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ject:老國音/常見問題

来自维基学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School:中國語言文學 >Subject:老國音 >老國音/常見問題

本頁面用來臚列與老國音相關的問題與解答,採用一問一答的形式編輯。這些問題來自網絡上的討論,或維基學院老國音課題下的留言,以及常見涉及老國音的誤會。主要列舉的是客觀問題,因為關係到如何正確認識老國音。問題將由老國音課題參與者給出相應回答及建議。

拼寫問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問:為什麼拼寫和普通話這麼像,讀音不是完全不同嗎?

  • 答:事實上與老國音相差最少的正是京音,除去入聲、尖團音和部分字聲調外,其餘大同小異。

問:可以使用其他拼音嗎?

  • 答:可以,用國際音標也可以,但需要先理解老國音的音系。參見《老國音注音方案對照表》,其中有改造的要點及範例。

問:不喜歡現行拼寫,且有原創方案該怎麼辦?

  • 答:本課題以傳統注音符號為主,凡趙元任讀音部分使用“趙拼”,對其他拼音方案兼容並蓄。如果你想為老國音制定拼法美觀、脫離漢字使用的表音文字,可以在《原創老國音拼音方案》發表你的方案或建議。

問:為什麼不同時給出傳統的注音符號和漢語拼音作為對照?

  • 答:一是因為輸入極不方便,二是工程量過大。目前正在徵集老國音各注音方案的轉換程序,有心的同仁可以嘗試開發,以惠學眾。

問:已經掌握了轉寫,但不知如何注音為宜?

問:為什麼偏要使用新式拼音?

  • 答:很多人會忽略一點:老國音的某些聲韻唸法和新國音是不相同的。以eo為例,注音符號作ㄜ,漢語拼音作e,但是老國音中eo一般讀為/ə/,央部半降;而普通話裡ㄜ(e)一般讀/ɤ/,發音部位靠後。還有o、uo、eu、ung等韻母,讀法均與今音不同。若一味採用現有拼寫,那麼類似的發音差異會被學習者直接忽視。發音解析參見《老國音發音解析》。

內容問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問:為什麼內容如此雜亂,不去做純粹的老國音?

  • 答:內容均摘錄、整合自真實的老國音資料,參見《老國音出版物一覽》,包括教科書及辭書等。細節已經註解清楚,必要地方有截圖,這正是純粹的老國音。

問:有沒有比較明瞭的聲音示範?

  • 答:趙元任有過專門的留聲機片,即《國語留聲片課本》,而王璞有過《中華國音留聲機片》。目前我們已經將錄音片段配在了相應內容的旁邊,字體標註為藍色,可以直接點擊收聽,參見《老國音學習資料彙編及講解(有聲)》。

問:為什麼老國音韻彙的規模很小,只收錄了三千多常用字?

  • 答:這個老國音韻彙本就是《國音新詩韻》分韻字彙和部首字彙整合的結果,參見《整合老國音熟字彙》。而且創作詩詞,本身也不大適合使用生僻字,生僻字的讀音可以到字庫中查。

問:老國音字庫預計收字多少,如何審音?

  • 答:能收多少就收多少。首先《校改國音字典》本身就有一萬五千字左右,再加上從其他老國音出版物中補充的新字和讀音,近現代讀音規範的新造字,以及其他異體字,基本能夠見到的字均可收錄其中。審音原則參見《增訂老國音的審音原則》。

問:為什麼有些頁面只能顯示繁體字?

  • 答:漢字簡化把很多不同音義的字合併了,但我們審音的時候必須要區分開來,禁止自動的簡繁轉換可以避免混淆。而且多數簡體字不是今人創造的,而是古已有之的俗字,《國音字典》也都專作一條。

問:字庫遇到簡繁轉換的技術問題時,怎樣解決漢字的混淆?

  • 答:我們會按照維基百科消除歧義的通例,在詞條後的西式“( )”中作出簡要注解。一般以傳統的正字為基準,比如“个”、“箇”和“個(个)”的區別,其中“個”為後起故標註。如果是普通的異體或古字,就直接在其詞條釋義中寫出“同某”即可,如“【㤅】同愛。又息也。”也不合併為一條。

問:審音字庫與字典有什麼區別?

