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內戰:太子之死至司馬越的勝利

來自維基學院

雖然一般稱此段時期為八王之亂,但楚王司馬瑋、汝南王司馬亮早在賈南風政變成功後不久被殺,只有趙王司馬倫、齊王司馬冏、長沙王司馬乂、成都王司馬潁、河間王司馬顒,加上東海王司馬越共六王曾經挾天子控制朝廷。

趙王司馬倫當政[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永康元年(300)初,因去年十二月皇太子司馬遹被皇后賈南風廢黜,左衛司馬督司馬雅、常從督許超、殿中中郎士等人密謀廢黜賈南風,於是透過孫秀與趙王司馬倫塔上線,趙王司馬倫得到通事令史張林、省事張衡、殿中侍御史殷渾、右衛司馬督路始為內應,但臨起事之際,趙王司馬倫聽從孫秀的勸說,認為待賈南風殺害司馬遹後起事才符合自己最大利益,於是趙王司馬倫和孫秀勸說賈謐盡快殺了司馬遹,以免夜長夢多。到了三月,賈南風殺司馬遹,司馬遹被殺後,司馬雅和許超因而退出,而司馬倫一黨決定了以四月初三夜為起事日期。四月初三,趙王司馬倫和梁王司馬肜合謀解決賈南風,當晚,孫秀派司馬雅拉攏司空張華,但張華拒絕,隨後趙王司馬倫矯詔帶兵入宮,派華林令駱休控制住晉惠帝,又派齊王司馬冏率兵百人廢黜並囚禁賈南風於建始殿;又派人收捕賈謐等人;又派人收捕張華、裴頠、解結、杜斌等人,將諸人殺於皇宮前殿馬道南,初四,司馬倫派尚書和郁送賈南風至金墉城囚禁,又誅殺賈南風餘黨趙浚、韓豫等人並黜免眾多大臣代以自己人,趙王司馬倫自此掌控了朝政大權,作為司馬倫腹心的孫秀也大權在握。

初七,梁王司馬肜出任太宰。初九,趙王司馬倫派劉弘賜死在金墉城的賈南風。大權在握的孫秀將與自己有舊怨的石崇、黃門郎潘岳等處死。

淮南王司馬允、齊王司馬冏不滿司馬倫一黨專權,孫秀遂將齊王司馬冏調出京去鎮守許都,又黜去淮南王司馬允的護軍,八月,心懷不滿的淮南王司馬允起兵攻打司馬倫失敗被殺。

九月,控制朝政的司馬倫自加九錫、增封五萬戶等等,又以其子司馬荂、司馬馥、司馬虔、司馬羽及孫秀、張林等自己人各據要職,不久有傳言說散騎常侍楊準、黃門侍郎劉逵和梁王司馬肜企圖推翻並誅殺司馬倫,於是楊準和劉逵被調出京城,而司馬肜從太宰轉任丞相。孫秀之子孫會娶賈南風之女河東公主。孫秀與太子詹事裴劭、左軍將軍卞粹、義陽王司馬威、尚書令滿奮、僕射崔隨等準備司馬倫即帝位事宜。

永寧元年(301)正月初八,司馬倫一黨控制皇宮及宮門,當晚派司馬威、駱休等人從晉惠帝處拿到傳國玉璽,逼晉惠帝出宮往金墉城。初九,司馬倫帶兵5000人入宮即帝位,年號建始,以司馬荂為太子,將司馬馥、司馬虔、司馬羽及孫秀、張林等自己人各據顯要。後來張林與孫秀有隙,張林被殺。

三月,齊王司馬冏與豫州刺史何勖、龍驤將軍董艾等起兵攻打司馬倫,又遣使連絡河間王司馬顒、成都王司馬穎、常山王司馬乂、新野公司馬歆四人起兵,豫州刺史李毅、兗州刺史王彥皆舉兵響應齊王。

