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國音音素

来自维基学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School:中國語言文學 >Subject:老國音 >老國音音素

有了注音符號,加上《國音新詩韻》的幫助,想要整理出老國音的音位,並非一件難事。音位是區別語義的最小單位,一個音位可能包含數個變體,雖然在使用者看來發音等同,但它們並非同一個實際音素。音素是語音的最小單位,是按照其自然屬性劃分出來的。想要釐清老國音的可能音素,就必須掌握老國音的審音來源。

課題中的老國音採用趙元任標準,其音位用寬式音標,寫在/ /內;音素用嚴式音標,寫在[ ]內。要注意:老國音辨音的音準與發音的音準是不一樣的。《國語留聲片課本》說au、eu、u之別“準北京”,但《國音新詩韻》中又說eu音/əu/,與京音的ou/ou/不同。可見前者說的是要像北京那樣有區分,而後者才是具體發音。下文的準讀,都是發音的準,而不是區別的準。

  • 例句:老國音實際只有趙元任一個人兒會說。
  • 音位:/lau²¹⁴ kuoʔ⁵ in⁵⁵ ʂʅʔ⁵ t͡si⁴¹ ʈ͡ʂʅ²¹⁴ iəu²¹⁴ ʈ͡ʂau⁴¹ yan³⁵ ɻən⁴¹ iʔ⁵ kə ɻɚ³⁵ xuəi⁴¹ ʂuoʔ⁵/
  • 音素:[lɑʊ̯˨˩˦ ku̯oʔ˥ in˥˥ ʂʅʔ˥ t͡si˦˩ ʈ͡ʂʅ˨˩˦ i̯əʊ̯˨˩˦ ʈ͡ʂɑʊ̯˦˩ y̯ɛn˧˥ ɻən˦˩ iʔ˥ kə̆ ɻəɻ˧˥ xu̯əɪ̯˦˩ ʂu̯oʔ˥]

擬音要點[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要考慮到老國音音準與普通話的不同

一些聲、韻並非準北京讀的,不可以套用京音。尤其是人工色彩較濃的音,如u、o準南京,但南京音無uo,北京音的uo則又接近ueo,這樣一來老國音的uo就只能求和才好。再如eu韻,按趙元任說法,當時大多數地方都讀作/əu/,只有京城一帶才讀/ou/,故不適合譯英文的o,這些擬音時也都要兼顧到。

2、要考慮到國際音標的變遷及語音學發展

舊有國音資料中,有不少用音標講解國音的內容,但從那時至今日,語音學變遷極大,國際音標面貌也極不同。擬音須利用最新、最嚴謹的語音學知識,所以資料中的舊符號須改良,被淘汰、被更正的舊理論不可採用。

3、擬音要能關照發音學以外的其他老國音資料

老國音雜糅南北,很多音時人尚有爭議,不少講解發音的著作只能看作一家之言。除了發音學,像趙元任的《國音新詩韻》以及《國語留聲片課本》的錄音,講到通韻、叶韻、發音解析、譯音法等,都與音素的相似與否有著莫大關係,倘若不能互相關照,那麼擬音就不適用這些教材、韻書、譯音了。整合資料時,應本著“通行、可用”的原則。

