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内战:太子之死至司马越的胜利

来自维基学院

虽然一般称此段时期为八王之乱,但楚王司马玮、汝南王司马亮早在贾南风政变成功后不久被杀,只有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颍、河间王司马颙,加上东海王司马越共六王曾经挟天子控制朝廷。

赵王司马伦当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永康元年(300)初,因去年十二月皇太子司马遹被皇后贾南风废黜,左卫司马督司马雅、常从督许超、殿中中郎士等人密谋废黜贾南风,于是透过孙秀与赵王司马伦塔上线,赵王司马伦得到通事令史张林、省事张衡、殿中侍御史殷浑、右卫司马督路始为内应,但临起事之际,赵王司马伦听从孙秀的劝说,认为待贾南风杀害司马遹后起事才符合自己最大利益,于是赵王司马伦和孙秀劝说贾谧尽快杀了司马遹,以免夜长梦多。到了三月,贾南风杀司马遹,司马遹被杀后,司马雅和许超因而退出,而司马伦一党决定了以四月初三夜为起事日期。四月初三,赵王司马伦和梁王司马肜合谋解决贾南风,当晚,孙秀派司马雅拉拢司空张华,但张华拒绝,随后赵王司马伦矫诏带兵入宫,派华林令骆休控制住晋惠帝,又派齐王司马冏率兵百人废黜并囚禁贾南风于建始殿;又派人收捕贾谧等人;又派人收捕张华、裴𬱟、解结、杜斌等人,将诸人杀于皇宫前殿马道南,初四,司马伦派尚书和郁送贾南风至金墉城囚禁,又诛杀贾南风余党赵浚、韩豫等人并黜免众多大臣代以自己人,赵王司马伦自此掌控了朝政大权,作为司马伦腹心的孙秀也大权在握。

初七,梁王司马肜出任太宰。初九,赵王司马伦派刘弘赐死在金墉城的贾南风。大权在握的孙秀将与自己有旧怨的石崇、黄门郎潘岳等处死。

淮南王司马允、齐王司马冏不满司马伦一党专权,孙秀遂将齐王司马冏调出京去镇守许都,又黜去淮南王司马允的护军,八月,心怀不满的淮南王司马允起兵攻打司马伦失败被杀。

九月,控制朝政的司马伦自加九锡、增封五万户等等,又以其子司马荂、司马馥、司马虔、司马羽及孙秀、张林等自己人各据要职,不久有传言说散骑常侍杨准、黄门侍郎刘逵和梁王司马肜企图推翻并诛杀司马伦,于是杨准和刘逵被调出京城,而司马肜从太宰转任丞相。孙秀之子孙会娶贾南风之女河东公主。孙秀与太子詹事裴劭、左军将军卞粹、义阳王司马威、尚书令满奋、仆射崔随等准备司马伦即帝位事宜。

永宁元年(301)正月初八,司马伦一党控制皇宫及宫门,当晚派司马威、骆休等人从晋惠帝处拿到传国玉玺,逼晋惠帝出宫往金墉城。初九,司马伦带兵5000人入宫即帝位,年号建始,以司马荂为太子,将司马馥、司马虔、司马羽及孙秀、张林等自己人各据显要。后来张林与孙秀有隙,张林被杀。

三月,齐王司马冏与豫州刺史何勖、龙骧将军董艾等起兵攻打司马伦,又遣使连络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常山王司马乂、新野公司马歆四人起兵,豫州刺史李毅、兖州刺史王彦皆举兵响应齐王。

司马伦派孙辅为上军将军,积弩李严为折冲将军,率兵7000人从延寿关出;征虏张泓、左军蔡璜、前军闾和等率兵9000人从堮阪关出对付齐王司马冏;镇军司马雅、扬威莫原等率8000人从成皋关出;派孙会、士猗、许超从黄桥出对付成都王司马颖,又派东平王司马楙都督各军抗衡四王,孙秀派刘舆劝说司马馥、司马虔带兵8000人为援。张泓和司马雅多次击退四王军,但都未能彻底击败三王军,以致前线僵持。许超军在黄桥与成都王司马颖对抗,一度击败司马颖军;张泓军在阳翟城南击破齐王司马冏的辎重队,之后入阳翟城防守,司马冏军在颍阴渡颍水攻张泓军,但失利,张泓军乘胜进至颍上与司马冏军对峙;孙辅军内部出现乱子,于是孙辅退兵洛阳,导致出现“齐王兵盛,不可当,泓等已没。”的谣言,司马伦惊慌下命许超、司马虔等退兵,不久张泓军的战报传来,于是又收回退兵令,而当时司马虔军已至庾仓,许超军已南渡黄河,突然的退兵令许超军的士气大跌;张泓军渡颍水攻司马冏军,但被司马冏的将领何勖所败,孙辅被杀,逼使张泓退兵。

孙秀因为军情失利,于是诈称大败司马冏军并已俘获司马冏,企图提升士气。司马伦派太子詹事刘琨都督黄河以北各军。孙会军在溴水被司马颖的将领赵骧、石超击败,孙会弃军而逃,刘琨南渡黄河后烧断河桥以阻止司马颖军的追击。在溴水之战后,司马冏军随即攻闾和军,又得成都王司马颖派赵骧、石超等相助,最终击败闾和军,逼降张泓军。