司馬倫派孫輔為上軍將軍,積弩李嚴為折衝將軍,率兵7000人從延壽關出;征虜張泓、左軍蔡璜、前軍閭和等率兵9000人從堮阪關出對付齊王司馬冏;鎮軍司馬雅、揚威莫原等率8000人從成皋關出;派孫會、士猗、許超從黃橋出對付成都王司馬穎,又派東平王司馬楙都督各軍抗衡四王,孫秀派劉輿勸說司馬馥、司馬虔帶兵8000人為援。張泓和司馬雅多次擊退四王軍,但都未能徹底擊敗三王軍,以致前線僵持。許超軍在黃橋與成都王司馬穎對抗,一度擊敗司馬穎軍;張泓軍在陽翟城南擊破齊王司馬冏的輜重隊,之後入陽翟城防守,司馬冏軍在潁陰渡潁水攻張泓軍,但失利,張泓軍乘勝進至潁上與司馬冏軍對峙;孫輔軍內部出現亂子,於是孫輔退兵洛陽,導致出現「齊王兵盛,不可當,泓等已沒。」的謠言,司馬倫驚慌下命許超、司馬虔等退兵,不久張泓軍的戰報傳來,於是又收回退兵令,而當時司馬虔軍已至庾倉,許超軍已南渡黃河,突然的退兵令許超軍的士氣大跌;張泓軍渡潁水攻司馬冏軍,但被司馬冏的將領何勖所敗,孫輔被殺,逼使張泓退兵。

孫秀因為軍情失利,於是詐稱大敗司馬冏軍並已俘獲司馬冏,企圖提升士氣。司馬倫派太子詹事劉琨都督黃河以北各軍。孫會軍在溴水被司馬穎的將領趙驤、石超擊敗,孫會棄軍而逃,劉琨南渡黃河後燒斷河橋以阻止司馬穎軍的追擊。在溴水之戰後,司馬冏軍隨即攻閭和軍,又得成都王司馬穎派趙驤、石超等相助,最終擊敗閭和軍,逼降張泓軍。

孫會、士猗、許超殘軍返回洛陽後計劃整兵再戰,或計劃殺光反對人士,或計劃乘船東入海,或計劃奉司馬倫南附宛城的孫旂、孟觀等,但還未決定好時,四月初七,左衛將軍王輿和淮陵王司馬漼帶700餘人從南掖門入宮,控制了皇宮各門,然後攻孫秀,用燒屋的方法逼出孫秀、士猗、許超等,左衛將軍趙泉殺孫秀、執孫會付廷尉殺之,又執前將軍謝惔、黃門令駱休、司馬督王潛等斬之,王輿將司馬馥囚禁在散騎省,之後王輿逼司馬倫下詔「吾為孫秀等所誤,以怒三王。今已誅秀,其迎太上復位,吾歸老於農畝。」解除司馬倫的兵力後,王輿派兵到金墉城迎晉惠帝入洛陽復位,並將司馬倫、司馬荂囚禁在金墉城。晉惠帝復位後,齊王司馬冏率兵入洛陽,掌控了朝政大權。時河間王司馬顒兵至潼關,未及交戰而還。

四月初九癸亥,晉惠帝司馬哀下詔:

同日改元永寧,在梁王司馬肜等一眾大臣的支持下,遣尚書袁敞至金墉城將司馬倫賜死,司馬倫同黨亦被誅殺。

趙王司馬倫的專權起自永康元年四月初三(公元300年5月7日)的宮庭政變,終於永寧元年四月初七(公元301年5月30日)的另一場宮庭政變,其間永寧元年正月初九(公元301年2月3日)的稱帝舉動及三月的諸王起兵,正式開啟了晉王朝的七年內戰。

齊王司馬冏當政[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同年六月十七日,東萊王司馬蕤和王輿因為密謀對付司馬冏的計劃泄漏,於是司馬蕤被廢為庶人,王輿被殺。二十一日,晉廷以司馬冏為大司馬、都督中外諸軍事,成都王司馬穎為大將軍錄尚書事,河間王司馬顒為太尉。