本課題的最終標準:須與趙元任原聲錄音相同。

聲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國音字母及羅馬字

聲母基本上準北京和上海,尖團音和變通讀音則準南京或北京。

輔音的濁化與輕聲有關,故補入。其他語流音變導致的發音部位變化,此處就不再列舉了。

介音用弱音符號“◌̯”作[i̯]、[u̯]、[y̯]。

聲母
趙拼 注音符號 音位 音素(變體) 說明 示例
b /p/ [p]、*[b] b準北京,輕聲變濁音。 剝[poʔ5]、尾巴[bä]
p /pʰ/ [pʰ] p準北京。 皮[pʰi35]
m /m/ [m] m準北京。 摸[moʔ5]
f /f/ [f] f準北京。 拂[fuʔ5]
v /v/ [v] v準上海,變通讀u準北京。 未[vəɪ41]
d /t/ [t]、*[tʲ]、*[d] d準北京,輕聲變濁音,齊齒呼腭化。 得[təʔ5]、的[tʲiʔ5]、我的[də]
t /tʰ/ [tʰ]、*[tʰʲ] t準北京,齊齒呼腭化。 捅[tʰuŋ214]、體[tʰʲi214]
n /n/ [n]、*[nʲ] n準北京,齊齒呼腭化。 那[nä41]、您[nʲi̯ɛn35]
l /l/ [l]、*[lʲ] l準北京,齊齒呼腭化。 來[laɪ35]、裡[lʲi214]
g /k/ [k]、*[g] g準北京,輕聲變濁音。 個[ko41]、三個[gə]
k /kʰ/ [kʰ] k準北京。 看[kʰan41]
ng /ŋ/ [ŋ] ng準上海,變通可不讀。 俄[ŋo35]
h /x/ [x] h準北京。 韓[xan35]
j /t͡ɕ/ [t͡ɕ]、*[d͡ʑ] j準北京,輕聲變濁音。 雞[t͡ɕi55]、張家[d͡ʑi̯ä]
q /t͡ɕʰ/ [t͡ɕʰ] q準北京。 騎[t͡ɕʰi35]
nj /ȵ/ [ȵ] nj準上海,只與i拼讀,變通讀n準北京。 娘[ȵi̯ɑŋ35]
x /ɕ/ [ɕ] x準北京。 喜[ɕi214]
zh /ʈ͡ʂ/ [ʈ͡ʂ]、*[ɖ͡ʐ] zh準北京,輕聲變濁音。 只[ʈ͡ʂɨ214]、看著[ɖ͡ʐə]
ch /ʈ͡ʂʰ/ [ʈ͡ʂʰ] ch準北京。 喫[ʈ͡ʂʰʅʔ5]
sh /ʂ/ [ʂ] sh準北京。 屎[ʂʅ214]
r /ɻ/ [ɻ] r準北京。捲舌近音,摩擦很小。 日[ɻʅʔ5]
z /t͡s/ [t͡s]、*[d͡z] z準北京,輕聲變濁音。 在[t͡saɪ41]、椅子[d͡zɿ]
c /t͡sʰ/ [t͡sʰ] c準北京。 廁[t͡sʰɿ41]
s /s/ [s] s準北京。 所[su̯o214]
  • 北京人讀/w/偏近音/ʋ/,也有人主張用ㄪ表示,但老國音ㄪ是擦音/v/,二者稍有區別。
  • 輕聲濁化、齊齒腭化,一般不用標。
  • 部分人會在零聲母或古影母前加/ʔ/,本方案不用。
  • /ȵ/為齦腭音,與/ɕ/同部位,而/ɲ/為硬腭音,老國音之ㄬ(nj)當為/ȵ/。
  • 聲母r一般為/ɻ/,摩擦很清,但在特別重讀的時候,摩擦變大會成為/ʐ/。

韻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元音圖表
趙元任《國音新詩韻》發音解析一
趙元任《國音新詩韻》發音解析二
《國音新詩韻》今韻輯要表:通韻及叶韻改讀規則
《國語發音學》結合韻母音素
《國音分韻檢字》韻母

