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國治世

來自維基學院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定義[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漢國,意為漢族的民族國家,一般是指漢洲地區內的各地漢族割據勢力已為漢族政權統一的國家[註 1];治世,即政權內部的社會秩序穩定,沒有大規模的動亂,而外部,至少鄰國在名義上亦不存在與漢國抗衡或威脅漢國的國家。

上述兩項標準中,前者是後者的前提,符合後者標準的多半滿足前者標準。

古有羅馬治世、蒙古治世,近有不列顛治世,但漢國治世與上述治世有兩個根本不同,漢國國家的勞動生產階級(人口多數)與統治剝削階級屬同一民族,蒙元帝國則與此相反,而羅馬帝國與大英帝國位於兩者之間,另外,羅馬帝國、蒙元帝國、大英帝國的財富能透過征服他國、剝削被征服地區而得,所以帝國的征服擴張是一件有利可圖的事業,漢國就相反,無論對匈奴帝國、吐蕃帝國等政權的征戰,成功與否都不能擴充帝國財富,反而勞民傷財,因為漢國對外征戰主要是圍繞國防安全與否,戰爭並不能獲利,反而成為國家財政支出的無底黑洞,但如果不主動出擊,敵軍又會侵掠邊境以至深入中原地區燒殺擄掠,同樣令漢國人命財產損失慘重。

前無古人的治世[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在第一次治世時代,赤縣神州的土著住民開始形成為一個民族共同體,自稱為「中國人」[註 2],他稱「秦人」[3][4][5],與此同時,「漢」作為族稱出現[註 3],即使在漢王朝滅亡後,「漢」仍為族稱之一[註 4],可見已成為穩定的民族共同體[註 5],類似游牧諸民族因蒙古帝國而形成「蒙古」族、日本列島土著因大和王權而形成「和」族、雪域高原的居民因吐蕃(bod chen po)帝國而形成藏族(bod pa)。

前期治世[編輯 | 編輯原始碼]

甘露元年(公元前53年)春,右屠耆王攣鞮銖婁渠堂與右大將攣鞮駒於利受分別代表匈奴帝國的呼韓邪單于攣鞮稽侯狦與郅支骨都侯單于攣鞮呼屠吾斯入朝漢國,至此,與漢國連兵八十載後,匈奴帝國以稱臣入朝的政治姿態,在名義上成為漢國主導的亞太秩序的一分子,漢國[註 6]的周邊地區再沒有任何國家與漢國敵對或抗衡,亞太地區這個和平秩序總共維持了六十三年,直至始建國二年(公元10年)因匈奴帝國破壞和平,與漢國再度開戰而破滅。

因為匈奴帝國是漢國鄰國中唯一能抗衡以至威脅漢國的國家,所以漢國治世始終維繫於漢國能否壓服匈奴帝國。

漢洲地區[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在六十三年的前期治世期間,漢國國力達到歷史上第一個高峰,其治下直接控制的漢族人口在公元2年約有5700,0000人[註 7],而間接控制的人口主要是非漢族群,比如西域都護府轄下諸王國的總人口就有1282121,而滇王、夜郎王、高句麗侯等治下人口亦數以十萬計[註 8],還有歷年投附漢國而被安置在十一邊郡的屬國地區[註 9]的包含匈奴人在內的十餘萬胡人。

漢國的洛陽、邯鄲、臨淄、宛、成都並稱為「五都」,加上首都長安,這六座城市既是當時漢國,也是漢洲最大的六座城市[註 10]

漢國以漢洲(即本部)為直轄領土,而塔里木盆地的數十個王國、以色楞格河流域為核心的匈奴帝國、漢江以南的半島、西日本三十多個王國、阿爾泰山脈與卡拉套山脈之間的地帶皆在漢國的間接控制或威懾之下,自瀨戶內海西至卡拉套山脈、自中圻北至貝加爾湖畔區,其間所有區域均屬漢國的勢力範圍。

漢國的國際秩序[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北鄰[編輯 | 編輯原始碼]

自從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匈奴帝國的虛閭權渠單于南侵失敗後,漢國的長城防線——從敦煌郡至遼東郡——有長達七十年的時間再沒有發生過戰爭,這段期間,鮮卑人仍然被匈奴人所統治,與漢國並沒有任何來往,而烏桓人自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脫匈獨立後,一直由漢國設立的護烏桓校尉管理。

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春,草原的失敗者呼韓邪單于攣鞮稽侯狦親自入朝,在與漢國皇帝會晤後,得到漢國的種種援助,比如派兵「留衛單于,助誅不服,又轉邊穀米糒,前後三萬四千斛,給贍其食」,呼韓邪單于率領南下的部眾得以在長城防線以北背靠漢國來獲得休養生息,呼韓邪單于顯然不會放棄經營草原地區,特別是在黃龍元年(公元前49年)郅支骨都侯單于攣鞮呼屠吾斯率眾西遷後更是如此。

直至永光元年(公元前43年),控制草原地區的呼韓邪單于率眾北遷重返單于庭,漢-匈兩國的和平秩序亦得到繼續[40],其後半個世紀內都不曾發生過戰爭,在呼韓邪單于之後,匈奴單于曾兩度親身入朝漢國,皆得到漢國的巨量餽贈,可見漢國的霸權與匈奴帝國在公元前二世紀的霸權與不同,不會透過剝削或傷害他國人民來維繫[40]

這段和平的歲月,據後人追憶:

不過,匈奴帝國的臣服並非基於漢軍的直接打擊,這就令前期治世出現一些瑕疵,漢廷也因此而給予匈奴單于「以不臣之禮,位在諸侯王上」的禮遇,設使「匈奴後嗣卒有鳥竄鼠伏,闕於朝享,不為畔臣」[41],雖然漢廷認識到漢國對匈奴帝國的影響力微弱,預期單于有朝一日會成為「畔臣」才安排「客禮」的待遇,但漢廷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戰爭的主動權不完全掌握在漢國手上,一旦匈奴單于「鳥竄鼠伏,闕於朝享」就代表兩國隨時進入戰爭狀態,所以匈奴單于是必為「畔臣」,除非匈奴單于不追求一個強大的遊牧帝國,否則入侵燒殺擄掠是必然的,匈奴單于會不會成為「畔臣」不取決於漢廷對匈奴單于的待遇,而是取決於漢廷有沒有一支強大的漢軍以及將戰火燒到草原核心(色楞格河流域)的意願。

元始二年(公元2年),車師後王姑句、婼羌王唐兜分別與戊己校尉、西域都護產生摩擦,遂先後逃亡匈奴帝國,但在漢國的要求下,匈奴單于遣使拘捕二王並在惡都奴移交二王給漢使,同時漢廷在惡都奴大會西域諸王,即將二王在惡都奴處決,又頒佈四禁,規定匈奴帝國不得接受來自漢國、烏孫帝國、西域諸王國以及烏桓諸國(部)的流亡者,單于表示奉行四禁,但同時,匈奴帝國卻因為烏桓人停止向匈奴交納皮布稅,遣使要求烏桓人上貢皮布稅,受到烏桓人的拒絕後就派軍入烏桓人的地界上燒殺擄掠,劫持一千多婦孺而去,當婦孺的親屬去贖回親人時被匈奴帝國扣留[40]

始建國元年(公元9年),王莽篡位後,遣使匈奴帝國,更換前朝賜給單于的印紱,因為改印文「匈奴單于璽」為「新匈奴單于章」,引起單于的不滿,但是為了「多得賂遺」,單于並不願生事,於是遣使陪同漢使入朝,上書表達恢復舊印文,不過,漢使在回國途中,卻發現數年前被匈奴帝國劫持的烏桓人口,遂向匈奴使節表達要求單于遵守四禁,單于接受釋放烏桓人的要求,但卻是遣騎萬餘護送烏桓人至塞外,乘機在朔方郡邊塞下炫耀武力而回[40],這種挑釁舉動顯然代表匈奴人已做好與漢國開戰的準備。

到了第二年(公元10年),再次出現車師後王投奔匈奴帝國的事件,雖然西域都護當機立斷將車師後王須置離處決,但須置離之弟狐蘭支隨後即率眾二千餘流亡匈奴帝國,單于旋以狐蘭支為向導,遣軍攻入車師後王國,與當地漢國駐軍發交火後而退,漢-匈兩國重燃戰火,同年,戊己校尉被部下殺害,其部眾漢族男女2000多人被部下脅持投奔匈奴帝國,單于將這批漢族人口安置在余吾水(今土拉河)流域一帶屯田[40]

整個前期治世期間,匈奴帝國不止結束內亂,得到休養生息的機會,還從漢國手上得到豐厚的餽贈,匈奴單于五度入朝漢廷所得的黃金總量就有一百六十斤,而且繁榮的邊境貿易容易令匈奴人覬覦,加以長期的和平令漢國上下喪失危機感,當漢國統治權由劉氏轉移入王氏之初,匈奴帝國即乘新政權初生未穩之隙與漢國決裂,發動入侵,戰火重燃。

東鄰[編輯 | 編輯原始碼]

自遼東郡、樂浪郡向南渡大海,直至南海一帶為漢國東邊,在陸路、海路分別與不同的國家相鄰,在陸路上,漢國分別與夫餘王國、高句麗王國以及沃沮人、濊人、韓人各邦國族群相接。

匈奴帝國東接夫餘王國,與匈奴帝國不同,是一個定居農業為主要生活方式的國家,是漢國的臣屬國之一[註 11],其東鄰的異族挹婁人長期被夫餘人統治[43]

自漢朝[註 6]在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攻併衛氏朝鮮王國後,與朝鮮王國相鄰的沃沮人、濊人及韓人皆成為漢朝的從屬國[44],值得一提的是,後來崛起於朝鮮半島西海岸的百濟王國與雄霸長白山東西的高句麗王國就是在前期治世期間建國,根據1000多年後當地人的傳説,高句麗在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建立[45],百濟在鴻嘉三年(公元前18年)建立[46],在當時只是弱小政權,「立國日淺,民孱兵弱」[45],其中高句麗負有聽從漢國征調兵員助戰的責任[42],可見高句麗是漢國的僕從國之一[註 11],而百濟所在韓人諸國既為漢國從屬[44],百濟亦不會例外,根據後世傅說,百濟在元壽二年(公元前2年)曾與漢國發生戰爭,據稱慰禮城亦因此戰而一度被燒毀[46]

至於後來雄據半島東海岸的新羅王國,在第一次治世時期尚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國,不過漢國在前期治世時曾分別於河平元年(公元前28年)、元始四年(公元4年)遣軍攻打新羅,元始四年的漢軍更一度將新羅所在的金城重重圍困,可見前期治世的漢國也將半島南部納入本國勢力範圍之內[47]

在海路上,日本列島上的諸王國是漢國的主要交通對象,自元封三年後,日本列島上的30多個王國就向漢朝在朝鮮半島上的地方機構——樂浪郡——表示臣屬,至前期治世時代亦如此[48][49] [註 12]

大體而言,當時漢國以玄菟郡負責夫餘王國、高句麗王國的外交事務;樂浪郡分別負責韓人、沃沮人、倭人諸王國的外交事務。

西南邊鄰[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湘江-廣州灣以西、長江以南為西南地區,呈現U形包圍漢洲梁州地區,這片土地向西深入康區-緬北、向南至泰北,橫跨今中國與中南半島四國的國界,是西南諸族群的主要聚居地,也有少量分佈在長江以北,比如板楯蠻在閬中縣、朐忍縣,廩君蠻在巫縣有少量聚居。

自戰國中期,漢族開始深入西南,至前期治世,西南地區的漢族移民已有百萬之眾[註 7],雖然漢廷只能控制當地的漢族人口,但僅憑剝削當地漢族人口就足以在經濟及軍事方面維持漢國在當地的統治,並不需要亦沒有剝削西南地區其他土著族群[60],而當地眾多王國政權勢力仍然強大,其他土著族群全由當地的諸王國所控制,另外,在西南沿海地區,還存在一條從徐聞、合浦或日南郡出航,經北部灣向南,與都元、邑盧沒、諶離、夫甘都盧、皮宗、黃支、已程不等諸王國的海上貿易路線。

漢國對西南地區的統治全面建立,可追溯至元鼎五年秋漢朝對南越國的統一戰爭,當時兵分五路南攻,位於最西邊的一路兵馬由馳義候何遺率領自巴蜀南下途經西南地區,沿珠江而下番禺,並調遣夜郎、且蘭、邛都(今中國西昌市一帶)、莋都等國家出兵助戰,不過且蘭、邛都和莋都擔心如果聽令出兵,會令國內空虛,「旁國虜其老弱」,於是直接發兵與漢朝對抗,適逢漢朝已攻併南越國(公元前111年),何遺軍遂改變目標,討伐且蘭、邛都、莋都,滅亡三國,在且蘭設立牂柯郡,在邛都設立越巂郡,在筰都設立沈犁郡,漢王朝的統治深入西南地區,引發西南諸族諸王的恐慌,冉駹人遣使漢廷,請求在當地設郡,於是漢廷在冉駹設立汶山郡,又在白馬人的居地設立武都郡,夜郎國王——漢廷僅視夜郎為侯國——親自入朝,受到漢廷承認為王[61]

