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啦莎莎揚,半世紀恩怨情仇

來自維基學院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School:東南亞 >subject:東南亞識讀 >一曲啦莎莎揚,半世紀恩怨情仇
Zeeavi.jpg

「啦莎莎揚(Rasa Sayang)」,是一首曲調輕快的馬來民歌,在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幾乎人人都能琅琅上口。不過這首好聽的歌曲,卻引發了印尼與馬來西亞兩國的爭議。怎麼回事?

剪不斷理還亂的兩國關係[編輯 | 編輯原始碼]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在印尼和馬來西亞建立之前,兩國目前所在的大大小小上萬個島嶼上,存在許多小王國。這些島嶼及其人民,受到英國、荷蘭、葡萄牙等西方列強數百年的宰制,直到二次大戰後國際勢力洗牌,加上當地知識分子受到現代民族國家的思想洗禮,才陸續追求獨立。粗略地說,印尼脫離荷蘭獨立,馬來西亞脫離英國獨立。

一九四五年建國的印尼,與一九六三年建國的馬來西亞,都是以馬來民族為主要人口的多民族國家,伊斯蘭教也是這兩國人民主要信奉的宗教。在語言上,馬來西亞的官方語言是馬來語,而印尼的官方語言則是以馬來語為基礎而訂定的印尼語,兩者略有不同,但可互相理解,有人將其比喻為英語和美語的差異。

也許是因為太親近太相似,從一開始,兩國的關係就極度緊張。

馬來西亞在一九六三年準備組成聯邦時,先前已建國的印尼便激烈反對。當時的印尼總統蘇卡諾(Bung Sukarno)認為,這是西方帝國主義顛覆印尼的陰謀。他更在印尼國內發起「粉碎馬來西亞」的政治運動,並揚言出兵攻擊馬來西亞。

雖然最後馬來西亞聯邦還是成立了,不過先前的放話顯然不是個好兆頭。幸虧印尼總統蘇卡諾下台之後,兩國各自忙於內政,平靜了好一陣子。但兩國比鄰,領土和領海問題一直沒能徹底解決,彼此的衝突齟齬勢所難免。

隨着馬來西亞的工商發展大有起色,亟需國外勞力補充,於是鄰近且文化語言相近的印尼勞工變成了首選。恰好印尼也因為人口眾多就業不足,大量輸出勞力至馬來西亞,至今已有超過一百萬印尼勞工在馬來西亞工作。這原是互蒙其利的合作,但卻也成為兩國反覆衝突的導火線:印尼勞工在馬來西亞是否受到虐待?或者,是否危害當地治安? 尤其到了二○○五年,雙方因為蘇拉威西海域的石油開採權利發生嚴重爭執,甚至派出軍艦戰機宣示主權,瀕臨戰爭邊緣。


情歌下糾葛的民族意識[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從兩國的恩怨一路看下來,就不難理解「啦莎莎揚」這首談情說愛的馬來民歌,怎麼會變了調。

在原本即已緊繃的關係下,二○○七年,馬來西亞政府旅遊局將這首「啦莎莎揚」當作觀光宣傳影片的配樂。印尼對此非常憤怒,指責馬來西亞是文化盜賊,除此之外,印尼也指控馬來西亞將蠟染木偶等傳統文化佔為己有。但是馬來西亞反駁,這首歌屬於所有馬來族群。

雙方似乎都沒錯。當印尼還是荷蘭殖民地時,荷蘭即已使用這首歌招攬觀光客。印尼獨立之後,也以這首歌作為亞運會中的印尼代表歌曲,並把這首歌當作幼稚園的音樂教材。但是在馬來西亞這邊,早在建國之前,馬來西亞製作的電影裏也早已採用了這首歌。

「啦莎莎揚」的爭議,鑲嵌在印馬兩國半世紀的糾結歷史之中,短期內肯定難以解決。但無論如何,這絕對是一首好聽的歌。

上網搜尋Rasa sayang,找來聽聽吧!