注意ou、o、eo、ueng、io、yo、e、iai等音,都與北京不大相同。

韻母
趙拼 注音符號 音位 音素(變體) 說明 示例
i /i/ [i]、[ɪ] i凖北京。 騙[pʰi̯ɛn41]、愛[aɪ41]、意[i41]
u /u/ [u]、[ʊ] u準北京。 屠[tʰu35]、老[lɑʊ214]、外[uaɪ41]
yu /y/ [y] yu準北京。 去[t͡ɕʰy41]、遇[y41]
a /a/ [a]、[ä](ᴀ)、[ɑ]、[ɛ] a準北京。 安[an55]、塔[tʰäʔ5]、昂[ŋɑŋ35]、焉[iɛn35]
o /o/ [o] o準南京,非英文all中[ɔ]。 我[ŋo214]
eo /ə/ [ə]、[ɤ] eo準南京,比京音靠前。 嘿[xəʔ5]、哼[xɤŋ55]
e /e/ [e] e準南京。 這[ʈ͡ʂe41]
ai /ai/ [aɪ̯]、[æɪ̯] ai準北京。 乃[naɪ214]、解[t͡ɕi̯æɪ214]
ei /əi/ [əɪ̯] eo+i,準南京。 被[pəɪ41]
au /au/ [ɑʊ̯] au準北京。 套[tʰɑʊ41]
eu /əu/ [əʊ̯] eo+u,準南京。 頭[tʰəʊ35]
an /an/ [an] an準北京。 還[xu̯an35]
en /ən/ [ən] en準北京。 人[ɻən35]
ang /aŋ/ [ɑŋ] ang準北京。 行[xɑŋ35]
eng /əŋ/ [ɤŋ] eng準北京,主元音比/ə/靠後。 蹭[t͡sʰɤŋ41]
er /ɚ/ [ɚ] eo+r,去聲不按北京讀ar。 爾[ɚ214]
ia ㄧㄚ /ia/ [i̯ä] ia準北京。 夾[t͡ɕi̯äʔ5]
io ㄧㄛ /io/ [i̯o] io準南京,參考uo韻。 腳[t͡ɕi̯oʔ5]
ie ㄧㄝ /ie/ [i̯e] ie準南京。 愜[t͡ɕʰi̯eʔ5]
iai ㄧㄞ /iai/ [i̯æɪ̯] i+ai,準北京讀書音,i後變高。 鞋[ɕi̯æɪ35]
iau ㄧㄠ /iau/ [i̯ɑʊ̯] iau準北京。 了[li̯ɑʊ214]
ieu ㄧㄡ /iəu/ [i̯əʊ̯] 韻腹明顯,按趙元任音。 求[t͡ɕʰi̯əʊ35]
ian ㄧㄢ /ian/ [i̯ɛn] ian準北京。 錢[t͡sʰi̯ɛn35]
in ㄧㄣ /in/ [in] i+n,京音則i+en。 金[t͡ɕin55]
iang ㄧㄤ /iaŋ/ [i̯aŋ] iang準北京,i後元音偏前。 相[si̯aŋ55]
ing ㄧㄥ /iŋ/ [iŋ] i+ng,京音則i+eng。 敬[t͡ɕiŋ41]
ua ㄨㄚ /ua/ [u̯ä] ua準北京。 華[xu̯ä35]
uo ㄨㄛ /uo/ [u̯o] u+o,須改讀ueo'始叶eo。 國[ku̯oʔ5]
uai ㄨㄞ /uai/ [u̯aɪ̯] uai準北京。 壞[xu̯aɪ41]
uei ㄨㄟ /uəi/ [u̯əɪ̯] uei準南京。 內[nu̯əɪ41]
uan ㄨㄢ /uan/ [u̯an] uan準北京。 專[ʈ͡ʂu̯an55]
un ㄨㄣ /uən/ [un] un準北京。 存[t͡sʰun35]
uang ㄨㄤ /uaŋ/ [u̯ɔŋ] uang準北京,u後變高變圓。 爽[ʂu̯ɔŋ214]
ung ㄨㄥ /uŋ/ [oŋ] ung凖南京[oŋ],非北京[ʊŋ]。 夢[moŋ41]
yuo ㄩㄛ /yo/ [y̯o] y+o,參考uo韻。 攫[t͡ɕy̯oʔ5]
yue ㄩㄝ /ye/ [y̯e] ye準南京。 絕[t͡sy̯eʔ5]
yuan ㄩㄢ /yan/ [y̯ɛn] yan準北京。 全[t͡sʰy̯ɛn35]
yun ㄩㄣ /yn/ [yn] yen準北京。 軍[t͡ɕyn55]
yung ㄩㄥ /iuŋ/ [i̯oŋ] yung準南京。 窮[t͡ɕʰi̯oŋ35]
(riw) /ʅ/ [ʅ] riw準北京。 是[ʂʅ41]
(iw) /ɿ/ [ɿ] iw準北京。 死[sɿ214]
  • 半元音(通音)的/j/、/w/、/ɥ/,《校改國音字典》例言有提及,可標可不標,本方案用[i̯]、[u̯]、[y̯]。
  • 《國語留聲片課本》謂老國音之o,準南京、廣州,同德文、法文之o,即[o];不可讀如英文all中[ɔ]音那麼開。《國音新詩韻》中入聲o5與u5通韻,亦可知二音接近。
  • 從發音原理上看,老國音的e為/e/,與京音的/ɛ/不同。其他資料如《國語發音學》、《國音分韻檢字》等,音標均區分/e/與/ɛ/,而e、ie、ye的注音為/e/、/ie/、/ye/,同南京讀法一致。南京讀/iɛ/韻的字,如“皆、崖、蟹”等,實對應老國音之iai。
  • 韻尾的[ʊ̯]、[ɪ̯]或作[ʊ]、[ɪ]。
  • 空韻ㄭ不作/ɨ/,雖然現在的普通話接近/ɨ/,但早期北京音為/ʅ/,老國音同。