同年,漢廷要求西南地區最大的國家——滇王國的國王親身入朝,不過入朝的要求受到滇王國與周邊的勞深、靡莫兩國共同抗拒,直至漢朝軍隊在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攻滅勞深王國與靡莫王國,滇王才「舉國降,請置吏入朝」,於是漢朝在滇王國設立益州郡,而西南地區東部的湘西在戰國時代已為楚有,南部的廣西、海南島、越南地區在併南越國後已設郡治理,至此,漢朝在西南地區的統治全面確立[61],當地的漢族官吏主要負責「察動靜,有變乃以聞」,保障西南地區社會秩序的穩定。

進入前期治世年代,西南地區的局勢基本穩定,但也有小的叛亂,在海南島上的珠崖郡,當漢族官吏企圖開始以對漢族平民的剝削力度來對當地族群實施剝削,容易激起不慣被剝削的當地族群的對抗,珠崖郡在甘露元年(公元前53年)一度叛亂,至初元元年再度叛亂,此後連年不息,耗費巨大,至初元三年(公元前46年),漢皇帝在反戰派大臣的勸説下決定廢除珠崖郡,至於當地漢族民眾「有慕義欲內屬,便處之;不欲,勿彊」,不過並沒有影響起於北部灣至已程不王國的海上貿易路線。

河平二年(公元前27年),夜郎、鈎町、漏臥等三王國爆發混戰,漢廷遣使要求三王國停戰,然而三王卻「刻木象漢吏,立道旁射之」,於是漢廷派陳立為牂柯郡太守,再次要求三王停戰和解,但三王仍然頑固不從,陳立在興國且同亭召見夜郎王及其部屬小王時,當機立斷將夜郎王斬殺[註 13],夜郎王國諸首領當即向陳立表示「將軍誅亡狀,為民除害,願出曉士眾」,夜郎兵馬見到夜郎王頭後「皆釋兵降」,鈎町王、漏臥王聞訊後立即停戰和解,還上貢「粟千斛、牛羊」以勞慰當地漢軍[62]

雖然當地社會恢復和平,但夜郎王的兒子邪務及邪務的外祖父翁指不甘於就此而算,不過不是發兵攻打鈎町、漏臥,而是發兵反漢,在取得夜郎王國的部分軍隊支持下,逼使夜郎王國的22座城邑共同起兵反漢,同年冬,漢軍攻入夜郎王國,將邪務、翁指領導的夜郎軍圍困起來,斷其糧道、水源,又派人策反夜郎軍將領,於是邪務與翁指被部下斬殺向漢軍投降,夜郎王國滅亡,夜郎叛亂就此彌平,此後西南地區再沒有動亂,直至始建國四年(公元12年),被王莽眨為侯的原鈎町王因不滿而被殺後,西南地區才烽煙四起[62]

西邊鄰[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在漢國西邊及以西,主要聚居着不同種類的羌人,中原人與西羌人首次大規模衝突發生在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秋九月,當時匈奴帝國乘着漢廷發兵攻南越國的時機,唆使西羌人東侵中原,圍攻隴西郡的安故、枹罕兩地,不過到了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冬十月即被漢兵討平,前後不過兩個月時間。

到了元康四年(公元前62年),在匈奴帝國的暗中唆使下,互相攻伐仇怨累年的諸西羌出現聯合的傾向,先零種、罕種、開種互相聯合,第二年(公元前61年)春,先零種起兵暴動,一邊劫略人口較少的西羌族群,另一邊入侵漢國本部邊塞,「攻城邑,殺長吏」,又擊敗漢軍於浩亹,但罕種和開種並不打算與先零種一起攻漢,在先零種起兵前夕就派人至金城,將先零種反漢的企圖通知漢官,夏季,漢國派漢族名將趙充國率軍攻伐叛羌,在罕種和開種的反正下,漢軍順利於秋季擊敗先零種,至次年(公元前60年)秋季,先零種首領被部下殺害降漢,漢國設置金城屬國以管理降羌,於是橫跨三個年頭的羌亂被平定。

進入前期治世,西羌人的唯一一次叛亂發生在永光二年(公元前42年),如同元康年間的西羌叛亂,並非所有西羌族群都站在漢國的對立面,上一次叛亂的主力是先零種,這一次叛亂的主力是彡姐旁種,彡姐旁種在秋七月起兵叛,東掠隴西郡漢邊,「侵邊境,殺吏民」,漢軍的平叛行動初戰失利,直至同年十一月,增兵六萬的漢軍夷平彡姐旁種,「斬捕首虜八千餘級,鹵馬牛羊以萬數」,彡姐旁種「亡出塞」,再也不能威脅漢國。

元始四年(公元4年),在王莽的銀彈攻勢下,部分羌人向漢國獻地及稱臣,所獻之地「皆與漢民」定居,漢國在當地設立西海郡,可以說是漢國向當地羌人買地開疆,既然是新得之地,自然需要遷移漢族實邊,即「徙天下犯禁者處之」,之後兩年間,漢民「徙者以千萬數」[63]。雖然西羌人收錢賣地,但很快就反悔,居攝元年(公元6年),西海郡受到西羌人的侵擾,不過在如日中天的漢國面前,這種侵擾旋即消滅,直至後來漢國內亂,王莽政權敗亡(公元23年)後,西羌人才得以征服西海郡,當地數以萬計的漢民不是東返中原就是融入西羌人,成為西羌人或羌化漢族,至更始年間(公元23年~公元25年),西羌人進而在金城、隴西二郡燒殺擄掠,直至漢國重新統一。

西北邊鄰[編輯 | 編輯原始碼]

西域,北以天山山脈與烏孫帝國、匈奴帝國分隔,東接漢洲,西止帕米爾高原,南以崑崙山脈與青藏高原相隔,約相當於今塔里木盆地區域。

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匈奴帝國陷入內鬨,負責西域地區事務的日逐王攣鞮先賢撣叛降漢國,漢-匈兩國在西域地區爭霸了四十多年後,以漢國在西域地區設置西域都護府為結果,開啟了漢國獨霸塔里木盆地的時代。

同年,烏孫帝國昆莫翁歸靡死,翁歸靡生前約定以漢國公主劉解憂之子元貴靡繼任昆莫,但烏孫權貴卻違反翁歸靡的意願,改立翁歸靡之兄軍須靡的兒子泥靡為昆莫,因為烏孫帝國的違約行為,漢國遣使遠赴烏孫怪責,但並沒有進一步的舉行,同時新昆莫泥靡亦收繼叔母劉解憂,不過兩人關係並不好。

甘露元年(公元前53年),呼韓邪單于攣鞮稽侯狦在草原鬥爭失敗降附漢國的同一年,泥靡與劉解憂的關係愈見惡劣,適逢漢使魏和意、任昌至烏孫,劉解憂與魏和意、任昌謀殺泥靡,不過政變顯然出了差錯,泥靡被傷不死而逃亡,泥靡之子細沈瘦發兵包圍首都赤谷城,劉解憂、魏和意與任昌被圍困數月,直至西域都護府發兵來援才解圍,同時,翁歸靡的另外一個兒子烏就屠在政變發生時逃亡北境,宣稱母系匈奴攣鞮家將發兵干預,由是發展自己的勢力,當漢國遣使醫治泥靡並收繫魏和意與任昌下罪處死不久後[註 14],烏就屠即攻殺泥靡,自立為昆莫,漢國聞訊即計劃遣軍攻打烏就屠。

其後在劉解憂的侍女、烏孫右大將之妻馮嫽的外交努力下,漢皇帝和烏就屠達成協議,同意以烏就屠為烏孫小昆莫,而劉解憂之子元貴靡出任烏孫大昆莫,漢國遣軍屯駐烏孫帝國首都赤谷城,負責監管大昆莫與小昆莫對烏孫帝國的地界、人口的劃分,最後烏孫帝國約十一萬戶總人口中,大昆莫元貴靡得六萬多戶,小昆莫烏就屠得四萬多戶,其中赤谷城由元貴靡分得,在匈奴帝國陷入內亂的同時,第二大游牧帝國一分為二,對於以漢國這類以定居農業為生、曾經長期受游牧民族侵擾的國家來說,一個「民剛惡,貪狠無信,多寇盜」的游牧帝國被削弱是一個好消息[64]

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劉解憂返回漢洲定居養老,黃龍元年(公元前49年),郅支骨都侯單于攣鞮呼屠吾斯西遷,與烏孫小昆莫烏就屠産生衝突,匈奴軍連年入寇烏孫,次年(公元前48年),漢國在車師舊地設立戍己校尉率軍屯田,之後數年,呼韓邪單于攣鞮稽侯狦在漢國的幫助下日漸大,加之發生郅支骨都侯單于殺害漢使谷吉一事,適逢康居王國在與烏孫帝國的戰爭中屢戰屢敗,於是來一個驅虎吞狼的計劃,遣使堅昆(郅支骨都侯單于的單于庭所在地),向郅支骨都侯單于傳達聯合攻滅烏孫王國的圖謀,並以康居王國與烏孫王國接壤的康居東部地區給予郅支骨都侯單于駐紮,約定消滅烏孫王國後,烏孫舊地由郅支骨都侯單于統治,這個方案正好與郅支骨都侯單于的西遷計劃一拍即合,於是烏孫帝國兩個敵人結成同盟[40]

初元五年(公元前44年),郅支骨都侯單于率眾西徙康居王國,不過西徙路上遭受雪災,「中寒道死」,抵康居王國之時,郅支骨都侯單于部眾僅餘下約3000人,不過康居王仍然看重郅支骨都侯單于,將女兒下嫁予郅支骨都侯單于,同時郅支骨都侯單于亦以其女兒嫁予康居王,結成姻親同盟[40]

在郅支骨都侯單于的3000兵馬與康居軍的聯合進攻下,烏孫帝國敗仗連連,聯軍東進至烏孫國都赤谷城下,「殺略民人,驅畜產去」,在聯軍的蹂躪下,赤谷城以西的烏孫國土被殺光、燒光、搶光,以致「空虛不居」,成為無政府狀態[40]

郅支骨都侯單于正在中亞混得風生水起之際,呼韓邪單于經過十年的發展已經控制了被郅支骨都侯單于放棄的草原,隨後於永光元年(公元前43年)離開長城防線的光祿塞下,北歸單于庭,盡據今蒙古草原之地[40]

接着七年,郅支骨都侯單于的勢力日漸坐大,直接反客為主控制康居王國,康居王國的統治階層被郅支骨都侯單于清洗一空,不止康居王被殺,連康居王女也被其夫郅支骨都侯單于殺害,支解其屍體丟棄入都賴水中,除了康居王國外,西至奄蔡王國、南至大宛王國,赤谷城以西者皆服屬郅支骨都侯單于,歲貢不竭,「不敢不予」。另外,郅支骨都侯單于還勞役當地民眾,在都賴水旁用了2年時修築了一座城市作為自己的駐所,俗稱郅支城(今哈薩克共和國塔拉茲一帶)[65],雖然如此,但並沒有影響西域都護府對塔里木盆地諸王國的管轄。

漢國為了谷吉一事,三次遣使郅支骨都侯單于,要求歸還谷吉遺體,然而漢使反受郅支骨都侯單于「困辱」,郅支骨都侯單于又向漢國西域都護上書自稱:「居困厄,願歸計彊漢,遣子入侍。」顯然易見,郅支骨都侯單于認漢國遙遠,鞭長莫及,才能得了便宜還賣乖,不料來自漢國的攻擊來得如此迅速[65]

建昭三年(公元前36年),漢國西域都護府的騎都尉甘延壽和副校尉陳湯,矯詔發動戊己校尉和西城各僕從國的兵馬,漢軍與各國胡兵合共四萬人,兵分兩路進攻郅支城,一路西越蔥嶺,經大宛王國北上,另一路是主力,由陳湯率領,直接經溫宿王國向北跨天山山脈,直抵赤谷城,正好一支康居軍在赤谷城一帶劫掠,遂被聯軍所滅,隨即西向入康居王國地界,陳湯命令部隊禁止抄寇,又與康居權貴接觸,策反康居權貴倒戈,在當地向導下,聯軍直至離郅支城三十漢里,郅支骨都侯單于才得到聯軍到來的消息,郅支骨都侯單于曾經一度想棄城逃亡,在強敵臨境前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就似伊稚斜單于在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的躲貓貓之旅,發揮游牧民族的長處,如果郅支骨都侯單于真是棄城而逃,他日或能東山再死,不過郅支骨都侯單于覺得「漢兵遠來,不能久攻」,企圖僥倖過關[65]

漢-胡聯軍遂圍攻郅支城,經過一番激戰後,郅支骨都侯單于被箭射中鼻子毀相,某一日晚上,郅支外城被攻破,守軍退守內城,康居權貴亦發兵萬騎圍城,至日出,聯軍攻破內城,郅支骨都侯單于被漢兵杜勳陣斬,聯軍斬首1518級、生俘145人、逼降1000多人,郅支骨都侯單于西遷康居時的部眾只有三千餘人,可以說此戰後,郅支骨都侯單于的勢力被掃平[65]