  • 答:字庫的作用是審音,雖然會給出簡明釋義,但主要是確定聲調,給出音位或者準讀之字,同時還將失收的字音補錄進來。審音是整合現有資料的結果,審音工作完成後才可以有字典之用

問:為什麼我找到的老國音資料,其內容與本課題及字庫的存在差異?

  • 答:老國音也是發展變化的,以國音京調和確立增修原則為界,可以分為三期。簡言之,國音京調以後的老國音才算體系完備,但老國音的審音工作最終並未能真正完成,故不少字音還須整合資料以推導得出,其原理見《國音京調原則》。

歷史問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問:被京音取代,差一票就成為國音的不是粵語、閩語、吳語、贛語、晉語、客語等等嗎,什麼時候成老國音了?

  • 答:新國音以前通過投票確定並審音的就是老國音,“差一票”之說是方言鼓吹者的無稽之談。讀音統一會的代表來自各省,後來被京音取代,也先經歷了一個“國音京調”的環節,可以參見《老國音發展史》。

問:老國音是否就是老北京讀書音?

  • 答:不是。雖然老國音很多字音的審定參考了北京讀書音,但也參考了南京音等。從王璞《國音京音對照表》可以看出,北京讀書音是不分尖團的,雖然標註了入聲,而這個入聲也是按照舊時北京讀書人的習慣讀為短去聲的,具體區別可以參見《老國音與北京音對比》。

問:老國音是否就是戲曲中的韻白?

  • 答:不是。老國音的審音如前所說,是各省代表投票決定的。以京劇上口字為例,上口字沒有入聲,o韻和uo韻的區別也和老國音不一樣,尖團音的讀法也不一樣。參見《老國音與京劇上口字對比》。

問:老國音是今天台灣的國語嗎?

  • 答:不是。台灣的“國語”與大陸的“普通話”同為新國音,都無入聲,也不分尖團。只是個別字兩岸有差異,如“崖”字,台灣保留了iai2音。

語音問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問:老國音聲調不是沒有具體讀法嗎?

  • 答:老國音審音初期確實沒規定具體調值,也有過“陰平按天津讀”的主張,但之後“國音京調”確立,比如趙元任標準即以陰、陽、上、去準北京讀,而入聲準南京。這五聲的調值分別為/55/、/35/、/214/、/41/、/ʔ5/,注意入聲是喉塞尾。參見《老國音音素》。

問:老國音入聲是不是和輕聲雷同?

  • 答:不一樣的。按《國音新詩韻》的說法,入聲準南京話讀,與陰平的音高一樣,就是時間只有它的一半或三分之一那麼長,特點是“急而促”。而輕聲的音高在中部,只是音長和入聲差不多,但沒有入聲讀得那麼重。而且輕聲會造成讀音改變,比如“美的”讀mei3 di5是企業名,讀成mei3 di或mei3 deo是“漂亮的”意思。

問:調值為何採用趙元任的讀法而不採用王璞的?

  • 答:首先,趙元任和王璞的留聲片都曾作為教育部範本,但老國音有入聲,而京音沒有,王璞把入聲讀成短去,是北京讀書音的權宜念法,不是真入聲。趙元任則以南京為標準,而且還另有《國音新詩韻》一作,為我們恢復老國音提供了基礎框架。傳統上,大家也確實認為老國音只有趙元任會說。

問:兒化音的作用很小,為什麼不取消?

  • 答:老國音的音準主要來自北京和南京,這兩地都是有兒化音的,《國音新詩韻》中說,老國音的兒化音以北京為標準。兒化韻是新詩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能區分詞義,比如在北京“前門”cian2 men2和“前門兒”cian2 mer2,前者為地名、為城門,後者是與“後門”相對,指普通的門。

問:老國音的俗讀可以不要嗎?

  • 答:不可以。俗讀也是正音,不是可以替換的或讀。比如“給”音ji5,但在“供給給他”中第二“給”字讀gei3。還有“烙”在“烙餅”中讀lau4,等等。

問:輕聲字可以不讀嗎?