五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五聲:陰平[˥˥]、陽平[˧˥]、上聲[˨˩˦]、去聲[˦˩]、入聲[ʔ˥]。(或作/⁵⁵/、/³⁵/、/²¹⁴/、/⁴¹/、/ʔ⁵/)

老國音的入聲,特點是短促,音長和輕聲一樣,不到陰平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所以必要時,可採用國際音標的超短元音記號〈◌̆〉書寫入聲韻。音位:/ʅ̆/、/ĭ/、/ŭ/、/ў/、/ă/、/ŏ/、/ə̆/、/ĕ/、/ɚ̆/;音素:[ʅ̆]、[ĭ]、[ŭ]、[y̆]、[ä̆]、[ŏ]、[ə̆]、[ɛ̆]、[ɚ̆]。

  • 入聲標記/ʔ/後,不再使用短元音符號。

例字:石[ʂʅʔ˥]、泣[t͡ɕʰiʔ˥]、叔[ʂuʔ˥]、玉[yʔ˥]、法[fäʔ˥]、曷[xoʔ˥]、瑟[ʂəʔ˥]、屑[si̯eʔ˥]、姪兒[ʈ͡ʂəɻʔ˥]、匣兒[ɕi̯ɐɻʔ˥]、昨兒[t͡su̯o˞ʔ˥]。

置中
  • 普通話去聲/⁵¹/主要特點是降調,也可以讀/⁴¹/,見《語音學教程》。
  • 入聲在語流中入聲有舒化或輕讀的現象,見《國語發音學》。

兒化[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老國音的兒韻準北京讀,兒化規則準北方,與普通話大體相同,須注意or、ior、uor、yuor、ung幾個韻。

老國音的兒化韻有八種無調韻,音位分別是/ɚ/、/ɐɻ/、/oɻ/、/auɻ/、/əuɻ/、/ãɻ/、/ɚ̃/、/ʊ̃˞/。

補充:[ɚ]、[ɐɻ]、[əɻ]、[o˞]、[e˞]、[ʊ˞]、[aʊ̯˞]、[əʊ̯˞]、[ɐɻ]、[əɻ]、[ɑ̃˞]、[ɤ̃˞]、[ɘ̃]、[ʊ̃˞]……

er a o e ai ei au eu an en ang eng eo riw iw
er

[ɚ]

ar

ㄚㄦ

[ɐɻ]

or

ㄛㄦ

[o˞]

er(êr)

ㄝㄦ

[e˞]

ar(air)

ㄞㄦ

[ɐɻ]

er(eir)

ㄟㄦ

[əɻ]

aur

ㄠㄦ

[ɑʊ̯˞]

eur

ㄡㄦ

[əʊ̯˞]

ar(anr)

ㄢㄦ

[ɐɻ]

er(enr)

ㄣㄦ

[əɻ]

angr

ㄤㄦ

[ɑ̃˞]

engr

ㄥㄦ

[ɤ̃˞]

er(eor)

ㄜㄦ

[ɚ]

er(riwr)

ㄭㄦ

[əɻ]

er(iwr)

ㄭㄦ

[əɻ]

i ier

ㄧㄦ

[jɚ]

iar

ㄧㄚㄦ

[jɐɻ]

ior

ㄧㄛㄦ

[jo˞]

ier

ㄧㄝㄦ

[jəɻ]

iar(iair)

ㄧㄞㄦ

[jɐɻ]

iaur

ㄧㄠㄦ

[jɑʊ̯˞]

ieur

ㄧㄡㄦ

[jəʊ̯˞]

iar(ianr)

ㄧㄢㄦ

[jɐɻ]

ier(ienr)