西域都護府攻滅郅支骨都侯單于攣鞮呼屠吾斯一事,促使呼韓邪單于攣鞮稽侯狦在竟寧元年(公元前33年)親身入朝,可見影響之大。

雖然匈奴帝國內戰的事情解決,但烏孫——當是小昆莫一派——卻與西域都護府產生衝突,建始四年(公元前29年),烏孫軍圍困烏壘城,後被擊退,陽朔四年(公元前21年),烏孫小昆莫出現內亂,烏就屠的兩個兒子——拊離與日貳——爭奪小昆莫之位,日貳殺拊離,隨後漢廷遣使立拊離之子安日為小昆莫,結束烏就屠一派的爭端,而日貳流亡康居王國,被小昆莫安日派人刺殺,漢廷對小昆莫勢力的干預強化了漢國對當地局勢的影響力[64]

元延二年(公元前11年),烏孫小昆莫勢力再度出現內亂,安日被殺,於是漢廷遣使立安日的弟弟末振將為小昆莫,不料末振將新上位後,卻與弟弟卑爰疐計劃派人刺殺大昆莫雌栗靡,雌栗靡被害後,漢廷不得已,遣使立劉解憂的另一名孫子伊秩靡為大昆莫,大昆莫伊秩靡登位後,又派人殺害小昆莫末振將,小昆莫之位轉入安日之子安犂靡手上,而卑爰疐則擁眾八萬依附康居王國,企圖吞併兩昆莫勢力,在卑爰疐勢力的威脅下,烏孫兩昆莫不得不更為倚靠漢國「親倚都護」以自立[64]

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卑爰疐與匈奴帝國發生沖突,沖突以匈奴軍的勝利告終,卑爰疐派其子趨逯入匈奴為人質,但漢國得此消息後,擔心卑爰疐會得到匈奴單于的支持而坐大,吞併烏孫兩昆莫[66],於是遣使要求烏珠留若鞮單于攣鞮囊知牙斯放還趨逯,彼時漢國對匈奴單于還有一定的威懾力,令匈奴單于按漢廷的命令行事[40]

雖然烏孫帝國的內部沖突牽扯漢國相當多的關注,但整個前期治世,西域地區(塔里木盆地)諸王國都在漢國西域都護府的管轄下得到超過半個世紀的和平。

元始二年(公元2年),車師後王姑句因為道路問題而被戊己校尉扣留,後來姑句找機會逃亡,投奔匈奴帝國,同一年,婼羌王唐兜埋怨西域都護在婼羌與赤水羌的戰爭中不幫助婼羌,遂率眾千餘投奔匈奴帝國,時任匈奴烏珠留若鞮單于攣鞮囊知牙斯遣使向漢廷說明情況,漢國權臣王莽認為西域諸王國是漢國的臣屬,所以匈奴帝國不應接受來自西域諸王國的流亡者,要求單于拘捕車師後王姑句、婼羌王唐兜並將二王在惡都奴地方移送給漢使,單于按照漢廷要求行事,同時,王莽召集西域諸王在惡都奴大會,在匈奴移交二王後,即在惡都奴處決二王及頒佈四禁,禁止匈奴帝國接受來自漢國、烏孫帝國、西域諸王國及烏桓諸國的流亡者,在單于表達遵守四禁後,一場政治風波就此平息[40][64]

始建國二年(公元10年),因為漢帝王莽遣使西域的消息,令車師後王須置離擔憂不能供應漢使所需,遂謀劃逃亡匈奴帝國,但走漏風聲,被西域都護派人拘捕,當證實存在逃亡匈奴的計劃,須置離即被處決,不過須置離之弟狐蘭支聞訊後率眾二千餘逃亡匈奴帝國,烏珠留若鞮單于攣鞮囊知牙斯以狐蘭支為向導,遣軍入寇車師後王國,與當地的漢國駐軍交戰而回,遂令漢-匈兩國戰火重燃[40][64]

後期治世[編輯 | 編輯原始碼]

自漢國在前期治世陷入內亂後,烏桓人即與匈奴人聯合南犯漢洲,即使鮮卑人在公元一世紀三十年代脫匈獨立後,亦與匈奴人、烏桓人聯手南侵,直至建武二十二年(公元46),烏桓人與匈奴帝國決裂,向匈奴帝國發動攻擊,令匈奴帝國「北徙千里」、「漠南地空」,漢國乘機拉攏烏桓人,至建武二十五年(公元49),烏桓人全部轉向漢國陣營,漢廷於是重設護烏桓校尉,屯駐在上谷郡寧城,負責有關烏桓人及鮮卑人的事務並「歲時互市」進行邊境貿易,不過後來赤山烏桓人的首領歆志賁起兵叛漢,多次入掠上谷郡,畢竟南接漢邊,與其工作經商賺錢還不如直接搶劫殺人,漢廷為此而「設購賞」,但一直沒有取得效果[67]

而鮮卑人與匈奴帝國的聯合並沒有維持太長時間,在匈奴帝國分裂後,匈-鮮聯盟不久即行中止,鮮卑人轉而與漢國聯合起來對付北匈奴帝國,建武二十五年,匈奴帝國正式分裂的第二年,鮮卑人即與漢國進行外交來往[67][68],其中偏何統領的一部(國)[註 15]迅速倒向漢國,並攻擊北匈奴帝國,取得斬2000多級的戰績,因為鮮卑人根據在對北匈奴帝國戰爭中的斬首級數來向漢國換取財物,這極大提高了鮮卑人攻打北匈奴帝國積極性,相當於漢國用財物買北匈奴人的人頭,鮮卑人則扮演漢國僱傭兵的角色,至永平元年(公元58),在遼東郡太守祭肜的鼓勵下,偏何領兵打敗多次入掠上谷郡的赤山烏桓人並斬殺其首領歆志賁,得到大批「購賞」,自此鮮卑人全都由親匈奴轉向親漢,成為北匈奴帝國的敵人,直至永元元年(公元89年),漢國每年都給鮮卑人二億七千萬錢,以作為借力(鮮卑)制衡(北匈奴)的代價[67]

章和元年(公元87年)春,漢國對鮮卑人近四十年的投資生效,鮮卑人在與北匈奴帝國的一次戰爭中斬殺北匈奴優留單于,隨之鼓舞南匈奴單于國北滅北匈奴帝國以併為一國的信念,碰巧當時竇氏是漢國皇室的外戚,竇太后的哥哥竇憲因為捲入刺殺地方諸侯的風波,主動請求北征北匈奴帝國以「贖死」,加上南匈奴單于向漢廷的請求,於是在章和二年十月,漢國準備以竇憲為主帥,率領漢軍及南匈奴軍北征北匈奴帝國。

次年(公元89年)六月,漢國與南匈奴單于國聯軍在漢將竇憲的領導下北征,聯軍在稽洛山大破北匈奴單于率領的大軍,聯軍乘勝追擊,斬殺13000多級、俘獲馬牛羊駱駝等牲畜超過一百萬隻,兵臨私渠比鞮海,七月,聯軍兵至燕然山,竇憲在山上留下著名的封燕然山漢銘後就退兵回國,同時遣使當時逃至西海(今蒙古國哈爾湖Xap Hyyp)地區的北匈奴單于,逼使北匈奴單于向漢國稱臣,周邊再沒有國家足以抗衡漢國,漢國進入後期治世時代,直至被羌族暴亂結束這個和平年代。

北鄰[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永元二年(公元90年),漢國遣軍擊敗在伊吾盧地的北匈奴軍,奪回被北匈奴帝國控制了十三年的伊吾盧地,同年,南匈奴單于國又遣軍北征,在西海地區再次大敗北匈奴單于而退。

永元三年(公元91年)春,北匈奴帝國被南匈奴打敗的消息,促使漢國再度遣軍北征,漢軍自居延塞出發,圍困北匈奴單于於金微山一帶,擊敗北匈奴軍,北匈奴權貴5000多人被斬首,不過北匈奴單于殺出重圍逃亡,不知所蹤,一度流亡烏孫帝國。

漢軍回師後,北匈奴單于之弟攣鞮於除鞬自立為單于,擁眾二萬多人移屯至蒲類海地區,又遣使向漢國稱臣,在竇憲的支持下,漢廷承認攣鞮於除鞬為北匈奴單于並準備重返草原,於是無論南北匈奴都成為漢國的藩屬國,同年底,漢廷以班超為西域都護,重設西域都護府,但次年六月,漢國發生宮廷政變,外戚竇氏一黨被排除出權力中心,竇憲被迫自殺,竇氏失勢,漢國宮廷政變令北匈奴單于攣鞮於除鞬失去來自漢國的支持,第二年(公元93年),攣鞮於除鞬決定自行北遷,與漢國產生矛盾,「自畔還北」,最終被漢軍誅滅,北匈奴帝國又一次遭受漢軍的沉重打擊。

而鮮卑人在斬殺北匈奴優留單于後,即逐漸滲入草原,同化當地的匈奴人,實力遂得到進一步擴張,滋長野心[67],同時北匈奴帝國因為衰落而退出草原,令鮮卑人失去來自漢國每年二億七千萬錢的金援,於是富裕繁榮的漢國在數年後成為鮮卑人「發窮惡」的受害者,不過漢國仍有足夠的軍事力量保衛邊境,加上鮮卑人尚未統一為一個強國,所以鮮卑人還未能成為漢國的威脅。

隱疾重重的治世[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民族光復的治世[編輯 | 編輯原始碼]

相關列表[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漢民族原鄉地區[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漢洲的行政區劃
漢洲核心區[註 16]
漢王朝 備注 備注 備注
京兆尹 不適用
左馮翊
右扶風
弘農郡
河東郡
太原郡
上黨郡
河內郡
河南郡
東郡
陳留郡
潁川郡
汝南郡
南陽郡
南郡
江夏郡
盧江郡
九江郡
山陽郡
濟陰郡
沛郡
魏郡
鉅鹿郡
常山郡
清河郡
涿郡
渤海郡
平原郡
千乘郡
濟南郡
泰山郡
齊郡
北海郡
東萊郡
琅邪郡
濟南郡
東海郡
臨淮郡
會稽郡
丹揚郡
豫章郡
漢中郡
蜀郡
廣漢郡
巴郡
安定郡
北地郡
上郡
西河郡
漁陽郡
右北平郡
趙國
真定國
中山國
信都國
河間國
廣陽國
甾川國
膠東國
高密國
城陽國
淮陽國
梁國
東平國
魯國
楚國
泗水國
廣陵國
六安國
漢洲邊緣區
漢王朝 備注 備注 備注
隴西郡
天水郡
桂陽郡
武陵郡
零陵郡
犍為郡
越嶲郡
益州郡
牂柯郡
武都郡
金城郡
武威郡
張掖郡
酒泉郡
敦煌郡
朔方郡
五原郡
雲中郡
定襄郡
雁門郡
代郡
上谷郡
遼西郡
遼東郡
鬱林郡
蒼梧郡
合浦郡
交趾郡
玄菟郡
樂浪郡