Rasa sayang, hey!,
Rasa sayang sayang hey,
Hey lihat nona jauh,
Rasa sayang sayang hey!
我墜入愛河了!
我墜入愛河了!
瞧那遠方的姑娘啊!
我墜入愛河了!


本文來源:[1]

「拉莎莎揚埃」的軼事[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拉莎莎揚埃」亦為1959年馬來西亞影片。[2] [3] 1962年第四屆亞運會,歌曲被刻到黑膠唱碟,是碟中印尼歌曲之一。當印尼還是荷蘭殖民地時,荷屬東印度政府已於二戰前採用此歌宣傳旅遊。自1960年代開始,幼稚園生都開始有學習本歌,成為印尼流行民歌之一。 雖沒有官方記載,此歌相信是由安汶人創作的,莎揚埃的「埃」字是安汶人的口音,用作辨別其他馬來亞群島的口音。 除馬、印二國外,此歌於新加坡頗為流行。

各語言版歌詞[編輯 | 編輯原始碼]

馬來文歌詞[4] 中文翻譯 印尼文歌詞[5] 中文翻譯
Rasa sayang, hey!

Rasa sayang sayang, hey!
Hey, lihat nona jauh,
Rasa sayang sayang, hey!

Buah cempedak di luar pagar,
Ambil galah tolong jolokkan;
Saya murid baru belajar,
Kalau salah tolong tunjukkan.

Pulau pandan jauh ke tengah,
Gunung daik bercabang tiga;
Hancur badan di kandung tanah,
Budi yang baik di kenang juga.

Dua tiga kucing berlari,
Mana sama si kucing belang;
Dua tiga boleh ku cari,
Mana sama abang seorang.

Pisang emas dibawa berlayar,
Masak sebiji di atas peti;
Hutang emas boleh di bayar,
Hutang budi di bawa mati.

我心中起愛憐,啊!

我心中起愛憐

啊,看到遠處那少女

讓我心中起愛憐,啊!

Rasa sayang e...

rasa sayang sayang e...
Eee lia Ambon jau
rasa sayang sayang e

Mana kancil akan dikejar,
kedalam pasar cobalah cari...
Masih kecil rajin belajar,
sudah besar senanglah diri

Si Amat mengaji tamat,
mengaji Qur'an di waktu fajar...
Biar lambat asal selamat,
tak kan lari gunung dikejar

Kalau ada sumur di ladang,
boleh kita menumpang mandi...
Kalau ada umurku panjang,
boleh kita berjumpa lagi

我心中起愛憐,啊!

我心中起愛憐。

啊,看到遠處那少女,
讓我心中起愛憐,啊!

來源[編輯 | 編輯原始碼]

  1. 《外婆家有事 台灣人必修的東南亞學分》,作者: 張正,貓頭鷹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10/04
  2. 馬來西亞電影庫 Rasa Sayang Eh (1959).
  3. 馬來亞相關電影
  4. The Rasa Sayang Song. Rasa Sayang USA. [2010-08-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年4月8日). 
  5. 拉莎莎揚. [2015-06-17] (印度尼西亞語). 

延伸閱讀[編輯 | 編輯原始碼]

Main Author[編輯 | 編輯原始碼]

2014年4月28日,張正於台灣的--新北市----三峽--的--國家教育研究院--所舉辦的--均優學習論壇--擔任議程主持。 2014-04-28 20-10.jpg

張正(Trương Chính Hakim)
無特定信仰,但相信有很多理性無法言說、 科學無法解釋、以及自己終其一身也不會知道的事。
長期關心東南亞來台之新住民與外籍勞工相關議題。盡人事、聽天命,為打造一個公平多元的社會盡一點點心力。
曾擔任四方報總編輯、一起夢想公益協會秘書長,目前經營的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不賺錢,但是賺了很多別的。
喜愛的名言佳句是「每個人都有義務成為暗夜中的火光。」

本文已取得原作者授權以創用CC by SA 釋出,其他編者請查看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