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何塞·马里亚·西松

来自维基学院

何塞·马里亚·西松菲律宾共产党的重建者。本文的内容是2007年西松被捕事件和他对中国的看法。

在荷兰被捕[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逮捕[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荷兰国家刑事调查局国际犯罪调查组于2007年8月28日在乌得勒支逮捕了西松。西松因涉嫌从荷兰参与菲律宾发生的三起暗杀事件而被捕:2003年的罗慕洛·金塔纳尔(Romulo Kintanar),2006年的阿图罗·塔巴拉(Arturo Tabara)和Stephen Ong。被捕之日,西松的公寓和他同事的八间公寓被荷兰国家刑事调查局搜查。[1]

为释放西松,约100名左翼活动分子举行示威,并在2007年8月30日向马尼拉的荷兰使领馆游行示威。警察终止了示威活动。[2][3]

由于没有引渡请求,因此没有在菲律宾进行审判的计划,西松被指控的罪行是在荷兰犯下的。荷兰律师Victor Koppe说,西松将在他的起诉书中提出无罪请求。他将面临终身监禁的最高刑罚。

2007年9月1日,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和平小组主席路易斯·贾兰多尼(Luis Jalandoni)证实,荷兰政府正在“虐待”西松,因为法院将他牢牢拘禁了几周,而没有媒体、报纸、电视台、广播或访问者。它也否认他有权将处方药带到他的牢房。西松被关押的地方与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前总统米洛舍维奇由于战争罪和腐败罪被关押的地点相同。同时,印度尼西亚、香港、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举行了抗议活动。菲律宾共产党担心西松可能被“法外”转移到美国。菲律宾共产党发言人格雷戈里奥·罗萨尔表示,美国可能会扣留西松并在关塔那摩湾或其他秘密设施进行特别引渡。美国大使Kristie Ann Kenney正式宣布美国将扩大对荷兰政府起诉西松的支持。[4]

在纽约市,前美国司法部长和左翼维权律师拉姆齐·克拉克呼吁释放西松,并承诺加入以扬·费蒙为首的法律辩护组作为援助。克拉克怀疑荷兰当局的合法性和能力,因为谋杀罪源于菲律宾,并已被该国最高法院驳回。[5]

国际团体“保卫”委员会(Committee DEFEND)表示,荷兰政府在国家监狱折磨西松,在斯赫弗宁恩(由纳粹用来在二战中折磨荷兰抵抗战士)。他的妻子朱莉·代·利马在2007年8月30日未能见到他并提供药品和保暖衣服。[6] 与此同时,西松的法律顾问Romeo Capulong将质疑荷兰政府对该问题的司法管辖权,并辩解菲律宾最高法院已于7月2日驳回了此案。[7]

2007年9月7日,荷兰法院为西松提起辩护辩论,并表示将在下周就是否延长拘留发布决议。海牙地方法院外的支持者高呼口号,而妻子朱莉·代·利马表示他们已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投诉。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成员路易斯·贾兰多尼指责扬·彼得·巴尔克内德政府是菲律宾总统格洛丽亚·马卡帕加尔·阿罗约和美国政府的“驮马”(workhorse)。[8]

以Marjorie Cohnhas为首的纽约的进步律师协会全国律师协会英语National Lawyers Guild谴责逮捕西松:“它暴露了阿罗约政府对人的异议和组织权的又一次攻击。”[9] 西松将会一直呆在监狱里,直到星期四,但是他们提供了电视、广播和药物。[10]

2007年9月12日,律师艾德瑞·Olalia(Edre Olalia)和雷切尔·帕斯托雷斯(Rachel Pastores)表示,西松的律师将对荷兰法院新公布的延长西松拘留时间90天的裁决提出上诉。[11]

释放[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荷兰检察官办公室的威姆·德·布鲁因(Wim de Bruin)表示,西松于2007年9月13日上午10点45分从监狱获释。法院裁定,没有充分的证据将其以谋杀指控拘留,具体来说,如果西松“与进行行动的菲律宾人有自觉且密切的合作。”[12][13]

2007年9月27日,由于检察官对地方法院9月13日释放判决的上诉,西松出席了海牙上诉法院合议庭。2007年9月28日,荷兰驻菲律宾大使罗伯特·布林克斯(Robert Brinks)宣布,3名荷兰司法官员和荷兰检察机关的律师威姆·德·布鲁因将于今年晚些时候访问菲律宾,审查针对西松的证据。[14] 第二天,香港政治家、四五行动成员梁国雄誓言支持西松。梁在欧洲的瑞士日内瓦的各国议会联盟大会上。他在香港立法机构任职,作为金融和内务委员会成员,以及宪法事务、住房、人力、交通和福利服务的立法委员会的成员。[15]