漢國治世Ⅰ[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漢國第一次治世時代的北鄰關係
前期治世
鄰國 年份 事件 備注
匈奴帝國
甘露元年(公元前53年) 呼韓邪單于攣鞮稽侯狦與郅支骨都侯單于攣鞮呼屠吾斯各自遣使漢國,正式結束與漢國的長期戰爭[40][69] 在長期的戰爭後,匈奴帝國唯二單于皆不願與漢國為敵,希望與漢國和平共處,不再要求恢復冒頓條約,也不敢南侵劫掠漢族民眾,前期治世開始。
甘露二年 呼韓邪單于攣鞮稽侯狦率眾南遷並遣使漢國表達明年正月親自入朝的意願 不適用
甘露三年 正月,呼韓邪單于攣鞮稽侯狦入朝漢國[69] 呼韓邪單于成為漢國國際秩序的成員,得到漢國皇帝贈予的「冠帶衣裳、黃金璽盭綬、玉具劍、佩刀、弓一張、矢四發、謐戟十、安車一乘、鞍勒一具、馬十五匹、黃金二十斤、錢二十萬、衣被七十七襲、錦鏽綺縠雜帛八千匹、絮六千斤」等物資,又得到漢國同意,呼韓邪單于屯駐在漢國「光祿塞下,有急保漢受降城」,漢國甚至遣軍替呼韓邪單于「助誅不服,又轉邊穀米糒,前後三萬四千斛,給贍其食」,穩定呼韓邪單于對匈奴部眾的統治[40]
二月,漢國遣軍護送呼韓邪單于出塞。
甘露四年 呼韓邪單于攣鞮稽侯狦與郅支骨都侯單于攣鞮呼屠吾斯再次各自遣使漢國。 不適用
黃龍元年(公元前49年) 正月,呼韓邪單于攣鞮稽侯狦第二次入朝漢國。 呼韓邪單于再一次得到漢國皇帝餽贈,得到冠帶衣裳、黃金璽盭綬、玉具劍、佩刀、弓一張、矢四發、謐戟十、安車一乘、鞍勒一具、馬十五匹、黃金二十斤、錢二十萬、衣被一百一十襲、錦鏽綺縠雜帛九千匹、絮八千斤等物資[40]
二月,呼韓邪單于返回塞外。
初元元年(公元前48年) 呼韓邪單于向漢皇帝請求援助,得到漢國餽贈二萬斛穀物支援 呼韓邪單于得到來自漢國的二萬斛穀物[40]
永光元年(公元前43年) 呼韓邪單于率眾北返草原。 草原地區重被呼韓邪單于統一。
建昭五年(公元前34年) 呼韓邪單于得到郅支骨都侯單于滅亡的消息後,向漢國表達明年正月親身入朝的意願。 不適用
竟寧元年(公元前33年) 正月,呼韓邪單于第三次入朝漢國,娶王嬙為寧胡閼氏。 呼韓邪單于得到冠帶衣裳、黃金璽盭綬、玉具劍、佩刀、弓二張、矢八發、謐戟二十、安車二乘、鞍勒二具、馬三十匹、黃金四十斤、錢四十萬、衣被二百二十襲、錦鏽綺縠雜帛一萬八千匹、絮一萬六斤等來自漢國的餽贈,「皆倍於黃龍時」[40]
河平元年(公元前28年) 正月,復株絫若鞮單于攣鞮雕陶莫皋派遣右皋林王伊邪莫演為使節入朝漢國。 伊邪莫演一度向漢國表達投附,但被漢國拒絕後,即表示投附之意是「我病狂妄言耳。」[40]
河平二年(公元前27年) 復株絫若鞮單于攣鞮雕陶莫皋上書向漢國表達隔年正月親身入朝的意願。 不適用
河平四年(公元前25年) 正月,復株絫若鞮單于攣鞮雕陶莫皋親自入朝漢國[70] 復株絫若鞮單于得到冠帶衣裳、黃金璽盭綬、玉具劍、佩刀、弓二張、矢八發、謐戟二十、安車二乘、鞍勒二具、馬三十匹、黃金四十斤、錢四十萬、衣被二百二十襲、錦鏽綺縠雜帛二萬匹、絮二萬斤等來自漢國的餽贈。[40]
元延元年(公元前12年) 搜諧若鞮單于攣鞮且麋胥計劃在明年親身入朝漢國,但不幸病逝。 不適用
綏和元年(公元前8年) 匈奴帝國出現單于位更替,漢國遣使匈奴,漢使向新單于攣鞮囊知牙斯索求與漢國張掖郡接壤的匈奴溫偶駼王領地,最後被單于拒絕。 不適用
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 烏孫軍閥卑爰疐與匈奴帝國發生邊界戰爭,結果以卑爰疐遣兒子趨逯入匈奴為人質而停戰,但漢國聞訊後,遣使命令烏珠留若鞮單于攣鞮囊知牙斯放還趨逯回國,單于聽從命令[40] 漢皇帝以一紙詔命改變匈奴單于的政治決策,可見漢國在草原地區尚有威懾力。
建平四年(公元前3年) 烏珠留若鞮單于攣鞮囊知牙斯上書向漢國表達明年正月親身入朝的意願,後來單于患病,將入朝日期順延一年。 漢廷為應否接受匈奴單于入朝發生爭議,漢皇帝最後接受揚雄的諫言,容許匈奴單于入朝。
元壽二年(公元前1年) 正月,烏珠留若鞮單于攣鞮囊知牙斯親自入朝漢國[71] 烏珠留若鞮單于得到冠帶衣裳、黃金璽盭綬、玉具劍、佩刀、弓二張、矢八發、謐戟二十、安車二乘、鞍勒二具、馬三十匹、黃金四十斤、錢四十萬、衣被三百七十襲、錦鏽綺縠雜帛三萬匹、絮三萬斤等來自漢國的餽贈。[40]
元始二年(公元2年) 車師後王國國王姑句、婼羌王國國王唐兜與漢國西域都護府發生矛盾,各自率眾投附匈奴帝國,漢國隨後遣使匈奴帝國,要求烏珠留若鞮單于交出兩王,單于聽從命令交出兩王,在西域地區的惡都奴谷交接,同時漢國召集西域諸王在當地,公開處決姑句、唐兜,以震懾西域諸王,又立法四條以約束匈奴帝國[40] 四禁,是指中國人亡入匈奴者、烏孫亡降匈奴者、西域諸國佩中國印綬降匈奴者、烏桓降匈奴者,匈奴帝國皆不得接受上述四種人的投附[40],烏珠留若鞮單于遣軍劫掠烏桓人可能是對四禁的試探。
匈奴帝國與烏桓人產生矛盾,發兵侵掠烏桓,烏桓人「或走上山,或東保塞。匈奴頗殺人民,敺婦女弱小且千人去」,匈奴宣稱烏桓人可「持馬畜皮布來贖之」,但當烏桓人帶着贖金去贖回被擄人口時,卻被匈奴連人帶貨扣留,不過匈奴帝國與烏桓人的衝突事件並未為漢國偵知[40]
始建國元年(公元9年) 王莽篡帝位後,即遣使鄰國以更換漢朝發給其國首領的印紱,匈奴帝國亦是其中之一[40] 不適用
始建國二年(公元10年) 烏珠留若鞮單于不滿王氏漢國的印紱,但為了「多得賂遺」,只要求換回舊印;漢使在回國的途中,發現八年前被匈奴帝國擄掠的烏桓人口,遂要求單于遵守四禁,放還烏桓人,單于於是遣軍萬騎,以送還烏桓人為名南下,一度兵臨王氏漢國朔方郡塞下而去[40] 自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後,匈奴帝國再次攻擊漢軍及接納「中國人亡入匈奴者」,違反四禁,前期治世終結。
車師後王須置離計劃投奔匈奴帝國,事泄被西域都護斬殺,須置離之兄狐蘭支率眾二千多人逃亡匈奴,烏珠留若鞮單于收納狐蘭支一黨,旋即遣軍與狐蘭支入侵車師後王國,大掠而還,其間與當地漢軍交戰。
漢國戊己校尉被部下所殺,其部眾漢民二千多人被劫入匈奴帝國,烏珠留若鞮單于遣軍迎接。
諸烏桓 年份 事件 備注
自冒頓單于在公元前三世紀末葉征服烏桓人,直至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烏桓人才乘漠北之戰後匈奴帝國戰敗之機脫匈獨立,隨後受到漢國護烏桓校尉的約束,整個前期治世時代皆為漢國的從屬。
諸鮮卑 年份 事件 備注
自冒頓單于在公元前三世紀末葉征服鮮卑人後,鮮卑人一直被匈奴人統治,直至前期治世時代依然如故,未曾與漢國有任何來往。
後期治世
鄰國 年份 事件 備注
北匈奴帝國
永元元年(公元89年) 六月,漢國與南匈奴單于國聯軍在漢將竇憲的領導下北征,聯軍在稽洛山大破北匈奴單于率領的大軍,聯軍乘勝追擊,斬殺13000多級、俘獲馬牛羊駱駝等牲畜超過一百萬隻,兵臨私渠比鞮海 此戰後,周邊再沒有國家足以抗衡或威脅漢國,漢國進入後期治世時代
七月,聯軍兵至燕然山,竇憲在山上留下著名的封燕然山漢銘後就退兵回國,同時遣使當時逃至西海(今蒙古國哈爾湖Xap Hyyp)地區的北匈奴單于,逼使北匈奴單于向漢國稱臣
諸鮮卑 年份 事件 備注
永元九年(公元97年) 八月,鮮卑人入侵漢國遼西郡肥如縣而去[72] 漢民人命財產損亡失載。
永元十三年(公元101年) 冬季,鮮卑人入侵漢國,抄略右北平郡,至漁陽郡被漢軍擊破[72]
延平元年(公元106年) 四月,鮮卑人入侵漢國,抄略漁陽郡而去[72]


漢國第一次治世時代的西南邊郡與鄰國
漢國邊郡管轄
諸王國諸族群[註 17] 法定稅收形式 分佈地 備注
槃瓠蠻 地方領袖(大人)每年「輸布一匹,小口二丈,是謂賨布。雖時為寇盜,而不足為郡國患。」[73] 武陵郡;零陵郡 不適用
板楯蠻 板楯人每戶每年交稅40錢。 閬中縣、朐忍縣 不適用
廩君蠻 首領巴氏每年交稅2016錢,每三年另交1800錢;廩君人每戶「出幏布八丈二尺、雞羽三十鍭。」[73] 巴郡;巫縣、潳山 不適用
夜郎王國 沒有 牂柯郡 夜郎在河平二年(公元前27年)滅亡
鈎町王國 今中國廣西區西林縣一帶(鈎町縣) 不適用
漏臥王國 今中國雲南省羅平縣一帶(漏臥縣) 不適用
且蘭王國 今中國貴州省黃平縣一帶(且蘭縣) 三國於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滅亡。
莋都王國 今中國漢源縣一帶(沈犁郡)
邛都王國 今中國西昌市一帶(越嶲郡)
滇王國 益州郡
昆明夷
勞深王國 勞深、靡莫於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滅亡。
靡莫王國
楪榆夷 今中國雲南省大理市一帶(楪榆縣) 不適用
哀牢王國 地方領袖每年上貢「布貫頭衣二領,鹽一斛,以為常賦。」[73] 今中國保山市一帶(哀牢縣)及大理市永平縣一帶(博南縣) 不適用
鹿茤人 沒有 不適用
烏滸人 交阯郡;合浦郡;日南郡;鬱林郡;象林郡;九真郡;珠崖郡 不適用
白馬王國 武都郡 不適用
冉駹王國 汶山郡 不適用
僰人 僰道縣 不適用
鄰國
諸王國諸族群 關係 分佈地 備注
都元王國 沒有官方來往 今馬來西亞登嘉樓州龍運縣一帶 不適用
邑盧沒王國 不適用
諶離王國 不適用
夫甘都盧王國 不適用
皮宗王國 今馬來西亞柔佛州笨珍縣一帶 不適用
已程不王國 今斯里蘭卡[74] 不適用
黃支王國 有官方來往 不適用
撣王國 不適用
葉調王國 不適用


漢國第一次治世時代的西域都護府及其鄰國
前期治世
西域都護府治所 總人口 兵力 備注
烏壘城 1200 300 不適用
渠犁城 1480 150 另有漢軍1500人駐守屯田[64]
輪臺 不適用 漢軍數百人駐守屯田[75]
西域都護府轄下諸王國 總人口 兵力 備注
且未 1611 320
小宛 1050 200
精絕 3360 500
戎盧 1611 300
扞彌 20040 3540
渠勒 2170 300
于闐 19300 2400
皮山 3500 500
烏秅 2733 740
難兜 31000 8000
大宛 300000 60000
桃槐 5000 1000
莎車 16374 3049
疏勒 18647 2000
姑墨 24500 4500
龜茲 81317 21076
尉犁 9600 2000
危須 4900 2000
焉耆 32100 6000
烏貪訾離 231 57 初元元年(公元前48年),匈奴東蒲類王茲力支率眾一千七百餘人投附西城都護府,西城都護於是將車師後王國西部的烏貪訾離地給予茲力支定居建國[75]
卑陸 1387 422
卑陸後王國 1137 350
郁立師 1445 331
單桓 194 45
蒲類 2032 799
蒲類後王國 1070 334
西且彌 1926 738
東且彌 1948 572
500 115
狐胡 264 45
5000 1000
車師前王國 6050 1865 初元元年(公元前48年),漢國於此設立戊己校尉
車師後王國 4774 1890 地節三年(公元前67年),匈奴單于擁兜莫為車師王,率領部分車師民眾東徙立國[76]
車師都尉國 333 84 位於車師前王國東部,是西域都護府的軍事重地
車師後城長國 960 260 位於車師後王國東部,是西域都護府的軍事重地
鄯善(樓蘭) 14100 2912
婼羌 1750 500
西夜 4000 1000
休循 1030 480
捐毒 1100 500
尉頭 2300 800
烏孫 630000 188800
溫宿 8400 1500
蒲犁 5000 2000
依耐 670 350
無雷 7000 3000
鄰國 總人口 兵力 備注
罽賓 不適用
烏戈山離 不適用
大月氏 400000 100000
康居 600000 120000
奄蔡 不適用
後期治世
西域都護府治所 總人口 兵力 備注
它乾城 不適用 不適用 位於龜茲王國境內,是西域都護的駐所
高昌壁 不適用 500漢軍 位於車師前王國境內,是戊己校尉的駐所
西域都護府轄下諸王國 總人口 兵力 備注
且未 不適用
小宛 不適用
精絕 不適用
戎盧 不適用
扞彌 7251 1760
渠勒 不適用
于闐 83000 3000餘 渠勒、皮山此二王國一度被于闐王國吞併
皮山 不適用
烏秅 不適用
難兜 不適用
桃槐 不適用
莎車 不適用
疏勒 不適用 3000餘 漢國西域長史屯駐此國
姑墨 不適用
龜茲 不適用
尉犁 不適用
危須 不適用
焉耆 52000 20000餘
烏貪訾離 不適用
卑陸 不適用 屬於「車師六國」之一
卑陸後王國 不適用
郁立師 不適用
單桓 不適用
蒲類 2000餘 700餘 屬於「車師六國」之一
蒲類後王國 不適用
西且彌 不適用
東且彌 5000餘 2000餘 屬於「車師六國」之一
不適用
狐胡 不適用
不適用
車師前王國 4000餘 2000 屬於「車師六國」之一
車師後王國 15000餘 3000餘 屬於「車師六國」之一,另有漢國戊部候屯駐此國
鄯善(樓蘭) 不適用 且未、小宛、精絕、戎盧等四王國一度被鄯善王國吞併
婼羌 不適用
西夜 10000餘 3000
休循 不適用
捐毒 不適用
尉頭 不適用
溫宿 不適用
蒲犁 不適用
依耐 不適用
無雷 不適用
移支 3000餘 1000餘 屬於「車師六國」之一
子合 4000 1000
德若 670 350
鄰國 總人口 兵力 備注
烏孫 不適用 100000[77] 維持大昆莫、小昆莫分立的局面
大宛 不適用
罽賓 不適用
烏戈山離(排持) 不適用
大月氏 400000 100000餘
康居 不適用
奄蔡(阿蘭聊) 不適用

