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系:马克思主义学院/哲学导论/逻各斯的渗透

来自维基学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旦理性达到了这样一个高度,这样一个思想,即,上天和大地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它就摆脱了之前的种种限制。就在此时,我们可以说,逻各斯(Logos)渗透了这个世界,因为逻各斯就是理性,它就是那真正的光,是放弃自身之后还能复活的东西。它又是每个人潜在地都有的东西。同时,我们也会马上意识到,这不过是空话。无论我是否认为地上的石头真正属于我,石头也仍然是原来的样子。就像一个人认识真理之后其实也并没有改变。因为这一切原本就是不可言说的。不可言说的东西被诉说出来,又会有什么益处呢?自然界僵尸的面前,言说,抽象的理性,又会有什么用处呢?

马克思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单论把自然界僵尸的精神敲开,我们的做法是实验

在这里,实验的效用还颇有疑问。因为实验条件都是自然界所不具备的,又怎么能套用到自然中呢?

不过,这个问题是虚假的。因为从实验中我们得出的正是可把握的东西。在实验中,我们控制实验条件,就是分析活动。在经过这样的活动之后,我们把握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恰恰是纯思想,是理性真正能把握的东西。

实验的结果既然是纯思想,就不能说是和原来的东西别无二致的。比如,

一块石头

掉了下来

落在地面

这就不能叫做纯思想。这块石头掉了下来和这块石头掉了下来是毫无分别的,哪怕是写成诗也不行。有些诗人,写写自己做饼有多好,就敢于夸说自己会作诗了。

经过试验之后,得到的会是万有引力定律一类的规律。这类规律的特点是设定的是普遍存在的差别,这些差别又会自我设定。比如,在万有引力定律中,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一块正在向下掉的石头来。所以说我们得到的是纯粹的思想。但这样纯粹的思想,在经过不断地通过实验来进一步合并之后,就变得像刚才那样空无一物了。如果理性不能通过实验把握自然界,全部问题就会退回原来的样子。但事实上,理性对世界的把握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