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啦莎莎扬,半世纪恩怨情仇

来自维基学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School:东南亚 >subject:东南亚识读 >一曲啦莎莎扬,半世纪恩怨情仇
Zeeavi.jpg

“啦莎莎扬(Rasa Sayang)”,是一首曲调轻快的马来民歌,在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几乎人人都能琅琅上口。不过这首好听的歌曲,却引发了印尼与马来西亚两国的争议。怎么回事?

剪不断理还乱的两国关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在印尼和马来西亚建立之前,两国目前所在的大大小小上万个岛屿上,存在许多小王国。这些岛屿及其人民,受到英国、荷兰、葡萄牙等西方列强数百年的宰制,直到二次大战后国际势力洗牌,加上当地知识分子受到现代民族国家的思想洗礼,才陆续追求独立。粗略地说,印尼脱离荷兰独立,马来西亚脱离英国独立。

一九四五年建国的印尼,与一九六三年建国的马来西亚,都是以马来民族为主要人口的多民族国家,伊斯兰教也是这两国人民主要信奉的宗教。在语言上,马来西亚的官方语言是马来语,而印尼的官方语言则是以马来语为基础而订定的印尼语,两者略有不同,但可互相理解,有人将其比喻为英语和美语的差异。

也许是因为太亲近太相似,从一开始,两国的关系就极度紧张。

马来西亚在一九六三年准备组成联邦时,先前已建国的印尼便激烈反对。当时的印尼总统苏卡诺(Bung Sukarno)认为,这是西方帝国主义颠覆印尼的阴谋。他更在印尼国内发起“粉碎马来西亚”的政治运动,并扬言出兵攻击马来西亚。

虽然最后马来西亚联邦还是成立了,不过先前的放话显然不是个好兆头。幸亏印尼总统苏卡诺下台之后,两国各自忙于内政,平静了好一阵子。但两国比邻,领土和领海问题一直没能彻底解决,彼此的冲突龃龉势所难免。

随著马来西亚的工商发展大有起色,亟需国外劳力补充,于是邻近且文化语言相近的印尼劳工变成了首选。恰好印尼也因为人口众多就业不足,大量输出劳力至马来西亚,至今已有超过一百万印尼劳工在马来西亚工作。这原是互蒙其利的合作,但却也成为两国反复冲突的导火线:印尼劳工在马来西亚是否受到虐待?或者,是否危害当地治安? 尤其到了二○○五年,双方因为苏拉威西海域的石油开采权利发生严重争执,甚至派出军舰战机宣示主权,濒临战争边缘。


情歌下纠葛的民族意识[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从两国的恩怨一路看下来,就不难理解“啦莎莎扬”这首谈情说爱的马来民歌,怎么会变了调。

在原本即已紧绷的关系下,二○○七年,马来西亚政府旅游局将这首“啦莎莎扬”当作观光宣传影片的配乐。印尼对此非常愤怒,指责马来西亚是文化盗贼,除此之外,印尼也指控马来西亚将蜡染木偶等传统文化占为己有。但是马来西亚反驳,这首歌属于所有马来族群。

双方似乎都没错。当印尼还是荷兰殖民地时,荷兰即已使用这首歌招揽观光客。印尼独立之后,也以这首歌作为亚运会中的印尼代表歌曲,并把这首歌当作幼稚园的音乐教材。但是在马来西亚这边,早在建国之前,马来西亚制作的电影里也早已采用了这首歌。

“啦莎莎扬”的争议,镶嵌在印马两国半世纪的纠结历史之中,短期内肯定难以解决。但无论如何,这绝对是一首好听的歌。

上网搜寻Rasa sayang,找来听听吧!

Rasa sayang, hey!,
Rasa sayang sayang hey,
Hey lihat nona jauh,
Rasa sayang sayang hey!
我坠入爱河了!
我坠入爱河了!
瞧那远方的姑娘啊!
我坠入爱河了!


本文来源:[1]

“拉莎莎扬埃”的轶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拉莎莎扬埃”亦为1959年马来西亚影片。[2] [3] 1962年第四届亚运会,歌曲被刻到黑胶唱碟,是碟中印尼歌曲之一。当印尼还是荷兰殖民地时,荷属东印度政府已于二战前采用此歌宣传旅游。自1960年代开始,幼稚园生都开始有学习本歌,成为印尼流行民歌之一。 虽没有官方记载,此歌相信是由安汶人创作的,莎扬埃的“埃”字是安汶人的口音,用作辨别其他马来亚群岛的口音。 除马、印二国外,此歌于新加坡颇为流行。

各语言版歌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马来文歌词[4] 中文翻译 印尼文歌词[5] 中文翻译
Rasa sayang, hey!

Rasa sayang sayang, hey!
Hey, lihat nona jauh,
Rasa sayang sayang, hey!

Buah cempedak di luar pagar,
Ambil galah tolong jolokkan;
Saya murid baru belajar,
Kalau salah tolong tunjukkan.

Pulau pandan jauh ke tengah,
Gunung daik bercabang tiga;
Hancur badan di kandung tanah,
Budi yang baik di kenang juga.

Dua tiga kucing berlari,
Mana sama si kucing belang;
Dua tiga boleh ku cari,
Mana sama abang seorang.

Pisang emas dibawa berlayar,
Masak sebiji di atas peti;
Hutang emas boleh di bayar,
Hutang budi di bawa mati.

我心中起爱怜,啊!

我心中起爱怜

啊,看到远处那少女

让我心中起爱怜,啊!

Rasa sayang e...

rasa sayang sayang e...
Eee lia Ambon jau
rasa sayang sayang e

Mana kancil akan dikejar,
kedalam pasar cobalah cari...
Masih kecil rajin belajar,
sudah besar senanglah diri

Si Amat mengaji tamat,
mengaji Qur'an di waktu fajar...
Biar lambat asal selamat,
tak kan lari gunung dikejar

Kalau ada sumur di ladang,
boleh kita menumpang mandi...
Kalau ada umurku panjang,
boleh kita berjumpa lagi

我心中起爱怜,啊!

我心中起爱怜。

啊,看到远处那少女,
让我心中起爱怜,啊!

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外婆家有事 台湾人必修的东南亚学分》,作者: 张正,猫头鹰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10/04
  2. 马来西亚电影库 Rasa Sayang Eh (1959).
  3. 马来亚相关电影
  4. The Rasa Sayang Song. Rasa Sayang USA. [2010-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4月8日). 
  5. 拉莎莎扬. [2015-06-17] (印度尼西亚语). 

延伸阅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Main Author[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14年4月28日,张正于台湾的--新北市----三峡--的--国家教育研究院--所举办的--均优学习论坛--担任议程主持。 2014-04-28 20-10.jpg

张正(Trương Chính Hakim)
无特定信仰,但相信有很多理性无法言说、 科学无法解释、以及自己终其一身也不会知道的事。
长期关心东南亚来台之新住民与外籍劳工相关议题。尽人事、听天命,为打造一个公平多元的社会尽一点点心力。
曾担任四方报总编辑、一起梦想公益协会秘书长,目前经营的灿烂时光东南亚主题书店不赚钱,但是赚了很多别的。
喜爱的名言佳句是“每个人都有义务成为暗夜中的火光。”

本文已取得原作者授权以创用CC by SA 释出,其他编者请查看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