諸國統治者世系[編輯 | 編輯原始碼]

世系失載宗法繼承

草原諸帝國世系[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匈奴帝國
烏孫帝國

漢國世系[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劉氏漢國(含王氏)

劉太公
(1)高祖
劉邦
公元前202年~公元前195年
劉交
劉肥(2)孝惠帝
劉盈
公元前195年~公元前188年
(3)孝文帝
劉恆
公元前180年~公元前157年
劉富
劉章少帝
佚名
公元前188年~公元前184年
少帝
劉弘
公元前184年~公元前180年
(4)孝景帝
劉啟
公元前157年~公元前141年
劉武劉闢強
劉喜劉發(5)孝武帝
劉徹
公元前141年~公元前87年
劉勝劉買劉德
劉延劉買劉據劉髆(6)孝昭帝
劉弗陵
公元前87年~公元前74年
劉貞劉襄劉安民
劉義劉熊渠劉外劉進廢帝
劉賀
公元前74年
劉無傷劉慶忌
劉武劉利劉回王禁(7)孝宣帝
劉詢
公元前74年~公元前49年
劉定國劉岑
劉順劉子張劉欽王曼王政君(8)孝元帝
劉奭
公元前49年~公元前33年
劉囂劉遂劉平
劉憲(14)皇帝
劉玄
公元23年~公元25年
(15)世祖
劉秀
公元25年~公元57年
(13)皇帝
王莽
公元9年~公元23年
(9)孝成帝
劉驁
公元前33年~公元前7年
劉康劉興劉勛劉嘉劉□
劉萌(16)孝明帝
劉莊
公元57年~公元75年
(10)孝哀帝
劉欣
公元前7年~公元前1年
(11)孝平帝
劉衎
公元1年~公元6年
劉顯劉立劉景
皇帝
劉盆子
公元25年~公元27年
(17)孝章帝
劉炟
公元75年~公元88年
(12)皇帝
劉嬰
公元6年~公元9年
劉永劉洽
劉伉劉慶(18)孝和帝
劉肇
公元88年~公元105年
劉壽劉開劉紆劉弘
劉寵(20)孝安帝
劉祜
公元106年~公元125年
(19)孝殤帝
劉隆
公元105年~公元106年
少帝
劉懿
公元125年
劉翼劉淑劉雄劉悝
劉鴻(21)孝順帝
劉保
公元125年~公元144年
(24)孝桓帝
劉志
公元146年~公元168年
劉萇劉弘劉□
(23)孝質帝
劉纘
公元145年~公元146年
(22)孝沖帝
劉炳
公元144年~公元145年
(25)孝靈帝
劉宏
公元168年~公元189年
(27)昭烈帝
劉備
公元221年~公元223年
劉亮
少帝
劉辯
公元189年
(26)孝獻帝
劉協
公元189年~公元220年
(28)後主
劉禪
公元223年~公元263年
劉膺
劉熙
劉旭孫
劉混
劉靖
劉翹
(1)宋武帝
劉裕
公元420年~公元422年
(2)宋少帝
劉義符
公元422年~公元424年
(3)宋文帝
劉義隆
公元424年~公元453年
皇帝
劉劭
公元453年
(4)宋孝武帝
劉駿
公元453年~公元464年
(6)宋明帝
劉彧
公元466年~公元472年
(5)宋前廢帝
劉子業
公元464年~公元466年
皇帝
劉子勛
公元466年
(7)宋後廢帝
劉昱
公元472年~公元477年
(8)宋順帝
劉準
公元477年~公元479年

備註[編輯 | 編輯原始碼]

  1. 以「國內只存在一個民族或超過50%人口為單一民族的國家」的定義,如果族群聚居分佈出現變化而在傳統領域外出現聚居,比如盎格魯人、蒙古人等亦在英格蘭、蒙古草原以外地區出現聚居,所以漢族亦可能在漢洲以外的地區聚居,有可能在漢洲以外地區出現漢族人口佔比超過50%的國家,因此有必要將漢國定義分為「一般」及「一般以外」,一般以外即是漢洲以外地區的漢族國家,而漢國治世這一概念,漢國是一般意義上的定義。
  2. 雖然「中國人」一詞有時侯代指漢族 [1][2],但更多時侯僅指中原人。
  3. 漢朝時代,「漢人」一詞與「莋都夷」、「月氏」、「蠻夷」、「韓人」等非漢族群區別,亦是在外國大宛的族群之一,顯見其開始帶有民族共同體的含義[6][7][8][9][10]
  4. 漢王朝滅亡後,「漢人」、「漢民」等以「漢」作為民族自稱之一並沒有隨之而消失,繼續是單一族群的自稱之一,亦成為外族對漢族的稱呼[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
  5. 大體上,現代中原漢族與公元前10世紀的古中原住民的父系遺傳結構不存在太大的差異[29],而現代南部漢族是由南遷的古中原人與土著古越人融合形成的[30][31],所以,雖然2000年來不同民族之間曾經貿易、戰爭、通婚等交流,有外來血統融入,但並沒有反客為主,二十一世紀的漢族血統主要成份是公元前後的漢族血統遺傳的延續,甚至公元前二十世紀的古中原土著對現代漢族血統仍然存有主要的影響[32][33]
  6. 6.0 6.1 筆者以「漢國」為漢族國家的簡稱,因漢民族形成公元前一世紀,所以公元前一世紀以前的漢王朝稱為「漢王朝」、「漢朝」,而進入公元前一世紀後,則可稱為「漢國」。
  7. 7.0 7.1 直至漢王朝末年,政府統計的各郡戶口人員都是漢族人口,另有少部分漢族人口及「蠻夷戎狄居漢地者」——比如渾邪王向漢朝投降帶來的四萬匈奴男女——不在統計之列[34][35],根據公元2年的人口統計,漢國國內漢族人口為59594978人,其中西南地區(犍為、越嶲、益州、牂柯、巴郡、武零、零陵、鬱林、蒼梧、合浦等十郡)的漢族人口約296萬1300;據《漢書地理志》所列各郡國的漢族人口共計為57671402人,姑取此數值較保守的人口數據。
  8. 據唐蒙所云「竊聞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餘萬」,如以一戶出一人,五人為一戶計,則夜郎王國總人口將近六十萬,而夜郎王國與滇王國同樣作為「最大」,其人口數量應該相差不遠,兩國人口合共應超過一百萬之數,至於「滇王者其眾數萬人」應是指滇王直接統治的民眾,筆者認為其他人口由滇王國的地方君長統治,封建國家的人口不可能全由最高封建主控制,其下的各級封建領主也會控制一部分人口。
  9. 五原郡、上郡、隴西郡、西河郡、金城郡、張掖郡、天水郡、安定郡、北地郡、雲中郡、朔方郡等十一郡設有屬國地區[36][37]
  10. 當時的漢族自耕農一般是五口之家、「有田百畝」,畝產兩石,百畝年產200大石,其副業主要有紡織、畜養、園圃三項,每家的副業正常年產值約2740文至5420文之間,以三十文一大石算,自耕農一家百畝的正常年收入約8740文至11420文[38],取其中間值,約10080文或336大石,如以七十文一大石算,則約15340文或219大石;如自耕農五口之家有田六十畝,則畝年產120大石,加上副業年產值約1370文至2710文之間,以平均七十文一大石算,正常年收入約10440文或149大石,扣除一年的自用口糧、生產資料、田租、口賦等各方面支出約124大石[39],則一家五口的自耕農一年可以存下25大石左右的餘糧或1750文。而當時一匹布約300文,一匹絹約477文,一隻雞約70文。一如古今中外所有社會一樣,存在貧富懸殊的問題。
  11. 11.0 11.1 根據王莽政權向漢朝的臣屬國更改印緩[42],可見夫餘王國與高句驪同是漢朝的從屬國。
  12. 筆者認為「山越」人與漢民無異,只是一些自漢朝桓靈二帝統治以來為避徭役賦稅及戰亂的漢民,脫離了政府控制剝削,即所謂「幽邃民人」、「逋亡宿惡」[50],所以「山越」又稱為「山民」[51][52][53]、「山寇」[54][55]、「山賊」[56][57][55],所謂「越」是因為當地昔為越國所治,一如昔為齊國所治則呼為「齊人」,至於「寇」、「賊」,顯然是指不受政府法律限制、破壞社會治安而言,因而受到統治者等精英階層的篾視,「民」者因其本源自漢民,當地地勢「山谷萬重」,故以「山」名,正因為山越本為漢民,後來孫吳以武力輕易將數以萬計的山民納入為吳國軍隊的同時又不會因民族矛盾而發生叛變,因為不存在民族矛盾,只是脫離了政府控制的漢族人口重新被政府控制[58][53][55][59]
  13. 筆者並不認同漢使在一個外交場合施行突襲攻擊的手段,因為這樣一來就會令外國領導人不信任漢使,加以猜忌,而且也會令外國人質疑漢使之所以行刺是因為漢軍的實力不高,戰場上不能取勝才會寄希望於刺殺,從而更加輕視漢國,所以筆者認為如果頻頻由漢使在外交場合下手殺害外國君王或官員,長遠只會損害漢國的威信,即使有需要實施刺殺行動,也不應該由具有漢國官職的人實施,避免諸國諸王不信任漢官,但最重要的是,一支強大的漢軍及敢於動武的決心,才是漢國統治西南諸王國的根本。
  14. 筆者認為漢國對魏和意、任昌的處置太過了,畢竟是泥靡「不與主和」、「暴惡失眾」在先,潛藏與漢國交惡的可能,謀殺泥靡的決定不能說是錯,如果有錯,只能是行刺失敗,不過漢廷處決魏和意、任昌的決定可能會會令西域以為國王與漢使發生沖突後,漢廷只會站在國王一方,從而令西域諸王國輕易漢使,所以筆者認為處決太過份,降職調用即可。另外,漢廷遣使收繫魏和意與任昌時,使者之一的張翁在調查劉解憂的行刺計劃時,居然一度「捽主(劉解憂)頭罵詈」,相當於蒙古帝國的使者在王氏高麗向蒙古公主動粗,最後自然是張翁「坐死」,筆者認為張翁怪罪劉解憂的這種行徑,可能代表了漢族傳統思維中和其他民族相處中處處忍讓以至沒有原則的以和為貴的發端,這種思維不問是非曲直,一旦漢族平民與其他民族發生沖,總是要求漢族方單方面「反省」兼處處忍讓,需要承擔更高更嚴格的道德束縛,如果說儒家文化中有什麼糟粕,這種對漢族方的道德綁架必然是最大——如果不是唯一——的思想糟粕,張翁可能因此而怪罪劉解憂,認為即使泥靡對待劉解憂再差劣,劉解憂也不應該與泥靡決裂,這種思想從更高的角度來看,其實就是示弱的表現,向泥靡示弱,說清楚就是慫了,顯然會令漢族漢國被其他民族看不起。
  15. 彼時鮮卑人及烏桓人在政治上處於分裂的狀態,類似先秦時代漢族的政治狀態,鮮卑人及烏桓人的諸部,相當於漢族的先秦諸侯國。
  16. 漢洲是指漢民族傳統聚居地(傳統領域),如同蒙古草原之於蒙古人、應許之地之於猶太民族、朝鮮半島之於朝鮮民族,但亦不是只有蒙古草原、應許之地、朝鮮半島才有蒙古人、猶太人、朝鮮人分佈聚居,在此以外如日本、美國等地亦有蒙古人、猶太人、朝鮮人分佈聚居,只是相對而言,「傳統聚居地(傳統領域)」帶有原居地、初居地的含義。核心是指漢洲(赤縣神州)內漢族人口佔比高於50%或地理上不與漢洲邊界接壤(即不與其他民族傳統地區接壤)的地方;而邊緣是指與其他民族傳統地區接壤或漢族人口佔比少於50%的地方;原居地是指在公元前一世紀己有漢族人口聚居的地方。漢洲邊緣地區依時代不同而有所變化,比如遼西與前後套在蒙古帝國征服後就出現蒙古化、紅河三角洲被京族先民獨立建國、鴨綠江與大同江流域在其他民族勢力的攻擊下被放棄、西套平原回族化,以至於今,這些地區可以稱為「外邊緣」,亦有一些穩定屬於漢洲的邊緣地區,比如珠江三角洲、河西走廊等等,這些地區可以稱為「內邊緣」,大體而言,遼東西、河套、河西走廊、河湟、雲貴高原、湘西、嶺南等地屬於漢洲邊緣,古今皆屬漢洲的邊緣地區是內邊緣,有的甚至成為核心地區一部分,古屬漢洲而今不屬漢洲的邊緣地區則是外邊緣。
  17. 如同「武陵蠻」的稱呼,「武陵」只是地名而非族名,漢文典籍有部分稱呼顯然是以「地名+夷」的形式,比如姑復夷、朱提夷之類,當時的漢族精英階層很明顯並不能清楚掌握西南族群的分類,因為不能明確是國名族名,故不列。