ㄧㄣㄦ

[jəɻ]

iangr

ㄧㄤㄦ

[jɑ̃˞]

ingr

ㄧㄥㄦ

[jɘ̃˞]

u uer

ㄨㄦ

[ʊ˞]

uar

ㄨㄚㄦ

[wɐɻ]

uor

ㄨㄛㄦ

[wo˞]

uar(uair)

ㄨㄞㄦ

[wɐɻ]

uer(ueir)

ㄨㄟㄦ

[wəɻ]

uar(uanr)

ㄨㄢㄦ

[wɐɻ]

uer(uenr)

ㄨㄣㄦ

[wəɻ]

uangr

ㄨㄤㄦ

[wɑ̃˞]

ungr

ㄨㄥㄦ

[ʊ̃˞]

yu yuer

ㄩㄦ

[ɥɚ]

yuor

ㄩㄛㄦ

[ɥo˞]

yuer

ㄩㄝㄦ

[ɥəɻ]

yuar(yanr)

ㄩㄢㄦ

[ɥɐɻ]

yuer(yenr)

ㄩㄣㄦ

[ɥəɻ]

yungr

ㄩㄥㄦ

[ɥʊ̃˞]

例文[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國語發音學》結合韻1
《國語發音學》結合韻2

一、駱賓王《詠鵝》

詠鵝yung4 ngo2 [i̯oŋ41 ŋo35]
駱賓王lo5 bin1 wang2 [loʔ5 pin55 uɔŋ35]
ngo2ngo2ngo2 [ŋo35 ŋo35 ŋo35]
曲項向天歌qyu5 hang4 xiang4 tian1 go1 [t͡ɕʰyʔ5 xɑŋ41 ɕi̯aŋ41 tʰi̯ɛn55 ko55]
白毛浮綠水beo5 mau2 feu2 lu5 shuei3 [pəʔ5 mɑʊ35 fəʊ35 luʔ5 ʂu̯əɪ214]
紅掌撥清波hung2 zhang3 bo5 cing1 bo1 [xoŋ35 ʈ͡ʂɑŋ214 poʔ5 t͡sʰiŋ55 po55]

二、《詩經·隰有萇楚》

隰[siʔ˥]有[i̯əʊ˨˩˦]萇楚,猗[o˨˩˦]儺[no˧˥]其枝。
夭之沃沃[uʔ˥]樂[i̯ɑʊ˦˩]子之無知。
隰有萇楚,猗儺其華[xu̯a˥˥]
夭之沃沃,樂子之無家。
隰有萇楚,猗儺其實[ʂʅʔ˥]
夭之沃沃,樂子之無室[ʂʅʔ˥]

爭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一、/əu/一作/ou/

《國語發音學》等書中,eu與ieu的注音為/ou/、/iu/。但按趙元任說法,當時大多數地方都讀作/əu/,只有北京一帶才讀/ou/。發音原理中,eu先讀eo/ə/再到u/u/,故理應為/əu/,且不得用於音譯外文之/o/。ieu則作/iəu/,趙元任讀法中韻腹比較明顯。

二、/əi/一作/ei/

《國音分韻字彙》等書中,ei的注音為/ei/。《國音易解》謂ei類似e/e/與i/i/結合而成,故應作/ei/。但趙元任《國音新詩韻》及方毅《校改國音學生字彙》均謂ou是先讀eo/ə/再到i/i/,即南京讀法,故當為/əi/。本課題採用後者。

三、王璞五聲

從王璞的留聲可以聽出,其五聲讀法與趙元任不同,分別是:陰平/⁴⁴³/(中平)、陽平/⁴⁵⁵/(高平)、上聲/³¹³/(低起)、去聲/⁴¹/(高降)、入聲/⁴¹/(短高降)。但是王氏留聲並沒有趙元任的影響力大,比如汪怡的《國語發音學》就沒有提及他,而趙元任的讀法則得到了黎錦熙的支持。

四、eng與ing不同韻

趙元任《國音新詩韻》中,eng與ing通韻但不同韻;新國音的《中華新韻》中,eng與ing為同韻。按發音原理,老國音ing是i/i/+ng/ŋ/即/iŋ/,而北方音則為i/i/+eng/əŋ/即/iəŋ/,二者有差異,但影響不大。

參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黃伯榮,廖序東《現代漢語》
  • 汪怡《國語發音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