2007年10月3日,荷兰法院驳回了起诉人对释放西松的上诉,确认了他的自由,而荷兰警方继续调查:“起诉档案缺乏足够的具体线索,西松可以与暗杀直接有关,这是起诉他为加害者必需的”。然而,这一决定并不足以起诉其谋杀。[16] 但荷兰检察官办公室(根据发言人威姆·德·布鲁因)表示,它并没有放弃对西松的指控,他仍然是嫌疑犯。德·布鲁因说:“不,你必须将警方的刑事调查与海牙审查法官的调查分开,因此法官决定结束调查,但警方的调查仍将继续进行,这意味着西松先生仍然是嫌疑犯”。[17]

2008年5月20日,荷兰法院听取了西松对荷兰检察官办公室提出的将调查延长至12月的要求的申诉,因为调查人员于2月抵达菲律宾并采访了证人。然而,在审判中,新的证据显示,1999年和2000年确实有企图杀害他,而金塔纳尔的妻子乔伊(Joy)直接指控埃德温·加西亚(Edwin Garcia)谋杀她的丈夫。[18] 荷兰法院于2008年6月10日公布裁决结果。[19]

2008年6月5日,荷兰海牙地区法院秘密决定:“公诉机关可能会继续起诉何塞·马利亚·西松参与2003年和2004年在菲律宾犯下的一系列谋杀事宜;虽然检方的案件档案仍然没有充分证据,但调查仍在进行,应当给予时间。”[20]

西松谈中国[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14年2月20日,巴西共产党重建联盟主办的《新文化杂志》采访了西松,谈到毛主义、国际共运和现时的中国和美国等问题。[21]采访节录如下:

新文化杂志:我们知道,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以邓小平为首的右翼势力出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并启动了一系列政策,中国政府称之为“改革开放”。这条路线的出现意味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和资本主义复辟的开始。你是否同意中国现在将成为帝国主义国家?或者说,即使历经以上变化,它仍然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着积极角色?

西松:的确,邓的反革命导致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复辟以及中国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融合。按照列宁关于现代帝国主义的经济学定义,中国可以被称为帝国主义。官僚和私人垄断资本在中国社会中已经居于统治地位。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结合。中国正在向其他国家输出过剩资本。其资本主义企业与其他外资企业联合,剥削中国劳动力、第三世界国家和全球市场。

中国在扩大经济领土的过程中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既勾结又竞争,如廉价劳动力和原材料的来源、投资领域、市场、战略优势点和势力范围。但是,中国尚未进行侵略战争,以获得殖民地、半殖民地、保护国或依附国。资本主义列强重新瓜分世界的斗争还不是很激烈,像美国、日本、德国和意大利在加入帝国主义列强队伍时表现得那样。

中国与更具侵略性和掠夺性的帝国主义列强的竞争,可能客观地和间接地对革命运动有所帮助。中国在金砖国家经济集团和美国控制之外的安全组织上海合作组织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参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Philippine Communist Leader Apprehended to Face a Murder Charge (新闻稿). 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penbaar Ministerie). August 28, 2007 [200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1). 
  2. Police clash with activists protesting arrest of Philippine communist leader.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The Associated Press). August 30, 2007 [2007-08-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12). 
  3. Nederlandse ambassade belaagd. NOS News (Nederlandse Omroep Stichting). August 30, 2007 [2007-08-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30) (荷兰语). 
  4. No medicine, media for Joma; NDF chair scores Dutch gov't. GMA News Online. [2014-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2). 
  5. Inquirer.net, Ex-US attorney general calls for Joma release.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03). 
  6. Abs-Cbn Interactive, Int'l group says Dutch govt torturing Joma.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09). 
  7. Joma's lawyers to zero in on jurisdiction issue. GMA News Online. [December 26,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2). 
  8. IHT, Dutch court hears arguments for release of Philippines communist leader accused of murder.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10). 
  9. Inquirer.net, U.S. lawyers denounce Sison arrest, detention.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12). 
  10. Inquirer.net, Sison to remain in jail until Thursday next week—Bayan.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11). 
  11. Dutch court orders Joma detained another 90 days. GMA News Online. [December 26,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2). 
  12. Abs-Cbn Interactive, Dutch govt frees Joma[永久失效連結]
  13. Live-PR.com. [2014-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12). 
  14. Manila Bulletin, Dutch judiciary officials to check evidence vs Joma[永久失效連結]
  15. CPP: Hong Kong lawmaker to drum up support for Joma. GMA News Online. [2014-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2). 
  16. Afp.google.com, Dutch court upholds order to release Philippine communist leader.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24). 
  17. Abs-cbn Interactive, Dutch prosecutor not dropping charges vs Joma[永久失效連結]
  18. Abs-Cbn Interactive, Sison claims govt agents tried to kill him[永久失效連結]
  19. Communist leader Sison asks Dutch court to drop case - INQUIRER.net, Philippine News for Filipinos. [2014-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6). 
  20. Dutch court allows prosecution anew of Joma Sison. ABS-CBN News. [2018-02-28]. [永久失效連結]
  21.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HE PHILIPPINES ON MAOISM,NEW DEMOCRATIC REVOLUTION, CHINA & THE CURRENT WORLD. josemariasison.org. 2014-01-19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8) (美国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