參考來源[編輯 | 編輯原始碼]

  1. 《漢書匈奴傳下》乃造設四條:「中國人亡入匈奴者;烏孫亡降匈奴者;西域諸國佩中國印綬降匈奴者;烏桓降匈奴者,皆不得受。」遣中郎將王駿、王昌、副校尉甄阜、王尋使匈奴,班四條與單于,雜函封,付單于,令奉行,因收故宣帝所為約束封函還。
  2. 《三國志烏丸鮮卑東夷傳》軻比能本小種鮮卑,以勇健,斷法平端,不貪財物,衆推以為大人。部落近塞,自袁紹據河北,中國人多亡叛歸之,教作兵器鎧楯,頗學文字。故其勒御部衆,擬則中國,出入弋獵,建立旌麾,以鼓節為進退。
  3. 《史記大宛列傳》貳師與趙始成、李哆等計:「聞宛城中新得秦人,知穿井,而其內食尚多。所為來,誅首惡者毋寡。毋寡頭已至,如此而不許解兵,則堅守,而康居候漢罷而來救宛,破漢軍必矣。」軍吏皆以為然,許宛之約。
  4. 《漢書匈奴傳上》單于年少初立,母閼氏不正,國內乖離,常恐漢兵襲之,於是衛律為單于謀「穿井築城,治樓以藏穀,與秦人守之師古曰:「秦時有人亡入匈奴者,今其子孫尚號秦人。」,漢兵至,無奈我何。」即穿井數百,伐材數千。或曰胡人不能守城,是遺漢糧也,衛律於是止,乃更謀歸漢使不降者蘇武、馬宏等。
  5. 《漢書西域傳下》曩者,朕之不明,以軍候弘上書言「匈奴縛馬前後足,置城下,馳言『秦人,我匄若馬。』」師古曰:「謂中國人為秦人,習故言也。匄,乞與也。若,汝也。乞音氣。」,又漢使者久留不還,故興師遣貳師將軍,欲以為使者威重也。
  6. 《漢書李廣利傳》是時,康居候視漢兵尚盛,不敢進。貳師聞宛城中新得漢人知穿井,而其內食尚多。計以為來誅首惡者毋寡,毋寡頭已至,如此不許,則堅守,而康居候漢兵罷來救宛,破漢軍必矣。軍吏皆以為然,許宛之約。
  7. 《後漢書卷八十七南蠻西南夷列傳》莋都夷者,武帝所開,以為莋都縣。其人皆被髮左衽,言語多好譬類,居處略與汶山夷同。土出長年神藥,仙人山圖所居焉。元鼎六年,以為沈黎郡。至天漢四年,並蜀為西部,置兩都尉,一居旄牛,主徼外夷。一居青衣,主漢人
  8. 《後漢書西羌傳》月氏王為匈奴冒頓所殺,餘種分散,西踰岡領。其羸弱者南入山阻,依諸羌居止,遂與共婚姻。及驃騎將軍霍去病破匈奴,取西河地,開湟中,於是月氏來降,與漢人錯居。雖依附縣官,而首施兩端。其從漢兵戰鬥,隨埶強弱。
  9. 《後漢書列傳卷八十六南蠻西南夷列傳第七十六南蠻》順帝永和元年,武陵太守上書,以蠻夷率服,可比漢人,增其租賦。議者皆以為可。
  10. 《魏略》曰:初,右渠未破時,朝鮮相歷谿卿以諫右渠不用,東之辰國,時民隨出居者二千餘戶,亦與朝鮮貢蕃不相往來。至王莽地皇時,廉斯鑡為辰韓右渠帥,聞樂浪土地美,人民饒樂,亡欲來降。出其邑落,見田中驅雀男子一人,其語非韓人。問之,男子曰:『我等漢人,名戶來,我等輩千五百人伐材木,為韓所擊得,皆斷髮為奴,積三年矣。』鑡曰:『我當降漢樂浪,汝欲去不?』戶來曰:『可。』鑡因將戶來出詣含資縣,縣言郡,郡即以鑡為譯,從芩中乘大船入辰韓,逆取戶來。降伴輩尚得千人,其五百人已死。鑡時曉謂辰韓:『汝還五百人。若不者,樂浪當遣萬兵乘船來擊汝。』辰韓曰:『五百人已死,我當出贖直耳。』乃出辰韓萬五千人、弁韓布萬五千匹,鑡收取直還。郡表鑡功義,賜冠幘、田宅,子孫數世,至安帝延光四年時,故受復除。
  11. 《晉書‧卷十五‧志第五‧地理下‧日南郡象林縣》「自此南有四國,其人皆雲漢人子孫。今有銅柱,亦是漢置此為界。貢金供稅也。」王隱《晉書‧卷二》「日南郡象林南有四國,皆稱漢人,貢金供稅。」
  12. 《南齊書卷五十七列傳第三十八魏虜》……諸曹府有倉庫,悉置比官,皆使通虜、語,以為傳驛。……初,佛狸母是漢人,為木末所殺,佛狸以乳母為太后。自此以來,太子立,輒誅其母。
  13. 《舊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六下‧吐蕃下》十七年七月,吐蕃寇鹽州,又陷麟州,殺刺史郭鋒,毀城隍,大掠居人,驅党項部落而去。次鹽州西九十里橫槽烽頓軍,呼延州僧延素輩七人,稱徐舍人召。其火隊吐蕃沒勒遽引延素等疾趨至帳前,皆馬革梏手,毛繩縲頸。見一吐蕃年少,身長六尺餘,赤髭大目,乃徐舍人也。命解縛,坐帳中,曰:「師勿懼。余本漢人,司空英國公五代孫也。屬武后斵喪王室,高祖建義中泯,子孫流播絕域,今三代矣。雖代居職位,世掌兵要,思本之心無涯,顧血族無由自拔耳。此蕃、漢交境也,復九十里至安樂州,師無由歸東矣。」延素曰:「僧身孤親老,懇祈全活。」悲不自勝。又曰:「余奉命率師備邊,因求資食,遂涉漢疆,展轉東進至麟州。城既無備,援兵又絕,是以拔之。知郭使君是勳臣子孫,必將活之,不幸為亂兵所害。」適有飛鳥使至,飛鳥,猶中國驛騎也,云:「術者上變,召軍亟還。」遂歸之。
  14. 《舊唐書‧卷一百九十八‧龜茲國》則天臨朝,長壽元年,武威軍總管王孝傑、阿史那忠節大破吐蕃,克復龜茲、于闐等四鎮,自此復於龜茲置安西都護府,用兵三萬人以鎮之。既徵發內地精兵,遠逾沙磧。並資遣衣糧等,甚為百姓所苦。言事者多請棄之,則天竟不許。
  15. 《新五代史卷七十三四夷附錄第二契丹下》初,蕭翰聞德光死,北歸,有同州郃陽縣令胡嶠為翰掌書記,隨入契丹。而翰妻爭妬,告翰謀反,翰見殺,嶠無所依,居虜中七年。當周廣順三年,亡歸中國,略能道其所見。……契丹謂嶠曰:「夷狄之人豈能勝中國?然晉所以敗者,主暗而臣不忠。」因具道諸國事,曰:「子歸悉以語漢人,使漢人努力事其主,無為夷狄所虜,吾國非人境也。」嶠歸,錄以為《陷虜記》雲
  16. 蘇轍《奉使契丹二十八首·出山》燕疆不過古北闕,連山漸少多平田。奚人自作草屋住,契丹駢車依水泉。橐駝羊馬散川谷,草枯水盡時一遷。漢人何年被流徙,衣服漸變存語言。力耕分獲世為客,賦役稀少聊偷安。奚單弱契丹橫,目視漢使心悽然。石瑭竊位不傳子,遺患燕薊逾百年。仰頭呼天問何罪。自恨遠祖従祿山此皆燕人語也
  17. 《三朝北盟會編卷六》四月二十三日辛亥,童貫駐軍高陽關,宣撫司揭榜示眾,榜曰:「幽燕一方本為吾境,一旦陷沒幾二百年,比者漢、蕃離心,內外變亂,舊主未滅,新君纂攘,哀此良民重罹塗炭,當司遵奉睿旨統率重兵巳次近邊,奉辭問罪務在救民不專殺戮,爾等各宜奮身早圖歸計,有官者復還舊次;有田者復業如初;若能身率豪傑別立功效即當優與官職厚賜金帛;如能以一州一縣來歸者即以其州縣任之;如有豪傑以燕京來獻,不拘軍兵百姓,雖未命官便與節度使、給錢十萬貫、大宅一區。惟在勉力同心背虜歸,永保安榮之樂,契丹諸蕃歸順亦與漢人一等。已戒將士不得殺戮一夫,儻或昏迷不恭,當議別有措置應,契丹自來一切橫斂悉皆除去,雖大兵入界,凡所須糧草及車牛腳價並不令燕人出備,仍免二年稅賦。」
  18. 《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四十三》引《節要》曰:.......又聞粘罕初圍太原,有保正石竧起寨於西山保聚村民,人甚眾且強悍多豪俠,每朔望告戒必以忠孝為主,由是戶多可恃人盡知方,金人攻之往往為竧敗,金賊屢屢遁去及多邀金人出掠者,由是粘罕遣大軍破而擒之,皆粘罕怒使之也,當破之日,竧已保守八月矣。粘罕既得竧,命釘之於車,剚刃於股將欲支解之,竧頗節義,自持皇恩素感忠赤,昂藏之概傲慢之態磊磊落落,絕無顧慮之念生死鼎鑊之懼,鐵石忠貞不是過也,粘罕雖腥膻部落,不覺驚異,徐謂竧曰:「爾若降我,當命爾以官。」竧嫚罵曰:「爺是漢人,甘死不降番狗,你識爺麼!姓石,石上釘橛更無移改!」竟為賊所害。
  19. 《建炎以來朝野雜記卷十九邊防二庚子五部落之變》「五部落居黎之西,去州百餘里,限以飛越嶺。有姓郝、趙、王、劉、楊五族,因以得名,即唐史所謂兩面羌也,其居疊石為碉人積糗糧器甲於上,族無豪長,惟老宿之聽。往來漢地,熟悉能華言,故比諸蕃尤姦黠…………蕃賊自西鎮村長驅而來,及奉龍鎮富莊頭,居民二百年生業及官軍糗糧器甲俱被擄掠,蕃賊見所得甚夥,驅漢人負載以歸,由是不及近郊,西邊驚移之民奔入城中,郡始倉皇失措,福謙因得中風病,又有巡檢王價者,守州西北馬鞍山之隘,聞兵敗欲遁歸,倡言蕃賊入城無數,城中居民驚擾,後詰之,乃知其詐。」
  20. 《明實錄太祖卷九十二洪武七年八月》甲辰,遣故元官趙元佑、張進、沙德成齎詔並織金文綺賜元左丞阿里,仍遣夾失伯里等同還,因齎詔諭大理曰:「始因有元失馭海內雲擾華夷無主,朕自洪武元年戊申秋八月群雄盡平,復我漢人故國統一中夏,於今七年四夷諸蕃皆已稱臣入貢,惟爾大理未甞遣使,近稽載籍大理在唐宋時受封王爵,至元削去國名止稱土官,今其國乃元君遺泒梁王者主之,未復故封,朕命臣僚議準唐宋故事,封爾段氏為大理國王,故特遣使先諭朕意,使回當發印誥,令爾王臣開國理民,同享承平之福,爾其審之。」
  21. 《朝鮮王朝實錄世宗實錄三十一年(1449)八月》通事金自安到遼東,先遣人馳報云:「臣見東寧衞人朴鎭問聲息,答云:『達達圍廣寧三日不拔,解圍退屯於十里之地。』又東寧衞指揮高洪鎭旅順口子,聞達達聲息,卽率所領軍,馳入遼東城,守門者誤以為達達兵來,顚倒閉門。初,達達來毀廣寧等處長墻四十餘里,守埤者走報,監軍摠兵官等皆曰:『妄也。』杖其人而囚之,再報亦如之,又至再三,皆不信,略不守備,達達果突入擄人畜,不可勝計。達達執高麗及女眞人則曰:『汝等,本皆予種也。』使辮髮,令効其衣冠;若執漢人,皆割鼻耳。東寧衛人曰:『我輩本是高麗人,中國之亂如此,欲投義州,但不識許入否。』」
  22. 《朝鮮王朝實錄成宗實錄二十二年(1491)八月》聖節使朴崇質回到遼東馳啓曰:「臣本月十五日朝,遣通事金孟敬詣摠兵官羅雄,請護送軍,雄問:『汝國邊境有何事乎?』孟敬答云:『聞有聲息,故今請護送軍。』雄曰:『建州衛達子卜花禿等,九十月、十一二月間,欲犯汝國邊境,汝國禮義之地,與中國似一家,摠兵官使兵護送於八站,則雖達子何畏。』又云:『野人事報牒到此,明日更來抄去。』,十六日朝,孟敬抄來,其文曰:『欽差分守開原等處右參將都指揮使崔勝爲傳報夷情事,據開原備禦都指揮使裵震呈,弘治四年七月初十日,據通事百戶白洪呈,審得海西葛林衛女直指揮答罕出等五名,到市報說「今年六月二十八日,有黑龍江野人頭兒主孔革,領着二、三百人馬,說稱要來開原地方上偸搶,又怕爾海西山場並松花江三寨的人,先去開原報道,怕他人馬趕殺不得搶時,我每說搶爾三寨幷山場的人回去。」又說「七月初一日,我每都督都里吉馬牛的百姓馬忽等三十多人馬,詐說遼河打魚,要來漢人地上偸搶行間。」又有海西欽眞河衛女直哈荅亦報「七月初三日,有建州頭兒都督卜花禿來我本寨雇馬,他說『我每先去高麗後門搶了兩遭回來了,如今又來雇馬,還要去搶高麗。』 又與我每說『南朝的人馬,要到秋間,征伐爾海西一帶的人。』我每聽得這話害怕,就來開原馬法,每上報得知道。」據報備呈到來會同。欽差分守開原等處,太監藍看得所報,前請除行屬,嚴謹隄備外,合用手本,煩請知會,須至手本者。弘治四年七月初十日,右參將都指揮使崔勝欽差分守開原等處,右參將都指揮使崔勝為傳報事,據開原備禦都指揮使裴震呈,據通事白洪呈,審得海西葛林衛女直指揮答罕出報說:「建州頭兒卜花禿親來租我海西頭兒兀加的靑馬,有兀加不肯與,他歇了一夜,問他:『爾租馬要做甚麿?』 卜花禿回說:『五、六月船上過江,搶了高麗家三遭,如今租好馬,多收拾人馬,還要去搶。』」不知高麗後門,不知漢人地方上去搶有這等事。我親來見開原馬法們報得知道。弘治四年七月二十二日。」