太安元年(302)三月二十四日,皇太孫司馬尚死亡。五月初七,梁王司馬肜死亡。五月二十五日,司馬衷以弟司馬遐之子司馬覃為皇太子,又以齊王司馬冏為太師、東海王司馬越為司空。十二月,一個陰謀出現,翊軍校尉李含西至長安,向河間王司馬顒宣稱受到晉惠帝的密詔誅殺專權的齊王司馬冏,無論真假,此事都成為司馬顒與司馬冏決裂的契機,同月二十二日,司馬顒向朝廷上表指責司馬冏,並宣稱自己與成都王司馬穎、長沙王司馬乂將聯手率兵至洛陽,派李含屯陰盤縣、張方屯新安縣,不過實際上,司馬顒認為齊王司馬冏的實力強於長沙王司馬乂,計劃當司馬乂被司馬冏擊敗俘獲後,自己就移檄全國討伐齊王司馬冏,待打敗齊王後就擁立成都王司馬穎為皇帝,司馬顒自己做宰相控制朝政。

司馬冏得知司馬顒的表章後大驚失色,宣稱成都王司馬穎、常山王司馬乂聽信讒言,而司徒王戎、司空司馬越勸說齊王司馬冏棄權失敗。長沙王司馬乂派董艾攻打齊王司馬冏,司馬冏佔領皇官挾持皇帝司馬哀據守,雙方在洛陽城內互相大戰三日,出人意料的是司馬冏最終戰敗被擒,被斬於閶闔門外並暴屍於西明亭三日,司馬冏之子淮陵王司馬超、樂安王司馬冰、濟陽王司馬英也被囚禁於金墉城,乘着權力更替之機,司馬蕤的一個兒子獲得「齊王」的封號,隨着司馬冏的倒台,司馬顒也召回李含、張方等回長安,朝政大權轉入長沙王司馬乂手中,毫無疑問,坐鎮鄴城的成都王司馬穎及坐鎮長安的河間王司馬顒也不會滿意這種情況。
同一年,魏元帝−陳留王曹奐逝世。

長沙王司馬乂當政[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太安二年(303),地方也出現新的動亂,三月,蠻人張昌聚眾叛亂於安陸郡,吸納大量不滿朝廷的漢民參與,又詐稱邱沈為漢朝皇族後裔,將其擁立為帝,勢力日益強大,司馬乂任命劉喬為豫州刺史、劉宏為荊州刺史應對,又命令河間王司馬顒派兵討伐張昌,但司馬顒拒命不從,當張昌派兵北上時,新野王司馬歆卻在樊城一戰被擊殺,另一路則被屯駐在汝南郡的劉喬所擊敗,司馬歆死亡留下的空缺暫時由劉宏代理。
六月,張昌所部在宛縣擊敗晉軍,圍攻宛城,在國內戰火不息之際,中央再生動亂,七月,河間王司馬顒在李含的勸說下,計劃去除屬於司馬乂一派的秦州刺史皇甫重,但消息走漏,皇甫重集結治下隴山以西地區的漢兵以攻打司馬顒,司馬乂知道這一情況後擔心自已兵力不足與司馬顒及成都王司馬穎對抗,遂以皇命令皇甫重罷兵止戰並召李含為河南尹,李含奉詔而皇甫重拒命,司馬顒亦作出兩手準備,一邊派金城太守游楷、隴西太守韓稚等舉兵攻打皇甫重,一邊與洛陽城內的同黨密謀誅殺司馬乂,但再次消息走漏,司馬乂得到陰謀的消息後立即誅殺在朝中的司馬顒同黨,侍中馮蓀、中書令卞粹及剛才到洛陽的李含被殺,而諸葛玟、牽秀等人成功逃出洛陽投靠鄴城的司馬穎,雖然中央內亂再起,但荊州刺史劉宏的努力下,成功平定張昌之亂。
當河間王司馬顒在長安得到同謀失敗被殺的消息後,立即計劃以討伐司馬乂為名起兵,並得到成都王司馬穎的支持,八月,司馬顒與司馬穎聯名向皇帝上表司馬乂的罪狀並共同起兵攻打司馬乂,司馬顒派張方領兵七萬東進,司馬穎自領兵屯於朝歌,派陸機等為前鋒,率兵二十餘萬南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