  • 答:不可以。輕聲具有區別詞義的作用,比如“東西”讀dung1 syi1時,表示方向;而讀dung1 syi時,表示物品。例句“郭沫若沒出息”中“息”就是輕聲syi,說的是“不努力”;若讀為入聲,“出息”cru5 syi5則是“吐出氣息”的意思了。

問:《國音新詩韻》的叶韻改讀和古人的叶韻改讀一樣嗎?

  • 答:不大一樣。《國音新詩韻》的叶韻改讀很規律,改讀的新音和方言比較接近,比如“國”guo5改讀gue5,便接近南京音/kueʔ/;“菊”jyu5改讀jiu5,就接近贛語的/ʨiuʔ/;而把“言語”yan2 yu3改讀yuan2 yi,則是參考了北京話。這很像今人所謂“普通話讀著不押韻,但用方言就押韻了”的做法。老國音本擬“溝通南北”,這樣改讀有一定道理,今人讀古詩也有變用方音來押韻的現象。方音可以在《其他方言讀音》這裡查詢。

問:為什麼審音字庫收錄了很多古時的叶韻改讀?

  • 答:這是出於文化考慮。舊時候教學古詩文,特別是吟誦中,使用叶讀是很常見的事。再者《國音新詩韻》已有了改讀,而趙元任翻譯的《阿麗絲漫遊奇境記》中也出現了規則之外的方音叶讀,那麼舊時常見的改讀不放也收錄一些,總之不作為正音,都標註了“+”號。

問:為什麼有些字音與從《廣韻》推導至普通話的讀音不一致?

  • 答:首先,老國音的音系與今天的普通話本就不同,比如“戀”音lyuan4,而《廣韻》推導普通話音luan4,這是因為普通話無lyuan4音而老國音有。其次,老國音也不是從《廣韻》推導過來的,雖然《校改國音字典》例言給出了古今聲韻的大致對應關係,但復古不是審音的原則,老國音是和京音相似度達到百分之九十五的,例如“無”音wu2,不讀vu2;“辰”音chen2,不讀shen2(神)。再者《廣韻》也不能代表古音的全部,像是“鼻”字,《廣韻》為去聲,《校改國音字典》也標去聲。但事實上各方言讀音來自入聲的居多,而其他老國音出版物中“鼻”也是讀為bi5的,比如《國音新詩韻》、《國音獨習法》。顯然讀biq而不讀bi4,更符合老國音作為全國通行音以溝通南北的身分,相比之下bi4可以作為“或讀”或“舊讀”來收錄。

問:老國音與京音如此相似是“國音京調”造成的嗎?

  • 答:不是。“京國之爭”初期,教育部雖不願遷就北京音,但訓令中仍說到“《國音》字典中所注之音,什九以上與北京音不期而暗合……《國音字典》中對於北京官音,既已盡量採用”,可見審音結果如此,除調值外的聲韻亦相近,這恰恰是日後選擇京調的基礎。

問:老國音到底有無yuo韻,是否都改為io?

  • 答:還是有yuo韻的。《校改國音字典》的修正說明確有提到“誤注yuo”音的字“改注io”音,如“角、學、腳、略”等,但是僅限於覺韻、藥韻中齊齒呼的字。非齊齒呼的“矍彏戄玃籰蠼貜钁攫玃躩𢖦𧮞”諸字理應維持yuo韻不變,比如在《國音新詩韻》和《國語留聲片課本》中,“攫”的注音都是jyuo5。

文化問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問:我偏不喜歡老國音怎麼辦?

  • 答:可以先在一起,然後培養感情。

問:用老國音讀古詩詞會更押韻嗎?

  • 答:聲調的情況,特別是入聲,押韻會比京音好一些。再加上規律的叶讀,又可以押上一部分,但畢竟與京音相差不多,審音也不追求存古,不可能處處符合古韻

問:老國音被京音取代是否為文化損失?

  • 答:國語運動始於十九世紀末,當時清廷資政院就是決定以京音為國語的,審音、揀選教師、制定字母的工作未完,王朝便覆滅。民國肇造,欲國音兼顧南北,但終究推廣不利,復為京音取代。歷史只是走了一段彎路罷了。

問:現代人學習老國音有什麼用?

  • 答: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