  23. 《朝鮮王朝實錄成宗實錄十五年(1484)九月》更議唐女處置事。鄭昌孫議:「世宗敎云:『被擄唐人逃來,其主若細知尋蹤而來,則宜從權還給。』此於事大,雖似未穩,權宜之策,不得不爾。」沈澮、李克培議:「三者之來,李暹初不許接,宜矣,今旣許接,越在我境。若不解送而還給,其夫,後日若逃還本土,說此意,則前日事大之意,一朝掃如矣。解送爲便。」尹弼商議:「三者之事,臣反覆思之,彼雖稱漢女,未可的知。假令是實,以事勢計之,兵家之法,有奇有正,制事之宜,亦有經權。今當從奇從權,務弭邊釁而已,不可慕虛名,而取實禍也。臣意以謂『還給其夫,甚合事體。』」洪應、盧思愼議:「前此唐人爲野人所擄,而逃來我國者非一,野人追蹤而來請者亦多。皆云:『此非汝土之人,原係漢人,本國事大以誠,例皆解送,汝等所知。』以此答之,已成格例,彼亦無怨言矣。當初不納則已矣,今已受而納之矣,若又還與,則非惟大義不可,後有唐人逃來,彼據此例,以請之,將何辭而拒之?解送爲便。」傳於承政院曰:「於僉意何如?」承旨等啓曰:「唐人解送,已有前例,今若還給,則非徒有虧事大之義,後有逃來者,亦援例以請曰:『前日已還愁升應巨之妻,今何獨不然?』則將何辭而答之?」傳曰:「以大義言之,則固當解送。然解送,則邊釁立生,今姑下諭監司,語三者曰:『汝雖稱唐女,豈信汝言乎?當以野人待之。』又諭節度使,愁升應巨來尋與否,令卽馳啓。」
  24. 《朝鮮王朝實錄宣祖實錄三十年(1597)四月注》咨意大略:「……開城、平壤二處,開府立鎭,練兵、屯田,西接鴨綠、旅順之師,東為王京、鳥嶺之援。須得實心練事,才力兼全者,爲巡撫司道,而專任之,聽其便宜行事,選其才能者數十輩,分署各處,爲之長帥,就朝鮮之人,雜之以漢人,齊之以法,敎之以漢戰。因而務農勸織,通商惠工,卽山鑄錢,以資軍興,如火藥、利器,或供其所乏,而不必一一盡仰於朝廷。直待夷氛悉凈,然後,議撤鳥嶺以南,相機進止,毋得浪戰損威,鳥嶺以北,還定安集,不許尺寸有失。又當通登、萊入遼之海路,從此轉餉,以資軍興,從此渡軍,以講水戰,使往來之人,不疲於陸」云云。
  25. 《朝鮮王朝實錄光海君日記太白山本七年(1615)閏八月注》(許)筠所買書籍,間有所自作,又有《林居漫錄》一卷草本,言王奸兄位次,嗣位不正,故王不自奏,使臣僚呈文辨正。蓋筠之隷屬玄應旻,多材能語,出入市井,換貿如漢人,故能以贗書混其中,華人莫能辨。
  26. 《朝鮮王朝實錄光海君日記太白山本十一年(1619)三月》賊悉衆合圍,士卒知必死,憤慨欲戰,賊乃招我國胡譯河瑞國,語以通和解兵之意。金景瑞先往虜營,結約賊將而還,景瑞又要弘立俱盟。天朝敗兵數百,屯據原阜,賊呼我軍中曰:『漢人之在爾軍者,悉出之。』又呼曰:『鮮人之在漢陣者,皆歸之。』時喬遊擊來投我軍,以爲庇身之所,見我國與奴連和情態卽異,書小紙,付其家丁,以傳其子之在遼東者,卽以弓弦繫項,我國將官救之,乃挺身墮崖而死。弘立等盡搜天兵,送於虜陣,賊縱擊盡之。
  27. 《朝鮮王朝實錄光海君日記太白山本十四年(1622)正月》平安監司朴燁馳啓:「頃日賊犯三郡時,漢人男女被殺五百七十八人,屍身皆令收拾埋瘞矣。」
  28. 《朝鮮王朝實錄光海君日記太白山本十四年(1622)三月》義州府尹馳啓「賊兵二三十餘騎,出沒江邊,搜殺避亂漢人」事。
  29. 《Ancient DNA reveals that the genetic structure of the northern Han Chinese was shaped prior to 3,000 years ago》
  30. 金力《漢族的遺傳結構:文化傳播伴隨人口擴張》
  31. 張鳳環、李輝、黃立群、胡盛平《中原漢族是潮汕漢族父系遺傳成份的主要貢獻者》……中原漢族男性是潮汕漢族父系遺傳成分的主要貢獻者;主成分分析和聚類分析結果顯示潮汕漢族大體上與南方漢族聚類,但在南方漢中更接近閩南、台灣、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漢族人群;遺傳樹和分子方差分析(AMOVA)結果顯示中國人群傾向於按照其語系分組聚類,而非按照其地理分佈,顯示父系遺傳與語言的緊密關聯。這些分析顯示父系遺傳方面,南方和北方人群的界線並不明顯。……總體上,潮汕漢族與南方漢族聚在一起,但相對於其他南方漢族人群,潮汕漢族更接近於閩南、台灣、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漢族。潮汕漢族和這4個人群的遺傳距離D值分別是0.000006,0.000008,0.000008和0.00001。……在北方漢族中,河南漢族與南方漢族的距離(D=0.000009),是潮汕漢族與各北方漢族的遺傳距離中的最小值,這在一定程度上提示了中原漢和南方漢的親密關係。……
    表3 潮汕人群的融合分析
    ……本研究的結果再次證實之前報導的潮汕人的中原起源,而且顯示中原漢族是潮汕父系遺傳成分的主要貢獻者,說明潮汕漢族和中原漢族有着高度相似的父系遺傳成分。……總之,本研究中我們首次分析了潮汕漢族的父系遺傳結構及與其他中國人群的關係。我們的結果再次驗證了潮汕漢族的父系遺傳成分主要來自中原漢族,而僅一小部分來自南方土著。而且,在父系遺傳方面,中國人群傾向於按照語系進行聚類而非按照地理分佈聚類。另外,從Y染色體遺傳標記分析觀察到,南北和北方人群的界線並不明顯。
  32. 李添嬌《中原仰韶至龍山時期古代人群基因組學研究》……全基因組主成分分析(PCA)表明,河南仰韶和龍山文化人群與中國現代的漢族人群聚類在一起。在F3分析中仰韶和龍山古人群與中國的漢族、畲族、土家族、苗族人群共享較多的等位基因。以上分析說明新石器時代中晚期,仰韶與龍山人群遺傳組分高度相似,對現代的漢族、畲族、土家族等人群有着遺傳貢獻。……全基因組數據分析表明,仰韶和龍山時期中原地區的農耕人群二者的遺傳組成極其相似但卻有着略微的不同,即龍山人群相較於仰韶人群攜帶有較多的南方成分。在現代漢族人群在早期的形成階段,中原仰韶和龍山文化時期人群提供了重要的遺傳框架。漢族人群在隨後的發展中,不斷有不同的來源,尤其是東亞南部人群的加入,豐富了人群的遺傳成分的多樣性但並未改變遺傳的主體框架。
  33. 崔銀秋、方燕明、寧超、李添嬌《河南禹州瓦店遺址龍山時期古代居民DNA分析》:「通過分子遺傳學方法對黃河流域龍山文化晚期的禹州瓦店人群進行的全基因組的測定和分析,結果顯示無論是單親遺傳標記的單倍型類群的分佈還是全基因組的PCA以及f3分析都表明古代瓦店人群在遺傳上與現代漢族遺傳距離最近,因此我們推測中原地區在新石器時代己經形成了現代漢族遺傳結構的早期框架,在以後的民族形成過程中,中原群體一直佔據主導地位,外來的基因對漢族遺傳結構沒有造成根本的改變。」
  34. 《後漢書·卷三十七·列傳第二十七·丁鴻》時大郡口五六十萬舉孝廉二人,小郡口二十萬並有蠻夷者亦舉二人,帝以為不均,下公卿會議。鴻與司空劉方上言:「凡口率之科,宜有階品,蠻夷錯雜,不得為數。自今郡國率二十萬口歲舉孝廉一人,四十萬二人,六十萬三人,八十萬四人,百萬五人,百二十萬六人。不滿二十萬二歲一人,不滿十萬三歲一人。」帝從之。
  35. 《後漢書·卷四十九·列傳第三十九·仲長統》損益篇:「........向者,天下戶過千萬,除其老弱,但戶一丁壯,則千萬人也。遺漏既多,又蠻夷戎狄居漢地者尚不在焉。丁壯十人之中,必有堪為其什伍之長,推什長已上,則百萬人也。........」
  36. 《史記·衞將軍驃騎列傳》……乃分徙降者邊五郡故塞外正義五郡謂隴西、北地、上郡、朔方、雲中,並是故塞外,又在北海西南。,而皆在河南,因其故俗,為屬國正義以降來之民徙置五郡,各依本國之俗而屬於漢,故言「屬國」也。
  37. 《漢書·武帝紀》(元狩二年)秋,匈奴昆邪王殺休屠王,並將其眾合四萬餘人來降,置五屬國以處之師古曰:「凡言屬國者,存其國號而屬漢朝,故曰屬國。」
  38. 張慶捷《漢代自耕農副業產值試探》……漢代自耕農有兩大生產,一是糧食生產,二是副業生產。兩大生產同步並進,互相補充……漢代最低糧價為三十文,五十石就是一千五百文……在正常年景下,「有田百畝」的自耕農的副業產值大約是在二千七百四十文至五千四百二十文之間。這是一筆很大的的產值,有了這筆收入,自耕農在正常年景下就不會入不敷出了。……
  39. 柳春藩《漢代自耕農經濟試析》……就擁有土地的平均數來說,《漢書地理志》關於平帝時戶口墾田數的記載是:「定墾田八百二十七萬五百三十六頃。民戶千二百二十三萬三千六十二,口五千九百五十九萬四千九百七十八。」由此可以看出一戶人口平均約為4.9人,一戶擁有耕地平均約為六十八畝,如果考慮到地主擁有更多的土地和國家直接經營的一些土地等情況,自耕農一戶平均擁有的土地,還要少些,當為六十畝左右。……三小石為大石一石八斗,四小石為大石二石四斗。因此,我們判斷西漢時期中原地區的平均畝產量約為粟二大石……漢簡中關於糧價的記載很多,基本上都屬於通常情況,大致在三十五錢到一百四十錢之間浮動……西北地區寒冷,產量偏低,我們取其中間偏下數做為中原地區的平均糧價,即七十錢一石。……用耕種六十畝土地收入的一百二十石減去支出的一百二十四石,尚不足四石,這可由副業收入來補充。……
