯沃茨和对版权制度合理性的思考。然而当这种讨论扩散到更广泛的中国民众中,如大学论坛、社交网络和微博,观点便很快分化。有些人认为这是一场单纯的侵犯版权案,对人们为何反赞同亚伦·斯沃茨表示很不理解。[1]

明明就是一个贼,无论他以前做过什么。反抗网络审查,也不能掩盖他盗窃的事实。

但亦有人将此事件联系到当前的版权产业现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审稿还审稿费呢,现在的论文,排版是作者自己排,审稿全是领域内专家“自愿”被抓来审,编辑部就做点啥事还搞 得天价许多大学都负担不起,发起抵制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原本以前学术交流不方便出版社的存在是为了促进学术交流;而现在网络上的交换如此发达,而那 些 publisher 只是考虑自己的腰包而已,许多 publisher 现在在做的事情完全只是在阻碍交流而已。现在许多领域内的 Open Access 的学术期刊都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这也是未来的趋势。

究其原因,是社会发展阶段的差异。

在国外,版权产业已经相当发达,版权制度完善到了泛滥的程度。因此,会有Creative Commons这样的组织来引导知识共享运动,倡导获取自由内容的权利。

在国内,版权产业尤其是数字版权业刚刚起步,很多领域缺乏知识产权保护。因此人们关注的重点是如何保护版权,维护合法权益。而大多数数字内容亦可免费获取,民众与版权产业并未有强烈的矛盾。没有切身感受,也就无法理解国外的知识共享运动的意义。

但即便是现在的国内,也有类似美国数字版权业的情况产生。比如学术论文被万方、维普等数据库把持,大学购买使用,但学生并不能将文献转与其他人使用。可以预见,中国版权产业亦会向着同样的方向发展。因此知识共享运动在中国扎根亦只是时间问题,而亚伦·斯沃茨所引发的连锁反应加速了这种观念在中国社会中的成长。

参考文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引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反差,一位大学生记录的发生在大学论坛内的讨论。

參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