孙会、士猗、许超残军返回洛阳后计划整兵再战,或计划杀光反对人士,或计划乘船东入海,或计划奉司马伦南附宛城的孙旗、孟观等,但还未决定好时,四月初七,左卫将军王舆和淮陵王司马漼带700余人从南掖门入宫,控制了皇宫各门,然后攻孙秀,用烧屋的方法逼出孙秀、士猗、许超等,左卫将军赵泉杀孙秀、执孙会付廷尉杀之,又执前将军谢惔、黄门令骆休、司马督王潜等斩之,王舆将司马馥囚禁在散骑省,之后王舆逼司马伦下诏“吾为孙秀等所误,以怒三王。今已诛秀,其迎太上复位,吾归老于农亩。”解除司马伦的兵力后,王舆派兵到金墉城迎晋惠帝入洛阳复位,并将司马伦、司马荂囚禁在金墉城。晋惠帝复位后,齐王司马冏率兵入洛阳,掌控了朝政大权。时河间王司马颙兵至潼关,未及交战而还。

四月初九癸亥,晋惠帝司马哀下诏:

同日改元永宁,在梁王司马肜等一众大臣的支持下,遣尚书袁敞至金墉城将司马伦赐死,司马伦同党亦被诛杀。

赵王司马伦的专权起自永康元年四月初三(公元300年5月7日)的宫庭政变,终于永宁元年四月初七(公元301年5月30日)的另一场宫庭政变,其间永宁元年正月初九(公元301年2月3日)的称帝举动及三月的诸王起兵,正式开启了晋王朝的七年内战。

齐王司马冏当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同年六月十七日,东莱王司马蕤和王舆因为密谋对付司马冏的计划泄漏,于是司马蕤被废为庶人,王舆被杀。二十一日,晋廷以司马冏为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成都王司马颖为大将军录尚书事,河间王司马颙为太尉。

太安元年(302)三月二十四日,皇太孙司马尚死亡。五月初七,梁王司马肜死亡。五月二十五日,司马衷以弟司马遐之子司马覃为皇太子,又以齐王司马冏为太师、东海王司马越为司空。十二月,一个阴谋出现,翊军校尉李含西至长安,向河间王司马颙宣称受到晋惠帝的密诏诛杀专权的齐王司马冏,无论真假,此事都成为司马颙与司马冏决裂的契机,同月二十二日,司马颙向朝廷上表指责司马冏,并宣称自己与成都王司马颖、长沙王司马乂将联手率兵至洛阳,派李含屯阴盘县、张方屯新安县,不过实际上,司马颙认为齐王司马冏的实力强于长沙王司马乂,计划当司马乂被司马冏击败俘获后,自己就移檄全国讨伐齐王司马冏,待打败齐王后就拥立成都王司马颖为皇帝,司马颙自己做宰相控制朝政。

司马冏得知司马颙的表章后大惊失色,宣称成都王司马颖、常山王司马乂听信谗言,而司徒王戎、司空司马越劝说齐王司马冏弃权失败。长沙王司马乂派董艾攻打齐王司马冏,司马冏占领皇官挟持皇帝司马哀据守,双方在洛阳城内互相大战三日,出人意料的是司马冏最终战败被擒,被斩于阊阖门外并暴尸于西明亭三日,司马冏之子淮陵王司马超、乐安王司马冰、济阳王司马英也被囚禁于金墉城,乘着权力更替之机,司马蕤的一个儿子获得“齐王”的封号,随着司马冏的倒台,司马颙也召回李含、张方等回长安,朝政大权转入长沙王司马乂手中,毫无疑问,坐镇邺城的成都王司马颖及坐镇长安的河间王司马颙也不会满意这种情况。
同一年,魏元帝−陈留王曹奂逝世。

长沙王司马乂当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太安二年(303),地方也出现新的动乱,三月,蛮人张昌聚众叛乱于安陆郡,吸纳大量不满朝廷的汉民参与,又诈称邱沈为汉朝皇族后裔,将其拥立为帝,势力日益强大,司马乂任命刘乔为豫州刺史、刘宏为荆州刺史应对,又命令河间王司马颙派兵讨伐张昌,但司马颙拒命不从,当张昌派兵北上时,新野王司马歆却在樊城一战被击杀,另一路则被屯驻在汝南郡的刘乔所击败,司马歆死亡留下的空缺暂时由刘宏代理。
六月,张昌所部在宛县击败晋军,围攻宛城,在国内战火不息之际,中央再生动乱,七月,河间王司马颙在李含的劝说下,计划去除属于司马乂一派的秦州刺史皇甫重,但消息走漏,皇甫重集结治下陇山以西地区的汉兵以攻打司马颙,司马乂知道这一情况后担心自已兵力不足与司马颙及成都王司马颖对抗,遂以皇命令皇甫重罢兵止战并召李含为河南尹,李含奉诏而皇甫重拒命,司马颙亦作出两手准备,一边派金城太守游楷、陇西太守韩稚等举兵攻打皇甫重,一边与洛阳城内的同党密谋诛杀司马乂,但再次消息走漏,司马乂得到阴谋的消息后立即诛杀在朝中的司马颙同党,侍中冯荪、中书令卞粹及刚才到洛阳的李含被杀,而诸葛玟、牵秀等人成功逃出洛阳投靠邺城的司马颖,虽然中央内乱再起,但荆州刺史刘宏的努力下,成功平定张昌之乱。
当河间王司马颙在长安得到同谋失败被杀的消息后,立即计划以讨伐司马乂为名起兵,并得到成都王司马颖的支持,八月,司马颙与司马颖联名向皇帝上表司马乂的罪状并共同起兵攻打司马乂,司马颙派张方领兵七万东进,司马颖自领兵屯于朝歌,派陆机等为前锋,率兵二十余万南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