  40. 40.00 40.01 40.02 40.03 40.04 40.05 40.06 40.07 40.08 40.09 40.10 40.11 40.12 40.13 40.14 40.15 40.16 40.17 40.18 40.19 40.20 40.21 40.22 40.23 40.24 40.25 40.26 《漢書·匈奴傳下》
  41. 《漢書·蕭望之傳》
  42. 42.0 42.1 《漢書·王莽傳中》五威將奉符命,齎印綬,王侯以下及吏官名更者,外及匈奴、西域,徼外蠻夷,皆即授新室印綬,因收故漢印綬。…………其東出者,至玄菟、樂浪、高句驪、夫餘;南出者,隃徼外,歷益州,貶句町王為侯;西出者,至西域,盡改其王為侯;北出者,至匈奴庭,授單于印,改漢印文,去「璽」曰「章」。……莽發高句驪兵,當伐胡,不欲行,郡強迫之,皆亡出塞,因犯法為寇。
  43. 《三國志·烏丸鮮卑東夷傳》自漢已來,臣屬夫餘,夫餘責其租賦重,以黃初中叛之。夫餘數伐之,其人衆雖少,所在山險,鄰國人畏其弓矢,卒不能服也。
  44. 44.0 44.1 《三國志·烏丸鮮卑東夷傳》漢初,燕亡人衞滿王朝鮮,時沃沮皆屬焉。漢武帝元封二年,伐朝鮮,殺滿孫右渠,分其地為四郡,以沃沮城為玄菟郡。後為夷貊所侵,徙郡句麗西北,今所謂玄菟故府是也。沃沮還屬樂浪。漢以土地廣遠,在單單大領之東,分置東部都尉,治不耐城,別主領東七縣,時沃沮亦皆為縣。…………侯準旣僭號稱王,為燕亡人衞滿所攻奪,將其左右宮人走入海,居韓地,自號韓王。其後絕滅,今韓人猶有奉其祭祀者。漢時屬樂浪郡,四時朝謁。
  45. 45.0 45.1 《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第一》
  46. 46.0 46.1 《三國史記·百濟本紀第一》……溫祚都河南慰禮城,以十臣為輔翼,國號十濟,是前漢成帝鴻嘉三年也。……十七年春,樂浪來侵,焚慰禮城。……
  47. 《三國史記·新羅本紀第一》……(朴赫居世)三十年夏四月己亥晦,日有食之。樂浪人將兵來侵,見邉人夜戶不扄,露積被野,相謂曰:「此方民不相盜,可謂有道之國。吾儕潛師而襲之,無異於盜,得不愧乎?」乃引還。……(南觧次次雄)元年秋七月,樂浪兵至,圍金城數重。王謂左右曰:「二聖棄國,孤以國人推戴,謬居於位,危懼若涉川水。今鄰國來侵,是孤之不德也,爲之若何?」左右對曰:「賊幸我有喪,妄以兵來,天必不祐,不足畏也。」賊俄而果退。……
  48. 《後漢書·東夷列傳》倭在韓東南大海中,依山島為居,凡百餘國。自武帝滅朝鮮,使驛通於漢者三十許國,國皆稱王,世世傳統。
  49. 《漢書·地理志下》樂浪海中有倭人,分為百餘國,以歲時來獻見雲。
  50. 《三國志·諸葛恪傳》恪以丹楊山險,民多果勁,雖前發兵,徒得外縣平民而已,其餘深遠,莫能禽盡,屢自求乞為官出之,三年可得甲士四萬。衆議咸以丹楊地勢險阻,與吳郡、會稽、新都、鄱陽四郡鄰接,周旋數千里,山谷萬重,其幽邃民人,未嘗入城邑、對長吏,皆仗兵野逸,白首於林莽。逋亡宿惡,咸共逃竄。山出銅鐵,自鑄甲兵。俗好武習戰,高尚氣力,其升山赴險,抵突叢棘,若魚之走淵,猨狖之騰木也。時觀閒隙,出為寇盜,每致兵征伐,尋其窟藏。其戰則蠭至,敗則鳥竄,自前世以來,不能羈也。皆以為難。…………恪到府,乃移書四郡屬城長吏,令各保其疆界,明立部伍,其從化平民,悉令屯居。乃分內諸將,羅兵幽阻,但繕藩籬,不與交鋒,候其穀稼將熟,輒縱兵芟刈,使無遺種。舊穀旣盡,新田不收,平民屯居,略無所入,於是山民饑窮,漸出降首。恪乃復勑下曰:「山民去惡從化,皆當撫慰,徙出外縣,不得嫌疑,有所執拘。」臼陽長胡伉得降民周遺,遺舊惡民,困迫暫出,內圖叛逆,伉縛送諸府。恪以伉違教,遂斬以徇,以狀表上。民聞伉坐執人被戮,知官惟欲出之而已,於是老幼相攜而出,歲期,人數皆如本規。恪自領萬人,餘分給諸將。
  51. 《吳錄》曰:是歲蜀主又遣鄧芝來聘,重結盟好。權謂芝曰:「山民作亂,江邊守兵多徹,慮曹丕乘空弄態,而反求和。議者以為內有不暇,幸來求和,於我有利,宜當與通,以自辨定。恐西州不能明孤赤心,用致嫌疑。孤土地邊外,閒隙萬端,而長江巨海,皆當防守。丕觀釁而動,惟不見便,寧得忘此,復有他圖。」
  52. 《三國志·虞翻傳》翻出為富春長。策薨,諸長吏並欲出赴喪,翻曰:「恐鄰縣山民或有姧變,遠委城郭,必致不虞。」因留制服行喪。諸縣皆効之,咸以安寧。
  53. 53.0 53.1 《三國志·全琮傳》是時中州士人避亂而南,依琮居者以百數,琮傾家給濟,與共有無,遂顯名遠近。後權以為奮威校尉,授兵數千人,使討山越。因開募召,得精兵萬餘人,出屯牛渚,稍遷偏將軍。…………是時丹楊、吳會山民復為寇賊,攻沒屬縣,權分三郡險地為東安郡,琮領太守。至,明賞罰,招誘降附,數年中,得萬餘人。權召琮還牛渚,罷東安郡。
  54. 《三國志·張承傳》權為驃騎將軍,辟西曹掾,出為長沙西部都尉。討平山寇,得精兵萬五千人。
  55. 55.0 55.1 55.2 《三國志·陸遜傳》時吳、會稽、丹楊多有伏匿,遜陳便宜,乞與募焉。會稽山賊大帥潘臨,舊為所在毒害,歷年不禽。遜以手下召兵,討治深險,所向皆服,部曲已有二千餘人。…………權以兄策女配遜,數訪世務,遜建議曰:「方今英雄棊跱,豺狼闚望,克敵寧亂,非衆不濟。而山寇舊惡,依阻深地。夫腹心未平,難以圖遠,可大部伍,取其精銳。」權納其策,以為帳下右部督。會丹楊賊帥費棧受曹公印綬,扇動山越,為作內應,權遣遜討棧。棧支黨多而往兵少,遜乃益施牙幢,分佈鼓角,夜潛山谷間,鼓譟而前,應時破散。遂部伍東三郡,彊者為兵,羸者補戶,得精卒數萬人,宿惡盪除,所過肅清,還屯蕪湖。
  56. 《三國志·周泰傳》策討六縣山賊,權住宣城,使士自衞,不能千人,意尚忽略,不治圍落,而山賊數千人卒至。權始得上馬,而賊鋒刃已交於左右,或斫中馬鞌,衆莫能自定。惟泰奮激,投身衞權,膽氣倍人,左右由泰並能就戰。賊旣解散,身被十二創,良久乃蘇。是日無泰,權幾危殆。
  57. 《三國志·朱桓傳》後丹楊、鄱陽山賊蜂起,攻沒城郭,殺略長吏,處處屯聚。桓督領諸將,周旋赴討,應皆平定。
  58. 《三國志·顧承傳》後為吳郡西部都尉,與諸葛恪等共平山越,別得精兵八千人,還屯軍章阬,拜昭義中郎將,入為侍中。
  59. 《三國志·朱治傳》是時丹楊深地,頻有姧叛,亦以年向老,思戀土風,自表屯故鄣,鎮撫山越。諸父老故人,莫不詣門,治皆引進,與共飲宴,鄉黨以為榮。
  60. 顏建華《漢武帝對貴州的管理經營》……為了改變西南夷道路阻絕、割據閉塞的上狀態,漢王朝需要通往西南民族地區的交通干線;為了能較快傳遞王朝政令和便捷聯繫西南郡縣,了解當地社會經濟情況,漢王朝在開闢交通幹線的同時,沿途設置了不少郵亭;為了鞏固漢王朝在西南夷地區的政權基礎,漢朝廷遷徙大批漢族官吏、軍伍、豪民進入了貴州屯田,形成了後來的大姓集團和群體。道路的開闢、郵亭的設置和移民屯田,促進了西南邊疆的經濟開發和社會進步。……修築南夷道的同時,漢王朝還採取徙民屯田經營社會基礎的舉措。貴州西部漢墓成群,分佈廣泛,至今出土文物種類眾多,許多文物帶有濃郁漢式風格。這與漢王朝徙豪族和移民屯田貴州高原密切相關。在貴州漢墓出土的文物中,大多為生活用具、裝飾品和少數生產工具,主要有陶、銅、鐵器,還有少量漆、木、玉、石等工具。具有重大文物價值的有銅馬車、連枝燈、撫琴俑、巴郡守丞印、水池田園模型、繩紋瓦、筒瓦、車輪紋瓦當、雲紋瓦當等。貴州漢墓分佈在清鎮、平壩、安順、興義、興仁、黔西、赫章、畢節、威寧、金沙、務川等廣闊地域,與漢朝設置郡縣的情況基本一致,西漢中葉後,大批漢族官吏、軍伍、豪民進入了貴州,是形成今日漢墓群眾多的原因。貴州屬於多民族地區,大部分為漢代所設初郡轄治。漢武帝為籠絡當地各族,實行「以其故俗治,毋賦稅」的優惠政策,駐防的官吏戍卒所需糧食及其費用,主要從巴蜀轉運而來……漢武帝採取了募豪族大姓及其依附農民遷徙到西南夷地區,進行屯墾,當地郡縣就地取糧,朝廷依糧錢償付。這是漢王朝在西南夷的第一批移民,在貴州移民屯田始於漢代。……出土文物顯示,西漢中葉以後,漢武帝在西南夷設置郡縣,大批漢族官吏、軍伍、豪民、罪犯進入貴州高原,漢族文化對當地各族產生了全面、直接、深刻的影響。
  61. 61.0 61.1 《史記·西南夷列傳》
  62. 62.0 62.1 《漢書·西南夷兩粵朝鮮傳》
  63. 《漢書·王莽傳上》莽既致太平,北化匈奴,東致海外,南懷黃支,唯西方未有加。乃遣中郎將平憲等多持金幣誘塞外羌,使獻地,願內屬。………………又增法五十條,犯者徙之西海。徙者以千萬數,民始怨矣。
  64. 64.0 64.1 64.2 64.3 64.4 64.5 《漢書·西域傳下》
  65. 65.0 65.1 65.2 65.3 《漢書甘延壽陳湯傳》
  66. 《漢書·蒯伍江息夫傳》烏孫兩昆彌弱,卑爰疐強盛,居彊煌之地,擁十萬之眾,東結單于,遣子往侍。如因素彊之威,循烏孫就屠之跡,舉兵南伐,併烏孫之勢也。烏孫併,則匈奴盛而西域危矣。
  67. 67.0 67.1 67.2 67.3 《後漢書·烏桓鮮卑列傳》
  68. 《後漢書·耿弇列傳》是時烏桓、鮮卑屢寇外境,國素有籌策,數言邊事,帝器之。及匈奴薁鞬日逐王比自立為呼韓邪單于,款塞稱藩,願扞禦北虜。事下公卿。議者皆以為天下初定,中國空虛,夷狄情偽難知,不可許。國獨曰:「臣以為宜如孝宣故事受之,令東扞鮮卑,北拒匈奴,率厲四夷,完復邊郡,使塞下無晏開之警,萬世有安寧之策也。」帝從其議,遂立比為南單于。由是烏桓、鮮卑保塞自守,北虜遠遁,中國少事。
  69. 69.0 69.1 《漢書·宣帝紀》
  70. 《漢書·成帝紀》
  71. 《漢書·哀帝紀》
  72. 72.0 72.1 72.2 《後漢書·孝和孝殤帝紀》(永元九年)八月,鮮卑寇肥如,遼東太守祭參下獄死。……(永元十三年十一月)鮮卑寇右北平,遂入漁陽,漁陽太守擊破之。……(延平元年四月)鮮卑寇漁陽,漁陽太守張顯追擊,戰沒。……
  73. 73.0 73.1 73.2 《後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
  74. 帶你領略星辰大海
  75. 75.0 75.1 《漢書·西域傳上》
  76. 《漢書·匈奴傳上》其明年,西域城郭共擊匈奴,取車師國,得其王及人眾而去。單于復以車師王昆弟兜莫為車師王,收其餘民東徙,不敢居故地。
  77. 《後漢書·班梁列傳》